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杨文斌《管窑看陶》

发布时间: 2022-11-20 17:2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5| 评论: 0

管窑看陶

  几年前,偶见堂兄院子里有个被埋了半截的罐子,土黄底,露出半只赭黑色喜鹊,翘着尾巴,栩栩如生。见我喜欢,堂哥拔了出来,装进蛇皮袋子送给我。我将喜鹊罐照片发给搞收藏的朋友看,他们说这是孝感汉川马口窑烧制的油坛子,不是什么宝物,不过以其形制与图案看,也有百余年历史。我想,是否值钱不重要,关键这物件我祖上用过,有意义。

  这个马口窑油坛,是我有意识收藏的第一件器物,此后一发不可收,陆续搜集到三四十个形形色色的坛坛罐罐。每次回老家走亲戚,或到乡下采风,有意无意都会在房前屋后、塘边树林,甚至是垃圾堆里多看几眼,希望有所发现。今年春节,在姨妈的菜园里,捡到一个金黄釉的小罐,缺了一只耳,是腌咸菜的马口窑小坛,带回来洗了很多遍,还是散发出一股腌菜味。喜欢其造型轻巧朴素,搁在书房里,插一把干麦穗,越看越爱,百看不厌。我收罐是单纯的喜欢,闲时看看,或摆作静物让学生画,或扯些野花野草插在里面,古朴之风,扑面而来。

  喜爱收藏罐子,知道了湖北三大窑口:汉川马口窑、麻城蔡家山窑、蕲春管窑。趁单位在蕲春搞活动之机,来到管窑。在该镇“柿外陶园”陈列馆前,惊喜地发现公路旁、树底下、池塘边,到处堆着各式各样的大坛小罐,让人眼红心痒。我空有抱罐之心,却无“偷”罐之胆。那些看似随意摆放的窑货,实则是别出心裁的景观艺术品,是“陶都”管窑浓厚陶文化的陈列物。

  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步入明窑公司陶艺展馆,欣赏精美的陶艺作品,觉得我费力搜来的那些“破窑货”不值一提。流连展厅,欣赏展品,粗陶细釉,敞口大肚,赤橙黄黑,或朴或秀,琳琅满目、应接不暇。那几件黑陶瓶罐,或枯荷一叶、芭茅三茎;或稗草几尾、棉花数朵;有画境的风雅与田园野趣,令人爱赏不已。在暖暖的灯光下,“马口红”圆适温润,如灯下美人;“马口陶”朴拙可爱,如儿时养过的小黄狗,摇头摆尾。在展厅转角,有几处模仿古窑的下沉式展区,一堆碎片上,写着“芦家窑”“李家窑”字样。顿起怜香惜玉之心,虽是碎片,但愿拥有。

  玩味展品,用目光去温柔地抚摸,爱不释“眼”!

  欣赏管窑红、马口陶、灰釉等系列“管窑制造”,如同走进一部金木水火土的交融史,顿起穿越之感与象外之思。展馆小册子上说“陶,接地气、聚五行”,颇有意味。且看,金,陶土中的金属物质能立陶之骨,使其在千度火焰中,质变而形不改;木,以木柴烧,以木灰制釉,木是提升陶的品质催化剂;水,用水淘泥或和泥,使散土成型;火,则是由土而陶涅槃之必要条件;土,土入陶,陶归土,循环往复,厚德载物,大美不言!

  一个陶罐的诞生,体现着物质的升华,蕴藏着玄奥的哲理。从土粒、聚形、成器、传神,最终要归功于人的创造。一双千锤百炼的巧手与一颗巧妙别致的匠心,使得五行调匀、格物重构,赋予泥土以生命,并传之久远。女娲抟土成人,人来于泥土又复归泥土,人与陶便有着天然的契合。与其说我在赞叹器物之美,不如说是在赞叹人类的聪慧之花。

  在明窑公司与湖北美院合作的实训基地,我挽起袖子,坐在转台前,在师傅指导下学习拉坯,亲身体验了一把制陶的过程。抟成团的黄泥,堆在工作台上,像一堆荞麦馍。师傅取下一个,放在转盘中央固定,踩踏开关,台盘开始旋转,却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师傅教我把手打湿,捧着泥巴,用拇指挤压泥团中间,只见泥团转动,中心逐渐凹陷,像石臼,瞬间收口成一只鼓腹的钵子,这一切太奇妙了!

  一时高兴,忘记了要把手打湿,干燥的泥手使钵沿变形、歪斜,好好的一个钵盂迅疾瘫软成几坨泥片……唉!只好再次揉泥、转动、拉坯,却一次也没有成功,反弄得身上到处是泥,成了一个毛手毛脚的泥猴。

  拉坯时,自然想起电影《人鬼情未了》中的经典镜头:暧昧灯光下,穿白裙的女人在泥盘前拉坯,男人从背后深情拥抱,滑腻的两双手,在转动的陶坯上温柔地交叠、捧握、缠绕,情到深处,不可抑制。旋转的轮盘如同停不下来的炽热爱情,超越阴阳,永世相守。男女主人公拉坯的镜头,已成为与陶艺有关的永恒经典。

  管窑手工制陶,始于隋唐,盛于明朝,手工陶艺大都采用练泥、拉胚、盘筑、印胚、画胚、施釉等手工技艺,代代传承,经千余年演进,形成了独特的陶艺文化。在机械流水线生产的时代,在追求标准化、同质化的当今,“手工”是上帝的赐予,是神圣的劳动。所谓“工匠精神”,就是专一和精深,就是凝聚一个人的呼吸心跳与毕生才智的“纯手工”劳作,甚或就是一个人生命意义的物质化存在。管窑陶文化,就是工匠精神的高度凝聚与集大成者。

  “手德心规陶大象,泥盘窑火镇长河”。这是蕲春籍著名书法家陈新亚为陶艺馆撰写并手书的一副楹联,可说是对管窑历史文化的概括阐释。陈先生在款识里写道:“孔子云: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而志于道。老子曰:大象无形也。而陶工陶艺如之。”手德心规陶大象,从“手之艺”到“手之德”,从艺术审美升华到自然大道,所谓技近乎道也。

  院子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陶品,有半人高的水缸,也有盈盈一握的茶盅。走进里间,好像走进了陶的海洋,一个纸箱里堆放着提梁壶,小巧别致,花色可人。我喜欢其中一个小茶壶,金黄底,浅浮雕传统花卉纹样,憨朴中透着清新,就像一只小麻雀。可惜壶嘴有一点损残,壶身有一道头发丝一样的裂线。樱桃树下一个女人说,这是她父亲手工做的,从拉坯到雕刻,耗费了整整一天的工,原价得好几百呢!因有点瑕疵,才堆在那儿。我暗喜,忙问怎么卖,女人说,师傅们对不满意的作品是宁可打碎,也不愿降价卖出的,但既然你喜欢,就按成本给你吧!

  回程路上,抱着这个有点瑕疵的陶壶。同事们都说我花钱买了一个残次品,我却能体令这种“残缺之美”!

  回家,擦拭干净,在提梁上系了一挂朱红的小流苏,摆在书柜里,漂亮!宁静的夜晚,泡一杯绿茶,研墨展纸,临帖学书,书毕把玩,有“茗香心自静,壶中天地宽”的况味。茶有茶艺,陶有陶技,书有书道,都应追求“手德心规”,如此才能陶冶大象、臻于化境——器物与人事,莫不如此!

  杨文斌,湖北孝感安陆人,中学美术高级教师,湖北省作家协会、省书法家协会、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现为黄冈市文联东坡文学艺术院副院长、市作协秘书长。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