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革命大事记20:蕲春苏维埃运动的失败(一)

发布时间: 2023-1-3 21:0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18|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蕲春苏维埃运动的失败(一):苏区肃反运动的扩大化

  肃清反革命工作是革命斗争中的一个极为重要的方面。各苏区早就注意同混进革命队伍内部的奸细和叛徒作斗争,并取得很大成绩,保证了党政军的巩固和纯洁。但1931年秋的鄂豫皖苏区的肃反是在主明“左”倾冒险主义的指导下进行的,加之具体负责执行的张国焘又带着宗派主义的情绪,致使肃反运动扩大化,造成了一大批冤假错案。首先是在红军部队中进行的。张国焘抓住所谓“许继慎事件”,令红军开到光山县白雀园开展肃反斗争。在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内,将红四军政委曾中生、前红一军军长许继慎等红军首长和指战员,以所谓“改组派”。“AB团”、“第三党”等莫须有的罪名杀害,共2500余人,其中军级11人、师级23人、团级36人。接着,张国焘等人又急忙将这一斗争推广到地方。蕲北苏区的肃反是在同年11月上旬开始的。在大同特区委的主持下,由其政治保卫局和所属保卫队具体负责执行,开始捕杀了一批恶霸、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分子。但11月底张国焘在红山中心县的跟随者亲临蕲北苏区,认为这是“水面打棍”。遂于12月初撤销大同特区委员会,成立蕲春县委员会,提升原政治保卫局局长周祥麟为县委书记,主抓肃反工作,将肃反运动扩大化。蕲北苏区肃反主要针对三种人:起义投诚的白军,出生于地主、富农、资本家的人,青年学生、知识分子。对他们以参加“改组派”、“AB团”“第三党”和“取消派”“社会民主党”“吃喝委员会”“恋爱研究会”等,定为“反革命”,或逮捕投狱,或处死。

  一是蕲北山区有不少穷苦知识分子参加革命,肃反扩大化后他们首当其冲。大同特区苏首任秘书陈学伊,曾冒死深入国民党军巢穴洗马畈,为红四军刺探敌情,被诬为“里通敌军”而处死。二任特区苏秘书田可耕(何家铺人),写算俱全,能说会道,被打成“第三党”。临刑时大喊:“什么第三党,我坚持革命几年,没死在敌人手上,而死在自家人手上,我死不瞑目!”特区苏秘书有詹家山的詹才安、板溪冲的田幼阶、柳林河的朱定熙、大柳树的朱天心和文书黄街的田仕凡,以及区委秘书龙井河的田兴善等8人先后被杀。乡苏、村苏秘书被杀的也有12人。结果苏区秘书以至会计、司务长无人敢当,本来识字的都说不识字。知识分子不是被诬处死,就是被迫出走。

  是在冤杀、逼走知识分子之后,抢先抓捕的詹角念、詹凤翥蔡辅廷游驾山人、何象葵何家铺兔儿林人何国芳(兔儿林人)5人,是跟随詹文卿、何寿堂、田南村起义的优秀武装骨干,都被诬为“摆老资格”、“不服从区苏领导”,打为“第三党”处死。大同特区赤卫军独立营长田介鑫,出生入死,英勇善战,以所谓“自高自大,目无领导”、“企图拉队伍投敌”的罪名处死。原红九团营长汪渭清,连长王斌、王国斌,大同特区苏警卫营指导员董全保(孙家冲大竹冲人),手枪队长王礼价(大柳树人),二乡赤卫军大队长操金旺(黄街人),三乡大队长陈行云(檀林河细洲河人),原刘公河区苏赤卫队大队长张新年(刘公河胡凉亭人)均因“善战冒尖”,被加上“改组派”的帽子处死。

  三是大同特区苏前后一年时间,换了六任主席。首任朱仲玉于11月肃反时被杀,任期不到三个月。二任梅隆盛病死。三任孙旺喜任职不到一月,被打成“第三党”处死。特区苏主席无人敢当,只得将17岁的少年先锋队员詹诗礼拉来充当四任主席,不到半个月;詹诗礼听说又要杀他,跑到红山县参加了红军。第五任主席王润清在环境日益恶化的情况下溜走。以后个多月找不到人当特区苏主席,又只得把一字不识的农民王霞山推上任,因肃反停止,王才干到苏区失败时止。同时,大同区委书记王勋、党员田光佐(龙井河人)、田幼民(汤家坝人)、青山区委书记汪云龙都被打成“第三党”处死。由大同特区苏派往太湖县北中区任区苏主席的詹一新也被错杀。

  四是第三乡檀林河党支部书记田海清及乡苏发起人陈克准、乡苏主席张维华、王坤尧、陈晓初、陈翠林等被打成“第三党”处死连同其他乡干共冤杀9人。接任乡苏主席的朱国周、朱廷生被迫出走。到后来乡里只剩下司务长、炊事员2人。陈克准兄弟二人于1930年参加蕲北暴动,其兄陈克涛系红五团政治部主任,当年底同国民党地方团队作战牺牲,本与反动派有血海深仇,因积极肯干,又是知识分子,肃反时被诬为“打入革命队伍的反革命”。周祥麟令他“火速来区,风雨无阻”。陈克准接到通知就哭,自知此去必死。陈小山叫他逃跑。他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面,宁愿自己人杀,不愿国民党杀!”只见人去,不见人回。第四乡(两河口)乡苏主席张庆安(张家堉马踏石人)、乡赤卫军大队长吴亚伯(蟹子地人)等7名乡干,包括乡苏土地委员、文化委员、监察委员、肃反委员、乡苏秘书,全都被杀。该乡党支部党员6人,被杀5人(包括上述任职乡干在内),只有一个农民党员坚不承认自己是党员,才幸免于难。

鄂豫皖游击区


  五是大同苏区群众见带领自己干革命的大批优秀干部无辜被杀,对肃反扩大化越来越不满,因不知内幕,成群结队到特区苏政府“请愿”。如陈克准被解到区,三乡接连去了三批群众“求情讨保”,一保人走到半路上,听说人已被杀,只得含泪回来。第一乡(田家桥)苏秘书田价村办事公道,深得群众拥护,也被当作“第三党”捉到区里。壬乡群众三百多人,由龙井河的田发成、雾云山的田细狗等带领,一路扶老携幼去保田价村。请愿队伍走到青草坪,正碰上周祥麟在这里开肃反会,他不但不接受群众意见,反诬请愿群众“破坏肃反”,是“第三党”同伙,竟将群众代表田发成、田细狗和一乡乡干田千臣(给一个地主开了放行路条)一起杀了。

  六是大同特区苏保卫局保卫队在操家畈河东塆后,挖了许多土坑作刑场。多是白天捕捉,夜晚杀人,一律刀砍,每人一刀,不问死活,推入坑内。第二乡(何家铺)赤卫军大队长操金旺被杀一刀未死,爬出土坑,又被推入坑内活埋了。后来发展到每天杀人定“指标”,几十人一阵杀。1931年12月的一夜,定“指标”杀48个,行刑手石幼华(黄梅人)杀一个数一个,数到四十七,人已杀光。他说:“怎么差一个?”话音未落,监刑的周祥麟立开手枪,将石幼华打死,说:“你来凑一个!”

1932年鄂豫皖苏维埃经济公社(钱币)


  七是由于肃反的严重扩大化,发展到自相残杀,弄得人人自危,见面不敢说话。周祥麟对肃反扩大化由不理解到被迫“理解”,由消极变为积极,由不愿杀人到疯狂杀人,杀到最后,把大同特区赤卫军独立营长段庆春和3名乡苏肃反委员也当作“第三党”杀了。1932年3月,红二十五军七十五师二二四团,奉命逮捕周祥麟。在操家畈青山里河口搭一木台,审判大同区“第三党总头子”周祥麟。群众闻讯赶来几千人。周祥麟当众交待说:“我到大同共杀了372人,杀来杀去,自己也变成了‘第三党”。”1932年4月初,周祥麟本人也被处死。

  八是肃反扩大化高潮时,大批苏区党政军骨干被迫逃亡。蕲北第一个党支部——詹家山党支部的创始人之一詹卓元,听说下一批捕杀名单里有他,就连夜逃到浙江,直到解放后才回家。大同特区苏保卫队奉命捕杀汪清香,把他关押在裴蔡冲庙里,准备次日解到大同区处死。汪清香候夜深看守人员睡熟,破窗逃走,到安徽广德教书为生,病死在外。大同特区苏独立营长詹大焕作战机智勇敢,国民党地方团队对他闻风丧胆,也要当作“第三党”捕杀,詹大焕只得出走去找红军,只身潜至蕲水被国民党逮住杀害了。

鄂东南苏区纸币


  九是一大批坚决革命到底的骨干分子,怕在本地处死,纷纷出走红山,投奔红军。不料到了红山,不少人又被红山中心县苏保卫局捕杀,说是“本地暴露潜逃,企图打入红军”。如大同区妇女协会主席朱爱莲,怕在本地被杀,逃到红山,结果仍被当作“第三党”杀了。据调查,被红山中心县苏保卫局捕杀的蕲北苏区干部共21人。在蕲南菩提坝,县临苏失败后一批革命骨干到江南,投奔鄂东特委领导的红三师。1931年肃反扩大化的灾难同样波及湘鄂赣苏区。鄂东特委在阳新龙港肃反时把蕲春投奔红三师的一批骨干斩杀殆尽,共有时任红三师副师长张仲君,中共竹瓦店支部创始人、首任书记李雄飞,以及封庆民(菩提坝柚树垴人)、张凤南(黄土岭杨爷庙人)、张细云、胡和尚(雨台人)等17人。

  至1932年4月初,蕲北苏区的肃反运动基本结束,共有410余名革命者无辜杀害,其中有姓名可查者149人(内有外籍11人)。肃反扩大化给苏区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一方面,大批优秀干部被处死,使革命领导力量受到极大削弱。大同特区苏主席无人敢当,赤卫军独立营长詹大焕、田介鑫、段庆春,政委詹绪功被杀后,缺人接任。后来国民党军“围剿”,独立营各连、排人自为战,无人统一指挥,很快被瓦解。另一方面,造成广大群众对县、区领导的不信任,人人痛恨周祥麟,严重挫伤了干部和群众的革命积极性。苏区许多干部、群众跑到红山投奔主力红军,不少乡、村苏维埃自行解散;原来要求入党的再也不敢申请入党,本是党员的不敢承认自己是党员。后来群众说:“蕲北苏维埃,一半是国民党打垮的,一半是自己杀自己杀垮的。”

  资料来源《蕲春党史》(第一卷)、《蕲春革命大事记》(第一部)。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