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百科 查看内容

蕲春革命大事记2:地主反倒清算,詹大悲在汉遇害

发布时间: 2019-8-4 23:4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3| 评论: 0|新闻来源: 古今蕲谈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地主反倒清算

  “清党”屠杀一直延续到次年春,全县一片白色恐怖。

  1927年11月15日,操纵南京政权的桂系军阀“西征军”占领武汉,控制了两湖。桂系第十九军军长胡宗铎(黄梅新开人)开始对两湖工农革命运动进行新一轮残酷镇压,提出“宁可错杀一万个良民,不肯放走一个共产党员”的血腥口号。12月17日下午,胡宗铎、陶铃密令汉口公安局长林逸圣逮捕詹大悲、李汉俊、危浩生、潘怡如和亥洪青。不经审讯,于当晚将詹、李押至汉口济生三马路空场(今焕英里)杀害。1928年4月,反动派遣十八军三师进驻鄂东开展“清乡”,以师长李石樵为鄂东清乡司令部司令。该师九旅特务营分驻蕲黄广,一连驻黄梅,二连驻广济,三连及营部驻蕲春,营长廖邦桓。5月,胡宗铎的爪牙陈韬接任蕲春县长。陈韬纠合地方反动军政首脑和著名土豪劣绅,组成“蕲春县清乡委员会”,陈兼任委员长。为强化其反动统治,又相继组织成立了县司法处、县公安局,并在漕河、彭思桥、刘公河、张家塝成立了4个公安分局。开展登记户籍、清查户口、拘捕“共党嫌疑分子”的“清乡”行动,一批革命人士和工农群众又被投狱和捕杀。


1927年詹大悲与毛泽东、宋庆龄等合影(三排左五)

  自国民党反动派倒向大地主、大资本家,取缔农会、恢复地主政权后,县内各地地主乘机组建民团,配合国民党“清党”“清乡”。汪家坝地主胡恕存,早在1926年冬就乘北洋林桂华溃逃英山之机,买其枪支,暗组民团,抵抗农民运动。大桴冲地主田某让田子安出面,向各富户摊派银元,以每支步枪100块银元、每排子弹(5发)2块银元的高价,向林部溃兵收买步枪12支,雇请英山野猪队到田家塆来帮助“保家”。桐梓河土劣吴瀚香,更是最早组建民团者,有30多名团丁。“七一五”后,县内各地又迅速建起了批新民团或商团。如株林河的陈伯章民团、高新铺的高嗣润民团、彭思桥的高嗣润民团,以及漕河街商团等。

  地主阶级重新掌握地方军政大权,立即向农民反攻倒算,加租夺佃。何家铺兔儿林农民何汉平,租种民团团总田子安18石2斛谷的佃田,田子安先索加押金,后夺佃,硬把6亩好田夺去。小竹冲潘家塆农民潘盛华,租种地主柯应潮5分田,已交租金银元20块,当年又加押金银元10块,因交不起押金田被夺去。

  地主除夺佃外还大量购买农田,以致农民接踵破产。小竹冲地主朱金兰从1927年秋至1928年夏,买回和夺回200多石谷的佃田,而潘家塆7户农民便有5户破产,其中3户逃荒到浙江卖工度日;兔儿林有7户农民破产,原来3根讨米棍增加到11根。操家畈操淑凡、操瑞凡、操志凡3家大地主,除在本地占有近200亩良田外,还在外地收课谷1600余石(约合530亩),并有鸡课、酒课、棉花课、芝麻课、黄豆课,以及屋租等额外剥削。无地少地的贫农雇农不堪负担,流离失所。贫农操志传还不起租课,全家赖以为生的1头肥猪被地主拉走,只得出外讨米,讨不着就靠吃树皮、观音土等度日。(附1930年操家畈土地占有情况统计表)


  国民党反动派的“清党”、“清乡”行动,使党的蕲春组织完全被破坏。县委主要成员陈方、邓中、董汉如、张境堂、梅楚安等先后转移外地;党员方锡云、李汉清等被捕入狱;詹大悲去世后,县委书记詹大权,因安全考虑被迫于1927年12月下旬离开蕲春,避走日本,县委自行解散。但是未曾暴露身份的中共党员,又秘密重建党组织,继续坚持斗争。

  1927年10月下旬,魏其祥等活动商民将方锡云、李汉清保释。方锡云中午出狱,晚上便串联魏其祥等党员秘密开会,决定立即重建党支部,并转入地下活动,同时派人寻找上级党组织,以取得领导。隔两日宣布正式成立中共蕲州支部,选举不引人注意的店员魏其祥为支部书记,王仁友亦参加本支部活动,有党员方锡云、李汉清、王仁友、张新元、张葆初等9人。大家还凑钱给魏其祥,在蕲州北门坡租两间房子,以开小商店作掩护,建立联络据点。这时,随邓中一道去江西的张葆初因病中途返回蕲州,党支部便派他外出“找党”。不久,同刚成立的中共鄂东特委接上了关系。根据特委指示,抓紧联络在“清党”中失散的老党员,发展组织,开展反“清党”斗争。

  一场反“清党”的秘密斗争迅速在全县展开。蕲州党员们乘黑夜四处张贴标语,揭露国民党右派的罪行。一次,国民党军杀害2名外地共产党员,把烈士首级悬挂在水西门城头上。魏其祥等连夜出动,张贴标语,第二天城门下、大街上,贴满了写着“共产党人是杀不尽的,反动派杀我们一个,我们要杀他十个!”“打倒背叛革命的新军阀蒋介石!”国民党县政府惊恐万状,立即在全城实行戒严。以教塾馆为掩护而隐蔽活动于何铺的当地共产党员何寿堂,连月间拿着一本老式账簿,走村串户,以对账讨账名义,重新登记忠贞不渝人员,凡登名入簿者都要盖上私章或捺上手印,以表决心。隐蔽于漕河大河口的共产党员吕光亚、余柏生,以及由县党部随吕暂潜该地的共产党员龚潜,认为一味隐蔽不动,光挨打,不还手,这不是法子,于是他们千方百计地搞到了几条枪,利用夜间连续惩办了几个反革命急先锋,狠挫了该地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

  同时,积极开展营救和保护党员工作。被英山反动当局捕禁的田家桥共产党员詹文卿,经詹大悲出面,由家族族长倾力担保,在被禁两月后获释回乡。1928年1月中旬,国民党江西第八师张淦所部的中共地下党员吕渭鳖(何启之兄,漕河大河口人)回乡过年,从余柏生、吕光亚处得知县保卫团漕河分团长陈利平捕禁了一批“共党嫌疑分子”,拟于除夕夜处决。吕渭鳌和回乡过年的青年军官周少安,持枪闯入陈利平公馆,迫令其放出了所有捕禁人员,及时解救出了20多名曾参加或支持过革命活动的人士。“七一五”后,在地下县委的组织指挥下,坚持隐蔽斗争,营救和保护党员工作卓有成效,保存了大量的党的革命力量,仅有蕲州青年共产党员张佐新遭到了“清党”大屠杀,加上死于夏斗寅叛军的詹大星、詹晓春,共损失3人。境内的60余名共产党员,除10余名转移外地而失去组织联系外,其余人都坚持在当地开展地下斗争。

  反动派的“清党”、“清乡”行动,对农民在政治上加紧压迫,经济上加重剥削,进一步导致了阶级矛盾日益加剧,土地问题日益尖锐,激起了广大农民的反抗和斗争,共产党领导下的一场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势必爆发。横车桥新桥人郑北雄,以国民革命军七十九师四六九团营长身份,率其部参加了南昌起义,代表蕲春人民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

詹大悲在汉遇害

  大革命失败后,詹大悲愤然辞去国民党湖北省政府财政厅长职务,寄居汉口中山路玉树里,密切注视国民党右派的“清党’、反共活动。在汪精卫宣布“分共”时”,唐生智所部何健三十五军进驻玉树里附近,搜捕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对詹宅虎视眈眈。詹大悲不顾个人安危,先后掩护董必武等中共中央领导干部转移。不久,投蒋的十五军军长刘左龙军内反蒋的耿丹,耿丹夫人找到了詹大悲,后即护送耿丹夫人外逃。这更引起国民党右派的注意。

  一九二七年十一月十五日,李宗仁“西征军”占领武汉,唐生智“通电下野’,所部“归顺中央”。两湖为桂系军霸占。李部军长胡宗铎、陶钧分任湖北省清乡督办公署的“督办”和“会办”,继续进行“清党”、大屠杀。十二月十七日夜,胡、陶密令汉口公安局长林逸圣出马,向日本领事馆交涉,要求“引渡”詹大悲、李汉俊,未得日领事答复。林率军警重重包围詹、李住宅。这时詹李二人正在家县下围棋,身穿睡衣、拖鞋,毫无戒备。后的秘书(前财政厅主任秘书)曾闻风赶来,劝告詹、李快走。但为时已晚,反动军警冲进屋内,即将詹大悲、李汉俊、危浩生捆绑起来。詹、李等被捕时,神态自若,要求更换衣服、鞋子,林不允。李汉俊要求面见胡宗铎,亦遭拒绝。林逸圣按胡、陶自意,未经审讯。在当日深夜,将詹大悲、李汉俊押到汉口水塔附近,当街枪决。“西征军”第四路总指挥程潜派人前来保释,胡、陶回答“昨晚就枪毙了,避免总指挥的麻烦!”

  詹大悲就义时年仅四十岁,墓在蕲州东门外大畈头黄公山,与顾黄公(顾景星)墓相距二十余步。

詹大悲

  詹大悲(1887—1927),原名培翰,又名翰,字质存,檀林镇詹山村人(原田桥乡詹山村)。著名的革命派报刊活动家。1907年考入黄州府中学堂,加入证人学会,倡言革命。1908年到汉口,加入革命团体群治学社,并与宛思演等人接办了汉口《商务报》,使《商务报》成为“湖北革命团体创办的第一个机关报”,詹为主笔。1910年12月任《大江白话报》主笔。詹大悲与孙中山关系非同一般。

  1913年,任国民党汉口交通部部长、湖北省议会议员。宋教仁被刺后,力主武力讨袁,并联络原文学社社员杨王鹏等,组成改进团,密谋在汉首先发难。“二次革命”期间,在江西、南京积极参加讨袁军事活动,失败后逃往日本。1914年加入中华革命党。与王宪章等回上海策划起义,事败,再度避走日本。翌年护国运动爆发后返国,拟策动湖北讨袁起义,抵沪时被捕入狱,袁世凯死后获释。1917年7月南下广州,参加护法运动,嗣由孙中山派往四川,争取川军刘湘援鄂,出任四川援鄂军鄂西总司令部参赞、秘书长,参与援鄂战事。1920年协助孙中山重组军政府,并任桂林大本营宣传员,8月,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成立,因为詹与孙中山的关系较好,在社会上影响大,因此大家认为他不公开为宜,一般也不参加党的会议,党的指示精神由联系人传达,詹大悲以后就一直按这种方式执行党的任务。1922年曾追随孙中山讨伐陈炯明,次年任广州国民政府参事、刑事审判委员。1923年1月,詹姓续修宗谱,詹大悲请孙中山撰写了谱序。1923年10月,他参加起草了《中国国民党改组宣言》。此前,詹大悲通过湖北同乡李汉俊参加了“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的活动。1924年1月李大钊通过孙中山指定其为湖北代表,1925年3月在二大上担任代表团联合办事处主任,当选为国民党中央候补执委。1926年后,历任广州国民政府驻沪代表、国民党中央执委暨国民政府临时联席会议成员、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武汉分会委员、湖北省政务委员会委员兼建设科长、财政委员会委员代理财政厅长、官钱局产业委员会主任、象鼻山铁矿局局长、汉口特别市党部常务委员兼组织部长、省政府委员兼财政厅长、市政府委员等职。

  1927年蒋介石、汪精卫公开叛变国民革命,詹大悲一面利用自己的身份将“在汉被捕的共产党嫌疑分子二三百人全部释放”,一面在《汉口民国日报》、《楚光日报》等报刊上反复揭露反动派的罪行,高呼“国共两党合作万岁”。12月17日,詹大悲被两湖清乡督办胡宗铎以“赤化分子阴谋暴动罪”逮捕,当晚9时许,詹大悲、李汉俊同时慷慨就义。大批清洗捕杀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詹大悲、李汉俊二人于同年12月被捕杀害。次年归葬故里。

  资料来源:《蕲春革命大事记》、《中国共产党蕲春历史》、《蕲春军事志》。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