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白露秋霜 《大地不曾沉睡》

发布时间: 2022-12-2 17:1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30| 评论: 0

大地不曾沉睡

  一连几天的疫情防控,小山村似乎更安静了,对于我这种生活一直处于“宅”状态的人来说,除了买菜不是很方便,其他的好像也没有什么改变。门前新修的水泥路上偶尔还是有去做核酸检测人的摩托声,邻居家的公鸡还是一如既往地打鸣,母鸡下蛋了也还是照常“咯咯咯”地炫耀,鸟雀也没有被禁言,对面人家的炊烟照常还是会升起······只是在这全民被禁足的日子里,我却无端感觉山村还是少了些什么,少了什么呢?

  下了网课,我呆呆地坐在门前看着河边的大杨树出神,经过秋风的洗礼,大杨树的叶子已经所剩无几了,几只麻雀在树枝间跳来跳去,偶尔从枝头展翅飞过的黑色大鸟有些不屑地看了麻雀几眼又向天边远飞而去。不晓得鸟类有没有疫情,它们也会对疫情采取果断的防范措施吗?可惜的是鸟类越来越少,不管我们人类怎样精心地呵护,过去很多美丽的鸟现在却是不多见了。气候的转变,环境的污染,大自然需要的是我们所有人的共同呵护。

  儿子打开酷狗音乐接着跳绳,因为宅家缺少运动,我鼓励他每天最少得跳一千个跳绳,否则运动太少就会导致免疫力下降。小家伙不知什么心情,徐小凤的《不夜城传奇》从酷狗音乐里传了出来,这是电视剧《沉浮》的主题曲,也是一首很老的歌曲。记得那时候我最深有体会的是中间的一句“叫卖的呐喊响着生活的回音,天地忙忙碌碌的脚印写的是谁人一生的传奇······”叫卖的呐喊总是在生活里响着生活的回音!不是吗?那时,我刚刚从学校毕业,便约了几个要好的同学去上海打暑假工, 那时,我们把房子租住在虹口区的一个小弄堂里,每日下班回来总会听到一个中年女人踩着三轮车高喊:“酒酿小姨子啦------酒酿小姨子------”那时的我们,十分好奇,不懂得这“酒酿小姨子”是什么东西,可是又觉得她托声咬气的上海腔喊得十分有趣,那时不管我们多忙,都会站在窗户前悄悄地看一会,心里琢磨她到底是在卖什么。一直到后来,我们实在猜不透“酒酿小姨子”是什么东西,便耐心地向一个上海大妈打听,才知道那中年妇女卖的是酒酿小圆子,我们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可是那“酒酿小姨子------酒酿小姨子------”的叫卖声却一直留在了我的脑海里,给我们的生活增加了许多乐趣。

  我也是尝试过叫卖的吆喝的。那年暑假,我和几个同学在酒店里洗盘子,每个月拿着三百元的月薪,扣除往来的车费,还不足我们下半年的开学费用,无奈之下,我们便商量利用下班的空档去做一些小生意,一天赚个三块五块也是好的。于是,我们便去城隍庙的小商品市场批发了一些气球拿到南京路人流比较多的地方去卖。可是那些游人见我们几个女孩每人捧了一大把气球站在路边,只道我们是出来玩在等自己的家人,并没有一个人向我们问津。没有办法,我们一合计,便决定还是要大声叫卖!可是,我们谁也不敢吆喝,总觉得叫卖好丢人,这时我们终于明白那个叫卖“酒酿小姨子啦------酒酿小姨子------”的人其实比我们大胆得多。扭捏了很久,我们谁也不敢第一个吆喝,眼看人越来越少了,我们却一个气球也没有卖出去,我看到人流中有一个小孩一直盯着我们手中的气球看,便赶紧福至心灵地大喊了一声:“卖气球了-----卖气球了------三元钱一个!”那小孩便拉着他妈妈的手来买了一个,我们高兴坏了,第一笔生意赚了一元钱,我们真恨不得把那孩子抱起来亲上两口,一个劲地跟他们说了无数声谢谢,然后我们便纷纷大喊了起来。那一晚,我们三个女孩扣除本钱一共赚得了二十一元,这于那时的我们可以算得上一笔相当可观的巨款了。

  一直到多年以后,我对叫卖的呐喊声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感,《不夜城传奇》这首歌也被我设置成了手机铃声。去年春节,我上高中的女儿约了几个同学去卖糖葫芦,我觉得十分有趣,女儿性格温柔内向,我寻思她肯定是不敢叫卖吆喝的,就给了她三百块钱做本,心想丢了也就三百块钱,让她去锻炼一下也是好的。女儿很是高兴,下午便急匆匆地和她的同学去张榜街上寻找糖葫芦生产处,她们跟着一个卖糖葫芦的居然轻而易举找到了糖葫芦生产厂,并和厂家谈好批发价钱。

  初一一大早,女儿就和她的同学去了张榜街采购糖葫芦,两个人抬着装糖葫芦的箱子开始了走街串巷叫卖。上午,我打电话给她,问她糖葫芦卖的怎样,没想到她十分高兴地告诉我说她大发了,糖葫芦好好卖,她们俩人已经赚了一百多。我问她,你们敢叫卖吗?她大声说:“敢!”我也十分高兴,叮嘱她们当心农户家里养的狗,并让她们早点回家吃饭,还脑补了许多她们叫卖的画面,心中无端升起一种生活的幸福和快乐。

  生活里不能缺少叫卖声!不管什么时候,叫卖声是生活温馨和谐的一种画面。都市里卖小吃的叫卖、收废品的叫卖、蔬菜的叫卖······农村里卖馒头的叫卖、卖豆粑的叫卖、卖鱼的叫卖······各种各样的叫卖交织的是生活的安定和祥和,交响是我们平凡生活里的不宠无惊的传奇。

  门外很安静,因为封控我有一上午的时间用来发呆,几片叶子从大杨树上嗖嗖地落了下来,麻雀们不知什么时候飞走了,对面人家的烟囱里也升起了袅袅的炊烟,往日这个时候卖馒头的早就开始兜售了,那些没有时间做午饭的人常常会买了几个馒头应付一下午餐好接着干活,但是疫情封控,我才发现叫卖声也跟着消失了。举目远望,对岸油菜田里依然有戴着草帽耕种的农民,土地永远不会沉睡,我们都相信,过不了多久,叫卖的呐喊还是会响彻山村的每一个角落的!

  疫情防控,暂停的只是一时的叫卖呐喊,托起的却是我们不变的希望,因为大地永远不会沉睡。

上一篇:李韧《悬念》下一篇:李韧《过冬》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