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微博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蕲州在线
搜索
[切换区域]

“大美蕲春·烟火年味”有奖征文作品选丨父亲舞狮头

2023-2-2 13:59 190

父亲舞狮头

文/周小芳


“大美蕲春·烟火年味”有奖征文作品选丨父亲舞狮头


正月初三带母亲去姨儿家拜年回来,在一个镇的街上碰到了“玩龙的”。“玩龙的”是农村的口头语,就是正月里头舞龙灯,锣鼓热热闹闹敲起来,各色各样的龙随着锣鼓节点闹春祈福,各家各户听到锣鼓声早早的办好了挂鞭,一家之主站在大门口接龙接福,很是喜庆。

母亲见我对着“玩龙的”拍视频,自豪地说,“塆里以往过年的时候还玩狮子,可比这热闹多了。你父亲打狮子头,打得有名气,周围的塆下都在年前提前来请,名气大了,最后还玩到隔壁浠水县了呢。”

一个狮子由两个男人共同组成。做得非常逼真的狮子皮两个人套上,前面的那个人双手举起狮子头,双腿套进狮子皮的前面两只裤腿,这个人叫打狮子头;另外一个人猫着腰,双脚套进狮子皮的后面两只裤腿,一只手拉着狮子头的腰带,一只手要控制狮子尾巴,这个人叫狮子尾。一个狮子队出去,十多个人,还有打拗链、八仙棍、洗叉,还有耍花刀、九节鞭和打拳的,有点像个武术队,都是精壮的年轻汉子,队伍甚是威风。


“大美蕲春·烟火年味”有奖征文作品选丨父亲舞狮头


父亲打狮子头是我小时候过年最盼望又最骄傲的事。每次总是小影子一般的跟在玩狮子的队伍之后,但是太远了的地方,父母不要我去。印象最深的一次看玩狮子,是在塆里的大稻场上。塆里塆外的老老少少乡亲围成几圈,稻场正中叠放着三张八仙桌,第三层八仙桌上再放一把靠背椅子。年轻的父亲走过去,脱掉披在身上的蓝色棉大衣,挺拔精干的身体在我小小的心里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父亲和狮子尾一起仔细穿好狮子皮,听见父亲一声吼,左脚一顿,在有节奏的鼓点声中,在一个手拿绣球的人撩引下,攀爬上八仙桌。鼓点一阵急似一阵,叫好的乡亲声音似热浪一般涌向场中的狮子。从第一层到第二层,再到第三层,再到最上面的椅子,各种动作狂放、夸张,充满力量,直到最后,又听到父亲一声吼,狮子纵身从第三层八仙桌下一跃而下,轻轻地、稳稳地落地,然后就地一滚,作揖、仰天长啸,把看热闹的乡亲激情点燃到了沸点。我先是骄傲的站在最里一层,后面看到父亲要从这么高的桌子上往下跳,吓得双手紧紧地捂住双眼,躲到了人群的外圈。

从小到大很少听到母亲夸父亲,母亲抱怨父亲不做家务、不体贴她的时候多,但是在打狮子头这件事上,每次聊到这个话题,母亲总是夸父亲聪明。塆下里请隔壁上塆名叫康仁的老师傅来教玩狮子的时候,塆里十几个三十来岁的青壮年男子,师傅独独选中了父亲打狮子头。老师傅说,一龙带活千江水,把打狮子头的人选好了,其他的打棍、耍刀和打拳的,那些学到多少就表演多少,反正也不是专业演出团队,乡亲们图个吉利和热闹,不会太计较。打狮子头的,没有敏捷的体魄,良好的平衡能力,是很难调动带领狮子尾做好配合协调,完成各个动作的。

母亲说,“他们十几个人,有两个人会打狮子尾,可以轮流换,只有你父亲一个人打狮子头没人替换。玩了好几年,越打越好,很多动作如喝水、啸天、扑、跌、翻、滚、跳跃、擦痒等,得心应手,最后隔壁浠水县的几个大队也来接去玩。”

我只记得跟着玩狮子的一起,跑遍了村里的十几个小队,他们都夸狮子头厉害,这让我很是幸福很是开心。有时候,还有额外的收获,那就是过年的小吃。记得同村四队的人最爱人情,接狮子的时候往我们这些小孩口袋里装苕果、米果、豌豆,有一家竟还塞给我一大把花生,让我乐得个不行。我回家直嚷嚷,说四队的人好富,他们家有那么多花生吃呢!因为那个时候,我家里甚至我塆下里,几乎没有人会种花生。

到姨儿家拜年回来后我兴奋地告诉父亲,在路上看到了玩龙的,还把玩龙的视频放给父亲看。我笑着问他,“现在只看见有玩龙的,很少见到有玩狮子的,往年都是玩龙、玩狮子一起进村。如今你这个当年小有名气的狮子头,看到这玩龙的,你有没有想起当年的威风啊。”

本以为父亲也会像我一样的兴奋,向围在一起的家人们说他当年玩狮子头的盛事,谁知他开口说,“当年人是傻的呀,这么冷的天,一塘的水都冰过了心,棉衣外套一脱,精干精干的,也不晓得冷。”

虽是这么说,父亲还是很开心的一转,“那个时候穷,但是人心很齐,过年前一两个月,十几个人一聚,把康仁师傅接来,手把手的教,天天练,塆里老少来捧场,没想到大家都练的有模有样的,出去也混得很开呀。”

我接上说,“他们说你最聪明,十八般武艺样样通!”

父亲被我一夸,竟然拉上他的孙子就在客厅里下马步、出拳,教他招式。老父一出手,我仿佛又看到了年轻时父亲的样子,精干、威武、敏捷、大气,可惜时光不能倒流,如果能倒流,不仅父亲母亲年轻了,而且我也可以回到幸福的童年时代。

父亲长叹一声,“那个时候练打狮子头,根本不晓得怕,从几张桌子上往下跳,不掌握点诀窍那能行。我一声吼,脚一顿,就是给狮子尾信号,同时发力,同时起脚,还不能慌。这就像你们学习、工作一个样的,凡事都要长心窍,用心去悟,用心去学,这样才有会长进。”

父亲一直记挂着他当年打狮子的小伙伴们,父亲说,日月如梭赶少年,如今当年上场的十个人,只有包括父亲在内的三个人健在。玩狮子,打狮子头,只能在梦里去体味了。

岁月如流水,流走了很多的往事,但是过年塆下里玩狮子所秉承的独特年味,一直氤氲滋养着我们,从小到大,根深蒂固难以抹掉。

蕲春百科

声明:本站转载文章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公益目的,无商业用途。若发布内容或出处有误,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处理! 站务微信/QQ:5665305 投稿邮箱:admin@qizhou.com.cn

鄂ICP备2021007424号 运营主体:湖北万词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运营地址: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 官方微信公众号:hubeiqizhou 常年法律顾问:湖北贵有恒律师事务所 张炜律师

© 2006-2023 蕲州在线(www.qizhou.com.cn)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转载文章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公益目的,无商业用途。

若发布内容或出处有误,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处理!

站务微信/QQ:5665305 投稿邮箱:admin@qizhou.com.cn

鄂ICP备2021007424号 运营主体:湖北万词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运营地址: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 官方微信公众号:hubeiqizhou

常年法律顾问:湖北贵有恒律师事务所 张炜律师

© 2006-2023 蕲州在线(www.qizhou.com.cn)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