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我是一个带电的人

发布时间: 2019-8-16 23:3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28| 评论: 0|作者: 余笑忠


  迷雾

  在九宫山无量寿佛寺,我看到僧人种的莴苣

  也是清瘦的

  然后目睹一阵大雾弥漫于山腰,如此逼真,如此虚幻

  在寺庙、清瘦的莴苣与夸张的云雾之间

  有何因果?为何

  这场景一直历历在目?十年了

  目睹过多少风起云涌,多少荣枯,多少大兴土木与毁损

  我并未遗失什么,并未礼佛,也不曾

  许下什么愿望,在九宫山

  也许那云雾是迷障,也许那莴苣

  瘦得足可以上天堂

  像虚弱的病人,更容易

  灵魂出窍……因而提前目睹了

  自己的晚景,如此虚幻,如此逼真

  2017.8.11

  顿悟

  两只喜鹊在草地上觅食

  当我路过那里时它们默默飞走了

  无论我多么轻手轻脚,都不会有

  自设的善意的舞台

  退回到远观它们的那一刻

  那时我想过:当它们不啼叫时

  仿佛不再是喜鹊

  只是羽毛凌乱的饿鸟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认定

  喜鹊就应该有喜鹊的样子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假定

  如果巫师被蛇咬了,就不再是巫师呢

  这些疑问

  随两只喜鹊顿悟般的振翅飞起

  而释然了。有朝一日

  我可能是不复鸣叫的

  某只秋虫,刚填进它们的腹中

  2017.11.8

  乐观

  路边两棵小树,每逢仲春

  浓密的枝叶合拢了

  像一道拱门

  我乐于看到

  人们弯腰从那里经过

  如果,这只是园林工人偷懒之故

  那就让他们继续偷懒

  如果,是他们手下留情

  就请他们继续手下留情

  冬天,那里畅行无阻

  人们无需弯腰屈身

  但我觉得那里仍有一道拱门

  就像果树,在我们眼中

  一直是果树

  哪怕它光秃秃的

  就像你,哪怕你一再加深

  我的昏迷

  2018.4.29

  雨

  每一场雨中,我看到的只是

  雨的背影

  它明亮的前额另有所属

  我看到的只是拖泥带水

  旋即进入大地的雨

  我们在地上的日子何其短暂

  每一场雨,都在为我们探路

  那些被车灯照亮的雨

  有着被惊醒的小兽的面容

  而你,正是其中的一个

  我所经历的每一场雨

  是千万个不知深浅的你

  一起赴汤蹈火

  2018.7.23

  在一棵倒掉的杨树前

  ——给沈苇

  我们的合影以它为背景

  树干犹在,只是断裂处变黑了

  从黑色之深浅,可以猜想

  左边的树枝先折断

  右边的,也未能幸免

  几乎可以视作一种对称——

  左边的树枝伸到了河床

  右边的挨着河岸

  河水太浅,像在一堆乱石间

  开始还蹦蹦跳跳,后来因迷路

  而小心摸索着的孩子

  枯木再无良药,也不再需要阳光

  黑树洞,或许是某些虫子

  隐秘的避难所

  薄暮时分,我们掉头离开了那棵倒掉的树

  就像两个从深水中起身的少年

  各自找到了

  留在岸边的鞋子

  因而更愿意

  把它们拎在手上,以鞋底拍着鞋底

  就像告别的时刻,我们

  相互击掌,又双手合十

  2018.10.6

  在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过安检

  该托运的已经托运了

  剩下随身挎包,和一副皮囊

  我在指定的小台子上站定

  自动张开双臂,当我的右手手指

  与安检员的探测棒相触

  霎时冒出了火花,像公然冒犯

  来电了!在我和同性安检员之间

  就像冬天,当我的手碰到车门

  也会这样猝不及防

  我是一个带电的人

  一个动辄缩手的人

  安检员笑着把我打发给了

  他的女同伴

  我的手回避着探测棒

  旁观的另一位警员打趣说:

  “这回应该没事,因为是异性。”

  ——多么圆满的解释

  但我宁愿适得其反

  为我和她之间

  一生仅此一次的相遇,我甘愿献上

  小小的礼花

  2018.9.24,10.8

  我见过很多瀑布

  供我们仰望的

  终归源源不断落到

  我们脚底

  不过,我喜欢尽量凑上前去

  让雾气——

  这些在身不由己的飞溅中

  失明的孩子,找到

  也是身不由己的

  我的这张老脸

  有时,一场朦朦细雨

  会让我遥望瀑布之所在

  有如每一阵烟雾,会让我猜测

  烈焰之所在

  2019.4.16

  庙堂

  在旧宅的荒地上,婶婶盖了一间庙堂

  那是我所见过的最小的庙堂

  一人勉强可以容身

  只有香案,没有偶像

  她礼敬的只是祖先

  因此,它甚至不能称为庙堂

  于我婶婶而言,它显示了一种存在:

  “在我有生之年,我必躬身祈祷

  在我有生之年,它将洁净如新

  我将一天天变小、变暗,它将

  美轮美奂。”

  2019.5.9

  秉烛夜

  停电。在阳台上点燃一支蜡烛

  不记得这是何时留下的

  烛身不是那么笔直,似乎

  它仍在昏昏欲睡

  一阵阵晚风吹来

  摇曳的烛火显得精神了

  不过,总的来说

  其象征意义

  还是大过真实的亮度

  它不催生什么,只有反光

  透过双层玻璃

  一支变成了两支,一大一小

  烛火下的桌子几乎被隐去

  因此,反光中的两支蜡烛

  像在一片虚空中,由一只

  不可见的手托举着,静静燃烧

  那样忘我,又无时无刻

  不在追忆前身

  2019.6.5

  兼而有之

  愈合的伤口上会有一层死皮

  揭去它,再也不痛不痒

  如果我们写下的

  不过是这样一层皮,弃之

  又有何可惜

  有人乐于给中意的卵石

  起一个好听的名字

  有人听到水声就有尿意

  (问题来了:如果我们的文字

  甘愿降格为把尿的嘘声)

  一个朋友在林中感叹

  “这些树,让人觉得像神仙一样”

  她的意思是指那些树像神仙

  还是因为坐拥这些树

  让人觉得自己如临仙境?

  2019.6.23


  余笑忠,1965年1月生于湖北省蕲春农家。1982年考入北京广播学院文艺编辑系。1986年大学毕业后供职于湖北人民广播电台。曾获《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联合评选的“2003中国年度诗歌奖”、第三届“扬子江诗学奖·诗歌奖”、第十二届“十月文学奖·诗歌奖”、第五届“西部文学奖·诗歌奖”。著有诗集《余笑忠诗选》(长江文艺出版社2006年版)、《接梦话》(宁波出版社,2018年10月第1版),与诗人亦来合作编选《有声诗歌三百首》(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现供职于湖北广播电视台音乐广播事业部。
上一篇:视觉的盛宴下一篇:蕲春八月的歌单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