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故乡情深|张榜老街和张榜大桥

发布时间: 2022-11-30 19:4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49|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对家乡的回忆、梦里依稀的,常常少不了张塝老街和大桥。

  张塝大桥建设时,我只有三四岁,对建桥的记忆是断断续续、模模糊糊的。记得桥墩是用钻机钻孔打桩的,桥墩建好后浇灌桥面,是在下面筑沙坝来支撑的。一个孔一个孔往前移,好慢好慢,大概搞了两三年才完成。建成后,觉得大桥特气派,妥妥的家乡第一座现代化建筑——跟以前见过的小石桥相比,简直太雄伟壮观了。在我幼小的心灵中,蕲河堪比长江,张塝大桥堪比武汉长江大桥。

  张塝大桥(1969年拍摄)

  这座钢筋混凝土建筑横亘蕲河,又高又大,气势非凡。它高超过一般人家屋脊,比两边河岸高出三尺,可能为了方便泄洪或预备河床抬升。宽足以并行两辆汽车,边上还有让人畜宽松通行的余地。长达200多米,由十几个桥墩架起。那时候汽车少,平均一天大约一两趟车经过,所以中心小学体育课的赛跑经常在大桥上进行。桥面很平坦,风雨过后特干净,赤脚跑在未曾磨损的桥板上,叭叭叭的感觉很舒服。但大夏天则不行,不穿鞋的话,像走在烙铁上,得蹦蹦跳跳才行。

  那时没有电扇和空调,炎热伏天的傍晚和夏夜,酷热难当,这里便成为小镇百姓纳凉的好去处。

  蕲河夏夜的风凉凉的,坐在大桥栏杆上,舒缓一天的疲惫,是一种好享受。有年轻人带着口琴或笛子在桥上吹,也有年轻人扯开嗓子唱,乐曲通常是《弹起我心中的土琵琶》、《游击队之歌》、《南泥湾》之类。河面空旷,歌声悠扬,好远好远都能听见。

张塝大桥(2009年拍摄)


  大热的时候,一边的桥面就被占据。有人架起床板支起蚊帐,既防蚊又防露水。更多的人是放个竹床或铺个竹簟,简便凑合一下,也有仅仅铺个缝缝补补旧床单的。几十上百人集体在桥上纳凉,成为一道风景。耳边是潺潺的流水,仰面是闪闪的星星,头顶是徐徐的清风,周遭还有草虫的和鸣。尽管生活是那样清贫,但不妨碍大家聚聚交流,享受自然赐予的美好。美好的时光里,时不时演绎一些风流韵事,个别男女青年的大桥之夜,夜深人静之时,终成鹊桥之恋。

2022年张塝大桥拆除重建(海子传媒拍摄)


  去大桥下捉鱼是我的一大喜好。夏天,跟几个玩伴一起提着箢箕和小鱼网到河里抓鱼,非常惬意。大桥中央的桥墩,有个自然形成的鱼窝,是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那几个桥墩正对着河水的中流,堪称中流砥柱。水比较深,建桥时为了保护桥墩堆放了一些石块,这就成了鱼儿隐身的好地方。这里鱼儿特别多,打渔人的渔网因为下面有嶙峋凸凹的石块,往往网不着。我们喜欢在这里摸鱼,手伸进石缝里,探得有鱼,用力一掐,往往拽出一条鱼来。有一年洪水过后守滩头,一个夜晚抓到三条鲶鱼,那是收获最多的一次,记忆尤其深刻。

张塝街(2019年拍摄)


  那年洪水退去,鱼儿也往下游撤退。一天晚上,我学着大人模样守滩头守到后半夜。周边万籁俱寂,只有哗哗的水声,人蹲在沙滩上,借着微微的星光,审视每一个滩头。偶尔会有鱼儿游进浅滩,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寻声望去,一道V形波浪往下游窜去。此时我突然打开手电筒直射过去,鱼儿被强光照射,会愣住一会儿,于是手电往脖子上一夹,眼疾手快,迅速精准扑过去,双手按住。有时用小兜网快捷一铲,甩向近旁的沙滩,鱼一上岸,就蹦哒不了多久。鲶鱼非常滑溜,身上有粘液,方法稍有不当,就会逃之夭夭。那天晚上收获的全是鲶鱼,别的鱼一般在深水区,没有大撒网,只能望鱼兴叹,鲇鱼视力可能差一些,会搁浅于沙滩。

蕲河(拍摄地为张塝大桥)


  七十年代,山上开荒垦地很普遍,大量植被被毁,水土流失极其严重,河沙年年见涨,河床年年抬升。以前露在外面的桥墩基础平台被河沙覆盖,不几年连着两个墩柱的横梁又被河沙埋没,相对而言大桥变矮好多,最矮的地方距离桥面恐怕不足三米。于是我们变得勇敢起来,跑到桥上往下跳,跳到水里扑通扑通,跳到沙上呲呲滑过,很是兴奋,咯咯咯的笑声洋溢水面。

  世道沧桑,大桥也历经时代的风风雨雨。记得大桥建成没多久,就成为大字报的长廊。栏杆柱上被贴上竖条形的各色标语口号,横栏上被刷满白底黑字的大字报。桥墩相接处插上了旗帜,两边桥头竖起了高音喇叭,尖尖的嗓音慷慨激昂。可是桥上风大雨疾,往往一场小雨就将其打得七零八落。后来纷争的两派为了让其标语口号长久,竟然在桥板反面和墩柱上刷写标语,真是不辞辛劳、用心良苦。历经几十年风雨洪水的洗刷,桥板底下的痕迹还隐约可见,桥墩上的痕迹则早已荡然无存!

张塝大桥(2022年海子传媒拍摄)


  大自然也有发飙的时候,大桥每年都会历经洪水的考验,隔几年乃至十年二十年会有更大的洗礼。最为严峻的一次,是1975年夏季的特大洪水。那年八月的几天,大别山区黑云蔽天,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蕲河河水暴涨,两岸圩田一片汪洋,公路和河堤仅存细细的一线。整个张塝老街像拴挂在岗头上的一挂竹簰,浮在汹涌的河水上飘摇。公社动员部分群众向岗头上疏散,防备水库溃坝,大河决堤。蕲河水已经漫进张塝老街,部分低洼的屋子已经进水,有人在家里抓鱼。人们紧张地注视着大同水库的安危,生怕承雨面积几百个平方公里、库容强大的大同水库决堤。一旦决堤,整个蕲河流域会被吞噬,后果不堪设想。不少人日日夜夜守护在水库大坝上,进行抢险加固。水库每增加一个流量都向下游通报,问下游情况如何。幸好,肆虐的特大暴雨渐渐平静,水库安然,大桥安然。

  这次特大暴雨造成的损害巨大,张塝六溪冲上游的葫芦石水库决堤,洪水直冲蕲河,大有截断蕲河之势。后因六溪冲大桥是仿延河大桥的拱形桥,桥墩占位较多,墩孔被上游冲下的大树填塞,河水受阻,于是冲破右侧陈广圩,再破蕲河西大堤顺流而下,无意中救了张塝老街一命。但是六溪冲整个山冲房屋田地道路基本被毁,造成大量人员牲畜牺牲,损失惨重。

张塝街(2019年拍摄)


  大水洪峰过后,我去张塝大桥走了一趟,看到洪水几乎贴近桥面,浊浪翻滚,漩涡连连,上游时不时有大树、屋梁、家具、棺材、牲畜和蛇被冲下来,不禁感叹大自然的破坏力真是巨大,人在自然面前有时真是不堪一击(后来知道这次特大暴雨造成河南板桥水库决堤,淹没数县,死人无数),人要改造自然,更要顺应自然,善待自然。

  大桥最拥挤、最热闹的时候是改革开放以后,尤其是春节期间。改革开放以后,城乡经济大发展,人们迅速有了自行车,接着有了摩托车,后来有了小汽车,大桥一天比一天拥挤。每到过年,在外打工的人,回乡探亲的人,从全国各地汇集家乡,带来一片热闹熙攘气氛,也增添了小镇的拥挤。近年来塞车现象尤其严重,幸好上游两公里处新建了塘坻坳蕲河大桥,下游两公里处新建了陈广蕲河大桥,分别称张塝二桥和三桥,分流了部分车流。由于城建大发展,蕲河取沙严重,河床比我童年时期几乎下降三分之二,以前被河沙埋没的桥墩底座全部裸露,有的地方甚至桩基都露出一米多,钢筋锈蚀斑驳,感觉再不维护会有坍塌的危险。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大桥老了,也到了要更新换代的时候了。

张塝大桥(2022年拍摄)


  伴随我走过童年、青年时期的张塝大桥,承载了我许多美好的记忆。它的拆除不免让我有些留恋和伤感,但时代总是不断向前,推陈出新是自然规律,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追求和梦想。

  期待新大桥早日建成,更加雄伟壮观,期待家乡人们的生活如芝麻开花、竹子破土,一节更比一节高,一天更比一天好。

  (作者何北鸿,蕲春张塝老街人,现居上海)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