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王巧林《书圣王羲之后裔在蕲春——一个风光潋滟的湖泊和一个古老的村落》

发布时间: 2023-1-21 12:5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46| 评论: 0

书圣王羲之后裔在蕲春

——一个风光潋滟的湖泊和一个古老的村落


王巧林 


地处北纬30的蕲州古城东南有一个风光潋滟的湖泊,承载着蕲春及其蕲州古城厚重的历史,她的名字叫雨湖;雨湖南岸有一个古老的村落叫王宣。王宣不仅仅见证了王氏家族的历史兴衰,更是见证过蕲州古城的历史兴衰,如今扮演着蕲春在国家倡导城乡一体化的试验田角色。雨湖与王宣,皆地处长江之滨,就像一对孪生连体兄弟或姐妹一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似乎永远分不开,它们共同展示了古老的蕲州地区历史人文渊薮,可以说是蕲州历史兴衰的一个缩影。

著名畅销书作家古清生在《雨湖》一文中,开篇便写到“天下之湖皆雨湖,无雨何湖?然独蕲州以雨湖冠之。”雨湖,又名南湖、诸家湖,昔日的雨湖,湖汊犬牙交错,蜿蜒曲折,绵延二三十里。雨湖之水发脉于蕲州东郊安阳山、大泉山、龙泉山、银山(又名迎山、寅山)、狗头山、虎头山诸水,上至谈家湾(今讹作“塘塆”)、何子畈、上湖垴,北至东门外瓦屑坝以北的缺齿山,每逢战乱,市民掘瓦屑坝防贼,于是雨湖与沿市湖相通,往南曲折流经银山脚下至马口湖入江。

晴时的雨湖,波光潋滟,月夜泛舟湖上,则心旷神怡,其乐融融,是一个非常优美的所在!风平浪静时的雨湖,湖面如砥,宛若仙子遗下的菱花宝镜;下雨时的雨湖,烟雨濛濛,远岚近雾;春天的雨湖,桃柳夹岸,墓园叠映;夏天的雨湖,广盛芙蕖,花香四溢;秋天的雨湖,湖面如砥,以盛产菱角、鸡头、螃蟹著称,十足十足的鱼米之乡。每逢秋天来临,渔姑坐上一个小划子,穿越在荷林里,出现在铺满菱角的水面上,无一不是绽开满脸笑靥,一面采摘莲子、菱角,一面唱着欢快的楚调渔歌;冬天来临,渔舟唱晚,为王宣渔民享受一年鱼儿丰收的喜悦!总之,王宣像一位柔美温婉的少女,而雨湖就是她身着的绿裙!

明正统年间,大明帝子朱瞻堈将荆王府从江西南城迁至蕲州城,雨湖便成为王子公孙游玩弹唱的地方,故人们又将其称作皇家的“御湖”,御湖御湖,时间久了,人们就听作是“雨湖”了。据史料记载,宋元年间,这里因多年的战乱,盛名于唐宋时期的蕲州土著居民人口锐减,至明朝初年,这里到处呈现出一派荒凉景象,同时,也呈现出万物亟待复苏的一派生机。明朝初年,有一位从兴国州(今阳新)妙果洞来到蕲州游学的秀才,被这儿天造地设的美景惊呆了。这位秀才姓王,名宣,字宣堂。他,知识渊博,儒释道、天文地理,乃至五行八卦,无不通晓,深谙风水学的他,见此地山水环拱,十足的鱼米之乡,加之悦此处水秀山清,出行便利,遂卜地而居,因家焉。后来,王宣的后世裔孙以近水楼台地理之便“占水为王”,依托湖边高地的小岛上结庐而居,世世代代以打鱼为业,从而以打鱼耕读传家,崇敦厚,举善良,尊长孝友。若干年后,这里繁衍成一个村庄,后世族人为了纪念这位先人,抑或是蕲州城岛文化人对这位读书人的敬仰,便将这个坐落在雨湖边上的村子命名为“王宣”。

王宣人经历过数百年的繁衍生息,逐渐成为蕲州一大旺族。王宣家世渊源,声名显赫。根据生活在晚清民国时期的王宣人编撰的《王氏家谱》载:“望出琅琊(今山东临沂),至今千三百余年矣。”生活于晚清民国间蕲州大儒、王宣人竹虚先生为昔日立于王氏祠堂内所撰的《三珠堂记》〔立甫祖祠〕一文中写道:


沧海有珍焉。老蚌滋生,騼龙煦育。得天地之灵秀,夺日月之精华。光彩射目,圆转自若。其名为珠,价昂品重,物稀遇奇,一时仅有,旷代所无,毓珍若此,一之为甚,其可再乎?一家三见,莫斯为盛。人以喻奇贵,可知曩者?予祖雁序三人,伯曰:觌,仲曰:靦,季曰:勃。才各卓著,超万古,噪全球,洪钧独步,创见斯奇,是名三珠。文光射斗,元气淋漓。而今而后,畴作瀛寰第一。

时中华民国23年岁官甲戌清和月吉旦  裔孙会心芸翰竹虚沐手敬识


勔、勮、勃,即琅琊王氏三兄弟。此文明确地将初唐四杰之一的大才子王勃及其两位兄长视为蕲州王宣王氏的先祖。根据王氏族谱中的记载,东晋年间,王氏由琅琊迁至秦淮河乌衣巷,后又迁徙绛州龙门,再后来又辗转迁徙江西,后由江西迁至兴国(今阳新),明初宣公携其父迁徙蕲州城南关外安平乡,也即雨湖之滨。又据今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县山阴村东晋名士王羲之后裔家中发现的《王氏家乘》,该家乘详细记载了王氏族人的世系。此世系明确记载了“初唐四杰”之首的王勃及其兄弟乃王羲之裔孙,也即王子猷(徽之)后裔。西晋永嘉元年(308年),琅琊王司马睿接受王羲之之父王旷的建议,渡江移镇建康(今南京),随琅琊王南迁的王氏家族也多居住在建康城秦淮河边。东晋太元中,王羲之第五子王徽之看中江宁风水,便移居江宁,以后王氏后裔多在江宁,始终保持王氏这一望族美誉。王羲之的六世孙王肃,初仕南齐,后因父兄被齐武帝萧赜所杀,他便投奔了北魏,并在孝文帝时出任北魏宰相。王肃北上以后,他的后代也便在北方居住下来。今天史料称王勃为绛州龙门人即由此而来。唐代诗人刘禹锡《乌衣巷》诗云:“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描写的就是集聚在秦淮河边乌衣巷王、谢两大豪族由盛到衰的故事。可见,王宣出自一代书圣王羲之和唐初大才子王勃及其兄长后裔无疑。信哉!遥想当年,王右军与诸友相聚于会稽(今浙江绍兴)东山之兰亭,曲觞流水,一觞一咏,遂有《兰亭集序》美文而流传千古!又相传唐洪州(今南昌)太守麻城人阎伯屿,于唐高宗上元二年(675年)重修了滕王阁,定于九月九日重阳节在那里大宴宾客,让其快婿吴子章作序,以彰其名,于是借此机会举行一个赞颂滕王阁竣工的“笔会”,王勃在被请之列。吴子章假意谦让一番,谁料王勃(字子安)提笔就作,顷刻挥笔而就,那就是著名的《滕王阁并序》,阎公阅后,惊叹道:“此真天才,当垂不朽矣!”由于该文章字字珠玑,脍炙人口,遂成千古绝唱!其中“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等名句,尤为世人所称道。此两篇美文,可以说,至今无人企及!而王宣公便是出自这样的名门之后,故今天的王宣人以王羲之、王勃这样的先祖为荣耀!

自从以王宣公姓名立为村名后,数百年来,王宣人不仅仅成为雨湖的守卫者,也是有明以来历朝蕲州兴衰的见证者。王宣人吃苦耐劳,勤劳奋进,深谙待客之道,所以,历代蕲州城的名士多愿意与王宣人交往,从李濒湖到顾黄公,无不如此,以致旧时的王宣,几成蕲州的代名词。如成书于明万历年间的章回体古典世情小说《金瓶梅》中写到有一位忠厚老者姓王名宣,作者不写蕲州而将王宣借用来代指蕲州,诸如此类的蕲州元素,在《金瓶梅》《西游记》等古典名著中,不乏证据,如荆都监、安凤山(凤凰山)、本州岛(蕲州岛)、流沙河(蕲江,旧时江中沙滩)、大青卧牛石(蕲北山区石牛山)、冰簟(蕲竹簟)、黄梅山、四祖、五祖等,可谓比比皆是。顾氏元素也如此,如顾银铺、殷天锡(大训第八子名“天锡”)、倪桂岩(大训父阙号“桂岩”)、大白马(顾家大白马名“雪无影”)、紫石街(昔日顾氏家宅前街皆由红砂石铺就的街道,今称“东长街”)等(参见互联网:王巧林撰《红楼梦醒时  金瓶梅绽开》一文)。可惜今人多不知!此是后话。

有明以来,蕲州文人对雨湖的喜爱,超出任何一个景观。只是在历代文人墨客的笔下,多将雨湖称作南湖或诸家湖。当时,蕲州本土文人对雨湖的喜爱,素有“下雨湖,不下西湖”之说。清康熙年间,为《江左三大家诗抄》作序、官至苏凇粮储的蕲州人卢紘,将昔日的“蕲阳八景”新增二景,题为“蕲阳十景”,其中将旧时王子公孙游乐的雨湖,题为“雨湖渔舫”,并载入由他编撰的《蕲州志》。此后,人们将昔日的诸家湖(南湖)以雨湖称之而流传至今。卢紘《雨湖渔舫》诗云:


几曲烟波入画中,兼收风月夜融融。

千株高柳围村绿,十里新蕖复水红。

网詈晚天归棹集,菱蒲深处有歌通

由来蓑笠相传业,沽酒烹鱼乐事同。


卢紘将雨湖的美景和王宣渔民在傍晚打鱼归来,买酒烹鱼,忙中取乐,描写得淋漓尽致。与卢紘同时期的一代霸才文人、一向滑稽幽默的顾景星(字黄公),在《雨湖渔艇》诗云:


且喜城郭近,又无车马喧。

打鱼呼酒伴,风雨过前村。


好一个“打鱼呼酒伴,风雨过前村”!何等风趣!有道是,月是故乡明,水是家乡甜。顾黄公于张献忠屠戮蕲州城后,在一家人避难江南时期,吟咏过一首《思雨湖》的诗,其中有“出门便觉家乡好,回首园林几度看。浩荡宫廷一日过,攀楦阁皂两旬难”之句。不难看出,诗人笔下的思雨湖就是思念家乡蕲州呀!其在怀念友人徐惺的《游雨湖》有诗句“使君(时任湖北兵备道员,驻蕲州)爱雨湖,雅爱雨湖游”“南湖三十里,烟火连城陬”“忆昔全盛日,管弦欢上头”之句。可见,顾黄公对昔日荆藩故都蕲州城在屠城前的雨湖是多么的眷恋和喜爱!黄公的好友、广济(今武穴)人张仁熙在送友人“极称雨湖之胜”有诗句“州城南部坐霏微,郭外澄湖带夕晖。棹入千峰花径好,溪深五月钓鱼肥”。僧真常《雨湖秋》有“秋在晴湖不在城,群峰互动见秋横”之句;镇江人谈允谦《泛雨湖》有“泛入云深处,惊凫出水涯。引入湖上曲,岂我兴偏赊账”之句,其在《登麟山歌》更是有“一水荷花三十里,画舫烟波动衔尾。晓夜笙歌何处来?王孙泛舟雨湖里”之句。从此诗句可以窥见昔日荆藩王孙公子泛舟雨湖的繁华景象!蕲州后学、黄梅人喻文鏊《雨湖口号》诗云:


蕲州城南有雨湖,欲雨未雨烟模糊。

从来不与晴湖比,半日勾留值得无?

三峰晴日一峰雨,奇绝韦堂七字诗。

今日装成天气好,微风吹皱碧玻璃。


诗人自注:“杭谚:晴湖不如雨湖。”可见,历代诗人对于雨湖是何等情有独钟!

雨湖,还是众多僧道喜爱之地,诸多著名的寺庙道观,都是建造在雨湖边上,掩映在繁茂的树林中。如创建于唐代的五祖寺,建于宋代的玄妙观,以及建于明代的东岳庙和荆藩家庙之一缽莲庵等。旧时,这些寺庙道观庵堂,木鱼声声,常年不歇,佛歌声里,蕴含着佛家的禅机,常年来到这些寺庙道观的香客信士,络绎不绝。他们或坐禅拜佛,敬香许愿、还愿,或炼丹修身,颐养天年。清代文学家程大中《游雨湖》有“停舟借问南湖水,剧好分煮五祖茶”诗人自注:“湖畔五祖寺旧址尚存。”“九十九盘山尽好,幽栖枉自付王宣!”诗人又注:“湖间村名。”相传顾黄公为雨湖缽莲庵观音座像题联有:“座上莲花拈来雨湖三月景;瓶中杨柳分得瀛海一枝春。”彰显出观音大士的慈祥和堪比海上仙山的雨湖美景,是何等令人流连忘返!

不仅如此,诸多蕲州名士临雨湖结庐而居,如当时号称“四大名门”的“顾冯郝李”家族,以及明代著名官吏华仲贤等,大都是集聚于雨湖边,我国伟大的医药学家李时珍先是居住在雨湖边的瓦屑坝,晚年在雨湖边新筑红花园,将撰写《本草纲目》之书斋命名为“薖所馆”,晚年更是自号“濒湖”,人称“濒湖先生”。可以说,雨湖陪伴着李时珍走过了一生艰难困苦的沧桑岁月。同时,也是陪伴顾氏历代大儒才子著书、著述,喜怒哀乐,忧国忧民的沧桑岁月。真个是:雨湖代有人才出,成就楚蕲众儒士!清乾隆年间,蕲州文人在先贤顾黄公《红楼梦》的影响下,掀起一股结社热潮,彼时有秦京、张畸、郭从、李生槃、熊楚荆、黄载华和黄载峤,时常唱和,各有专集,时称“雨湖七子”。后来黄冈诗人黄子勖《雨湖七子》诗云:


文酒追随岁月驰,雨湖吟社重当时。

不堪师友凋零后,感旧怀人七子诗。


一代医圣李时珍五世孙、户部主事李树初曾孙、“雨湖七子”诗社成员之一的李生槃在《雨湖春涨》诗云:


盈盈春水欲沉天,村落人家镜里悬。

青草岸平三月雨,绿杨堤锁一湖烟。

觅桥忽没滩头路,问渡新寻谷口船。

独怪闲情属鸥鹭,终朝游泳不知还。


同是蕲州才子的张梦玉,其在《雨湖渔舫》诗中写道:


人家临水住,生计一渔船。

举网欣然得,明朝有酒钱。


数百年来,王宣渔民“一船便是一家人”。张梦玉将王宣渔民的贫困生活和悠然自乐的神态,刻画的惟妙惟肖。此诗言外之意是,打鱼人忙霍了一天的收入所得都被官府苛捐杂税拿出了,仅仅只获得明日买酒的酒钱,令人心酸!这或许就是王宣的渔民昔日悲凉生活的真实写照。晚清诗人李炎龙《雨湖夜泛》诗云:


桃花深处远鸣鸡,一棹环山过小溪。

芳草为谁滋郭外,夕阳和梦落湖西。

楼台烟月高低树,灯火人家远近堤。

歌管未终更露水,画船犹荡碧玻璃。


由此可见,雨湖与王宣,俨然成为一个密不可分的集合体。雨湖离不开王宣,王宣离不开雨湖。雨湖养育了王宣一代又一代子孙,雨湖还成就了王宣一代又一代读书的士子,生活于晚清的王恕公,是楚北杰出的书画家,如今湖北省博物馆和蕲春县博物馆收藏有他的书画数百幅之多,旧传武昌黄鹤楼上有“画龙点睛”之誉的凤凰,还有今天人民大会堂湖北厅里悬挂的蕲州古城画作等,都是出自其大手笔!聚集于蕲州王宣的王氏读书人,历代人才辈出,无愧于先祖王右军、王勃。当今的王宣,不乏从政的干部,以及身价过亿的企业家精英,如王权发、王剑星等,堪称蕲春民营企业的楷模。

雨湖,不但波光潋滟,风景优美,而且物华天宝,造福一方,以盛产鱼虾、莲藕、菱角、鸡头著称。雨湖的黑背鲫鱼,不仅味美,而且是滋养身体最佳的补品!为当年达官贵人饭桌上的佳肴,普通百姓是难以得到的。王宣人尊崇老祖宗的遗训,仗义疏财,旧时每逢旱灾或水灾年岁,将雨湖的鲜鱼、莲藕、鲜鱼、菱角拱手拿出赈济灾民,所谓“人皆得鱼”,故名诸家湖。王宣也好,雨湖也罢,无一不是古代文人描摹的对象,如《西游记》《金瓶梅》等古典名著,所以,历朝历代的蕲州人对雨湖显示出非同寻常的喜爱,可知他们对王宣人敬重有加,对雨湖喜爱有加。

新中国成立后,除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度响应国家号召,围湖造田,将王宣改名为“江新”大队外,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雨湖一直成为王宣村名的代称。过去的王宣,都是低矮的土砖房,乃至茅屋。于今的王宣,除历年迁徙到外地者,如今人口依然还有三千余人,几乎是清一色的姓王,在蕲春,是最大的一个一姓人的村子。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可谓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代代王宣村民团结奋进,不断努力,如今将王宣建设成为蕲春县城乡一体化的典范乡村,一排排联排别墅,望之俨然。家家户户,种花养草,倍显温馨幽静。宽阔的柏油街道,车水马龙;广阔的文化广场,绿草如茵,为村民学习和休闲娱乐的主要活动场所。我们从雨湖、从王宣看到中国逐渐走向繁荣富强,堪称中国乡村变化的一个缩影!

伟哉!雨湖。美哉!王宣。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