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大王寨的历史沧桑

发布时间: 2019-9-28 01:4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91| 评论: 0

大王山腹地的孙垸村田园秋色

孙垸村山色与田园

大别山脉紧连同,远近高低各称雄。
峰峦迭嶂淡霾掩,诗情画意互兼容。

这四句打酱油的诗句,正是形容昨天我在狮子镇孙垸村的山脉主峰海拔近千米的大王寨顶端,用手机对着远方的仙人台以及与仙人台紧密相连的远近高低不同的山峰倒着拍抖音时,那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大王寨之名的来由,分析与太平天国时期在这个主峰上围建起来约10余公里长、高约丈余、宽计1米厚的石头城墙相关联。

话说太平天国冷兵器时代,各地的人们为了抵"长矛"的"作乱",纷纷在至高无上的山头,大兴围城之风,依山头而建起起伏高低不同的石头城墙。"长矛"一到,用古代特有的信息方式,通报情况。当地民众就啸聚山林,避免兵祸。

大王寨也与各地一样,用这样一种方式躲避灾乱。历史上的这个山寨,也曾发生过在弹尽粮绝的危情之下,计退围兵的故事。

相传,那是太平天国末期,洪杨兵败在各地作乱。一次,一支溃兵队伍涌上山来劫寨。由于城墙坚固,防守有力,"长矛"(方言称谓。因洪秀全的队伍使用的统一武器梭标而得此别名。)一时无法攻入,便在城外,将山寨团团围住,要把内面的人全部困死在里面。

由于久困,城内的粮秣告尽。为了解危,山寨主持的头目将仅有的一些度命的大米收集起来,煮成熟饭,喂给小狗饱食一顿,然后将小狗有目标地摔出城墙外石块上,顿时小狗一声嚎叫,肠肚破开,白米饭喷了一地。

"长矛"的头目见了,暗自思量:"围困了这么久,居然狗都有大米饭吃,何况人呼?"头目不知是计,于是下令撤围,纵兵祸乱别的山寨去了。

故事归故事。回到20世纪70年代。人民共和国改天换地的历史故事,继续在这个荒蛮的古寨上演。那是1976年的冬天,全花园公社的青壮年社员扛着钢钎、锄头,带着被子、菜筒子,从各地浩浩荡荡开进大王山,安营扎寨,要在这里大啃荒,开出万亩中药材种植基地来。

先后5000人上马,从大王寨的山脚下孙垸的荒山开始挖起,苦战一个冬春,一直挖到大王寨的山顶。后来,又留下近百名劳工,常年吃住在这里,开厢砌岸平地建设大寨式的小平原,广栽厚朴、杜仲、黄柏,普种桔梗、丹参、黄柏等适宜土壤和气候的草本、木本中药材。不仅如此,还由县中药材公司从那时的恩施地区请来黄莲、人参种植技术员(当时,没有专家称谓,统称技术员),指导在城墙内搭棚试验种植黄莲、人参等名贵中药材。

世事茫茫难预料,重哼旧调当新曲。时至80年代末,大王山药物种植场除了满山遍野的厚朴森林、几个孤独老人留守看场子外,遍地莺歌燕舞的新气象被荒魔寂静所取代。

在大王山现场了解到,在刘友凡老书记"中药材兴县"的蕲春县执政时期,是蕲春各地掀起广种中药材的鼎盛时期。邻近的孙垸、邓河村、卢槽、红石、西坳、杨树坳等村,就连大王寨的北面属地浠水县的原六杨公社牛头冲村也从大王寨他们那一面的山脚下一直挖到山顶界地上,普遍掀起连片开荒种植中药材的热潮。

现在,大王寨四面从上到下,全"身"都是药。

最可惜的是,孙垸、邓河等山区村因大面积种植中药材被时政冷落而致贫。在邓河村与大王山药物种植场的临界山地上,据邓河村支书邓喜生称,他们村先后投入近两百万元,开荒栽种的300亩厚朴、杜仲已被杂草所掩蔽,复原成为了荒山。

大王山药物种植场连同投入几亿元开拓出来的万亩中药材种植基地被遗弃而冷落,但在它的山脚下的孙垸村,依然在穷山僻壤中,继续坚守。

在蕲春县委、县政府的统一领导和部署下,孙垸村不仅在村庄环境整治方面下了功夫,而且环循公路网的格局也已行成修通了至黄泥畈村通村公路连接的最后一公里,即将全线硬化。

另据该村支部书记、村长孟火生反映,通村老公路因水损修复、村庄环境整治、村民安饮工程等项工程建设和维护,债务压肩,村工作一直都在负重前行。

好在孙垸村有100多号人休生养息在绿色环抱的群山之中,过着平静的田园生活,才使得这片土地上,充满了生机勃勃的气息。在大王寨的山头顶端,架设了近30米高的测风塔。

据悉,如测试风力达标,国家电网将在这里建立风力发电站,一旦建起来,这里的人居生态环境、经济建设环境和交通环境将会全面得到改善。

年青有为的副村长孙国权骑着两轮摩托,从土建的机耕"绿色通道"上一路颠跛上行,专程从花园骑踏板摩托车送我至孙垸村的"汪少",也以超人的驾驶技能,使踏板车跟随前行,沿着凸凹不平的土路勇往直前,一直到达通道的尽头处才停下。

他引着我们在荆刺丛生的原始森林中钻来穿去,找到我们见识尚未遭破坏的、古老的东门石头城墙。我则用背负着两部重约七、八斤重的长枪短炮,一路穿山越岭随行至目标出现,连忙发挥长短镜头的作用,衷实地纪录下了大王寨东门段石头城文化景观。自一九七八年冬进入大王山药物种植场至一九八一年春夏之间离开,这里的山山水水对我来说,并不陌生。那个年代,到处只见药材,不见杂草。从山脚下放眼山寨,一览无余。而时隔三十八年之后的昨天,再访大王寨,除了茂密的厚朴林,其它的地儿又都荒成了原生态的模样,我感觉到:洪荒,比狂风暴雨可怕一万倍!

大王山万亩中药材木本树生态林

厚朴树干都这般粗大。

茂盛的厚朴药材树枝叶。

大王山上藏药聚宝地,春夏绿荫休闲胜皇宫。附言建议,县委、县政府主责领导注重在平畈地区践行调研的同时,也来花园山区感受一番城里感受不到的厚重的乡土环境气息,全县科学治理、攻坚脱贫的决策灵感,也许会如同大王寨史上智退围兵的故事一样,顿时被激发出来......

整治后新建起来的村民住宅楼。空出来的地段上,即将筹措资金,动工建设成花坛紧蔟的绿化隔离带。



图为孙垸村民从山上采摘回家的五蓓子,通过高温加工后,在太阳下晒干,就拿到收购点出售,挣点食用油盐钱。


村庄就地取材,移栽了一排这样的景观树。

村庄整治后,建起了标准化的公厕。

公厕内情。

孙垸村民的责任田里,稻谷泛黄,呈现在人们的眼前的,是一派丰收的田园景象。


孙垸村的田园、山峰在白云蓝天的衬托下,构成了一幅幅美伦美奂的风景画卷......

大王寨主峰上,国网架设起来的风力测试钢构塔。

测风塔高耸入云端。


大王寨主峰下绿草茵茵的平坦地段和附属的平坦山头三处,一次性可容纳300多人的户外野营活动。即使在盛夏的天气下,夜里这里必须备好厚棉被,不然"冻"你没商量!白天太阳在茂密的中药材树林里,也发挥不了热能量的副作用,只要一坐下来,就爽得你睡意来袭。


这是自然生长的一种中药材五蓓籽树,方言称为"洋布叶"。

这是自然形成的洋布叶树林。

秋风扫落的木药树叶堆满通道。

依山头而围建起来的古石城墙之一角,开荒栽种木本药材时,民工拆除了许多石头的残亘断墙。



这就是与"长矛"斗智,计退围兵的城墙。那只小狗成了大王寨首领用计的玩物。


东门城楼已被人为毁灭,城墙完好无损,高约丈余。

下面一组山连山图,是大别山主山峰脉之一的仙人台山脉。延绵数十公里。





对面高山,就是巧夺天工的仙人台主峰。


大王寨山顶边的厚朴药材林。夏天林子里格外舒坦,是纳凉的首选之地。


风力测试钢构塔用850照相机身、70至200镜头拍摄。


石头城内墙都这么高,外墙则更高。上面有人把守,谁敢称雄侵犯

(说明:大王山是大王寨的母体山脉,大王寨是大王山的主峰。而孙垸村是大王山中的一个居民区。大王山是大王寨、孙垸这块地盘历史传承的总称谓为了加以区别,特注。)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