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百科 查看内容

农业学大寨、搞山区建设——老书记张海景主政蕲春回忆录(中)

发布时间: 2019-9-14 23:5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83| 评论: 0|新闻来源: 古今蕲谈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农业学大寨

  【农业学大寨是中国在20世纪60年代开展的一场运动,依据的是毛泽东于1963年发布的一项指示“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人民解放军”。“农业学大寨”学出“红旗渠”,大寨一度成为中国政治版图上的重要地标。大寨是山西省昔阳县大寨公社的一个大队,原本是一个贫穷的小山村。农业合作化后,社员们开山凿坡,修造梯田,使粮食亩产增长了7倍。1964年2月10日,《人民日报》刊登了新华社记者的通讯报道《大寨之路》,介绍了他们的先进事迹。并发表社论《用革命精神建设山区的好榜样》,号召全国人民,尤其是农业战线学习大寨人的革命精神。此后,全国农村兴起了“农业学大寨”运动,大寨成为中国农业战线的光辉榜样。“农业学大寨”的口号一直流传到70年代末,其中也被极“左”思潮利用过。】


  1964年,毛泽东发出“农业学大寨”的号召。从那时起到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会前后,农业学大寨就成了在那个年代开展的一场持续时间最长、发动规模最大的群众运动,在全国农村中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我在蕲春工作期间,农业学大寨是在各种公开场合和县委文件中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词语。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农业学大寨运动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再也不是初期那种一般的政治号召,而是有了具体的指标要求。比如,农业学大寨运动中,特别强调各级领导干部要象大寨大队的干部一样,带头参加集体生产劳动,要做到“一二三”,即每年参加集体农业生产劳动的时间,县级干部不少于100天,公社干部不少于200天,大队干部不少于300天。

  这是一个很高的要求,从我自己亲身的经历看,是很难达到这个标准的。我当时在新生活公社蹲点。新生活公社就在县城漕河附近,路程近,来去方便,我每年有一部份时间住在社员家里,工作安排完了,也同社员一起参加劳动。有段时间身体患病,干不了重体力活或水田的活儿,生产队长就安排我干轻点的活儿。随我同下乡的徐国生办事认真仔细,他用一个专门的本子把我出工干活的时间、活路都记得清清楚楚,作为年终结算劳动日的依据。我当时尽量挤时间多参加一些劳动,即使如此,每年还是没有完成一百个劳动日。

蕲春大寨田

  1975年,农业学大寨运动进一步发展,在全国开始提出建成大寨县的要求。为了落实建设大寨县的措施,1975年9月在大寨大队所在的山西省昔阳县召开全国第一次农业学大寨会议,全国2300个县委书记加上各省和中央的领导共3700多人出席了会议。这是我当县委书记期间参加的一次级别最高、规模最大的会议。

  我们湖北出席会议的人员是9月12日从武汉乘车,9月14日下午6时到达山西省昔阳县的。9月15日,大会在昔阳县拖拉机厂刚刚盖好的一个大车间里召开。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在会议开幕时讲话。记得华国锋副总理主持大会,宣布请邓小平讲话,台下便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邓小平好半天难得开口,他不停地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邓小平在讲话中着重强调了农业的重要性,他说,实现四个现代化,关键是农业现代化,如果农业搞得不好,很可能拖了我们国家建设的后腿。关于学大寨的问题,邓小平说“有真学,有假学,有半真半假的学”。他还说到,“学大寨,请大家注意,不要只看到粮食产量,要研究大寨、昔阳的一些具体政策....”。现在看来,邓小平讲这句话时有他很深的用意,有些话在当时那种政治气候下无法全说出来,他虽然说了“请大家注意”,可是真正注意到的并没有多少人。

蕲春大寨田

  会议开幕后,连续在昔阳各地参观了六七天时间,接着几天又听了各地先进典型的介绍,9月28日会议移到北京继续召开。10月15日,华国锋作题为《全党动员,大办农业,为普及大寨县而奋斗》的报告,要求到1980年全国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县建成大寨县,基本实现农业机械化;要求省、地委在一年内把县委领导班子整顿好,省地县要派出大批干部下去,三分之一地、三分之一地搞好社队的整顿。

  关于什么是大寨县,会议提出了六条标准,把有一个坚决执行党的路线和政策、团结战斗的县委领导核心放在第一条,其他还有坚决打击资本主义活动,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实现农业机械化、壮大集体经济、农林牧副渔各业增产,对国家贡献多等。会议期间,省地委抓得很紧,不仅要求我们要参观好、学习好、讨论好,还要求都要给县里写信通气,做到会内会外结合,以实际行动迎接会议。我于9月22日给县委在家的领导成员写了一封信,介绍了会议的情况和精神,要求除管好今年的农作物外,要大干明年的基础,大搞农田基本建设,还要考虑苦干三五年,普及大寨县的问题,等等。

  会议期间和会议结束后,湖北省委第一书记赵辛初带领全体参加会议的地县委书记,参观了大寨大队和河南省林县红旗渠,以进一步加深对会议精神的认识和理解。我回到蕲春后,也组织了全县500多名大队党支部书记,由县委副书记漆林带队前往大寨参观学习。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12月10日至27日在北京召开了第二次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继续强调要坚决完成党中央提出的1980年把三分之以上的县建成大寨县的战斗任务。

  在那个年代,我对农业学大寨从内心来说,态度是认真的,一心一意地想在学大寨中改变蕲春的面貌。县委一班人在这个重大问题上认识是一致的,大家想了很多办法,也采取了许多具体措施。前面介绍的开挖大同渠道、花园渠道,治理蕲河和各条支流,治理四十八圩,建赤东湖泵站,搞田园化建设,修山区公路,治山改土扩大耕地面积,公社、大队除安排人力物力完成县级重点工程任务外,还各自组织完成了不少小型工程。例如横车公社的九棵松大队,在白莲河水库东干渠通水解决自流灌溉后,将几处坡地经过平整后,改成水平梯田,扩大面积400多亩。很多地方因地制宜,整治农田,砌石造田,改良土壤,增加种植面积,也都收到了一定的成效。这些浩大而艰巨的工程应该说都是按照农业学大寨的要求去干的。在当时那种物资器材十分紧缺、机械化程度很低的情况下,建设这些工程,完全是依靠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艰苦奋战,出大力,流大汗干出来的,有的人还为此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蕲春大寨田

  一想到这些,我就对蕲春人民和带领他们艰苦奋斗的各级党员干部,包括县委其他领导同志,总是怀着深深的敬意。蕲春县的农业学大寨,做了当时所能做也应该做的一些事情,但后来的结果并不能使人满意。第一次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之后,黄冈地区有英山、罗田、浠水、新洲4县被评为大寨县;第二次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之后,又有黄冈、广济、红安3县进入大寨县行列,这时只剩下蕲春与黄梅和麻城没有评为大寨县。对于这种形势,我作为县委书记,思想上不是没有压力的。为此,我曾多次组织县委领导成员学习讨论,寻找差距,制订改进工作的措施,甚至开展整风,带头作自我批评。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中央对农业学大寨作了正确的评价和结论。农业学大寨运动中的一些“左”的作法和措施逐步得到纠正。以后经过拨乱反正,解放思想,在农村普遍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中国的农业发展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搞好山区建设

  蕲春北部山区共有180个生产大队,42980户,197300人。就其所占的份量不到全县三分之一,但面积很大,约占全县一半以上。解放以前,蕲春县治设在蕲州,对距离200多里的蕲北山区,在管理上鞭长莫及。解放以后,县政府迁移到漕河镇,这种状况有所改变。但自农业合作化以来,由于多方面的原因,蕲北山区仍是发展缓慢,经济落后,农民生活十分困难。我刚到蕲春时,长期在这里工作的些同志告诉我,蕲北山区面积广,有生产潜力,但过去县里在工作的指导上考虑山区的特点不够,召开会议布置工作,不分山区平原,都是一刀切,没有给山区特殊的政策和措施,不少要求不符合山区的情况。这些反映在我思想上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我来蕲春不久,就提议成立山区建设指挥部,这样做,固然有从未解放的干部中安排一批人工作的考虑,但主要还是为了加强对山区情况的了解,通过调查研究,以制订正确指导山区工作的政策和措施。在县革命委员会领导成员的工作分工时,开始考虑到对山区的重视,由县革命委员会主任王振武到山区蹲点,住在株林区三角山公社六大队,负责照顾上半县的工作,我住在漕河区新生活公社,负责照顾下半县和机关工作。为了了解山区情况,我几次安排时间到山区搞调查研究。那时山区不通公路,我每次下去都是步行,翻山越岭,走遍了山区所有的公社和绝大多数的生产大队。

  1973年11月,我和县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洪鹏以及农办、工办、财办和狮子区的负责同志一行六七人,到鲇鱼、黄赵、汪坝3个山区公社调查了解情况。这是第一次进山区调查。这几个公社都不通公路,我们一行在山间小路上慢慢地行走。在汪坝公社的一个地方,碰到群社员拦住我们的路。我上前问他们有什么事,他们回答说,听说县长来了,我们要求从汪坝到黄赵畈修条公路,解决我们的交通问题。群众七嘴八舌,情绪很激动,他们纷纷诉说没有公路,进出不方便,物资运输都靠肩挑背驮,祖祖辈辈受够了苦,我们再不能让儿孙受这样的苦。

  我听了他们的诉说,心里感到十分不好受,解放20多年了,山区群众连走路的问题都没有解决,真有点对不起他们。我看到这条路沿途桥涵不多,主要是劈山开路基,就对他们讲,修这条路工程不小,你们得有吃苦的准备,县里负责给点炸药、钢钎之类的东西,其他的要靠你们自己去出力干出来呀!群众听我这一说,都十分兴奋,纷纷说,吃苦我们不怕,我们愿意出力干。由此我看到山区群众是多么迫切希望我们帮助改变面貌,把山区建设好。

1974年修建田桥公路场景

  那次调查,我们一行到了一些大队和生产队,同大队和生产队干部进行了座谈。在鲇鱼公社,重点了解山区经济发展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在工作的指导上从实际出发做得不够,过去对山区也要求象平原地区一样,只重视粮食生产,没有发挥山区发展多种经营的潜力。鲇鱼二大队有个生产队种小麦,下了670斤种子,只收了940斤小麦,群众说是一顿馒头要吃两个山头。另次调查到张坊区的田桥公社,又碰到类似的情况。这里地处蕲春北部边缘,在大同水库的上游。我们上午从大同水库大坝乘船到达河铺上岸,步行30多里路到达田桥公社时,已是黄昏时分。当时正是春天,走在山路上,沿途不断碰到社员挑着一担担的稻谷吃力地行走,问起来,才知道他们是买供应粮。他们说,每年秋天交公粮,出售农副产品,一担担地往山下挑,到了春季,买供应粮,买化肥、农药、种子,又一担担地往山上挑,我们每年有一半时间就这样挑上挑下,一天只能跑一趟,人还累得不行。群众也是迫切要求把公路修通,让他们从肩挑背驮的原始劳动中解放出来。

  还有一次到青石区向桥公社调查,看了曹家大山、狮子堰、棠树岭几个大队。在棠树岭大队调查时,大队党支部书记王迪和陪同着我到田地里看庄稼生长的情况。这里是大高山,翻山过去就是安徽省宿松县的地方。时令大概已过秋分,快到中秋节了,山下只有微微的凉意,而这高山上走在野外,一阵山风吹来,使人感到一股寒气。在几处山间的稻田里,我看到一块块长得青葱茂盛的禾苗,还正在分蘖阶段。我就问大队书记王迪和这是什么稻谷,他回答说是二季稻。我听后半天没吭声。根据秧苗的生长情况和当时的节令看,我断定这些禾苗是无法成熟的,因为“寒露不出头,割回喂黄牛",是这里多年的经验。

1974年修建田桥公路场景

  王迪和大概已经察觉了我在想什么,就连忙解释说,山上气温低,作物生长慢,尽管我们播种季节并不迟,但成熟期比起山下要延长段时间,碰上早霜是收不起来的。我责怪他们既然已经知道会出现这种后果,为什么还要种二季稻呢?王迪和听了我的问话,就象受了委屈似地发起牢骚来:“这可不是我们要种的,我们这里的干部社员都不愿意种二季稻,但上面不听我们的意见,硬是给我们分配了种二季稻的指标和任务,我们不种行吗?”

  听了他的回答,我明白这是县里没有从实际出发,犯了一刀切的错误。于是,我就同他具体商量,根据这里的情况,到底安排种植什么作物比较合适,耕作制度如何安排。支部书记说,我们在少量水田里试行过芋稻两熟的作物种植安排,即种一季洋芋后,种一季杂交水稻,产量很可观,洋芋每亩可收3000~5000斤,杂交水稻每亩可收1000~1200斤。我听了他的说法,感到这种耕作模式适合高寒山区的气候条件,就对他说,就按你说的办法去种植,搞芋稻两熟。结果棠树岭芋稻两熟的经验在蕲北山区推广开来,实现了增产增收,深受农民欢迎。后来地区还在蘄北召开了山区农业耕作制度改革现场会,推广了芋稻连作的经验。

建设山区道路

  几次调查,使我对山区的情况有了比较清楚的认识和了解,特别是在调查过程中,直接听到了干部和群众为发展和建设山区所提出的一些很好的意见和建议,更使我感到县委在山区建设的工作指导上必须有一个新的认识,采取新的措施。为此,我几次召开县委常委会议,专题讨论山区工作问题。首先从端正对山区工作的认识着手,解决思想问题。

  在讨论中,大家回顾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只看到山区的困难,看不到它同样具有广阔的发展潜力;在工作的布置和要求上,没有照顾山区的特点,单纯从粮食生产上看问题,认为山区贡献少,左右不了全县局势,没有看到山区面积大,自然资源有很多优势,有利于发展多种经营,还可以开发水力资源,建设小水电站等。思想认识初步统一后,又研究了几项具体措施。

  一是抓紧修通几条山区公路,改善山区交通状况。二是加强对山区工作的领导,确定县委派出5名常委到山区蹲点,带领120多名干部到山区帮助工作。还从县直机关陆续选派一批素质好的干部直接调到山区公社任职,长期在那里工作,如调梅志鹏、陈正等同志到大山区的田桥公社任职。1974年秋天在撤区并社的机构变革中,县委先后从县直机关选派200多名干部到山区公社任职,其中任公社党委委员的有74人。同时在体制上尽量保持稳定,如田桥在1974年撤区并社后,尽管行政体制多次变化,但田桥作为一个独立的行政区划始终没有变动。三是从实际出发,按照山区的资源、气候条件,实行符合山区实际的种植模式,在不具备种植二季稻条件的高寒山区,可实行芋稻两熟或其他耕作模式。四是尽可能从人力物力上给山区一些照顾和支援,以后县办工程一般不从山区抽调劳动力。

图为县委常委在一起研究田桥公路建设规划。

  从1974年冬季开始,几条山区公路先后动工修建。修建工程最艰巨、里程最长的田桥公路,由年轻的县委副书记漆林同志负责。漆林是黄冈县人,父母亲分别是大革命时期和土地革命时期参加工作的老干部。他从湖北大学毕业以后,1970年分配到蕲春工作。为了使他经受实际锻炼,县委将他安排到横车区西河驿公社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随后担任公社党委副书记。过了年多后,调横车区任区委副书记。经过几年实际工作的磨炼,他成长进步很快,1973年被任命为县委委员、县委常委、县委副书记,分管农村工作,后来担任黄冈地区副专员、专员、湖北省计委主任、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兼移民局局长、全国政协委员。漆林是一个能吃苦、能干事的好干部,在那段时间中,他还兼任孙冲公社党委书记,把主要精力放在北部山区。修建田桥公路时,他负责全线指挥。这段公路通过的沿途,山高坡陡,沟壑纵横,桥梁涵洞很多,需要大量的物资器材。漆林同志在这方面想了很多办法解决资金物资短缺的困难,仅用一年多时间,就修通了从大同水库坝头沿库边到大桴经何铺到田桥的20多公里长的路段。

图为地、县负责同志亲临田桥公路建设现场指导(1974年)

  在修建公路的过程中,山区的人民群众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和积极性。修建从汪坝到黄赵的段公路,在经过龙井岗的一处地方,悬崖峭璧,群众称为“老鼠过梁”,意思是只有老鼠才能爬过去。在修筑这段公路时,民工们用绳子绑在腰上,悬在空中打炮眼,炸石开路,硬是从悬崖石壁上开出了一条路基。通车那天,我坐着吉普车从新修的公路开过去,公路的两旁站满了赶来看热闹的人群,他们中绝大多数是生平第一次见到汽车。

  从1974年到1979年,几年时间中,全县先后修通了20多条公路,增加通车里程200多公里,其中北部山区的各个公社以及一部分大队都通了公路。

  一批山区生产大队多年来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他们从本地实际条件出发,开发山水资源,因地制宜发展多种经营,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县委总结了一批山区建设的突出单位,把他们树立为榜样,既是对这些地方工作的肯定和支持,也为山区发展起到了很好的指导作用。株林公社三角山六大队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在山上造林,使植被覆盖率达到70%,户平有25亩成材杉林,在山上积累了一大笔宝贵财富,粮食生产也达到了很高水平;白水公社孙山大队大抓油茶生产,在荒山上栽种油茶7100亩,先后成林挂果,每年出售茶油3.4万斤,是一笔很大的收入。在县委变换工作思路后,山区抓紧了多种经济生产,因地制宜地规划了杉树、油茶、茶叶、桑园、苎麻、药材、楠竹、山棕等项目的生产基地。在农作物的种植模式上,一些高寒山区开始推行芋稻连作,在种植洋芋后,再种植一季杂交水稻,既降低了生产成本,又提高了农作物的产量。

1974年修建田桥公路场景(青草坪大桥)

  经济建设是一件很具体、很复杂的事情,尤其是搞农业生产,受自然条件和环境气候的影响,更要求人们要讲科学,从实际出发按客观情况办事。在一个县里,虽然范围不大,但情况仍然有别。所以,因地制宜,从实际出发,应该成为指导工作的一条重要原则。但在人民公社那种高度集中统一的体制下,我们却很难做到这一点,以致干了一些得不偿失、劳民伤财的事情。在山区调查中,我对这一点有很深的认识。

县委领导同志到工地参加集体劳动(1974年修建田桥公路)

  农业学大寨,本来主要应该学习大寨大队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但到后期,有些地方不顾自己的客观实际,照搬照套大寨的一些具体作法,到处搞劈山造田,建人造小平原。蕲春在这方面的行动不很积极,因而承受了不小的压力。我不敢自诩当年对这些问题的认识达到了多高的水平,但对农业生产怎么搞,通过几次调查和几年的实践,应该说有了一些清醒的认识。在山区建设上,蕲春县委从指导思想和具体政策上作出了一些调整,在实际工作中也产生过一些成效,尽管很有限,也应该说是一个好的开端。

  资料来源:《蕲春文史》、《田桥公路工程简介》等。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