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人的祖籍在哪里?

发布时间: 2022-10-29 22:5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09|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每个中国人都有根,而且中国人对根的情怀是根深蒂固,无论是海外华侨,还是国内居民,都情于认祖归宗、追根溯源,这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一种表现。《汉书》里说:“安土重迁,黎民重性,骨肉相附,人情所愿也”。
湖北人也不例外,每到清明时节要祭祖扫墓、七月半中元节要孝祖化袱、农历过大年要辞祖敬香,这也是后人对列祖列宗的思祭敬。许多湖北人特别是绝大多数蕲春人每翻开氏族家谱,总会看到祖籍某省某地几个字,让人产生疑惑,也产生联想,他们真的很想知道自己的先宗是为什么要从外地远迁到湖北、迁到蕲春来定居繁洐生息的?
湖北地处祖国腹部中心地带,位于长江中下游,有“九省通衢”之称,水陆交通方便,自古就是人口流动性较大的地区之一。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湖北蕲春境内12935户,78693人,这是蕲春县有史以来对户籍人口的最早记载,到清朝康熙十一年(1672年)有15571户,只有68045人,整个明朝近三百年间,人囗不增反减少了10648人,雍正四年(1726年)有16882户,73774人,乾隆十六年(1751年)也只有18673户,81826人,咸丰一年(1851年)有26251户,人口增到202391人,可是到了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户数达到96369户,人口达到534843人。此后至1962年,湖北省蕲春县人口一直在50万人左右徘徊,1963年以后人口直线上升,到2018年底全县总人口达到103.11万人。据人口普查数据,蕲春县总姓氏292个,其中单姓288个,复姓4个,百家姓前30个姓都是湖北蕲春县主要姓氏。在中国的史籍中,移、迁、徒、屯,这些字不绝如缕,每次出现都伴随着一次规模或大或小的移民运动。所以,中国人把原来居住的家乡称为故乡。纵观近两千年来的历史,中国人经历了多次规模相当大的迁徒和移民。魏晋南北朝时期,北方游牧民族进入内地,与汉族通婚并混杂居住,实现民族大融合。到西晋末的永嘉年间,北方战乱,汉族人不能在北方立足,先后南下,迁移到长江中下游的江苏、安徽、湖北、四川一带,据史学家考证,当时迁移到南方的中原人有90多万,历史上称之为“衣冠南渡”。使秦汉以来人囗分布北多南少格局发生了变化,是中国人口分布中心向长江流域转移的标志性事件,这次移民成为吴、湖两大系南方汉族的基本源流。公元八世纪的唐朝“安(陆山)史(思明)之乱”历时八年,给唐王朝的社会经济造成了严重破坏,此后的中原地区陷入了长达百年的藩镇割据战争,有100多万人继续南迁,从湖北荆州到湖南常德一带,因为移民使当地户口增加了数倍,襄州沿汉水南下经郢、夏至鄂、渚州户口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加,黄河文明逐渐向长江文明扩散。
1125年,金灭辽后开始攻打南宋,黄淮流域成为主战场,每次大的战争都会造成黄河流域和淮北地区的居民南逃,许多史料中有记载,累计移民超过500万人,主要移至江苏、浙江、湖北、四川等地,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一次中原汉民族南迁。随着女真族蒙古人的崛起,他们继续南下侵占中原,湖北也深受其害。就蕲春县而言,据《辛巳泣蕲录》记载,1221年(宋宁宗嘉定十四年、金宣宗兴定五年),金兵左副元帅仆散安贞,统帅十万大军横扫蕲春,并攻下蕲春县城罗州城,守将李诚之和秦钜等以身殉国,当时横尸遍地、惨不忍睹;1236年蒙古军首次侵犯鄂东蕲州,由扎刺温火儿率领,被守将孟拱遣军击退。次年再犯蕲州,守城知州弃城,百姓遭殃。三年后又犯蕲州,围攻不下而退;1275年元军来犯蕲州,宋蕲州知州兼安抚使管景模以城降;1277年张德兴起兵抗元,在文天祥所率宋军支持下,收复了黄州、蕲州、寿昌等地;1351年刘福通红巾军部将吕氏攻入鄂东蕲春,并在蕲州城的东北缺齿山筑城称王,后人称之为“吕王城″;蒙古人在中原横行,又迫使中原人继续不断南迁,河南十室九空,成为历史上人口最少的时期,这也是湖北特别是蕲春有不少人祖籍来自河南的缘故。从1254年蒙古军在光化筑城开始,至1276年元军攻克潭州为止,宋元双方在湖广地区的争夺战延续了20多年,襄阳、荆州一带备受战火摧残。北方民族以归化者和征服者的姿态,不断进入华北、华中、甚至江南,西北方人口急速减少,有的大片土地变为废墟。长达17年的元末农民战争(1351至1367年),使百姓流离失所,人口大量死亡,作为主战场的黄河下游、黄淮平原一带,更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惨景,几乎成为无人区。史书记载:江北扬州,曾为繁华之城,在朱元璋军队侵占时,仅剩下18户人家,成为空城。随后又是朱元璋和陈友谅两大势力的角逐混战,湖北作为重要战场,社会残破,人口外逃。据《蕲春县志》记载:1351年徐寿辉领导的红巾军也进入鄂东州县,攻克蕲州,元朝蕲州路总管张某弃城而逃。元朝进士、邑人康茂才和蒙古人汪不花在蕲春境内各自组建乡勇以抗起义军,汪不花居株林燕子寨,后被徐寿辉领导的红巾军攻破,汪不花毙命,康茂才于1356年降于朱元璋;1353年元浙江省平章政事卜颜铁木儿侵犯蕲州,红巾军天完帅邹晋泰战败被俘,蕲州城沦陷;1360年陈友谅占领湖北广大地区,攻占蕲州后,杀徐寿辉,称帝,国号“大汉”;1361年陈友谅军与朱元璋军战于江州,陈大败,朱元璋遣康茂才乘胜攻战湖北蕲州城,在八里湖的百战坑、黄柏城的得胜桥大败陈友谅军,1364年朱元璋称“吴王”,改湖北蕲州路为湖北蕲州府。由于连年战乱,湖北部分人口外逃。
而东有太行,西有吕梁的山西正好相反,由于物产丰富、易守难攻,没有受到战争影响,加上连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丁非常兴旺。据史料记载:洪武十三年(1381年)全国总人口近6000万人,而山西却超过400万。于是朝庭下令,开始从山西向河南、河北、安徽、江苏、湖北等地移民,规定“凡五口之家迁二,六囗之家迁三,七口之家迁四,八口之家迁五,有丁无地之家全迁”。这一强制性政策,制造了许多的生死离别、同胞远亲。这也是湖北有不少人祖籍来自山西的主要原因。山西移民政策取得成功后,作为统治者,朱元璋便发动声势浩大的移民运动,强令百姓和士兵去人口稀少的地方开垦、守卫,据《简明中国移民史》记载:明朝初年,长江流域移民700万人,华北地区移民490万人,西北、东北和西南边疆也有移民150万人,共计1340万人,几乎占全国总人口的两成。这时在湖北居住的人口大量外迁,造成本地居民减少。清朝康熙二年(1663年),顺天府人氏张德地被擢升为四川巡抚,这时四川人口巳非常稀少,州县居民多为数百家,少为数十家或十几家,一个偌大的四川省仅剩9万余人,而且老虎等猛兽横行,据史料记载:当时南充县招来500人开垦定居,被老虎吃掉了228人。面对地广人稀的严峻情况,张德地上书中央政府,请求移民四川:“四川自张献忠贼乱后,地旷人稀,请拓民承垦″。康熙七年(1668年)张再次上书要求移民入川。于是,满清朝廷颁布诏书移民。并出台优惠政策:凡移民入川者,五年內不用纳土地税,滋生人口永不加赋,入川移民可以入籍,可应科举,一对夫妇,给水田三十亩或旱地五十亩,有可作为丁壮劳力的儿子,再加拔四亩,每户给银十二两,作为定居的置产费用。这些政策调动了移民的积极性,湖北、湖南居民沿江而上,进入四川东部,广东人则大量进入四川盆地西部和南部。这次声势浩大的移民,历史上称之为“湖广填四川”。其实,除湖广人以外,还有其他入川大军,来自福建、江西、广西的移民,他们组成数十人甚至数百人的队伍,进入四川。浙江和安徽等地也有入川移民,据清朝《成都通览》记载:成都人,原籍皆外省人,湖北15%、江西15%、湖南10%、陕西10%、浙江10%、云南贵州15%、安徽5%、广东广西10%、河南山东5%、福建山西甘肃5%。与此同时,湖广人还继续向北,进入陕西南部,直到乾隆后期这几十年间,那些曾经被荒草覆盖的地区,每县就有上千户至万户的人家,连山岩谷中都有移民,促进了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繁荣,清初所谓“康乾盛世”,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移民造就的盛世。与北方经济衰败、人烟稀少相比,江南是另一番景象,特别是江西,社会稳定、物产丰富、人口众多,宋朝时期就有人口446万人,到元朝世祖至元二十七年(1290年)顶峰时,江西人口占全国23.3%,居各省之首,到明代,江西人口继续增加,总数在全国各省排第二位,出现了人口过剩、人多田少的现象。这时江西粮繁差重,很多百姓承担不起,想卖产外迁,正好这时朝廷也出台了一些鼓励政策。如"入湖广定居者,可免劳役三年,即为己业,永不起苛”等。使大量的江西人迁入湖南、湖北,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江西填湖广“,据《松滋县志》记载:“松滋氏族,问其故籍,皆自江右而來……古老相传,有江西填湖广,湖广填四川之说”。
江西人进入湖广,首先是流向江汉平原和洞庭湖平原,也有的至江夏,据《江西通史》记载,元末明初湖南的移民数量占全国26.2%,当时湖北总人口为173.8万人,其中移民98万人,超过了总人囗的半数,而从江西迁移进入的就有69万人。这其中来自南昌和饶州二府的移民各有19万人、吉安府移民8万人、九江府移民3万人,其它各地区移民10多万人。这就是湖北有很多人祖籍来自江西、湖北人也经常称江西人为“江西老俵″的主要原因。经商做生意也是江西人进入湖北的重要原因,当时的武昌、汉口、汉阳“五方杂处,商贾福辏”,盐、米、当、木材、药材、花布六大行业中,都有江西商号。明代竟陵(今湖北天门)皂角市,居住着大约3000多人,其中十分之七来自江西,绝大部分是商贾之家。与此同时,朱元璋采取“三分防守,七分屯田”的军屯政策,将许多军人及其家属调往全国各地,全国直接参与屯种的军士就达120万人之多,江西、湖南、湖北地区有不少人到少数民族的边疆屯田定居,这也是造成湖北本地居民减少的原因之一。在湖北人大量迁出的同期,也有大量移民进入湖北。据《蕲春县志》载:明朝专门在蕲州设立机构“蕲州卫”,指挥朱德领凤阳府4000户至鄂东屯田,以屯养军,主要集中在牯牛洲、棋盘洲、李家洲、散花州、烂泥滩一带,这也是许多湖北人祖籍来自安徽的重要原因。但是“江西填湖广”和“湖广填四川″不是在同一时期进行的,江西填湖广发生明朝初期,而湖广填四川是在清朝前期,两者相距有两三百年。全国人口大流动一直延续到清朝末年和民国时期,河北、山东有3700万居民走陆路和水路越过山海关到东北定居,史称“闯关东”;山西、陕西、河北有100多万居民越过长城,到达蒙古,史称“走西口";而福建、广东一带有数十万居民,则离开家乡,远渡重洋,到东南亚诸岛上谋生,史称“下南洋”。现今,后人对历史的回溯和追忆,把先祖的根集中于几个点,如南雄珠玑巷、山东枣庄林、江苏阊门外、南京扬柳巷、江西瓦屑坝、山西洪洞等地,尤以山西洪洞最为著名,涉及人口之多、地域之广、影响之大无地可比,有民谣为证,“要问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
湖北人口的大变动,除与战乱和国家移民政策有关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毀灭性的自然灾害。从鄂东蕲春地貌特征看,曾发生过严重地质灾害,蕲春17座海拔1000以上的高山如云丹山、屏风寨(三角山)、仙人台、雾云山、将军山、牛皮寨等,山体表面均堆着坚硬的大块岩石,说明是有巨烈的地壳运动造成的,而且岩石风化程度不高,应是在几百年之内发生的;横车许岗村有块红砂石山,修路时挖出山里有卵石和沙子与沉泥相间分层的折绉曲线,上下有十多层,说明此地以前长时间在水底沉积,经过地表巨烈运动后隆起成为小山;蕲春有许多地方地下5至10米能挖出虽然腐乱但没有碳化的大古树,说明地表经过大能量的运动将大树埋入深层;蕲春地处长江中游北岸,有一半面积低平,而长江每百年要发一次特大洪水,蕲春必深受其害;蕲春公元前201年就已建县,是全黄冈市建县最早的县级行政机构,距今有2220年的历史,但是整个蕲春境内没有现存古老的建筑,也没有现存的古老垸村,而且蕲春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县治上一级(相当于地市级)管理机构,但没有留下著名的名圣古迹,即使有一些远古建筑如达城庙、三角寺、仙人台、昭化寺等在明朝或清朝初年均重修过;明朝从建立到灭亡有276年时间,蕲春县总人口不仅没有增长,反而下降15%;从笔者通过对湖北蕲春县随机调查(一条线是用十多个微信群作问卷调查,二条线是向市民面对面调查,三条线是询问“道士”从业人员)蕲春县居民的祖籍情况看,来自江西省占70%左右、安徽省占8%左右、河南省占7%左右、山西省占5%左右、湖南省占3%左右,其它浙江、江苏、陕西、四川、福建等地5%左右,省内县外迁入占1%左右,是蕲春本地的正牌后裔甚少,不到1%。鄂东的黄梅、武穴、浠水、黄冈等地的本地籍居民也较少。绝大多数氏族从先祖进入鄂东至今已历经20—30代人,如果按18—22年一代人计算,应为360—660年之间。从以上诸多情况综合分析判断,蕲春甚至鄂东在明朝时期可能发生了1至2次毁灭性的自然灾害。明朝自然灾害频发,可谓旷古未有。据有关学者统计,明朝从1368年朱元璋建立大明王朝到1664年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煤山自缢死亡的276年中,共发生水、旱、震、虫、雪、雹、疫、风、沙尘、雷击、霜、冻害等十二类自然灾害3952次,而水、旱、震灾就占四分之三。发生水灾1581次、旱灾625次、地震609次,其中有大的破坏性地震达165次。有安徽花鼓戏词说“自从出了朱元璋,十年就有九年荒”,可见明朝的灾难有多重了。明朝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二日(1556年1月23日)午夜突发的特大地震,瞬间天塌地裂,且一日数次,造成大量人畜死亡,灾区报给朝廷有名有姓的死者就有83万人,是当时全国总人口的百分之一,而无名无姓和失踪及偏僻地方未统计者不知其数。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强烈、破坏性最大的一次地震,也是到目前为止全世界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地震,历史上称之为“明嘉靖关中大地震”。由于地震造成地表改变,使渭河改道,黄河逆流,“河、渭大泛,”,“终南山呜”,“平地出水”,“泉水如河”。陕西、山西、河南同时发生强震,波及的范围涉及大半个中国,十多个省份,两三百多个州县。根据正史和地方志记载,东起江苏的南京、淮安,西至甘肃的靖远,北到山西的保德,南到湖南的浏阳,均有灾害,甘肃、湖北、湖南、安徽均属重灾区,甚至连福建、广东也有震感。影响范围达300多万平方公里,加上寒冷、饥饿,随后又发生瘟疫,其灾之大可想而知,出现了“二千里人烟几绝"的惨状。虽然湖北不属地震中心,但破坏的程度还是非常的严重。据《咸宁县志》记载:“无年无月,居常震摇,迄今万历之岁,未甚息焉”。整个湖北受灾严重,鄂东属于重灾区,受余震的影响比较大,直到万历年间,还有余震,大地摇晃了五年,才“渐轻方止”。也许就是这次大地震给湖北特别是鄂东带来了灭顶之灾,改变了鄂东地区的地形地貌,造成毁灭性的财物破坏和人员伤亡。明朝1600—1644年,气候进入小冰河期,这段时间气温骤然下降到了千年以来的最低点,万年以来的次低点。1619—1630年最为严重,粮食大量减产,牲畜大量死亡,可以说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来最为寒冷的时期。据明史和地方志史料记载:“1621年淅江、安徽、湖北、湖南普降大雪月余,汉水冰冻,冰坚可渡”。“ 1622年安徽舒城大雪,自冬历春深逾丈,穷民冻死者甚众"。“1630年大寒,多地大雨雹,湖北广济,大雪雷,雪雹冻死人畜无算”。《明史-五行志》记载:“景泰五年正月,江南诸府大雪连四旬,苏、常冻饿死者无算,是春,罗山大寒,竹树魚蚌皆死”。“衡州雨雪连绵,伤人甚多,牛畜冻死三万六千蹄”。“二十八年七月,兴化、莆田、连江、福安大雨数日夜,城垣、桥梁、堤岸俱圯。二十九年春夏,苏、淞、嘉、湖霪雨伤麦”。《明史》记载:“万历三十五年六月,湖广及徽、宁、太平、严州大水”。“崇祯三年九月辛丑,大雨雹,四年五月,襄垣雨雹,大如伏牛盈仗,小如掌,毙人畜甚众……″。“十年四月乙亥,大雨雹,闰四月癸丑,武乡、沁原大雨雹,最大者如象,次如牛″。又载:“崇祯六年正月辛亥,大雪,深二丈余”。“十二月丁亥,大风雪、雷电″。“崇祯七年三月戊子,黄州昼晦如夜"。“七年五月,邛、眉诸州县大水,坏城垣、田舍,死人畜无算”。《明史-五行志》还记载:“万历十一年八月庚戊朔、河东盐城言,解地干涸,盐花不生”。“万历三十七年秋九月,湖广、四川、河南、陕西、山西大旱”。“崇祯十二年,山东、山西、江西饥,河南大饥,人相食”。明朝1637—1643年的大旱灾,持续时间之长,受旱范围之广,灾害影响之大,是中国有史以来所罕见。中国南北方23个省区相继遭受严重旱灾,旱灾中心河南省,连旱7年之久,重灾区在黄河、海河、长江中下游15个省区,连旱5年,干旱灾区连成一片,史称“崇祯大旱”。大旱造成竹木枯死、庄稼绝收,山西汾水、漳河均枯竭,河北九河俱干,白洋淀涸,灾民弃耕逃命,人多饥死,十亡八九,人吃人的现象经常发生。这场大旱灾,鄂东也属重灾区,百姓深受其难。明朝1633年(崇祯十四年),一场奇灾——鼠疫,从山西开始爆发,随即波及华北数省,很快传遍全国,史称“明末大鼠疫”。这场鼠疫的原因是由于大旱灾,百姓饥不择食,见老鼠就捉而食之,就连病死路边的老鼠也被当作食物吃掉,结果感染上了鼠疫,半年内就扩散到很大的区域,但在当时条件下是无法防治的,遂传遍整个中国,这场鼠疫夺走了1000—2000万人的性命,光是北京城内就死了二十多万人,1643年,仅8月到12月四个月的时间北京就减员五分之一,平均每天有上千人死亡。导致全国总人口锐减40%,造成“街坊间小儿为之绝影”的悲惨状态。
明朝是个多灾多乱的朝代,除了天灾还有人祸,就湖北而言,在明朝时期也不太平,战乱连年,百姓苦不甚言,导致了人囗不兴旺。明朝中期发生两次较大规模的郧阳农民大起义,还发生了贺人龙领导的农民大起义。明末清初这段时间是鄂东历史上少有的动荡和战乱期。据《蕲春县志》记载:1448年(明正统十三年)邓茂七在家乡青峰寨聚众数万人举事,号称“铲平王″,后在福建沙田县领导佃农起义,第二年被明朝军队镇压;1511年(明正德六年)6月,刘六(刘宠)、刘七(刘宸)率河北农民起义军数百人打入蕲春、浠水等地,与本地乡勇战于渴口。1588年(明万历十六年),因全州大旱,饥荒严重,饥民怨愤,蕲州农民刘少溪聚众在株林北边三角山老龙洞;余孟新聚众于株林荆竹山燕子岩;梅镗、詹三汉聚众于张家塝柴家山,策应流民刘汝国在黄梅、宿松发动的农民起义,挫败了前来镇压的东西两路明朝军队,四路起义军在蕲(州)宿(松)太(湖)边界会师,多次与官兵交战,数月后被官兵和地方豪强联合镇压。1635年(明崇祯八年)2月,张献忠率起义军从安徽霍山经英山进入蕲州、黄州,后与马守应部会师于麻城。孙可望部在谷城、罗汝才部在郧阳一带活动。明朝知州唐世照督导军民在蕲州城东门外瓦屑坝筑符乾关,致仕山西按察副使李树初捐东廓外土地,掘濠引雨湖水护城。同年,农民起义军“爬天王”率部800多人转战蕲黄,经过十几次与官兵交战后“爬天王”战败被俘。次年春、冬,张献忠两次率起义军进入蕲州,12月,广济县典史魏时光督乡兵在高山铺安营扎寨,起义军据西河驿,两者相持十几天,后乡兵被起义军击溃,魏最后单骑顽抗,被执处死。1637年(明崇祯九年)4至5月,张献忠率部从安微潜山西进攻打蕲黄,贺一龙部据蕲州青山乡及英(山)霍(山)阻险种田,为持久计,四出游击,以攻为守,明朝总兵左良玉率部进山搜剿,知府唐生照也下令:“于附城挖濠筑险,分住流民,日夜巡辑”。下江防盗佥事张秉贞“至渴口督剿"。第二年1—2月,明朝兵部尚书熊文灿与总兵左良玉、监军张大经等几大军中巨头抵达蕲州,乘张献忠在安徽南直受挫,派遣“被俘生员″卢鼎和冷水井道人姚宋中往说张献忠、刘国能就抚。张献忠率部入蕲,明荆王朱慈烟设宴邀起义军首领入宫,并使“走马后苑,与庞姬观之为戏”。唐生照急派“技勇”入后苑防护,“周旋竟日”。熊文灿正待同义军首领商议安置,张献忠“忽遁”就抚。1641年(明崇祯十四年),农民起义军贺锦、刘希尧、蔺养成部在桐梓河受到挫折,阵亡将士1800多人。1643年,张献忠率轻骑200人,夜出广济袭击蕲州城,次晨突入城内,焚烧荊王府北上崇居乡。6月,张献忠据武昌楚王宫,称“大西王”,建天寿府,委张以泽为总督,镇蕲、黄。7月,明将左良玉派总兵方安国率部攻蕲州,蕲州义军“反水”,明军占领蕲州城。次年,南明兵部右侍郎何腾蛟率师驻蕲州理废墟,筑城廓,控守长江。1645年(清顺治二年)4至5月,左良玉以诛奸党马士英、阮大钺以“清君侧”为名,统领80万大军自武昌经蕲州东下,纵士卒烧杀掠抢,路过田园尽成赤土,砍伐蕲竹几绝。8月清军攻占蕲州,严令居民剃头、易服,引起众怒,境内原来为防御农民起义军而建的52座山寨就有51座转而抗清,并联络蕲黄300余寨,皖西24寨,鄂北和豫南489寨,共同抗击清军,其中州民刘和尚组建的寨兵,同清兵周旋于蕲州、蕲水、英山边境地区。州民马连山、郑鼎生等据檀林将军山、大同仙人台,同清军对抗。1646年(清顺治三年)明荆王朱常淼与英山王六姐起兵抗清,年初,据蕲水斗方寨,稍后,据蕲州司空寨,袭破安徽太湖县城。随后,司空寨被清军攻破,朱常淼被杀。清廷设置“蕲州营”扎兵驻城,并分防州境及黄梅、广济两县塘汛。次年自夏至秋,清朝总兵徐勇、祖可法及黄州同知白秉贞等,围剿蕲黄山寨抗清乡民。1648年3月,金声桓于江西南昌反正抗清,蕲黄山寨抗清余部起来响应,金派驻九江之将吴高率军援助蕲黄抗清武装,攻蕲州南城不下而退,而蕲春境内抗清武装坚持到5月以失败告终。原明总兵曹德参起兵据蕲州北部的抗清力量,也于1550年3月因曹中伏被擒而失败。至此,鄂东的反明抗清武装力量被全部剿灭。明末清初的频繁战乱,不仅仅影响湖北东部地区百姓正常生活,影响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还大大影响当地人囗正常增长,战争使人口大量死亡和外逃,造成人口增长缓慢,甚至下降。据史料记载,早在东晋以前,蕲春桐梓河一带出现“梅”姓居民,“未立蕲春县,先有桐梓梅”。说明鄂东特别是蕲春人口发展先北后南,祖民应是从河南和安徽迁移到鄂东蕲春的,这也符合我国黄河文明早于长江文明和北民南迁的大规律。鄂东人的先民经过“河南南逃”、“山西南迁”、"安徽西屯″、“江西北填”等较大的移民迁入活动,逐渐形成在鄂东长期生息的居民,现在的我们就是他们的后代。新中国成立前后,除婚姻关系人口流动外,鄂东的蕲春也有小的规模移民活动,解放前夕,境内大地主和国民党军人有的逃到台湾,有的到香港、澳门和东南亚定居;解放后于1959年和1961年向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移居8088人;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蕲春参加西南“三线”建设者也有部分留在当地工作未回蕲春;也有部分退伍转业军人在外地安置、高校毕业生在外地工作;还有近十几年来大量农民工进城,在外地置房定居。入居蕲春的也有,1947年解放军南下蕲春为帮助地方工作有几百人留下;1958至1976年上海、武汉等大城市下放知识青年7879人,先后返城6270人,仍有1609人留在蕲春;一些外地军人、高校学生也来到蕲春工作定居。人口的合理流动,对促进民族融合,增强民族团结,加强文化交流,固边安民,优化人口和资源配置,扩大就业,推动经济社会发展,防止近亲近血缘通婚,提高人口综合素质诸多方面均有重要的意义。笔者预言,鄂东的人口流动不会停止,就蕲春县而言在未来二十年内,人口将流出20万人以上,目标是大中城市。本文来源于网络。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