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邓劁匠

发布时间: 2019-9-20 20:5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22| 评论: 0|作者: 杨子江

他姓邓,是一个割猪骟狗的劁匠,大家都叫他邓劁匠。劁匠劁母猪、骟公猪、阉鸡、割狗。不劁人。说劁人不像话呀,人不比牲畜,虽说照例与猪狗一样也劁,却不叫劁,叫结扎。俨然和牲畜区分开来,多少保留一丝人的尊严。

邓劁匠走在路上,陌生人想不到他是一个劁匠,若穿着灵光一点,倒像有个一官半职的人。他块头大人也长。他家放剩饭的筲箕,年下腌制的风鱼咸肉,都挂吊很高,别人够不着,他一伸手就能够取下来,不用使竹竿叉棍去挑,也不用垫一张凳子。平时进出屋子,除了大门,房门和后门他都得弯腰低头,方不至于磕头碰脑。他人魁梧,方面大耳,五官周正,有一股子自然的煞气。那年夏天,垸里人与邻村的人为灌溉水起冲突,他裹挟了进去,朝那里一站,对方就有人挖苦:哟,阉鸡骟狗的都来了,好怕人呀。阉鸡骟狗咋啦?信不信把你也给阉掉。邓劁匠拢去,欲作掏刀状,对方即刻萎了。话虽唬人,人却不恶,做作而已,断然不会出手。他很老实,除了劁猪阉鸡,也没有其它的本事。家里几亩水田,也仰仗老婆。老婆脚大,也不缠足,大脚婆娘。说话语速极快,做事风风火火,是一个很结实很利索的女人。生有两个儿子。平时他出门割狗阉鸡,她在家里种田引孩子。种田她是一把好手,扶犁打耙,挑稻扬谷,样样拿得起来。她是当家的"大板锄",他反倒成了一个"小刮钯"。一些"有本事的人",嘴上喊他邓劁匠,语气里面却蕴涵着轻蔑,心里头暗地嘲笑--说他只配阉鸡割狗,没有多大的出息。他也不生气,生啥子气呢,他本来就是一个没有本事老老实实普普通通的劁猪匠人。

邓劁匠茅屋三间,稻草盖顶,黄土打墙,房顶两头多盖着半片破缸破瓮,防止大风时把茅草刮走。屋后也是黄土夯墙,围个猪圈。养有一头老母猪,母猪一年过两窠猪崽。散窠的时候,邻里乡亲捉去,邓劁匠用秤杆约个重量,记好欠帐。很少有人当下付款,都要等"三节算账",--端午、中秋、过年。忘倒不会忘的,若猪发瘟死了,两年、三年…甚至讨不到钱也是有的事情。劁猪阉鸡,一般倒是当时付酬,但常常不是现钞,或几个鸡蛋或半升芝麻或两个甜瓜几个秋梨。邓劁匠从不去计较,他看重的是那一双的劁匠手艺。有人来找他,说明自己的手艺还是有用的,也觉得脸上有光。大脚女人倒是常常问起他:成天忙忙碌碌的样子,钱呢?邓劁匠笑起来:没有多少钱……不过……女人望着他,也笑了起来,边笑边摇头。除却摇头,她又会有什么法子呢。

虽然家穷屋也破,邓劁匠却爱装点--过年贴对子、门神、福字,他抹平黏牢,一年四季,风刮不掉,雨打不破。墙头燕子窠左右两侧,分别贴"鲤鱼跃龙门"、"观音坐莲花"年画。邓劁匠稀罕堂中挂着的那幅走蛇舞龙的条幅:"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割断是非根。"那是垸里头大户人家杨秀才写给他的。临的是唐代书法家张旭的狂草,墨迹龙飞凤舞遒劲有力。杨秀才一笔好字,据说考试的时候八股文作得并不么样,卷面的字却写得十分的好,那考官脑子一热,破格录他为秀才。这些字邓劁匠一个也不认识,只觉的扭得很有味道,扭得很好看,笔迹也很黑,很像那么一回事。有找他阉鸡劁猪的人问他,上面写的啥呀,他也装模作样地望着上头,摇头晃脑一字一顿地念出声来。其实那是杨秀才告诉他的。杨秀才还说,这副对文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写给像他一样的穷劁匠的。邓劁匠听说,更觉得这幅字珍贵,好像朱皇帝写给他的一样,有事无事也要来看一看念一念,时常用鸡毛掸子拭去上面的灰尘,宝贝儿似的。

邓劁匠出了门来,用一根木棍儿拗一张竹条儿绷开的敞口子捕鸡网子,手里拎一条五麻六道的割狗袋子,身上挂一个牛角号子,到了坝上或山岗就呜呜的吹响号角,乡民都知道了,那是邓劁匠来了。于是招手吆唤:邓劁匠,我要阉鸡呃…邓劁匠,我要骟猪呃…我要割狗呃…邓劁匠…邓劁匠……

公鸡要阉公猪要骟母猪得劁。否则,影响长膘不说肉也不好吃还有"发性",容易引发疾病。邓劁匠布袋子里面装的是手术刀、缝合针等工具。阉鸡刀、劁猪刀、骟猪刀各有不同。以劁猪刀最为精致,劁猪就是割母猪,技术含量最高风险也最大。劁猪刀是一个带铁柄的菱形双刃刀,刀片比大拇指头稍宽一点,时常磨得亮铮亮铮的,锋利无比。铁匠打造劁猪刀时十分讲究,价钱固定三块三毛三,不多一分,也不能少一分,还得自备零钱,不能往回找钱。劁匠站在旁边,看着铁匠锻打,不能敲空锤。铁匠习惯叮叮咚咚的敲空锤,有时候空锤是传给徒弟信息的信号--叮叮,轻磕;叮叮当,重锤;叮叮当当,翻面…这回不行,要改变一下。若有空锤,对不起,刀子不要了。劁匠最怕把手塞进猪肚子里面抠不到"猪花",最怕一个"空"字。看到铁匠敲空锤,兆头也不好呀,毫不犹豫走人,找别的铁匠去了。缝合针是用铁伞骨子磨成的,长十公分左右,很锐利。

邓劁匠个子大手也长,天生就是一个劁猪的。他劁猪不要人帮忙,手一薅,一把锁紧猪后腿,提将起来,撂倒,膝盖顶住,猪动弹不得,杀猪似的嗷嗷叫。邓劁匠找准那猪后部的三叉骨附近的"软膛子",剃毛洗净后,嗤的一刀下去,划开一道寸把长的口子,嘴里念念有词:阴手进,阳手出,每每离不得三叉骨;大肠冷,小肠热,儿肠好似一坨铁。像唱歌一样的颂唱,看的人忍俊不禁。他念的是一种劁猪口诀,劁猪口诀也有来历--传说秦始皇焚书的时候留下一片纸角没有烧透,有人掏出来看,正是兽医阉割术中最重要的劁猪一节,就是这几句话。师傅传给邓劁匠,邓劁匠劁猪时必念,习惯了,不念反倒劁不好。邓劁匠念完,把几根手指伸进口子,根据情况,或"点花劁",或"盘肠劁"。点花劁就是手指在猪肚子里凭感觉直接找到"猪花"(母猪卵巢)。盘花劁是把猪小肠带出一堆,腾空里面位置,以便准确找到"花子"。找到花子后,拉出来割掉,扔进提前准备好的清水盆里,把抠出的肠子盘回去,缝合伤口。又到灶膛里抓一把"烟焦屎"抹到伤口消毒,劁猪结束。然后,邓劁匠扯住猪后腿,说两句恭喜话:肯吃肯长,黄金万两。主人大喜,像万两黄金真的到了手一样,殷殷款待。劁过后的母猪要赶着晃动晃动,隔离精养几天,以免黏肠或伤口撕裂感染。手艺差的匠人,有时候会把小肠和腹壁缝到一起,那就害了母猪的一生,吃不好也长不好,邓劁匠劁猪不会发生此类情况。

邓劁匠时常到白河坝上陈阁仓劁猪骟猪。那河滩上满是茵草,猪喜欢青草,平时散养就可以了。相对而言,坝上人家养猪负担要轻一些,因此,各家各户都养有牲猪。乡下农人,生活困顿,一年用度全指望喂养一头肥猪,若发猪瘟或意外的死了,就像天塌一般,一年或几年伸不出头来。垸里有个姜寡妇,男人得痨病死了,年纪轻轻带着两个孩子,也不愿意改嫁,生活艰难。她也养了一头小猪,指望着能够过个好年,哪知道那头小猪也得瘟病死了。姜寡妇时常暗地里流泪,叹息自个儿命苦。邓劁匠劁猪的时候,她就抱着孩子站在一旁观看,也不说话,神情忧郁,满眼的羡慕。看的多了,邓劁匠也认识她,也知道了她的境况。心里想,她是不是也想劁猪?便问:你劁猪不?钱不钱的不打紧,以后有钱再还也不迟呃。那姜寡妇泪眼汪汪:背时得很,我养猪猪也发瘟,哪来的猪劁呃,唉!邓劁匠说:这个也不是什么的难事,我家有窠猪儿月底就要散窠,你去捉一头回来不就得了?那姜寡妇听了,神情黯然,轻声道:我没有钱呐。怎么说没有钱哩?猪养大了,出栏了,钱不就到手了哇。邓劁匠两手一摊,大声大嗓。

到了月底,那姜寡妇当真的到邓劁匠家里仔细地挑选了一头母猪崽子,回到家里精心喂养。饲养了几个月,那母猪发起情来,焦躁不安,消瘦了好几斤。邓劁匠及时赶来把猪仔劁了。劁后的母猪越长猪毛越黑漆,越长猪毛越顺溜,越长越爱人,可着劲儿地长膘,年底过秤158斤,卖了。

腊月二十八的那一天,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树上的积雪压歪枝头,平地铺满一层厚白的毯子。天地万物似乎凝固。仅只有飞舞的雪花、流淌的暗红色河水略带生机。邓劁匠的屋檐上的茅草杪子溜下来的冰凌,有两三尺长,他用锄头柄儿叮叮咚咚的敲打正忙,姜寡妇来了。那姜寡妇手里提着大概有两斤的膘头肉,上面黏着一方裁剪周正的红纸片儿,隔好远就喊:邓劁匠,年办的好吧。那头牲猪卖了呃,158斤哩。我是来还钱的,是来劳问您的呃。大脚女人听到声音,连忙跷出门来嗔道:大妹子,这么大的雪,路又不好走,难为你呃,钱不急呀。说完把她迎进里屋,用鸡毛掸子拭去她身上的雪粒儿。邓劁匠咧开大嘴嘿嘿的笑,不停地搓着手:不急,不急。那姜寡妇掏出钱来,递给大脚女人:啵,这是猪仔的钱,这是劁猪的钱。上半年欠到下半年难为情呃,劳问您们哈。说实话要不是您们两个帮助,这个年我还真不知道怎样过去哩。说完就要走。

大脚女人拉着她的衣襟,说啥子也不要她走。嘴里说腊时腊月的来了不能空过,吃了年粑再走也不迟,刹个好笼儿,来年发大财。姜寡妇只好留下来。大脚女人利索,不一会,碍鼻尖的一碗年粑上来了。姜寡妇把上面的一层面条儿吃完,又吃两个年粑,把碗里汤水喝干净了,又把几片肥肉和一个鸡胯子留在碗里不吃。临走的时候,那大脚女人递个包袱她,说:大妹子,这点儿的花生、蚕豆、黄豆,带回去孩子吃吧。邓劁匠时常叨念呃,孤儿寡母的不容易呃。姜寡妇不要,大脚女人不依,她只好接了过来,感觉沉甸甸的。姜寡妇眼泪也下来了,用手袖子去擦拭,她又很快地意识到了这是过年过节,在人家屋里流泪不好。她便忍住眼泪,告辞了转身回家去。

姜寡妇头戴油纸斗笠,那斗笠的油纸破了几个大窟窿,抬眼就能够看到那一片茫然苍白的天空。脚上穿的是一双缀有黄色疤痕的平底浅口的胶鞋,疤痕的边缘翘哉卷乎,显然脱胶漏水。虽说鞋底垫有一层的稻草,却不起任何的作用,雪水渗进鞋里头,走路的时候咕咕噜噜地响。姜寡妇感觉双脚生疼发麻,不由加快了步子,踩着积雪吱吱咔咔咕咕噜噜的响。吱咔、咕噜,吱咔、咕噜,吱咔咕噜,吱咔咕噜……

姜寡妇把卖猪的钱全部用来还了债务。痨病男人活着的时候诊病,欠了人家一屁股的债,卖猪的钱还完了也不够哩。每个债主她都还上那么的一点儿,和人家说一些的好话,把余下的欠款压一压缓一缓,来年再想办法还钱。债主看她孤儿寡母的生存艰难,大都笑眯眯的答应了,姜寡妇心存感激。过年她只买了两斤的猪肉,才将送给了邓劁匠。人要常怀感恩之心,今年要不是他帮忙这个年真的不知道怎么过呃。自家只有娘家哥哥送来的两条鲢鱼几斤花生一包苕果。还炒了一点黄豆儿,另外炸了两升泡米花儿。三十夜里只有煮一条鲢子鱼儿伢儿吃,凑合着把一个年过了。她又担心没有了一些的荤油,煮出的鱼汤膻腥味儿重,要想法子多放一点儿生姜大蒜。姜寡妇边走边想,感觉拎包的手有些酸痛,她就把那包包挪到胸口抱着搂住,人才轻松一些。她顺手掀开那个包袱角儿一看,人顿时就愣住了--那两斤的猪肉那几张的猪崽钱都原封不动的躺在里头。里面还有花生黄豆朝阳花子,苕粉藕粉米粉线粉。那姜寡妇转过身来,对着那邓劁匠家的方向号咷大哭。

雪越下越大,景物越来越模糊。虽说茫茫的天空渐渐地黯淡了下来,雪地里的反光却映衬着小路亮晃亮晃的…

劁匠行业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一般师傅传徒弟口口相传密而不宣--每劁一百头母猪,要留下一头猪不能劁干净,否则劁匠本人就会绝后。邓劁匠听师傅的话,但是,这一条却不认可。他认为--故意不割干净,那岂不是做烂屁眼儿的事情?烂屁眼的人那才真的会绝后呃。

不做烂事情的邓劁匠子孙兴旺。他有两个儿子四个孙子八个曾孙…有个曾曾孙当兵,在师级位置上退休。还有个曾曾孙也是"劁匠",不过,他不是劁猪,而是"劁人"的。他有个后人叫邓丽莎,今年参加高考,最近分数出来了--617分,全省文科状元。如何知道邓丽莎就是邓劁匠的后人呢?邓丽莎家里有一幅祖传的墨宝,纸质发黄包浆厚重,墨迹龙飞凤舞: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割断是非根。落款杨瀚墨,杨瀚墨就是那位杨秀才。


【作者简介】杨子江(笔名),原名,杨爱国。湖北省蕲春县人,文学爱好者,累计有400万字文学作品。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都有涉足。作品散见于《黄冈报》、《东坡文艺》、《蕲春文艺》、《蕲春文化研究》等各类报刊杂志和文学公众号平台。虽然没有什么成就,但仍然笔耕不缀。追求随遇而安、自得其乐,以及悦己是最好的生活态度的一种精神境界。华文原创小说签约作家。
上一篇:我的小人之心下一篇:正午时分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