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鄂东民俗: 刜(fú )猪过年

发布时间: 2023-1-19 15:3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05|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在鄂东方言之中,很少用“杀”字,过春节更是忌讳说“杀”、说“死”、说“大肉”。尤其是大肉,不是北方人说的“肥肉”,当地办丧事才叫“吃大肉”。虽说是“童言无忌”,墙上过年还贴着“百无禁忌”之类的红纸条,大人们总是不忘提醒孩子,不能“没管束”,要多说吉利话,讨个好口彩。


还是拉回到鄂东的汉族吧。过去的农家过日子,靠着剩菜剩饭的潲水和米糠,门前的“皮叶树”和田间地头的猪草,每年至少要喂养一两头大肉猪,只留下一头过年,其他的就卖了换钱。要是日子紧巴巴的人家,舍不得吃、舍不得喝,也舍不得留下年猪吃。那时,真是苦日子看不到头。可谓苦海无边,何时是岸?

父亲是个会打算盘过日子的好手,加上当了一多年大队干部,知道过日子该如何经营。家婆曾经养过猪娘(母猪),每当过(下)了一窝小猪仔,父亲总会考虑帮着买一两头来养着。我家的老房子独门独院,靠山的一侧就全围成了猪栏,还挖了一两口山洞,垫上稻草就是猪窝。最多的时候,同时养过三四头肉猪,天天听着它们嗷嗷乱叫,既热闹也会烦躁。



那些年,遇上困难的人家,有的拖欠了好多年才来结账。善良的人,上门带着歉意的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堆揉得皱皱巴巴的纸币,也是省吃俭用的血汗钱。而肉价早已从最初的一两块钱,涨了好几倍。父亲客气地递上一支烟,招呼我赶紧先倒茶待客,然后再翻出泛黄的账本一笔勾销,从来不提什么滞纳金、利息什么的……
父亲在世的日子,在我家门口刜了好多回年猪,我也当了多年的“小账房先生”。刜年猪剩下的肉,除了留下一些新鲜的,大多要腌成腊肉,然后太阳下风干留存。挂在家中的一串串腊肉,瘦肉会一天天变硬,边吃边留。腊肉留存久了,天一热起来,肥肉上还会冒油滴下来,甚至还有哈喇味,但是吃起来依然香得不得了……


猪头猪脚,父亲会过细地熬制沥青来拔毛,然后大锅炖成汤。一堆猪肠子,母亲会在池塘边洗干净,然后加上辣椒爆炒,那可是下好菜呀。猪叶子(肝)汤、猪心肺汤,这些都是过去我家年饭桌上的“必备菜”。
父亲说,他爷爷很勤劳,也很会享受生活。每年刜年猪的猪肝或者猪肉,他会挑一块挂在房梁上,任由苍蝇飞来飞去,听任蝇子蝇孙在上面疯狂地繁衍。看看到了日子,曾祖父就取下来,放入油锅之中,全部油炸掉这白白胖胖的小东西来吃,他称之为“吃活食”。不知道是不是遗传基因在起作用,我在昆明的日子,尤爱吃云南的各种虫子宴,那种香香脆脆的感觉真是叫人难以忘怀!
进入21世纪,随着大批的农民进城务工、进城买房,农村就像害了一场大病的老人,渐渐萧条了,无可救药。这些年来,我再回到故乡,哪里能轻易见到一头猪、一头牛?听说,本地的屠夫长年依靠外地运来的猪肉,甚至是冷库存放的猪肉来维持着小本生意……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