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大美蕲春·烟火年味”有奖征文作品选(二)丨杀年猪

发布时间: 2023-1-20 20:3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4| 评论: 0

杀年猪

文/毕传高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对杀年猪那份期盼,总是清晰如昨,仿佛一件珍藏多年的古董愈久弥新,每每想起,总会激起对旧时光的怀恋。

鸡犬相闻的村庄,炊烟袅袅,临近春节的时候更显热闹。特别是寒风中偶尔传来的爆竹声,令孩子们欢呼雀跃。在乡下老家,杀年猪不仅是家里日子红红火火的象征,也是乡里乡亲间沟通感情的桥梁纽带。那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要养一头猪。当一群孩子聚在一起,谈论最多的,就是盼望已久的杀年猪。

一过腊月,我和小伙伴们一样,总是板着指头算日子,一遍又一遍催问母亲,咱家啥时候杀猪啊?母亲总会笑着说:“小孩小孩你别哭,进了腊八就杀猪;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月就是年。”听着妈妈的话,我眨动着眼睛,静静听着,期待着杀年猪的日子早点到来。

杀年猪有一种约定俗成的仪式感。比如屠夫大茂叔,总要走到猪圈旁瞄一眼还在贪睡的年猪,再卷一支旱烟滋滋地抽上一会烟,比如总要找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负责抓猪,比如杀年猪的时候,大人们都要捂着孩子们的眼睛,不许他们看这血腥的场面……这个时候,村庄里开始传来年猪嗷嗷的叫声,像一阵风,整个村子都能听得见。

杀年猪那天,妈妈要早早起床,烧上一锅滚开的热水。爸爸要帮大茂叔磨好他带来的两把尖刀和斧子。随着大茂叔一声令下,众人按照拟定好的分工各就各位——当年猪被众人摁倒在地。而后,众人一声“起——”,便合力将数百斤重的年猪抬上案凳,瞧准时机的妈妈取来接猪血的盆,小心地放在凳子一旁。

都说艺高人胆大,大茂叔也不例外,只见他嘴里叨着一把点红刀,左手摁住猪的头部,右手摸了摸猪的脖子,看准位置后,一刀下去,年猪发出一声嗷叫,一股鲜红的猪血便喷涌而出。“摁一下,再摁一下。”大茂叔一边指挥身边的人摁压年猪,让猪血流得更快更干净,一边吩咐父亲帮着搅拌猪血,让猪血充分调和均匀。躲在周围的孩子会发出一阵叫好声,呼啦一下跑出院外:“杀年猪喽——杀年猪喽,快来看啊……”

这时候的年猪,一般会挣扎一会,小伙子们不敢有丝毫松劲,摁猪腰的继续摁猪腰,拽猪尾巴的继续拽猪尾巴。起初,年猪突然猛烈踹动四蹄,浑身上下开始剧烈抖动,渐渐地,它不再动弹了,它不再哼声了,它再也没有丝毫反抗任由屠夫摆布了。

接下来,就要把年猪平挂到木梯上——技术含量颇高的刮猪毛环节终于开始了。因为水温过高或过低都不合适,浇开水过多过少也不恰当,其中的奥妙只有像大茂叔这样的屠夫才能把握好尺度。只见他手中的刮刀上下翻飞忽左忽右,一头年猪终于露出白白肥肥的身子,看了就让人觉得惬意。

随后的环节,就是剁猪肉,需要处理猪的内脏,再把年猪“一分为二 ”。这时候,大茂叔的斧头与尖刀并用,把猪肉“卸”下来,这份差事需要的人也没有那么多了,只见大茂叔挥舞着刀斧,左右开弓,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各种形状、大小的猪肉被他逐一“卸”下来,有序地摆放在案板上,杀年猪便圆满结束。

当夜幕降临,村里的人围坐在一起推杯换盏,品味着杀猪菜的美味,孩子们也喜笑颜开,和家长们一道分享着久违的肉香。

后来,大茂叔年事已高,再也杀不动年猪了,杀年猪这门手艺由半路出家的阿来哥“继承”了。如今,腊月一到,嗜赌如命的阿来哥暂别麻将桌,开始了他一年中最为忙碌的“黄金岁月”。

  在平仄有致、此起彼伏的猪叫声中,乡村的年味,愈来愈浓了。

毕传高,湖北省教育学会会员,黄冈市作协会员,蕲春思源实验学校教师。中学时代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迄今在《人民日报》《散文选刊》《现代青年》《中国教育报》《内蒙古日报》《湖北日报》等报刊公开发表文章200余万字,出版教育专著1部,主编或参编教师用书、教辅图书和地方教材269本,荣获胡风文学奖、中华优秀出版物特别奖。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