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熊启文《给鸡留门》

发布时间: 2022-12-4 19:1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11| 评论: 0

给鸡留门

熊启文

  门神像色斑驳,两扇板门中开,一只母鸡稍微瘦身骄傲地钻出来,引出小鸡一只接一只地从门缝间挤出来。小鸡们屁颠屁颠地跟着母鸡,前呼后拥,兴奋一团,犹如我和兄妹缠着母亲惊喜地外出赶集。走在前面的母鸡步伐沉稳很是淡定,不时发出“咯、咯、咯”的叫声,轻柔地招呼着每个孩子。走到柴禾堆旁翻找食物,母鸡见到虫食立马弯下脖子快节奏地“咯咯、咯咯”,小鸡们围上来一顿哄抢。遇到猫或狗,母鸡脖子上的毛马上倒竖起来,眼露凶光,张开两只翅膀低下头作俯冲状,似高手架招,形散而神不散。猫狗一般都很知趣地走开。它们早已懂得,再弱的“母亲”也会拼死地保护自己的孩子。

  我从窗户后的隐蔽挂钩上取出钥匙,打开横牵的门锁,推开两扇大门,放下书包,用葫芦瓢从谷仓里挖出一些稻谷端到门口,撒散在周围的地上。小鸡们欣喜地拍打着翅膀,兴奋地向我围拢过来。看到有的踩到青苔滑成摔跤的样子,我会忍俊不禁地想去扶它一把,像父母看到孩子摔跤那样揪心,可我知晓它们毛嘟嘟地不会轻易受伤。我喜欢看鸡们争先恐后的奔跑,喜欢看它们一见扬手就围着你抢食的样子。

  等小鸡渐渐长大,母鸡不再把它们留护在身边,而是撵开它们去自食其力,早点学到独立生存本领。有时母鸡故意躲避小鸡,有时佯发脾气啄跑小鸡,或许它亦具有人类某种思维。母亲曾说过,小鸡如同孩子,扒刨破坏肆无忌惮,排泄拉粪不管不顾,调皮捣乱是天性,等开始产蛋,他们就会安分了……小鸡们长大了,三只白色的,两只黑白花的,十几只杂色的,还有一只金黄色的大公鸡。时常,鸡们会围观我和小伙伴玩“老鹰捉小鸡”和“单腿对鸡”孩童游戏,歪着脑袋圆瞪小眼,一顿困惑。偶尔,小伙伴们贼头贼脑地玩起鱼钩钓鸡和圆环套鸡的大人游戏,惹得鸡们撒腿扑翅,四处迷藏。

  居住山村的日子里,在我孩提的底片上都有鸡在奔跑和欢叫的影像。那是有三百多人的自然村落,家家都有散养鸡的习惯。走村串巷,随眼可见簇簇大小鸡们在村头庄尾,田畔地间埋头刨食,或惬意地洗沙土浴。一只公鸡在追赶一只母鸡,公鸡飞窜至母鸡的背上,扭住母鸡的脖子,屁股一压,最终完成它炽烈的爱情。

  在那“养鸡为换盐,养猪为过年”的岁月里,母亲每年都会养二十几只鸡。鸡舍是家里的老物件,在我出生以前就筑在堂屋进门的墙角里,与中堂上“天地君亲”祖宗牌位遥遥相对。鸡舍是供鸡们休息睡觉用的。鸡舍之上放个旧箩篼内面铺稻草做成鸡窝。母鸡要生蛋的时候,就会跳进去,在里面趴着。一生蛋完,母鸡就兴奋地跳下鸡窝,“咯多!咯咯多!”地叫唤,一通清亮的叫声俄而换来一把谷物的犒劳,吃完后,母鸡才得意地离去。

  在菜青色的日子里,鸡蛋可是食物中的精品,填补着村庄的青涩。母亲总会将鸡蛋分作“内用”和“外用”两种用途。“内用”就是自己家里食用。比如,小孩过生日,就有一个煮鸡蛋的待遇,让兄弟姐妹们羡慕不已!老人过生日时才有鸡蛋长寿面。遇到客人登门时,母亲就用两个荷包蛋煮面来招待。“外用”主要就是拿蛋换钱补贴家用,或凑零为整标红记号给亲戚家坐月子的作为贺礼送去。

  鸡们从不睡懒觉,一如我勤劳的母亲。一声啼散满天星,“报时神”的大公鸡唤醒母亲起床,披着衫探手把鸡舍门的青石板打开。鸡们鱼蹿而出,被母亲轰赶出屋外。母鸡们扑棱着翅膀,或惺忪乞食,或争抢啄食。那只大公鸡纵身飞上墙头,扇动翅膀“啪啪啪”三响,七彩的羽毛放射出金属色亮光,挺胸引颈“喔喔喔”,那高亢之音感觉能把那首《青藏高原》的尾音飙上去。一唱雄鸡天下白,山村的晨雾如此搅醒。

  上学的孩子们走了。大人们担箩荷锄走向田野。母亲拉上两扇大门,合上搭扣锁上,顺手一推,门缝中开,给鸡留门。又将钥匙挂在窗户后的挂钩上,便于家人随回随用。

  留着门,鸡们进出自如不受限制。在半饥半饱的年代,鸡们有自己的追求,它不会一味地向主人乞食,自由地到屋外散在觅食,在沟沿歪着嗉子喝水解渴,或与伙伴们嬉闹玩耍,欢度快乐时光。肚里蛋憋了,就钻过预留的门缝趴窝下蛋。讨不到主人奖赏时,又自在地钻出门缝,撒腿向田野翻找食物。暮色四合,夜盲的鸡们不等夜归的主人,天擦黑就钻过门缝归聚鸡舍,防止黄鼠狼的夜袭,梦寐到天明。

  经年后,我和兄妹先后被深耕细作且节衣缩食的母亲送出有屋脊的老屋门,跳过龙门,在外生活得丰衣足食,远离了烟火鼎盛的村庄和勤俭不辍的母亲……渐渐地,母亲老了,光华暗淡,衰败地走进老屋后山坟茔。村庄衰落,屋门紧锁,不闻鸡鸣声。

  生活里总有许多东西于不经意之间失去。鸡和农家的日子层层叠叠,村庄和鸡的岁月枝枝蔓蔓,业已远逝。每到母亲坟前拜祭的时节,想到给鸡留门的日子,我总会冷泪盈眶。“鸡叫一声撅一撅,鸡叫两声撅两撅;三声唤出扶桑日,扫退残星与晓月。”那段乡村诗意,依然鲜活在我的梦萦里。


  熊启文 黄冈蕲春人,军医行伍出身。现供职湖北省药监局,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一片兵心》《梦之蓝》。曾在《解放军报》《光明日报》《西宁晚报》《湖北日报》《解放军文艺》《散文》等报刊发表散文、报告文学。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