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黎企里时珍拜骟医

发布时间: 2019-8-21 23:5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6| 评论: 0|作者: 韩进林

  作者简介

  韩进林,男,1953年生,蕲春县人,主任记者,中共党员。2010年加入湖北省作家协会。现任《东方文汇》杂志社社长、总编辑、黄冈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常务副主席、黄冈鄂东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鄂东文化研究》主编、《本草》常务副主编。

  何谓骟医?今天的兽医呗!文献记载,兽医在明代以前,还没有称“医”的资格,一律称骟户、骟客、骟业、骟行。到清朝咸丰年间才有骟医之说。为叙述方便,本文先入为主,以骟医称之。

  李时珍什么时候拜的骟医?他为啥要拜骟医?这事三言两语是难以说清楚的,得从樊山王朱载坅的邀约说起。

  樊山王朱载坅的全称为樊山昭惠王,年龄比李时珍小几岁,喜欢游历山水,擅长文词诗赋,明代仁宗皇帝朱高炽的第六世孙。明史记载他“折节恭谨,以文行称,读《易》穷理。”留下了不少诗文传世。《中国古代文学家词典》中有朱载坅父子的传略。今人研究,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就是他与儿子朱翊钅氐撰著而成。

  朱载坅与李时珍十分友好,情趣相投,曾与李时珍几次结伴到黎企里,即今天的蕲春县清水河黄厂、铁山(笔者注)一带采风。这黎企里在当时是蕲州有名的地方。北宋名相王安石给他的好友,官至罗田税赋执事,黎企人张彦博写有墓志铭。故引得文人仕子纷至沓来凭吊抄录。朱王爷在当王子的时候,就与李时珍结伴来过。

  这一年,大约是明朝嘉靖三十年前后,已经是王爷的朱载坅再次邀约李时珍到黎企一游。时值八月间,李时珍也曾思考过要到黎企凤凰山、金鸡山一带采药。二人一拍即合,轻车熟路地来到了黎企,住进了凤凰山下的莲花堂。莲花堂即莲花庵也。所谓庵,就是女出家人尼姑住的地方。一般情况下,男人是住不进庵堂的。可这个男人是樊山王,莲花庵主当然不好拒绝。

  也许是看到莲花庵一群貌胜莲花的尼姑,樊山王有些心猿意马,也许是看到大山深处的莲花庵太简陋简朴,朱载坅似乎有些思绪开岔。一切安排妥当后,樊山王与李时珍走出庵堂院不过一箭之远时,突然脚底生滑,身往前窜,猪拱泥似的趴在地下。等到李时珍从后面赶上前将他扶起时,朱王爷是叫喊连连,脚不沾地。李时珍躬身细看,只见王爷的左脚脖子到脚背瘀血斑斑,很快肿了起来。

  好在李时珍是郎中,对跌打骨伤虽不内行,但毕竟通晓人之经络骨道,逐推捏按摩了一番后,与侍从将王爷扶进庵堂。庵堂老尼迅速找出一些治骨疗伤的草药,让李时珍捣碎敷好包扎。晚上,樊山王疼痛难忍呻吟了一夜没合眼,等到天亮居然打起了呼噜,睡得挺香。

  李时珍轻声嘱咐王爷的侍从和庵堂的女尼们,好生服侍王爷。若王爷醒来,就说他到外面转悠去了。

  李时珍说是转悠,实际上是有心事的,他在思考着如何尽快使王爷的脚痛早点康复。樊山王这次是世袭王位后的第一次出行。除了一名贴心的侍从外,没有带其他任何人。再就是行程诡秘,没有给地方打招呼,算是微服私访一样。现在出了意外,他李时珍是要负责任的。莲花庵老尼所用的药,李时珍也曾用过,都是些治疗跌打损伤的常用之药,如松针、杉树皮、五加皮根拌热酒加糯米饭调敷等等。这些药效果不错,可就是挺慢的。有没有速效的药与方呢?李时珍边思考边信步而行,不知不觉地来到了一处塆村山道上。此时,正是八月旺季,山里人收禾割稻一片繁忙。李时珍见一位高龄老者挑着一担草头(鄂东方言:捆好的稻谷禾)有些吃力地往塆中走,便一把接担在肩,一边走一边与老人搭起了话,询问当地有没有专治跌打损伤的骨伤郎中。老人将李时珍引至自家的稻场上,放下草头后,告诉李时珍,这方圆几十里还真没有治骨伤的郎中。不过,往前五里地的黄厂街,倒有一个骟医善治跌打损伤。

  “骟医?骟医能给人治跌打损伤?”李时珍一边擦汗,一边问道。老伯说:“能治,能治。十几天前,我隔壁的侄子不小心从屋顶滚到地下,把腿摔断了,那蔡骟户用药给敷了三天,就消肿去痛好多了。”

  李时珍问清骟医的住处后,告别老伯就往黄厂街赶去。


  到了黄厂街,李时珍毫不费力就找到了蔡骟户的家。一进门,李时珍揖手便拜:“蔡郎中在上,蕲州李时珍拜见高师。”

  那蔡骟医似米汤盆里洗脸,糊里糊涂不知所云,犹豫了大半天,有些结巴地说道:“年轻人,你、你、你是不是搞错了。老朽既不是郎中,更不是什么高师,只是一个骟牛马,阉猪鸡的骟户。”

  “虽是骟医,但只要给人治过病,当然就是郎中。人畜有别,可疼痛无二。”

  “别、别、别给老朽戴高帽子,我还真的治不了人的病。”

  李时珍昂头说道:“适才听前塆程老伯说,他的侄子从屋顶摔下地,是你给敷施跌打损伤之药而愈的。”

  “啊,你是说治跌打损伤的是吧?”

  蔡骟医一听说是治骨伤之痛的事,立马眉开眼笑,“治跌打损伤,人畜虽不尽相同,却也大同小异。尤为消肿治痛的愈伤之药,牛马可立竿见影,用在人身上当然是效果甚佳。来,年轻人,我带你到后街看看现实。”

  蔡骟户所说的现实,就是后街口一家农户的牛,三天前,在山里折断了后腿,骟户用他的单味药,敷在牛的后腿上,伤处现已全部消肿,牛已能自行站起。

  李时珍仔细询问了牛的主人,其牛受伤前后经过后,蔡骟户无不得意地告诉李时珍,他给牛治骨伤的药,是祖传三代之方。如用之于人,消肿治痛其效尤为上乘。

  见蔡骟户说得高兴,李时珍便借机插话,将他的一位好朋友日前摔伤了脚,他专程慕名来求药的事说了一遍。

  蔡骟户一口应承。回到家里,很快找出一包药粉交给李时珍,并告之此药用热酒调匀,拌熟糯米饭敷于伤处即可,散瘀去痛片刻见效。

  “真的有如此神奇之效?”李时珍接过药包,闻了又闻,看了又看。有些犹豫地自言自语。

  一旁的蔡骟户显然也是个急性子,眉头一皱,正欲张嘴想说什么时,隔壁一声猪叫,使他立马改变了主意,猛地手一伸,拉着李时珍就往隔壁的杀猪坊走去。只见一头二三百斤的肥猪已咽气无声,凳下的一大盆血,已经凝固。

  蔡骟户用手在成块的热猪血按了几按后,让李时珍将那包药粉抓上半把,撒在了凝固的猪血盆里。

  不过片刻,奇迹发生了,已经凝固成形的猪血,渐渐地血块解体,溶成了一盆红红的血水。不用说,这药粉活血化瘀的功效真的神奇无比。

  就这样,李时珍带着蔡骟户的药粉回到莲花庵,给樊山王敷上此粉。果然,不出几天,朱王爷真的下地走路了。

  十天后,李时珍带着王爷所赐的一百两白银,再次来到黄厂街蔡骟户的家里。双手呈银的李时珍,双膝着地,高声说道:“李时珍代好友给恩师磕头谢恩!”

  蔡骟户是庙背后起火——慌(荒)了神。脸如血泼地伸手去扯李时珍起来。可不管怎么扯,李时珍就是不起身。

  蔡骟户连扯了三把扯不动,有些气喘地说:“年轻人,你真是折煞了老朽呀!前些时你拿药,已经给了一两银子,那可是要买几百包药粉的。我听你劝收下了。你现在又给一百两白银,那可是要买我黄厂半条街的房子呀!我不敢要。再说,你跪着磕头,我头晕昏昏。你要是再不起身,我也给你下跪。”说完,蔡骟户也往地下跪。

  李时珍双手挡住说:“恩师要我起身很容易,只要答应弟子一件事。”

  “什么事,只要老朽能办到的。”

  “请恩师将你神奇的活血化瘀之药的真实药物真相告诉我。”

  “这……”

  不等蔡骟户说话,李时珍就把前朝本草之著错讹太多,误人害命不计其数。故而,他李时珍准备重修一部新的本草之书的想法合盘托出。

  “年轻人,若是这样,你直言拜上,老朽也不是那种鼠肚鸡肠的小气鬼。况且,你是仁心高德之医,我岂能不答应你呢?快快起来,快快起来!”

  待李时珍起身坐稳,蔡骟户就滔滔不绝地告诉李时珍,他的活血化瘀神药,就是遍地丛生的苎麻叶所制。他家祖传陶氏(弘景)《名医别录》宣德手抄本上记载,苎麻叶、根、籽皆是活血化瘀之要药……

  李时珍黎企里之行,收获不小。在后来的《本草纲目》里,李时珍在[苎麻]条下写道:苎麻叶,甚散血,五月五日收取,和石灰捣成团晒干收贮。遇有金疮者,研末傅(敷)之,即时血止,且易结痂也。如瘀血在腹内,顺流水绞汁即通血皆化水。以生猪血试之,可验也。秋冬用干叶即可。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