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张北平《嗨,你们可好?》

发布时间: 2021-2-22 13:3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0| 评论: 0

嗨,你们可好?

张北平

往事隐入薄雾,一番搅动,又都历历眼前。凤栖山的人,凤栖山的事,还有我的教室寝室,我的老师同学,你们可好?

张北平《嗨,你们可好?》

我出生在蕲春县管窑镇学堂岗村,得长江水滋养,得凤栖山培育,快乐成长。

当年,作为“黄冈地区三好学生”报考浠水师范,我是挨了初中校长班主任数落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家兄妹四人,我是老大,父母身体不好,我得早日跳出“农门”,为父母分忧。穿越时空隧道,我越来越觉得当初选择的正确。毕业三十多年了,多少次梦里回到母校浠水师范,回到了久别的凤栖山。

张北平《嗨,你们可好?》

1984年初中时的照片(第三排右三为张北平本人)

依稀梦里回母校

我们的学校,座落在浠水河畔凤栖山坳上。依稀记得,当年一进校门,迎面是四个闪亮醒目的大字---“为人师表"。多少年过去,它们还一直闪耀在眼前。拾级而上,正面是图书楼,上坡路左右分岔,北通操场、琴房、食堂,南通教学区、生活区。从校门远远望进去,有房屋隐约在树丛间,这使得当时的我,老有种凤凰就起落其间的遐想。我想:我们男生虽不能成龙,但能来凤凰出入的地方上学,也很美好。操场南边,靠山而立有栋三层楼,这便是女生宿舍,是所谓凤凰楼吧。楼两面临岸,一面封闭,围成四合院样式,出入只一个门,晚上还上锁,被大家戏称为“三八巷”,男生是不准进去串门的。东边临山的二层楼,当时是我们男生宿舍,教工住宅楼对面的平房是我们后来的寝室。寝室很挤,四张高低床,八个学生,我是进门下铺。先后与我同寝室的有张辉(现鄂州大学教授)、陈吉全(医学博士、河南南阳市医专教授)、何取林(博士、广东中山市教师进修学院教授)、干小春、朱彪、柯利滨、柯金木、朱彪、王锦强等。一入学,学校就发我们每人一只口琴,不久,大家就都会吹了。周末晚上,吹口琴的,拉二胡的,弹吉他的,到处都是。8303班师兄吴海涛小提琴拉得好,常拉给我和周新群听。校办工厂在校门左边,当时很红火,做学生电源、变压器、天平等,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劳动课我们就去那里实习,在劳动中,我们体会到无限的快乐!学生大食堂在操场北侧,食堂很空,没一张可以坐着吃饭的桌椅,能容纳一两千人。食堂北边是舞台,南边是购菜窗口,紧挨操场,操场很简易。东边有琴房依山而建,于我们,那里很神圣。每天早上天还没亮,操场跑步的就密密麻麻。跑步结束,我们还练单杠双杠吊环,每天都会一身汗水一身轻松地回到教室早自习。

岁月长河忆恩师

我们班主任,先后有闻中明老师、骆丽丽老师、杨渭川老师。闻老师带我们语文,总是满脸笑容,带我们不久他就调走了;骆丽丽老师不到二十岁,年轻美丽,能歌善舞,她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一划,流畅的音乐声就响起。她教我们音乐,也是81级留校的我们的学姐。在她课上,我压力特别大,因为刚接触简谱五线谱,我听不准音,弹琴两只手怎么也配合不起来,音乐考试勉强能及格;第二任班主任杨渭川老师,也是教音乐的,二胡特别棒。他的二胡独奏《赛马》是学校晚会的保留节目,总让我们听得如醉如痴。他常年一身简朴的深色中山装,熨烫笔挺,上衣口袋别支钢笔,这是那个年代的时髦。杨老师对我们要求极严,只要听说班上哪男生女生相处火热了,就迅速处置:接二连三做思想工作,坚决执行学校的规章制度。这样一来,我们班早恋情况全校最少。尽管如此,青春期暗恋潮依然汹涌,看毕业分别时一对对哭得泪人儿般就知道。不少同学羡慕隔壁8402班,他们班班主任夏元明老师,鼓励学生全面发展,对早恋也不怎么打压,只是正确引导。他们班学生相对自由开放,思维也活跃些。一毕业就结婚的,多在这个班。还有,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萧袤,也产生在这个班。据说,夏老师认为学生谈恋爱也全不是坏事,可以培养爱的能力,再说男生毕业后当穷教师,找对象是老大难。男生普遍认为夏老师说得好。文选闻中明老师、杨惠芳老师(陈良才老师夫人)、汤凝友老师、李金山老师、姜学群老师,他们讲课各有风格。印象最深的还是汤老师的字,任何时候都那样方方正正,每节课都那么厚重凝炼。李老师姜老师学术味很浓,讲课不太拘囿于课本,有点天马行空。

张北平《嗨,你们可好?》

汤老师和李老师给我的毕业赠言

美术课,除素描水彩,还有美术鉴赏。美术王文新老师是我们老乡,也是八一级留校的,当时不到二十岁。他性情温和,非常刻苦,每天都早起跑步练太极,平时还在寝室用沙包练拳击,晩上画画到深夜。有素描课了,我们会留个早餐馒头修改素描作业,每次画了擦,擦了画,一个馒头差不多用完时,作业也快完成了,满画室弥漫着一股馒头的香味。郭浩校长,教我们教育学心理学。讲课时,他意气风发,洋洋洒洒,旁征博引。我在中学校长副校长岗位上干了十几年,2019年能被选送参加教育部举办的“首届楚天卓越校长”高级研修班,都得益于郭校长的影响。教生物的袁宗权老师,和蔼可亲,一讲课就讲好吃的,满口啧啧,不绝于耳,俨然美食家。现在我爱上厨房做美食,就受他影响。教生物的蔡义华老师总喜欢让我们做实验,他说,做一次实验胜过无数次理论说教。教化学的皮金红老师,不用教案,板书也少,但他严密简练和创新跳跃性思维,我们都喜欢。体育万老师很凶,我们做操动作不到位,他脾气一来,你的手脚就欠痒了。在他的严格下,我长跑短跑、跳高跳远、单双杠铅球总是满分,15公里越野长跑和短跑我还得了奖呢!现在我任职教育局体卫艺股负责人,工作顺手,也得益于万老师的严格要求。教书法的南君求老师,那时已是书法大家。有愧于南老师,我没能练出一手好字。代数魏爱卿老师高高大大,几何谈协雄老师是广东人,物理陈绩、黄正明老师教学严谨……往事如烟,恩师难忘。恋恋不忘文学社师范时,课外活动很丰富。学校有许多兴趣小组,除体音美特长小组,还有团委书记王文老师的哲学兴趣小组,以及8405班主任毛进军老师的世界军事热点讲座。周末时间充裕,图书馆、琴房画室、电化教室成了许多同学爱去的地方。女排夺冠、元旦晚会、声乐大赛,我们都是在电教室看的,几多兴奋,几多自豪。而图书馆,是我的最爱。班主任杨老师夫人韩老师负责图书借阅,给我们提供了许多方便,连老师内部书籍,她也开后门借给我看。于是,我从托·艾略特的《四个四重奏》、《一个哭泣的姑娘》、《荒原》、《夜莺中的威斯尼》、《一曲抒情诗》,到现代诗《致橡树》等,我看了个遍,笔记记了一本又一本。最喜欢的是著名女诗人舒婷的诗,每每借到,我都爱不释手。读舒婷诗歌,想象她一定很美很美,直到现在,我依然崇拜她----“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这,一度成了我们青春岁月情书的主要内容。所有兴趣小组中,最吸引我的,是夏元明老师组建的凤栖山文学社。参加了文学社,周末就有机会听夏老师课。他讲文学创作文学欣赏,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尤其,他对名著中人物形象细节描写的分析讲解,总让我们觉得讲座时间太短,每次去迟了还抢不到座位呢!还记得,他讲冯骥才的"三级跳"(运动员到画家到作家),讲张贤亮的《绿化树》,讲梁晓声《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讲贾平凹《月迹》,讲伤痕文学,讲舒婷的爱情诗他给我们打开了有关文学的另一扇窗,每听完他的课,我总立即奔去图书馆借这些作品来细读。当时,8403与8303班结对子,是友好班级。一“友好”,交流就多,我们就常关注并学习8303师兄何格非周新群的诗歌。我们班刘群胜和8401王宇华孙再理的诗歌,8402聂小毛、张志鹏、江云生、孔德勇和8405班田学琼黄勇智的文章,8404班周朝霞的诗集等,是当时凤栖山一股潮流,因佩服,我们仿效他们,我们就也到处去投稿。节假日,我们协助浠水文化馆编写《乡风》诗报。我与周新群他们成了《乡风》主编农民诗人王英老师家里的常客。周新群写诗歌总忘记了吃饭,我就常带饭给他吃。星期天,我还帮他和王英老人抄诗。写诗歌散文,王英老师和周新群算是我的启蒙老师。毕业后,我依然不忘爬格子。通过自学,我先后取得中文专科本科、华师教育管理硕士研究生学历,每年还能收获一定数额的稿费给父母亲补贴家用。如我写的童谣《这是几频道》,就获省委宣传部嘉奖及一千元奖金;诗歌《早读》、散文《快乐都从累中来》发表在《湖北教育报》,论文《要正确看待男女生智力的差异》《班主任工作中的心理挫折感及自我矫正》等,发表在《班主任之友》……稿酬源源不断的补给,对于需上帮父母下携弟妹年轻的我来说,不仅给了我精神鼓励,也缓解了当时我生活的困境。当时,我边教书边带着读书的小弟,节假日还帮父母挣工分。镇里宣传委员王贵伦、尹和荣俩领导看我文章写的还可以,叫我抽空也写写宣传报道。因为我的参与,管窑镇宣传报道工作一度全县第一。记得有一周,《黄冈日报》连续发表了我散文、诗歌、报道共五篇稿子,各级电视台广播电台,每年采用我稿件近三百篇,现保存下来的用稿通知单有一千多张呢!连续十五年,我被县委宣传部、组织部、纪委、广电局、税务局、教育局评为"优秀通讯员"。写多了,我的稿费为父母分了忧,为自己挣得了快乐。正如我的语文老师李金山写给我的毕业赠言:"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

张北平《嗨,你们可好?》

张北平部分用稿通知单

依依不舍同窗情

师范期间,除了寒暑假,我们都以校为家。过节时,我们就游白石山,攀三角山,去永春公园划船,去清泉寺参观,去浠水商场溜达,去浠水河边野炊,举行沙滩篝火晚会……晚会上,能歌善舞的刘凤多、何敏、龚红霞、黄二玲、李红梅、周小平等,大显身手,让我们乡下伢望尘莫及。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也许正长身体,师范三年,我们饭量大增,总是吃了早餐望午餐,吃了午餐望晚餐。学校食堂伙食又好,有次早餐我一口气吃了十个肉包子两碗稀饭。中餐红萝卜烧肉勾人馋虫特别紧俏,总吃不厌,下晚自习了,我们还要去小卖部买好吃的。这样一来,我们男生每月26元的伙食费,总不够吃,女生就将节省下来的饭菜票送给我们。我的餐票,每月不到十天就吃光了,真是感谢女同学们的接济。好多次,我抽屉里多出了不知谁送的饭菜票。快毕业时,我收到一首"庙期明莫"的诗歌《无缘》(原件如下)。看诗看字,我很感动。这首小诗,我珍藏至今,至今也没敢问,你是哪位女同学?是邀我看电影的邻班才女?是邀我去山边读书的窗友?还是这字体虽似曾相识,可我就是没有勇气回复一个字角。

张北平《嗨,你们可好?》

张北平珍藏的《无缘》

解惑授业举孝道

毕业后,我被分配在管窑镇中学教语文,任教初三语文初三班主任的六年间,其中,其中,1995年我班张春燕获全县中考语文状元,这班上考取一中10人,语文成绩过100分的十几人,破历史记录我先后任团委书记、教务副主任、主任、副校长,2000年调入乡镇教育组主管教学教研及师训工作,2006年任南征中学校长,2012年回教育局工作。在任校长期间我挖掘学校乡土文化资源“浠水有个望婆井,蕲春有个寒婆岭”的民间传说,创新德育工作思路,在师生中深入开展“心怀感恩、孝行天下”孝文化系列实践教育,打造校园名片,推动了学校和谐发展。县、市先后召开现场会推广我们的经验,我撰写的课题巜孝行天下学会感恩》获教育部十一五优秀教科研成果一等奖。我本人先后有多篇论文在国家级刊物发表,我先后主持编写《廉洁文化读本》、巜风云儿女》、《我爱李时珍》、《本草歌》等多本中小学乡土教材。弟妹成家立业,作为长兄,我是主力,岳母在我家住近二十年到88岁。祖辈几代大富人家,家庭成份不好,父亲挑了几十年水利,风湿性关节炎卧床不起,我求医问药多年给彻底治好了。妻子的亲哥哥、我的亲大弟都曾是癌症患者,他们的病友基本都离世,而他们还好好活着,给他们筹款就医的个中滋味,只有我自己知道。做人良心首位,任何时候,我都践行我当校长时理念:孝道为先。

张北平《嗨,你们可好?》

《黄冈日报》三次头版头条宣传张北平和他的学校

张北平《嗨,你们可好?》

1987年8403班蕲春籍同学合影,后排中间张北平

张北平《嗨,你们可好?》

楚天卓越校长培训 在台湾大叶大学 二排左六张北平

梦里的凤栖山,是再也回不去了,而源自凤栖山的教育,源远流长!它在我们心里,在我们的一言一行里。我还想回凤栖山看当年的教室、寝室、食堂,还想听大樟树上大钟的钟声,想看漫天飞舞的银杏叶,想听琴房传出的悠扬乐声,我享受回忆的支撑,梦回凤栖山……我还想问一声:凤栖山的"凤凰"们,你们可好?储存阳光,必有远芳!心中有暖,何惧荒凉?母校万岁!

张北平《嗨,你们可好?》

张北平为岳母、母亲梳头

张北平《嗨,你们可好?》

(张北平,现工作于蕲春县教育局)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