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微博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蕲州在线
搜索
[切换区域]

随军日记 | 刘伯承、邓小平同志在蕲春(下)

2023-10-21 07:20 1882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10月24日连日来,各家“庄众”纷纷赶做棉衣。青年人不会开领口,不是骑着背缝剪在正当央,就是剪的方不方、圆不圆,剪成了破瓢口。“这叫啥子领口呀!”刘见了耐心指点道:“以这道缝为准,自这到这留出2公分,在这里扣上洋磁碗,用铅笔沿碗口划一圈,然后照线下剪就行。”随军日记 | 刘伯承、邓小平同志在蕲春(下)
今日早起列队检查,大家终于将自做的棉衣套到了自己身上,只是做工不得法,长的长,短的短,鼓的鼓,瘪的瘪,荷包载的上上下下,线路又歪又稀,扣门几更缝的象鸡屁眼儿。尤其糟的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什么颜色都有,一派花花绿绿。偏偏这时刘与3号赶到,他冲着3号说:“同志,今天不是春节,哪来这么多的秧歌队!”我忙解释:“没有染料,自宋埠过来,一路都没买到。”“这就是搞秧歌队的理由?!我们无产阶级的队伍,我们人民子弟兵,没有不能克服的困难!你向群众请教了没有?这一带群众,差不多都穿的是自家织的白布,灰颜色是用稻草、芝麻杆烧灰煮的,黄黑色是分别用柳树根、橡树皮烧水煮的,他哪里买什么染料!是军队就得有个军队的样子!以滥为荣不是光荣!”我只有抱怨自己想事不周、抓工作不细,这是教训!他沿队列边走边看,而后又说:“棉花要弹好,用竹枝或细木棍抽打可以弹好。缝荷包要左右摆齐,要用勾针;锁扣门要倒线;缝合衣缝时线路要正要匀要密。——都给我返工,限期改正过来!”于是安排时间,交待办法与步骤,统统重来!午前得悉:敌整编四十师及八十二旅,又自浠水出动,向东赶进!“这,这……”我惊愕地凝望着首长们:“它再往前五六十里,可真要逼我背水一战啦!!”刘令3号:“作好部署,准备干!”10月25日17时许,得侦察报告:敌已沿柳界公路行至漕河地区,正分别就宿于漕河镇、三家店。刘盯地图,邓阅文件。3号进来讲:“鄂皖边中心县委书记易鹏同志请来了。”邓忙合上文件,说:“好,请他进来。”易鹏进屋,刘邓热情迎上,与之握手,连道“辛苦”。接着,5、6、7号相随进屋,易鹏汇报了鄂晥边的基本情况和五师突围后他们坚持打游击的情形。随军日记 | 刘伯承、邓小平同志在蕲春(下)
邓问:“你们有多少人?”易答:“共300多人。”刘走向地图,指着蕲南地区问:“这一带地形怎么样?”易上前瞄着地图指点着说:“这里南临长江,北靠大山,中间一带是丘陵、平原。在这条公路上,自这大路铺,经清水河、高山铺,到蕲广相交的东界岭之间,是一条屉斗形的狭长谷地……”接着,他详细介绍了一谷两侧的山峦走势、高低大小和各处通路。听罢易鹏介绍,刘回桌前,轻松而诙谐地接道:“我带了点尾巴,打算在这里割掉。”易问:“有多大呢?”刘答:“万把多人。”首长说的轻巧,我却心悬秤砣:蒋介石、白崇禧那一伙伙,都在庐山或武汉,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这块地方呀!跟在我们屁股后的那根“尾巴”,其实是他老蒋的一支“精锐”力量,是一头张牙舞爪扑向我们的恶兽呀!我们能够想“割”就“割”?设若一下子“割”不掉,那岂不激它玩命、惹虎伤身?我们可是只剩下这一斧子的买卖哟……随军日记 | 刘伯承、邓小平同志在蕲春(下)
高山铺战役中一纵一旅的勇士们勇猛抢占洪武垃制高点。易倒喜出望外,说:“这太好了!太好了!打下这一仗,对鄂皖边人民该有多大鼓舞!对我们地方工作该有多大推动!”刘问:“打仗的彩号有没有办法?”易答:“我们负责安排。”“担架呢?”“我们去组织备办。”邓说:“好,易鹏同志,你今天晚上不要走,就住在这里,明天和我们一起行军。”7号起身要带易鹏同志去自己住处休息,邓又交待:“他们坚持大别山的斗争,十分辛苦。你去安排一下,要搞一餐好一点的饭菜。”屋里顷刻寂静下来。刘沿挂地图的墙面慢慢踱动着。好一阵,他又一字一顿地低声自语道:“打好这一仗关系重大……要借痛打蒋介石而向蒋介石要时间,以期休整部队,宣传发动群众,建立政权,扎下深根……要以很少的代价取得这一成果……”个个都在凝神思索着:怎么迷惑庐山和武汉?怎么对付北麓那一大串和蕲州、小池口那两坨坨?怎么对付天上飞机?季节、云雾、风向这气候的态势怎样?敌我各部行程、行速如何?何时与怎样实施阻、堵、围、攻才是最佳方案?屋子里一片屏声静息。很久很久都只有邓政委偶尔抽老叶烟的划火声。入夜,无线电波或有线电话连连通向“潘”、“王”、“曾”、“姚”,分别下达了行动命令:还令“潘”们——一纵首长,立即组成前线指挥部,负起前线指挥的全部职责,指出:为引诱敌人放心行进,并迟滞其行速,使之如期进抵预设地点,需抽出一个战斗连,化装为地方游击队,积极运动于“屉斗”两侧山头……10月26日 胡凉亭鸡鸣,大雾弥漫。为利就近指挥,本“庄”人马一齐拔寨,疾速赶到了仅距火线20公里处的胡家凉亭。刘住街头云林宫(庙)内,邓住街后四房湾中。在这里,已可清楚听到发自战地的零落枪声。刘待安顿就绪,就又走报话机,喊通了前线指挥部。对方开口就讲:“首长择的今天这日子,真够神嘞……”“咹?啥子?”“我是说:今日从鸡鸣时起,就一直下着毛毛细雨,大雾沉沉,能见度很低,这可是太方便我们喽,呵呵。”随军日记 | 刘伯承、邓小平同志在蕲春(下)
“借助天时地利嘛。——诸葛亮讲:为将不懂天文,不识地理,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看图阵,不明兵势,是庸才也。——行动情况怎样?”对方回答:一纵主力和中原独立旅,都从数十里外,以急行军,乘着大雾向战地兼程赶进。敌军现在也从漕河镇和三家店两地上路了,成3路纵队,正沿公路向狭谷行来。我中原独立旅1个连化装成的游击队,已与他们先头部队接触;蕲广工委坚持蕲南游击斗争的武装也已赶到,由工委书记何启带领,有30多人,正一起配合行动;他们在运动防御中打打退退,正胶着不离地牵导敌军行进,迟滞敌军行速……”刘强调:“你要卡住高地,要按照从麻痹出发和立足控制的原则,适时投放好高地力量。敌人定会拼命争夺你们高地的!”对方答:“我准备把杨俊生旅放在洪武垴,将戴润生旅放在高阳山……”刘说:“好的,就让这‘二生’把门——这是我的秦琼、敬德二门神。”这边对话刚毕,那边“姚屯”呼声又起,报告说:他们的先遣队已到西河驿,可以隔河望到向前行进的敌军后卫,请示全纵主力可否随后开进。刘答:可沿浠蕲中部山林推进,分一二梯队,分别进抵清水河北侧30里和40里处隐蔽,19时投入第一梯队,零时投入第二梯队,要以时速15里的急行军跑步进入阵地。对方愣了一下,似有疑虑。他立即强调:“要坚决照办。过早跨入30里地带等于给敌告密!我告诉你:善战者藏于九地之下,动于九天之上,其势险,其节短,势如张弩,节如发机,务必给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猛击!”这一个对话刚完,另一个又接着呼叫起来……战地一直只有零落的枪声,刘不时抬腕看表。我也惴惴不安:已经9点整啦,怎还没正经“接火”?敌人会不会因大雾迟滞不前?或是我们同志在什么地方露了破绽引起他们警觉?!倘若他们停止前或者缩身回途,那就糟透啦!感谢马克思在天之灵,刚过两分钟,战地枪声终于加剧,有重机枪悠长而连续的射击声,有手榴弹的连番轰炸声。“前指”报告:敌八十二旅先头部队抢占高山铺西北侧制高点,先上两个排,全部报销;又以整连整营向我猛攻,亦给击退。“战幕已经拉开喽。”邓随话声走进。他们招来易鹏,说:“高山铺已经打响,该请你们出力了。”易答:“我这就去蕲北白水畈。”送走易鹏后,两人步出云林宫,踱向街集后的小溪。将军的舞台是真山真水,大自然使他们心旷神怡,两人交谈了一阵,便伸拳踢腿打起太极拳来。我同小警卫员王柱,在他们身后的山坡边摘食着山楂。雨雾仍象轻纱般罩着远处,迷迷蒙蒙;四面松林断续呼啸着,松涛声送来一缕缕松脂的清香。湾里鸡鸣阵阵,此起彼应;后背山坡上也跟着响起一声声羊咩与牛哞。牛旁正立着个悠闲自在的放牛娃子。那娃手拿一束小树枝,连向王柱摇晃,嘴里则在咀嚼着什么。王柱应招上前,接过那小树枝,转身走向刘邓,递道:“巧玩意儿,蛮好吃,首长尝尝。”“哦,这叫拐枣。”刘问:“给钱了吗?”王柱嗫嚅着:“我,我……”邓道:“柱子呀,你忘了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吗?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可是关系着我们能否在大别山立足生根的大事嘞。”王柱答:“那娃子说没价,不肯收钱。”“不肯收就算了?那能行呀!听话,快送钱人家吧。”王柱连忙跃上山坡,追逐着那娃子跑前跑后,到底撵上塞与钱了。随军日记 | 刘伯承、邓小平同志在蕲春(下)
战地枪声又剧,我们一同返归云林宫内。路上,邓与王柱并肩而行,谆谆言道:“你刚才送钱的坚决劲,我望见了的,很好。我们每个人的每一举动,都是人民百姓观看我们部队的镜子。在我们队伍中,无论谁人,只要有一点不守纪律的情况,有一点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乡亲们就会看不顺我们整个部队,就会疏远我们所有人。象鱼儿离开水一样,我们离了人民群众岂不是自掘坟墓。所以,不能把白吃一枝拐枣啊、一个红薯呀,这些事看作是小事,马马虎虎……”正当我们踏脚进屋,便赶“前指”呼叫。报告说:敌四十师1个团同时抢占洪武垴、东界岭。在洪武垴,我开进部队1个连先敌登上山顶,猛扑上窜之敌,将其击退;在东界岭,我刚刚开抵东侧金水桥的前锋连,趁敌立足未稳,予迅猛冲击,这会正在山顶与敌白刃格斗……哦,等等,等等,——他们已经夺回东界岭啦!夺回东界岭啦!”邓听汇报,听一句复述一句;刘盯地图,戴起两付眼镜“扫雷”。他们象不是面对着话机和地图,而是置身在真实的洪武垴、东界岭或麻寅山上,凝视着高山铺狭谷区那一座座真的山峦、那一弯弯真的溪流,凝神把着战争脉膊,体察火线内外的细微变异;他们的思路是那样和谐、默契,两副脑袋已简直合于一体。下午2时,战地炮响,相当猛烈而稠密。我倾听着,思索着:象是前进受阻的敌人在用大炮开路嘞。一会来了“前指”报告,果然如此——敌四十师“王牌”一〇六旅三一八团,集中火炮轰击茅庵山西南侧的簸箕尖,企图打开缺口,改道南行到蕲州。”我方主力,还大多急行在赶进途中啊,若是敌人……”真象15个吊桶打水,我忐忘不安地呆望着首长。邓划火吧哒了两窝老叶烟,轻声说:“我往前沿走走。”关键时刻站到指战员身边,这是首长们的一贯作法。我积极跟随。一行人策马而行,没多久下马攀山。邓政委不断抓攥山坡小树,连冲带蹦,一会就攀上了位于洪武垴北侧而高过洪武垴一倍的罐尔垴山顶……10月27日 高山铺战地9时发起总攻。杨俊生旅在北,戴润生旅在东,张才千旅在南,以猛虎掏心之势,一下将敌拦腰切成两截,率先捣掉了敌四十师师部。“姚屯”人马亦适时由西向东猛扑,一下子将敌压到了山沟中,动作迅速、猛烈。至14时,战斗结束。共歼敌军1个师部、3个旅部、5个团,毙伤俘敌1.26万余人,击落敌机一架,缴获大批轻重武器和军用物资。随军日记 | 刘伯承、邓小平同志在蕲春(下)
当地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给了极大支援。地方党组织及时组织来了2千多位民工,1700余副担架,部队战到哪里他们跟到那里;当地群众冒着枪林弹雨帮助送粮、送水、送子弹,帮助引路、抓俘虏,涌现出许多舍死忘生的支前模范和事迹。10月28日 胡凉亭刘邓接见当地工委书记何启等人。邓说:“你们蕲春好地方呀!山好水好人更好,不避牺牲,前仆后继,对革命贡献不小!你们干的不错,坚持根据地有功!支援这次高山铺战役有功……”刘讲:“现在形势好啦。准备给你们留下一些部队和武器,可要好好干喽。”邓又接道:“今天要请地方同志和乡亲们吃餐便饭,庆祝胜利。恭请你们参加呀。”中午,首长们和杀敌模范、地方同志、当地群众代表,逐渐汇聚云林宫内,济济一堂。刘对众人,用粗瓷碗以茶代酒,举碗致词道:“乡亲们!是你们养育了人民军队,人民军队是吃百姓饭长大的。这次打了胜仗,是乡亲们的功劳啊!现在我提议,请乡亲们入席,吃餐百姓饭,以志祝捷!”10月29日中央来电:“刘邓:庆祝你们歼灭四十师及八十二旅之大胜利。”下午奉3号令,往“潘店”调查了解经验教训及典型事例。10月30日上午,“潘店”召开连长以上干部会议,杨勇作总结报告。他那湖南话我好多未听清,只说过两遍以上的我才记了下来。他说:“这次高山铺战役,是我们进入大别山以来最大的战役!这次胜利,是我们安了‘卵子’的结果!它表明我们的斗争,已胜利地过了关、过了坳……”11月1日夜,明月辉空。邓以中原局书记的身份,在云林宫主持召开鄂皖边地方工作会议,成立五地委、五行署、五军分区。我为什么参加?因为我认为有了这样一些组织机构,我们就可以通过他们的纽带作用和桥梁作用,深深扎根在广大人民群众中,这比扩充1个野战旅的意义还要重大。会上,3套班子组成后,邓讲:“目前,全国战争形势发展很快。我们在大别山,陈粟进了豫东,陈谢到了豫西,3军已布成‘品’字阵势,将在南起长江,北至黄河,西迄汉水,东抵黄海的中原大地上,向敌人展开大规模进攻!中原逐鹿,鹿死谁手?蒋介石这头鹿就要死在共产党人的手里喽!你们五地委、五行署、五军分区的同志们,坚持根据地斗争,要发扬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加强团结,依靠群众,在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中再立新功!”11月4日 由胡凉亭到皖西随军日记 | 刘伯承、邓小平同志在蕲春(下)
4时起床,担水扫地,上好门板,在乡亲们正酣睡未醒之时,全“庄”依序开拔,告别了这可纪念的蕲中胡家凉亭。自2日起,战斗部队分别转至蕲北张家塝、狮子口一带整休,赶做棉衣。我等“庄众”沿蕲河上行。两岸林木参天,秋花争艳。这旖旎的风光,使人倍感清新爽快,仅半天多工夫便将五六十里的崎岖山路一气走完。午后在蕲太边境一读书人家小憩。堂屋挂有不少字画,其中一副写道:“忽而在高山之高,忽而在深水之深……”我说:“这不是讲的伯牙鼓琴,意在高山流水吗?啊!这图章,上篆一个大‘蜀’,下排两个‘者’呀‘矣’的,什么意思?”邓抬眼望望,说:“是‘蜀者蜀矣’。……这条幅莫是三角寺那四川和尚所写?”我找房东一问,果如所料。邓笑:“他大约想蓄发回乡吧。—一四川,四川,再有两三年想是可以打回去的喽。”我不解:“那他为啥写这‘高山流水’”?”刘说:“言世道沧桑嘛。仅隔年多时间,我们同蒋介石就调换了位置:可得感谢‘委员长’在高山铺给的这一桌丰盛‘酒宴’哟。现在酒饱饭足啦,要酣在他的卧榻之旁啦!他‘委员长’怕是做梦也担心着我们这些已经‘过河’的‘卒子’喽。”刘言不虚。3号悄悄告诉:收到内线情报,郭汝瑰等大员们,聚于庐山,蔫头塌脑,好生喟叹——“现在,意味着刘伯承已在大别山站住脚跟喽。”“现在共产党的办法,就跟《聊斋》里竖牧斗母狼一般:两个牧童各抱一个狼崽,各据一棵树,打得狼崽嗷嗷叫,引得母狼来回奔跑,莫可奈何,最后累死。郭汝瑰将下面拾得的我们一个同志的日记,里面记有刘邓勤奋好学,生活俭朴,每战亲临前线等情,转呈了蒋介石。蒋在他的高级军事会议上严厉“训斥”:“中共分子的这种勤学精神,光明磊落风度……应使我们的将领引为借鉴,给腐败无能之辈以沉重的耳光!——我们如不励精图治,会死无葬身之地的!”他的这个军事会议,根据大别山和整个中原的新的情势,挖墙补墙,又调整作出了新的部署……

随军日记 | 刘伯承、邓小平同志在蕲春(下)
蕲春文学

声明:本站转载文章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公益目的,无商业用途。若发布内容或出处有误,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处理! 站务微信/QQ:5665305 投稿邮箱:admin@qizhou.com.cn

鄂ICP备2021007424号 运营主体:湖北万词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运营地址: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 官方微信公众号:hubeiqizhou 常年法律顾问:湖北贵有恒律师事务所 张炜律师

© 2006-2023 蕲州在线(www.qizhou.com.cn)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转载文章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公益目的,无商业用途。

若发布内容或出处有误,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处理!

站务微信/QQ:5665305 投稿邮箱:admin@qizhou.com.cn

鄂ICP备2021007424号 运营主体:湖北万词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运营地址: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 官方微信公众号:hubeiqizhou

常年法律顾问:湖北贵有恒律师事务所 张炜律师

© 2006-2023 蕲州在线(www.qizhou.com.cn)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