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作家》2023年第2期

发布时间: 2023-1-14 00:0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4| 评论: 0

浣衣石


○何贤华



在乡村小河边,只要有人家居住的地方,必然摆上三五块洗衣服用的石头(家乡俗称洗衣漂)。那是方便洗衣洗物之用。别看这些石头,作用可大呢。

记得小时候,老家池塘里也摆上五六块石头,那是全塆人洗衣物的工具。选用洗衣物石头比较讲究,它宽度最少两尺,长约1米或2米都行;厚度依石料本身而定,有5、6寸或7、8寸的。还是塆里身体健强的青年人,自发地从较远废石堆里抬回来的。

抬回石块后,他们在池塘四周选择几处水位较深的地方放置。因为洗衣物水浅了,不好洗,一搅动水就浑了,衣物上沾了泥沙;只有水深处,搓洗自如,才洗得干净。放置好石块不容易,它的一端靠在岸上,另一端伸进水中。伸进水中的这端,必用鲜活的松树或杉树做成的木桩。木桩用大锤砸下去,两根木桩间隔距离刚好与石块宽度相等。然后把石块这端平稳地压在木桩上面,洗衣石漂就做成了。

每天清晨,最热闹的地方算是塘边洗衣漂了。你看,满头白发的老奶奶提上木桶,颤巍巍地来了;大娘、婶婶手提塑料桶,或怀揣盆子,快步如飞地赶来;还有年轻的媳妇或妙龄的姑娘也提上衣物,笑哈哈地走来。这些洗衣服的女人们约定俗成一些规矩:谁先来谁先洗,后来的依次排队;童叟无欺,来去有序。没有因争抢石漂洗衣而争执或斗殴的事。大家井然有序,默默遵守这没有规矩的规矩。

在旁等待洗衣服的女人们也不闲着,随手抓上几件下衣,放在地上,席地而坐。这样,边搓衣服边与洗衣人闲聊。她们的话题不外乎家长里短,或道听途说的小消息。说什么“哪家孩子读书真用心,成绩非常好”,“谁家女儿长得俊,将来找个好婆家”,还有说“我家男人在外做事很劳累,一年到头挣不了多少钱”,甚至羡慕人家走好运、发大财的等等。只要是她们知道的,会毫无保留地说出来,大家笑笑乐乐。或者同情的,担忧的,赞美的……更多的是,时间在说笑中不知不觉过去了。此外,起起落落的棒槌声,那是女人们心中火热的久唱不衰的生活乐曲。

洗衣漂除洗衣之外,还是垂钓的好地方。每到秋冬枯水季节,钓鱼人在石漂上摆上小木凳,拿着长钓竿,头戴遮阳帽,稳稳当当的钓鱼。那起落的钓竿,飘忽的钓线,不时在水中荡起的涟漪。还有钓上鱼儿的惊叫声,充盈着整个塆子。抬头望去,真是一幅美妙的垂钓图。

这些美好画面,美好情景,只能留在记忆的深处。后来,我搬家了,住在公路旁边,路边也有一条小河。那时自来水还没有开通,洗衣洗物,小河自然派上用场。

也是在小河边,居住的人家几人合计,摆上几块洗衣石漂。这些石漂或长方形正方形,或椭圆形多边形,一块石漂足有两百斤重,是他们从较远的地方抬回来的。并且放平,摆好,供人家洗衣物。于是,在塆中洗衣服情景,常在小河边上演。有时人多,大家按先后顺序搓洗。常常是年轻人让长者先洗,小孩让大人先洗,闲空的人让忙碌人先洗,这种让礼行为,成为洗衣人的一种自觉习惯。

小河水流干净、透澈,不留污垢,是洗衣服的好地方,但也给她们带来了烦恼。特别是夏天大暴雨发洪水,汹涌的水流把石漂冲得横七竖八,有的被泥沙掩埋,找不到踪影。遇上这种情况,人们只得再从远处搬来石块重新填上。后来找不到大石块,他们只能用沙子、石子和水泥浇灌成洗衣漂。这种石漂比较大比较重,非要四人才搬得动。往河边一放,俨然一块小石板桥。只有这样的石漂,水流才冲不走,才不会埋藏。

近几年,由于自来水的开通,人们洗涤方便多了。但是,遇上大件物品还是去河边石漂上搓洗。在宽长的石漂上,一捶一搓一洗,三下五除二,污水随着流水冲走,衣物洗得非常干净,明晰。

我偶尔也去河边石漂洗拖把,水桶之类杂物,看着潺潺的河水及厚重稳固的水泥石漂,想起了那些赶制石漂,摆好石漂,而不怕劳累不计分文的邻居们。

石漂,是人们洗涤衣物的用具,更能体现了,方便自己,服务他人,传递感情的一种无言纽带。




○田边


■背不动的行囊


爱,种泥土里

莴苣,红菜苔

还有葱蒜萝卜白菜

每天的时光

在畦厢上徘徊


远方。女儿说

爸妈快来吧

下个月预产期

来南方住半年

帮我照料小孩


老伴喜出望外

早盼着去做客

忙不停收拾行囊

我稍有遗憾

行囊装不下菜


只能用心装着

汗水淬就的情怀

还有对女儿的爱

登高铁南下

我们仅带去期待


■在太阳底下坐着


冷是冬季主题

冬至日过更加冷

好在天气放晴

阳光释放热温


难得没有起风

我搬出小板凳

在太阳底下坐着

让阳光晒遍周身


这是最有机的享受

毋须我付任何成本

也没谁侫我私吞

坐,便独享其成


真的暖和舒服啊

阳光触角细腻均匀

每一个毛孔吮吸着

获取更多阳光储存


一切都是自然的

没有一点恩赐成份

天和地,太阳和我

毋须他人作梗


■岁末书


365级台阶,还有最后几级

没问题,我们将跨过

脚掌的血泡,不应视作艰辛

那只是娇弱的说明


心里头堆积些什么呢

是给收获积存体会感想

还是给自己的表现

作一个中肯的鑑定


我想这些都没有必要

每天的日出日落

都留刻着忙碌的身影

即使夜暗,窗灯通明


我一边与泥土合作

用汗水浇出绿色诗韵

给生活加冕有机菜蔬

无疑品质会提高一等


拂晓的夏露从心里滴落

润湿纸笺上文字的声形

冬晨的浓霜掩不住败草

阳光消融后诗会喷青


我码着文字向上攀援

八百首诗歌给我鼓劲

用力敲开大寒冰封

让新的一年更富激情


■阳光暖和


有阳光,真好

无论多么辽阔

都在阳光照射下

即使一场雨

一场雪花飘洒

阳光总会给大地救驾


我们需要脚下的路

始终行进!若无阳光

任谁抓瞎。冬日寒冷

挨着阳光踏步

我们了无牵挂


脚步无法到达的地方

阳光可以到达

语言无法到达的地方

阳光可以到达

追随阳光,暖和如家


■我所怀念的


炊烟牧着朝霞

溜过大泉山脊,剪出

我和小牯牛身影


露重。牛尾巴不安分

触着松树,松露洒湿了

牛背,也洒湿了我上身


我便脱去小褂子

裸身骑牛背上晒太阳

晃眼,是半世纪前情景


■腊八粥


那用柴火熬成的粥

别提多香多稠

我闻着那股柴火香味

再不愿贪床

一骨碌起来,蹭娘身边

想吃腊八粥


只有娘熬的粥

让我吃得滋润

管它腊八不腊八

我只顾填饱小肚肚

饿,让我面黄肌瘦

四肢,没长出多少肉


那还是上世纪六十年代

离现在已经很久很久

今日腊月初八

妻一大早起来熬粥

可我再嗅不着那香味

更没了肌肠辘辘


腊八粥,是一种享受

米豆杂拌熬成营养粥

吃在口里,化在心里

是一种文化赓续

惟有华夏民族

将吃融进了家传耕读


■当我老了


这是一个无奈的话题

出自无奈的心境

站在时光某一点

喊出一种悖逆意志的声音


当我老了。无关山水

山巍峨而连绵

水潺潺流动清澈而又深沉

我在风中摇曳着坚定


收捡着走失的岁月

在旧照中寻找蓬勃青春

许多过往的风云雷电

已收藏于鬓白和额纹


我用文字的无聊去描写

或许只是老者地呻吟

那些带着质感地回忆

完全囊括生命的真实成份


■新的日子


我们聚在新的日子里

除了时间被分秒带着跑

还要小心病毒地打扰


举起太阳!让阳光照耀

我们开始,越过

小寒和大寒两道山坳


风喊着春天的名字

也喊着你我,还有他们

我你,跟他们都是一道


不见雪花。只有薄的霜

将早晨的旷野描白

让阳光揩着泪点清扫


泥土酝酿新的情绪

一些根茎正在热切商讨

用怎样姿态向春天示好


新的日子,地阔天高

晦气被风一鼓脑儿赶跑

我们可以放手与春拥抱


■雪落拐弯处


新的一年,我们会很快见面

一些云朵飘过,有些散淡

我似乎触摸到了你的气息

冷冷的,仍秉持向有的威严


我们熬着,应该到达了拐点

小寒大寒,春天即将出现

这不妨碍你倾情于天地

行一场冬春交替地转场表演


你不会离开我们的视线

纯洁晶滢地张扬弥漫

装扮出一个绚丽的童话世界

让一切存在換取孩子的笑脸


拐弯处,你会及时降临

让皑皑白雪无限扩展

我已读懂你的激情在泥土上

泛圣洁光环,正驰笔于开端


■进入春天


我早已向往春天

不单是喜欢百花盛开

更想沐浴在春风里

获取一份挚爱的情怀


山渐成葱茏

深邃的峰壑尽显风彩

春天让天地之间

充溢着赏心悦目的爱


水灵动而又清澈

在雨和雪挽手而歌时

涤去了冬天的倦怠

激情满怀地奔向江海


我们邀约阳光同行

大胆放逐梦想和期待

如同绽放绚丽花朵

让春的世界更加精彩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