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赵辛初到蕲广联中讲话

发布时间: 2023-4-20 23:0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28|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赵辛初(1915—1991) 中国共产党第十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第十一届中央委员,湖北黄梅人。1937年参加革命。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武汉从事党的秘密工作,后到鄂东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先后任中心县委书记,地区专员,新四军第五师鄂皖边指挥部政治委员、鄂皖军分区副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曾任湖北军区黄冈军分区政治委员,中共湖北省委书记处书记,国务院文化部副部长、湖北省副省长。1973年在中共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候补中央委员。1975年后,任中共湖北省委第一书记兼武汉军区政治委员,湖北省军区政治委员,省革命委员会主任。1977年在中共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1978年调任国家计委副主任,1980年后任粮食部部长,1982年、1987年分别在中共第十二、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991年11月在武汉逝世。1984年,我在县教育局编纂《蕲春县教育志》,写到“蕲广联中”一节,为了掌握更多资料,我到刘河、狮子一带采访,只因为“蕲广联中”是1939年秋在狮子圆襟冲创办的,1941年更名为湖北省蕲春县初级中学,后迁到刘河胡凉亭。我沿着办学路线采访了一些当事人,也就是在“蕲广联中”读过书的学生。那时不少学生还健在,按年龄算,1939年他们读书时十七八岁,1984年也就60多岁,刚退休不久。采访那一年我不到50岁,正是记事的年龄,所以我很认真地记录每位被采访者说的话。当我问到国共两党有哪些人到学校讲过话时,多数人说“张体学讲了话”,唯有陈杞生先生说:“那年我在蕲广联中读书,听过赵辛初讲话。”说得很详细、很具体,有头有尾,引起我的注意。于是在“蕲广联中”讲话的共产党人出现两个版本,多数人说张体学,一人说赵辛初,按照我们的惯性思维应该是张体学。但是我们对当时的情况作了仔细分析,1940年至1942年,时任新四军鄂东独立团政委(后升为新四军五师十四旅政委)的张体学到蕲春来过4次,每次来都是负有作战任务,张体学和部队集中行动,难道他有一次是避开部队单独行动的?而这时的赵辛初兼任了中共蕲黄广边县委书记,活动范围基本在蕲春,我认为赵辛初到蕲广联中讲话可能性更大。赵辛初到蕲广联中讲话
接着我打听到赵辛初已从湖北省委书记位子上退下来,住在武昌的省委大院,我说先给赵书记写封信,问他当年是否到蕲广联中讲过话,如果回信就很好,没回信我们不妨到省委大院去找他。同行的几个人都说行。第二天,我提笔给赵辛初写信,半个月后收到回信。信是赵辛初口授由秘书代写的,信的大意是:1940年至1942年,我任蕲黄广边县委书记,大约在1941年5月某一天早晨,我在狮子区圆襟冲向蕲春县中的学生讲过一次话,是讲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救国方针.......通过这封回信,结合其它资料,我们还原了蕲广联中的办学经过以及这次讲话的插花:1939年9月18日,蕲广联中在蕲春狮子圆襟冲徐家塝一间草棚举行开学典礼,蕲春县长汤家骏,广济县长王丹侯出席典礼并致辞,以当天为开学的纪念日,取不忘“九一八”事变的寓意,招学生385名,分8个班,办学经费由蕲春县和广济县按2比1的比例分摊。1940年,广济县老县城梅川光复,蕲广联中的学生返回到梅川中学读书。同年2月,蕲广联中更名为“湖北省立联合中学鄂东中学分校蕲春分部”,校长是鄂东行署主任程汝怀,分部主任是蕲春县长王度,分部副主任是张实之。学校工作实际由张实之负责。陈杞生先生回忆说,1941年5月某日的早晨,是个星期天,全校师生集中在操场做纪念周的活动,学校称“周会”,听张实之致辞。这时从操场后面山下来五六个人,穿着很奇特,他们大步流星向操场走来,张实之敏锐地感觉到来的是什么人,就把致辞停下,指挥学生唱国歌。唱完国歌后,张实之又讲话,讲汪精卫和日本人勾结签密约,声色厉惧地批判汪精卫叛国罪行,号召同学们不忘国耻,学习岳武穆,尽忠报国,赶走日寇。张实之演讲还没结束,担任司仪的同学走上前报告说:“校长先生,这位先生要讲话。”司仪说着指了站在一旁挂着匣子枪的年轻人,张实之“啊”了一声说:“我今天就讲这么多,今天敝地来了客人,且是不速之客,向我们作演讲,同学们要好好听。”说罢走下土台,请来人上台去讲话。赵辛初到蕲广联中讲话
年轻人上台后,很风趣地讲“不速之客,一跳登台。”一句开场白引来同学们哈哈大笑。年轻人接着宣传抗日道理和形势,分析中国人必胜日本人必败,揭露程汝怀假抗日、真分裂的手腕,鼓励青年学生热爱民族,报效国家,在校好好学习,毕业后参加抗日队伍,担负起救国救民的重任。讲到最后年轻人说他是中共蕲黄广县委负责人,想抗日的学生可以去找他。年轻人当时穿件阴丹士林长衫,披着黑色背心,他讲话时操场上很安静,没一个人说话,咳嗽的声音都没有,几百双眼睛牢牢盯着他的嘴,他刚讲完操场上就响起暴风雨般的掌声。同学们目送他走下土台从后面的小路上了山,直到他的身影从树林中消失,同学们才议论开,有人说他叫张体学,有人说他叫赵辛初。几天后得到的消息讲话人是赵辛初。赵辛初讲话时蕲广联中已改名“鄂东中学分校”,程汝怀是校长。同学们听了赵辛初讲话,认识到程汝怀是挂羊头卖狗肉,说是校长可从来没到学校来一下,更别说和同学们见面作讲话,他以为当校长就了不起,仿效蒋介石当黄埔军校校长,只想当官发财,不顾师生死活。很多同学说程汝怀是骗子。学校本来是不允许人议论政府的,更不允许学生议论校长,对校长不尊敬,以前同学们有意见,比如办学经费拨不到位,食堂生活很差等,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赵辛初这次讲话就把禁闭的空间撕开一个大口子,同学们对政府和校长不满的情绪公开化,作为副校长的张实之也装做没听见。不久反对校长的声音传到程汝怀耳朵,追究下来,张实之说“无非是学生想见校长一面,他们说毕业后人家问校长是男的还是女的回答不出来怎么办,别人还以为盖了校长大印的毕业证是假的。”于是把程汝怀的口堵住。两个月后,程汝怀和国军172师师长程树芬命令学生跑步到刘河的河沙滩上有紧急任务。这是当年七月上旬的一天,接到命令的学生一大早起床,洗脸,吃饭,张实之让值日教师吹哨子紧急集合,向刘河跑步前进,三十多里路同学们两个小时跑到了,气喘喘的在河沙滩排队站好,10点多钟程汝怀和程树芬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来到河边,站到河堤上,居高临下向师生作训话。“二程”训了快一个小时,只听见河沙滩传来呼救声,“二程”拔出枪问是怎么回事,脸上寡白寡白的,当得知是有同学中暑倒下他们才松口气,擦擦脸上的汗还要讲,河沙滩又出现一片哗然声,又有学生中暑倒下。张实之凑过去对程汝怀说天气太热了,再继续讲下去会闹出人命。程汝怀这才挥手让学生队伍解散找阴处歇一下,他们一行在卫兵簇拥下快速地离去。事后,许多同学将赵辛初和程汝怀讲话作了对比,说共产党人和国民党人不一样,共产党人能吃苦,平易近人,为学生着想,国民党人怕日本人,还怕共产党,什么事都要别人就着他,训话还要学生跑那么远的路。这样的人怎么能领导人民抗日呢?大多数同学从此倾向共产党。
赵辛初到蕲广联中讲话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