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大美蕲春·烟火年味”有奖征文作品选(三)丨年夜守岁

发布时间: 2023-1-21 18:2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8| 评论: 0

年夜守岁

文/张北平


大人盼插田,小孩盼过年,过年不仅是各种美食的大集汇,更重要的是过年的时候,家中的男女老少都可以放下手头的工作,痛痛快快地坐在一起玩上几天。

小时候记得我家的老屋是祖父留下的地基做的那种带天井的房子,有天井的那间房子因为有一进三重,所以也是家中大人们聚集或者商量大事的地方。夏夜乘凉、冬夜烤火,不言而喻都是来我家的老房子里进行的。而在这些活动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年夜守岁。虽然那时候我并不明白“守岁”是什么意思,只是隐隐地觉得因为是一年的最后一天,不想让时间白白地溜走,所以人们就要抓住机会把它守住吧?

老房子经过父母的修整,天井被填上了,天井上方的天窗也被盖起来。但是人们守岁还是习惯来我们家的老房子里。当日填补起来的天井那里照例会烧起一堆篝火。人们把几根胳膊粗的松树堆在屋子的正中,然后抓一把松针点着,引燃,等到火慢慢着起来了,然们就把平日不舍得烧的松树拐子源源不断地添加进去,不一会功夫,火就熊熊燃烧了起来。人们便围坐在火堆的四周嗑瓜子、吃花生、尝红薯片儿、喝茶······女人们的针线活自然是不干的,听说没有过上七日(正月初七)做针线活会刺了自家孩子的眼睛,会让孩子遭受眼瞎之苦,所以再勤劳的女人,守夕的时候都是不会干针线活的。大家所能做的就是坐在一起聊天,吃东西。

大人们的聊天,我们小孩通常是不感兴趣的,我们大多数时候是放鞭炮、围着火堆烤年糕吃、烧豆粑吃、烧红薯干吃。虽然家里的吃食并不少,可是在这火堆里烧出来的总是别样一番滋味。看吧,用一只铁质的小盒子,往里面倒进一些食用油,放在柴火过后的炭火上,听到盒子里的食用油发出“霹雳,啪啦”的响声过后,就把那腊肉、腊鱼、豆粑、红薯干放进盒子里,大人见了也不会责怪我们,有时还会帮忙把铁盒子拨弄到炭火比较旺的地方去,要不了一会,各种食物的香味就会从铁盒子里冒出来。一般来说,守岁守了多久,火堆就会烧多久,铁盒子里的食品就会香多久。那时,火光、豆香映衬着老屋里大红的春联,还有小孩子们站在大门口点燃的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一个湾子里男女老少的说笑声,年跳跃在我们的唇齿之间,我们对年便有了另一种认知。

记得那时我们村的生产队长我叫表叔,他一直都是十分严肃的,从来不和任何人开玩笑,就是看到我们这些小孩在门前的晒场上游戏,他也会摇着头说:“现在的孩子就知道玩,这要是在过去像你们这么大的孩子早就知道帮家里挣工分了。”虽然我们那时候并不需要挣工分,但是放学回家滚铁环、踢毽子、跳房子自是难免的,这就让队长是看不惯,人前人后很少给我们好脸色。但是在守岁的时候,表叔常常就会像变了个人一样,他坐在火堆旁给给别人讲故事,说笑话,不管别人听与不听,他都讲得眉飞色舞,绘声绘色。

我们嬉闹在火堆旁挤暖、斗鸡儿、摔纸板,有时被表叔的故事吸引,也会停下来安静地听他讲一会。记得表叔那时讲了一个拜年的故事,说是有一个姓“史”的老头,正月初一的早上,一个年轻人跑到这老头家里说:“史(死)老头,死(史)老头,我来给你拜年了。”因为蕲春的方言,“史”和“死”是谐音的,那人正月初一就骂人“死老头”真的是很不地道,可是正月初一总不能和人对骂吧?我们都很为那老头捏了一把汗,不知道他要怎样扳回一局。

只见表叔清了清嗓子,他布满皱纹的脸在火光的映衬下变得熠熠生辉起来。他低头又向火堆里加了一根柴火才说,那史老头也真是个有才的,只见他拄着一根拐杖一边不紧不慢地向外面走,一边慢条斯理地咳嗽说:“哎,人老了,不中用了,这一打开大门就死咳(客)。”我们一下子哄堂大笑起来,既为史老头的机智又嘲笑了那个故意捣乱的人碰了一鼻子灰的活该。

故事开了个头,别人都来了兴致,于是,你说一个,我说一个,不觉间鸡叫了,大家就开始起身去放鞭炮出方。出方就是暗示着守岁结束了初一来了,我们进入了新的一年。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出方的鞭炮一响我们便高声喊道:“出方大利!”接着年又进入了另一个环节,我们再想守岁,就要再等一年了,于是,在人们日复一日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里,老人、孩子、再到孩子的孩子,我们依然不断重复着“大人盼插田,小孩盼过年”的永不间断的希望。




张北平,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心理咨询师,黄冈市作协会员,多家报社特约记者,先后在各大报刊公开发表文学作品多篇。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