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蕲春文艺】未来时代 / 何君华

发布时间: 2019-8-7 22:3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6| 评论: 0

  作者简介:

  何君华,男,1987年底生,蕲春大同人,现居内蒙古科尔沁。2008年10月开始写作,曾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2017年小推车奖提名(美国);第四十届青年文学奖(香港);《小小说选刊》第十五届全国小小说佳作奖、第十六届优秀作品奖;第二十三届全国梁斌小说奖;改革开放四十年最具影响力小小说等奖项。著有小说集《北京吉普赛》《呼日勒的自行车》《与大师约会》《少年与海》《请听清风倾诉》《阿莱夫与牧羊犬巴图》《旧时之舞》《河的第三条岸》八部。

  无病时代

  公元2999年,万能疫苗开始批量应用于临床。

  万能疫苗是一种能使人体对一切机体组织和器官原发性病变获得永久性免疫力的超级疫苗。换句话说,只要你接种了万能疫苗,你就绝对不可能再生病了(这当然是指内科学范畴的由机体本身系统发生病变或机体内器官产生异常变化的疾病,而不包括外科学范畴的机械性损伤和创口感染,比如跌倒、坠床、车祸等等,但现在这个年代车祸也是极少见了,因为智能驾驶系统多年前便已应用于公共交通)。

  就在不久前,全体国民必须接种万能疫苗的条款由国家立法委员会以法律的形式确立了。全票通过的《国家万能疫苗法案》规定,非但居住在本国国境之内的所有公民必须接种万能疫苗,今后出生的新生儿也必须在三周岁之前接种。

  人们因《国家万能疫苗法案》的颁布实施而欢欣鼓舞,人们为国家终于推出这样造福百姓的国策而激动不已。更重要的是,万能疫苗还以政府采购公共卫生服务的形式,给予全体国民免费接种,这一政策尤其受到举国上下的一致好评。

  人们再也不用饱受病痛之苦,那些此前已经罹患所谓“不治之症”的人们也就此看到了生的希望。人们为此热泪盈眶,万能疫苗也不负众望地成功当选为年度十大新技术发明之首。

  但千百年来的历史实践证明,技术发明往往会给人类生活带来正反两方面的影响。比如近一千年来不断更新迭代的智能手机,一方面既方便了人们即时通讯,但在另一方面也造成了现实生活的日益疏离。

  万能疫苗亦是如此。人们很快便发现,万能疫苗虽然帮助他们彻底摆脱了疾病的纠缠,却反过来让他们不得不苦于日常劳作的纠缠。

  相比于身体疾病的痛苦,日复一日困于劳动生产一线片刻不得喘息其实更痛苦——而且这痛苦还是连绵不绝无休无止的。

  跟公元2019年的古人类苦于看病难、看病贵不同,公元2999年的当代人苦于身体无法生病。因为无法生病,人们就无法以看病就医的名义休假,就不得不无始无终地在一成不变的工作场所重复千篇一律的劳作。

  这简直叫人苦不堪言。于是,生病成了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而这只有少数人才能办到。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那些高高在上的达官显贵们通过种种手段绕过了《国家万能疫苗法案》的强硬规定,获得了接种万能疫苗的豁免权。

  躺在医养结合的现代化综合性疗养院干净明亮的高级病房里吃药输液成了极少数上层人士才能享有的高端享受,而更多苦于不能生病的平民百姓们没有办法,只能通过制造外科损伤的途径来骗取看病就医的机会——但这无疑是行不通的,前面已经说过,智能驾驶系统早已普及,遭遇车祸是极偶然的事,除非从楼梯间摔下来,或是从天台跌下来,那代价未免太大。

  于是,一部分勇敢的平民开始站出来成立独立职工联会,向政府主张生病的权利。“生病就医,人人有权”是他们生动而响亮的口号。

  勇士们的主张很快得到了大范围的支持。千千万万的陌生人参与进来,他们不顾一切地冲到政府办公大楼前游行示威,摇旗呐喊。

  这样声势浩大的公民行动很多年都没有发生过了,国家立法委员会和各级政府部门对这种大逆不道的冒犯行为感到手足无措。国家立法委员会主席鹿为马先生就不得不站出来回应公民们的愤怒声讨,声明一定会给公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一天后,国家警察总部宣布万能疫苗集团公司的几名巨头被捕,所涉嫌的罪名是向国家立法委员会的几名立法委员行贿,以换取他们推动《国家万能疫苗法案》通过国家立法表决,从而攫取巨额的商业利润。根据《国家每日新闻》头版头条的大篇幅报道,《国家万能疫苗法案》颁布实施以来,万能疫苗一直是以政府购买的形式由研发它的万能疫苗集团公司垄断经营,万能疫苗集团公司在此期间赚取的利润数额惊人。

  不日,国家立法委员会公开罢免了几名立法委员,《国家万能疫苗法案》也被当即废止。

  平民们获得了最终的胜利,拿回了原本就属于他们的生病权利。据不完全统计,《国家万能疫苗法案》废止当天,累计有2999万张病假申请书被提交到国家的各家工厂和企业,难以计数的病人挤进了城市的每一家医院。尽管按照疫苗的作用原理,已经接种过万能疫苗的他们本不需要治病,但他们仍然兴高采烈地奔向了医院。许多本来门可罗雀濒临关张的医院重新变得门庭若市,而许多生意兴隆蒸蒸日上的工厂和企业由于大面积缺岗而在一夜间关门大吉。

  水币时代

  公元2626年,人类货币发展史继实物货币、称量货币、纸币、电子货币之后,进入了第五个发展阶段——水币时代。

  关于水币属不属于货币第五个发展阶段在业界还存在着巨大争议。有的专家认为,水币至少在形态上还属于纸币,它由国家水行负责发行,通过各大商业水行的电子结算业务,它又成为了电子货币,因此水币事实上还属于货币的第三个和第四个发展阶段。有的专家认为,水币其实质还是称量货币,跟以前的金、银、铜、镍币并无二致,水币所代表的水也是以称量的方法体现其价值的。还有一部分专家认为,水币实际上应该属于实物货币,因为不同面额的水币代表着不同体积的水,水在这里充当着等价物的功能。因此这部分专家认为,我们使用水币实际上又回到了人类货币发展史的第一个阶段,即远古以物易物时代,我们不是进步了,而是倒退了。

  不管专家们的观点如何,随着水资源的日益枯竭,人类已经不可挽回地迈入了水币时代。当然了,人类已经进入27世纪,民众们自然不必拎着盛水的容器在大街上四处奔走,而只需要带着水币就可以轻松地进行各种商业交易。比如,你在书店买一本书时支付面值50升的水币即可,在一家鞋店买一双鞋支付100升水币即可。人们甚至连水币都可以不用带,只需要带任何一张商业水行发行的水行卡也可以完成即时支付。

  跟21世纪的古人做法类似,你只需要拿着水币或输入自己的水户密码即可以兑取等值的水。这实在太方便了。尽管眼下水资源短缺是个全球性问题,但随着水币的日渐推广使用,人类对于水资源的利用似乎正朝着一个积极乐观的方向发展。但问题很快来了。

  一定面额的水币虽然可以兑换相应容积的水,但水的质量(不是物理重量,而是水质的优劣程度)却是不尽相同。比如说,你拿着面额100升的水币到上善水行可以兑换到100升富含矿物质的优质水,到如斯水行却只能兑换100升几乎不含任何矿物质的纯净水,在仁爱水行甚至只能兑换到100升需要通过净水器过滤、不能直接饮用的污染水。同样是一张面额100升的水币,差别却在霄壤之间,这当然令愤怒的民众们感到不满。

  国家立法委员会为此召开了专门会议商议对策。立法委员们很快达成共识,他们认为立即成立一个饮用水国家标准起草委员会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以委员会制定的饮用水国家标准来检测各大商业水行提供的水质,唯有达到国家标准的水才可以向民众兑换,否则非但不可以兑换,胆敢违规的商业水行还将受到严厉制裁。

  此举一出果然奏效,民众们再也不用为各大水行的水质不均而担心了,但新的问题很快又来了。如你所知,公元27世纪的世界已经高度全球化。民众们很快发现,他们拿着甲国发行的100升水币在乙国的商业水行却无法兑取100升饮用水,而丙国民众拿面额更少的本国水币却可以兑换到。大声咆哮的民众把怒火指向了某些操纵水币汇率的巨头们。

  如何确定水币汇率又成了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各国为此争吵不休,尤其是那些贪得无厌的大国们更是寸步不让,一场争夺水的战争看起来一触即发,地球又要不可避免地陷入一如既往的疯狂和灾难了。

  无书时代

  公元2525年,作家们陷入了绝境。

  随着纸质书的消亡,电子书的日益勃兴,文学作品的更新速度越来越快,几乎达到了每分每秒都在更新的地步。我们且不去谈论这样快的更新速度读者们是否读得过来,首先面临困境的是作家们。为了应付不断刷新的电子屏,作家们不得不日夜写作,像潘帕斯草原上的雄鹰一样一刻不息。这样做的后果是,终于有一天,作家们的灵感陷入了枯竭,所有奇思妙想的题材、所有天马行空的故事都被无一例外地写尽了,他们再也不能写出哪怕一个字了。

  人类的阅读生活眼看就要陷入崩溃。就在这时,划时代的全智科技公司生产出了一款全新的智能机器人“茹比”。这种智能机器人只需输入一定数量并且按照一定顺序排列的关键词就可以“创作”出一篇像模像样的故事梗概。尽管这种故事梗概很不成形,还只是简单的故事发展线索,但这无疑成了作家们的救命稻草。因为作家们只需稍加改造,就可以据此写出一篇新的故事来。而更为惊人的是,作家们也完全不必担心这个故事已经被别的作家写过。因为在输出故事梗概之前,智能机器人已经对所有已经发表过的故事进行检索比对,确保这条故事梗概独一无二的原创性。

  听说有这等神奇的智能机器人投入市场,作家们一下子乐开了花,纷纷花大价钱买入。很快,作家们又重新恢复了昨日神韵,一个个倚马千言,电子书市场很快又重现了往日的火爆光景。

  几乎与作家们欢呼雀跃同时,茹比却在传媒界引起了广泛的争议。人们争议的焦点是:茹比“创作”出的故事算不算是作家们写的?知识产权该归谁所有?

  人类道德与伦理委员会为此展开了专门调查。阿尔伯特委员认为,由智能机器人输出的故事不能算是人类的独立创作,充其量只能算是改编或者再创作,因为人类是在机器人输出的故事梗概的基础上加以创作的。而布莱恩特委员则并不这么认为。他认为即使是依据智能机器人输出的故事梗概而创作的作品依然是人类的独立创作,因为人类只不过是利用了一些必要的工具来完成自己的劳动。并且,人类从来都是并且必须要借助工具才能完成文学创作活动,以前是纸和笔,后来是键盘和鼠标,现在换成了智能机器人,工具只是在革新而从未有本质上的区别。众所周知,利用工具正是人类之所以为人类的一个重要特征,显然作家们只是很好地利用了这一点。更何况,智能机器人也是依据人类输入的按一定规律排列的关键词才开始创作的,最开始的创作行为也是由人类发起的。

  专门委员会为此争论不休。最后,依据常规,阿尔伯特委员和布莱恩特委员进行了长达三轮的辩论。经过漫长的三轮投票之后,专门委员会最终采纳了布莱恩特委员的观点,同意将借助智能机器人创作的故事视为人类的独立艺术创作。等候在人类道德与伦理委员会总部大楼外的作家们闻此消息喜出望外,瞬间陷入了狂欢之中。

  然而事情到此远未结束。伦理与道德审查虽然已经结束,但知识产权归属问题则是一个更为严肃的法律问题,需要听候人类最高法院大法官们的裁决。

  人类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为此也展开了庄严而谨慎的裁决。经过长达半年的论证之后,大法官们做出了令所有作家都倍感失望的决定。他们认定借助智能机器人创作的故事不能视为人类的独立艺术创作,因此,从法律上,作家们每创作出一篇故事都必须向智能机器人支付一笔可观的改编版权费用。作家们对此甚为不满,他们拿出了人类道德与伦理委员会的决议书试图给大法官们参考。但大法官们不为所动,坚持发布了上述决定。

  作家们大失所望,纷纷发表声明抗议人类最高法院的这一荒谬决定。但是抗议归抗议,既然人类最高法院已经做出了庄严的决定,那么只能依法执行。该如何执行呢?显然这是荒唐的,因为智能机器人并非自然人,它们根本无法收到作家们寄出的汇款,而作家们也完全不知道要将这样一笔版权费用汇向何处。没有支付版权费用就没有获得授权,没有获得授权作家们的创作活动就是非法的。也就是说,人类最高法院的这一决定从事实上取缔了借助智能机器人创作的合法性。

  随着纸质书在公元2325年的消失,两百年后的公元2525年,作家作为一个职业也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人类终于一劳永逸地迎接了无书时代的到来。

  不思时代

  公元2424年,国家立法院的现任院长洛克菲勒一上班就接到了一份颇为引人注意的报告。这份报告是谢菲尔德政法大学法学院的终身教授斯坦威尔先生寄给他的,标题叫作《关于申请中止以生物学死亡时间判定人报告》。

  斯坦威尔教授时常会提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议题,公众每每为之哗然,但这样一份耸人听闻的报告还是激起了洛克菲勒院长强烈的阅读兴趣。在报告中,斯坦威尔教授认为国家长期以来都以生物学死亡时间来判定一个人的存殁是极为荒谬的,因为人类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生物,人类是高级动物,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人类有思想,会进行创造性的思维活动。一个人生物学意义上的死亡并不代表他人文学意义上的死亡。一个人的生物学寿命并不总是等同于他的人文学寿命,甚至可以这样说,通常情况下它们都是不相等的。

  斯坦威尔教授声称他是在他的好友兼同事切维克教授的葬礼上想到这个议题的。斯坦威尔教授偶然看到了切维克教授的死亡医学证明书,上面非常精确地记载了切维克教授的生物学死亡时间。斯坦威尔教授认为这份证明书措辞非常准确,因为它只是客观地从生物学角度证明切维克教授已经死亡,而没有提及其他。这从某种程度上启发了他——人类或许并不只有生物学意义上的死亡,或许还有其他角度的鉴定标准。于是他想到了人文学意义上的死亡这个议题。很显然,切维克教授的生物学死亡时间和人文学死亡时间并不是相等的。切维克教授十卷本的日记和读书笔记正由他杰出的遗孀伊梵索娃女士和他们的女儿杰菲琳小姐共同整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公开出版。不仅如此,他的讲课笔记、谈话记录、演讲稿和一些散落在各类报章杂志上的学术文章正在由大学图书馆整理当中。也就是说,切维克教授的思想活动事实上并没有停止,他还将深远地影响人们的生活。切维克教授的人文学年龄必然要远远大于他的生物学年龄。

  斯坦威尔教授认为,人文学年龄大于生物学年龄的人并非仅有切维克教授一人,事实上这样的人大有人在,比如国家历史上最出色的诗人雷蒙诺,尽管他的生物学年龄仅有区区三十岁,但他的人文学年龄恐怕要超过三千岁。斯坦威尔教授进一步认为,即使是在现行的法律框架内,也并非完全找不到人文学年龄这个概念的存在。比如《知识产权法案》就规定,著作权的保护将一直持续到著作权人死亡(当然是生物学死亡)后五十周年。这是不是相当于承认一名著作权人的人文学年龄至少要高于他的生物学年龄五十岁?“如此一来,国家居民的平均寿命将大大提高。”斯坦威尔教授最后断言道。

  洛克菲勒院长尽管已有心理准备,但他仍然为斯坦威尔教授这个天马行空的议题感到震惊不已。他决定立即召集立法委员们来审议这个伟大的议题。

  一如洛克菲勒院长的震惊和兴奋,国家立法院的立法委员们也对斯坦威尔教授这个惊人的议题表达了他们的激动之情。立法委员们纷纷表示同意废止从生物学角度判定人类存殁的荒谬标准,代之以人文学标准。

  决议通过的第二天,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国家人文与伦理委员会及其下属的办事机构忙坏了。因为他们惊人地发现,如果依照刚刚通过的人文学标准来判定人类存殁的话,那么这个国家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公民寿命将会终止在二十五岁以前。公民们在二十五岁以后除了进行必要的饮食、劳作、消遣和睡眠以外,不再进行任何创造性的思维活动,只是简单机械地重复普通的动物性活动罢了。“他们的生活跟一头碌碌无为的野猪毫无分别。”国家人文与伦理委员会的常任主席杜维娜摊开手臂无奈地说。

  以人文学作为新标准之后,人们的寿命没有大大拉长反而急剧缩短,这样的结果显然令斯坦威尔教授大吃一惊。他孤独地坐在位于大学教授公寓楼十四层的书房里久久不能平静。尽管在多年前他就已经预言人类群星闪耀的时光不会太久,但作为高级动物的人类竟这么快就濒于灭绝,这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无泪时代

  公元2222年,惊奇国售泪师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惊奇国每天都要发生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不幸事件。比如矿难,瓦斯爆炸之类,但即使是一起死伤过百的大型矿难都不能引发惊奇国国民们哪怕一滴同情的眼泪。除此之外,惊奇国每天还要发生工程塌方、汽车相撞、破产跳楼等悲惨事件,但无一例外,它们并不能令人们分泌出泪水。我们可以悲观地认为(但即使再怎么悲观也无法使人流泪),人们的泪腺令人绝望地永久性停止工作了。

  曾几何时,惊奇国国民们是擅长于流泪的。在某些特定场合,人们总是能分泌出哀伤的、怜悯的、悲愤的、激动的甚至是喜悦的泪水。但不知从何时起,人们突然失去了流泪的能力。于是,售泪师这个新兴职业诞生了。

  售泪师们当然不是把准备好的泪水出售给人们——那样当然不起丝毫作用,而是通过一些辅助治疗办法使人们重新分泌出眼泪,例如声情并茂地读一则悲伤的爱情故事,格外认真地演出一场令人动容的莎士比亚经典悲剧,甚至是粗暴地使用催泪剂等等。总之吧,各类方法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这门生意着实火爆过一阵儿。因为不甘心于无法哭泣的人们纷纷急于恢复自己骤然丧失的泪水分泌能力,惊奇国国民们甚至踏破了售泪师家用冷轧钢板加厚锻造的门槛。

  平心而论,售泪师们的这些辅助治疗手段的确在一段时间内发挥了作用,惊奇国国民们的泪腺功能在不同程度上得到了恢复,但很快它们便再度失效了。

  缘由倒不在售泪师,而是因为——惊奇国每天发生的事情越来越离谱,智能驾驶的城市地铁运行系统能脱轨,国家级建筑工程专家预言将屹立千年不倒的铁路大桥能在建成当晚坍塌,总之,概率学上认为发生率微乎其微的极端事件也在不断发生,国民们对任何惊人的事物都不再感到惊奇,更别提流下一滴同情的眼泪了。人们甚至对这些足以震惊世界的爆炸性新闻都疏于关心了,他们的心灵已经全然麻木——售泪师们的小花样当然就再也不管用了。

  鉴于各种令人瞠目结舌的事件都不能令惊奇国国民们感到惊奇,于是人们普遍认为“惊奇国”这个国名已经名不副实。修改国名的议题于是被不可避免地提上议事日程。

  经过全民公投之后,“无泪国”这个新国名获得了绝大多数国民的认可。于是,在售泪师这个曾经火爆一时的职业黯然退出历史舞台后,无泪国宣告正式建立,人们终于一劳永逸地迎来了永不落泪的美好时代。

  傻瓜时代

  公元2029年6月的一天,我们所有人共同的好朋友、傻瓜金佩尔突然头痛不止,于是他穿过人民公园,经过人民广场,跨越人民大街,来到人民医院,试图找一名大夫解除他的头痛之疾。

  金佩尔疾步走到挂号处,挂号员头也不抬地问他:“叫什么名字?”

  金佩尔说:“我叫金佩尔。”挂号员递给金佩尔一张门诊挂号单,面无表情地说:“到二楼三号诊室找金大冶大夫。”

  金佩尔立即来到二楼三号诊室,将门诊挂号单交给金大冶大夫,金大冶大夫立即接待了他。

  “叫什么名字?”金大冶大夫问道。

  金佩尔大吃一惊,因为金大冶大夫已经拿到了写有他名字的挂号单,他不需要再问他的名字,但是金佩尔不打算就此纠缠,因为眼下他依然头痛不止,迫切需要大夫的医治。于是他大声告诉金大冶大夫:“我叫金佩尔。”

  金大冶大夫立即戴上听诊器为金佩尔诊查病情。放下听诊器,金大冶大夫表情严肃地说:“根据我多年的临床经验,我认为你符合住院指征,应立即办理住院。”

  金佩尔又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病情已经如此严重,于是立即来到住院处,递上金大冶大夫开具的入院申请单。

  住院处的值班人员头也不抬地问金佩尔:“叫什么名字?”

  金佩尔大惑不解,入院申请单上明明写着自己的名字,值班人员为何还要多此一举地再次询问?但想到自己现在病情严重,实在不必为这点小事过于计较。于是他大声说道:“我叫金佩尔。”

  交完住院押金,值班人员递出押金单,面无表情地对金佩尔说:“上十五楼找神经内科。”金佩尔立即坐电梯上到十五楼,接待他的金小勇大夫问金佩尔:“叫什么名字?”

  金佩尔一脸愕然,因为金小勇大夫明明已经拿到写有他名字的住院押金单,但一想到他现在急需住院接受治疗,不必为此纠缠,于是他大声说道:“我叫金佩尔。”

  神经内科护士很快将金佩尔安排进16号病房,主管护士问金佩尔:“叫什么名字?”金佩尔头也不抬地大声说道:“我叫金佩尔。”

  就在这个上午,在采血室、心电图室、换药室,金佩尔不停地报出了他的名字。金佩尔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名字如此重要。就在刚才,护士过来给他输液的时候,他又大声说了一遍:“我叫金佩尔。”

  只是这一次,金佩尔实在没忍住问护士:“你为什么每次都要问我的名字?”护士头也不抬地说:“因为我必须确认,金佩尔的药是用在金佩尔的身上。就在昨天,六楼的一个病人打错了药,五分钟就死了。”

  金佩尔大吃一惊,没想到名字竟然如此重要。因此每有医务人员走近他,还不等他们开口,金佩尔就大声说道:“我叫金佩尔。”医务人员一脸愕然。

  等当天所有的药都一一打完的时候,金佩尔长舒一口气,他没有被误诊,也没有被用错药。他身心愉快地走出人民医院,打算回家拿些生活必需品来。

  金佩尔走到人民大街上,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信心十足地大声朝出租车司机喊道:“我叫金佩尔,请准确地把我送到我的家里。”出租车司机大吃一惊,把车刹出了街道。

  从那天开始,金佩尔成了傻瓜金佩尔,也成了我们所有人开心的好朋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