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抗战时期鄂东妇女的对敌斗争

发布时间: 2022-11-1 19:4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88|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1938年日军突破徐州防线大举东进,鄂东黄梅(8月4日)、武穴(9月1日)、田家镇(9月29日)、蕲州(10月8日)、黄州(10月23日)、黄安(10月27日)等城镇相继失守。日军在占领区内,野蛮地实行法西斯恐怖政策,其残暴兽行骇人听闻、令人发指。日军侵占黄梅县城的第一天,就在城西屠杀市民129人,侮辱妇女105人,其中30多名被侮辱后惨遭杀害;9月3日,日军清水联队一部侵入广济余川乡,残杀群众245人,侮辱妇女329名;日军两次践踏罗田过程中,飞机投弹炸死、纵火烧死民众数十人,侮辱妇女致死5人;国日军在盘踞浠水巴河七年中,掳掠巴河、鄂城、樊口等地数十名妇女设立所谓“料理馆”,供日军野兽欺凌。据不完全统计,抗日战争期间,黄安(今红安)死难群众达10394人,其中妇女3051人;因伤致残1286人,内有妇女526人;广济被日军杀害的群众有9948人,其中妇女达7442名之多。麻城、蕲春、浠水、英山等县惨遭日军侮辱和杀害的群众均数以万计。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鄂东妇女同男子一道,投入抗日救亡的火热斗争。早在鄂东沦陷的前期、初期,鄂东各县“妇救会”就如雨后春笋般地建立起来,以公开的和秘密的方式进行抗日救国活动。黄冈县位于鄂东中部,处于抗日战线前沿,此县妇女抗日救国运动规模很大,而且组织机构遍布各乡,形成基层机构十分健全的网络。1940年3月8日在王家坊召开的全县妇女代表大会,声势很大。英山县除成立了“妇抗会”外,还举办了“妇训班",为妇女抗日运动培养了一批基层干部。黄安县妇女中流传这样的歌谣:“为人莫当亡国奴,快把国来救;祖国不独立,永远被人欺;越思越想越生气,劝夫去杀敌”。妇女们送子、送夫参军蔚成风气。“妇救会”成为党组织、民主政府与广大妇女群众相联系的纽带。鄂东各县的抗日群众团体除“妇救会”外,“农救会”、“工救会”、“商救会”等组织也吸引了大批妇女群众。与此同时,在武汉、北京读书的鄂东各县女学生,假日里纷纷回乡,组织抗日宣传队,深入农村,发动群众保家卫国。1938年暑假,广济回乡学生组织了“抗日救亡宣传队”,上山下乡,宣传抗日。项淑英、张碧云等人采用群众喜闻乐见、通俗易懂的演唱方式,控诉日军侵略中国的罪行,传播前线抗战捷报,影响很大。同年夏,罗田回乡学生叶得弟、潘凤英、孙淑坤参加“罗田县假期抗敌工作团”,她们不辞劳苦的宣传、声泪俱下的演讲,点燃了群众心中抗日烈火。
鄂东妇女是抗日主力军的一部分,为了充分发挥其作用,新四军第四支队留守处在黄安七里坪举办了妇女骨干培训班。其毕业学员发展党员,领导妇女运动,奔赴抗日前线,十分活跃。在日军占领黄梅大半个县的严峻形势下,多名女青年受党组织派遣,前往中共鄂豫皖区党委举办的“党训班”,学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理论和对敌斗争策略。此外,鄂东各县许多妇女代表受党组织派遣参加了省农、工、青、妇等群众抗日团体召集的会议,以及各种训练班的学习活动。这些经过党组织训练、培养出的妇女骨干,在发动、组织、武装数十万鄂东妇女的系统工程中起了重要作用。战斗在鄂东大地上的新四军五师中,巾帼英雄们十分活跃。国际友人史沫特莱对五师妇女战士们出色的工作曾大加赞赏。引人注目的是,一批妇女担任了领导、指挥工作。任师团职务以上女同志有:马沂(师政治处主任)、危拱之(信阳挺进队政治部主任)、江萍(咸武鄂游击大队政治委员)、严荣(第一军区司令部卫生科科长)、李平(抗大十分校组织科副科长)、罗明德(师卫生部医政科副科长)、粟秀真(师卫生部部长)、唐求(师卫生部医政科副科长)、程里(师政治部民运部调查科科长)、江毅(师卫生部军医处医务主任)等。特别是女中豪杰陈少敏同志,是鄂豫边区主要领导人之一,1941年4月后任新四军五师军政委员会委员、妇委书记。在她的领导下,鄂豫边区的“妇救会”工作搞得格外活跃。还有五大队医务主任戴醒群同志(张体学之妻),斗争也很坚强,1939年9月在桂军和程汝怀部围攻中壮烈牺牲。此外,广大鄂东妇女都积极配合主力作战。1938年10月罗田县“妇救会”动员妇女参加全县统一行动,将罗田通往英山、罗北到立煌的公路、桥梁完全拆除,不仅延缓了日军打通鄂东至安徽的道路,而且为抗日武装赢得了打击日寇的战机。
她们是保护抗日力量的“青纱帐”。游击队员和新四军战士在日伪顽的统治区内活动,寻找作战战机,往往险象环生。鄂东妇女以丰富智慧和英勇行为,成为掩护抗日力量的青纱帐。黄冈县新洲区程远里塆(今属新洲县刘集乡肖桥),处在抗日民主根据地与敌、顽连接的边缘区,来往于该村的中共党政军干部和新四军战士数以百计,在村里妇女群众掩护下,从未遭到敌伪的伤害。该塆陈四婆用“瞒天过海”之计对付日军便衣队,安全掩护黄冈手枪队彭队长突围的故事传为美谈。妇女们利用坑洞、红薯窖、阁楼、柴堆,掩护抗日力量。黄梅、黄冈两县广阔的湖区,罗北、英蕲边地巍巍丛山,是鄂东妇女们掩护抗日武装的广阔天地。驻扎在鄂东的国民党正规部队——桂系第七军和地方程汝怀部队在日寇进攻面前节节败退,却热衷于制造反共摩擦。鄂东各县抗日游击大队、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游击第六、八大队,以及1941年后的新四军第五师,经常遭到日伪和顽军的夹击,不得不分散活动,联络很困难。鄂东妇女勇敢地担当起各支抗日武装间的联络、侦察任务,使其减少损失,并协同作战,消灭敌人。麻城宋埠联络员罗七姐,在掩护新四军战士时,不幸被捕,惨遭日军杀害。1942年4月,日军集合大量兵力对蕲州进行“扫荡”,驻扎在蕲州附近黄土岭和广济鬼儿山的抗日游击队处境危急,蕲春交通员黄菊花机智地及时把情报送到游击队,使游击队安全转移。
人员的伤亡往往与战争同步。我抗日武装的伤病员在没有固定康复医院和药品器械奇缺的情况下,大部分分散在农民家中,担送、转移、隐蔽、采草药、护理等大量工作大都由妇女承担。她们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伤病员,喂水喂饭、清洗伤口、消毒、敷药,甚至接屎接尿。大批伤病员得以康复而重返前线。她们是生产自救的主力军。黄安县妇女中有这样的歌谣:“夫上前线去杀敌,千万要努力;妻子在后方,生产支援你。”在整个鄂东,农村青壮年男子一部分奔赴抗日前线,参加各种脱产抗日武装,还有一部分则为了逃避日顽抓丁、抓夫、杀戮,四处躲藏,农村缺乏主要劳动力。妇女们挑起了农业生产的重担,她们在敌人骚扰的间隙里进行生产。每当粮食成熟季节,抢在敌人抢粮的前面,收割粮食并收藏好,然后突破敌人的封锁,把粮食运送到敌后抗日根据地。抗战期间,黄冈县妇女支前抗日送交公粮120万担以上;罗北农妇精心熏制的腊肉,令抗日军政人员赞不绝口。新四军五师各级机关也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开展大生产运动。陈少敏同志带头开荒种地,挑粪拔草。根据地军民流传“陈大姐种白菜,种的白菜人人爱”的歌谣。在沦陷区妇女群众的生产支援和根据地军民的生产自救下,鄂东抗日民主根据地打破了日顽的经济封锁,为抗日战争胜利奠定了基础。她们是后勤、军需生产的“顶梁柱”。活动在鄂东大地上抗日武装的军需后勤物资,除小部分由武汉、九江、南京等大城市地下党组织设法供给外,绝大部分由各县妇女秘密生产、筹备、运送。黄冈沿江湖区是五师的后勤基地,军需任务十分重,仅部队和机关人员穿鞋一项,数量就很大。黄冈县、区、乡、保各级“妇救会”组织,动员广大妇女做军鞋。鄂东其它县也秘密建立了“后勤工厂”。1941年12月;蕲春荆竹山燕子寨办起了小型被服厂,仙人冲、夏家山、桐山冲也接着办了起来。妇女们把树叶、稻草灰、锅底灰放在白土布上反复搓揉,制造出我军著名的“灰军服”。这些工厂生产的被单、棉衣、棉被、子弹袋、绑腿、挎包、军帽、袜子、大衣等,除供给五师外,还供应三个地方团、鄂东各县县大队,以及蕲黄广地区和鄂东地委工作人员的需要。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