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李时珍家世和生平事迹考:李时珍的出生地

发布时间: 2022-10-2 21:0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21|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李时珍家世和生平事迹考
(征求意见稿)03李时珍生平事迹0301李时珍的出生地古代文献记载李时珍籍贯为“蕲州”,但未写他具体出生地点。1954年,张慧剑为创作电影剧本《李时珍》,两次到蕲春县蕲州镇实地调研,这年11月,他发表了传记文学《李时珍》,作品开篇就说“李时珍生在蕲州东门外的瓦硝坝”,还解释说:“蕲州就是现在的蕲州镇,属湖北省蕲春县。”[1]张慧剑的这个解释,将“蕲州”与“蕲州镇”“蕲州城”混为一谈了。明代的“州”,是比“县”高半格、比“府”低半格的政区。蕲州历史悠久,地位显要。这里,西汉初年就设置了蕲春县,东汉时曾置蕲春侯国,东晋时改名蕲阳县,南齐时又改名齐昌县,隋文帝时复名蕲春县。素来为鄂东地区南部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三国孙权置蕲春郡,南齐置齐昌郡,北齐置罗州,南陈改罗州为蕲州。高峰时,蕲州辖境包括今湖北蕲春、浠水、罗田、英山、黄梅、武穴等县市地。元代时升为蕲州路,明初改为蕲州府。明洪武九年(1376),“改蕲州府为蕲州,隶黄州府,革所属蕲春县”;洪武十一年(1378)后,蕲州仍管辖广济、黄梅二县。后到清康熙三年(1664),蕲州降为散州,无外领县;中华民国元年(1912),改蕲州为蕲春县。蕲春县的县治、蕲州的州治,原来都在罗州城(今漕河镇西北),南宋末年因战乱几次迁徙,最后迁至麒麟山(今蕲州镇境内)。蕲州城在元代形成规模,明代时日渐繁华。[2]李时珍生活时代的蕲州,是直接取代了蕲春县、代管广济(今武穴市)和黄梅两个县的州级政区,隶属于黄州府。“蕲州东门”,是指蕲州城的东门。当年的蕲州城,地域在今蕲州镇境内。现在人所说蕲州,则一般是指蕲州镇。
中医药文化专家王旭东在《中国中医药报》2018年6月7日第3版上,发表了《拨开历史迷雾,寻找真实的李时珍》一文,文中说:“李时珍生活的时代,蕲州的规格为‘府’,……是一个不低于‘地级市’的大城市。”这把那时蕲州的地位拔高了,不符合历史实际。张慧剑所说李时珍出生地为“瓦硝坝”,被学界广泛采用。如,1955年王吉民撰写的《李时珍先生年谱》[3],1983年吴佐忻撰写的《李时珍生平年表》[4],1988年钱远铭主编的《李时珍史实考》[5],1991年唐明邦所著《李时珍评传》[6],均采用此说。吴佐忻指出:“作‘瓦硝坝’有小误”,他依据嘉靖《蕲州志》卷三,将“瓦硝坝”改为“瓦屑坝”。查嘉靖《蕲州志》卷三,“瓦屑坝”条记载:“瓦屑坝,在州东一里,诸家、袁市二湖之界,古为白马渡,后筑为坝。弘治间,知州陈霁增筑,宽广高厚,居民作室,以栖其左右。”按:“诸家湖”,即雨湖;“袁市湖”,又名沿市湖;“宽广高厚”,扩大宽度,增加厚度,“宽”和“高”都是动词,“宽”,意思是加宽,“高”,意思是增高。同卷“白马渡”条记载:“白马渡,在州治东一里,诸家、袁市二湖之界,今名瓦屑坝即其处。”现存的五部《蕲州志》,文字所记,均作“瓦屑坝”,但地图所标,则“瓦屑坝”“瓦硝坝”两种情形都有。嘉靖《蕲州志》无地图。康熙和乾隆两部《蕲州志》,在蕲州城图“符乾关”左边,均标注了“瓦屑坝”;而咸丰和光绪两部《蕲州志》,则在同一位置均标注“瓦硝坝”。张鸣在《蕲春文化研究》2017年第2期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蕲州瓦硝坝》的文章。可见,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称“瓦屑坝”或“瓦硝坝”的都有。瓦屑坝并非蕲春本土原始地名,它原本是鄱阳湖畔的一个古老渡口,位于江西省鄱阳县莲湖乡,同时又是一处古陶遗址,湖边遗存大量的瓦屑,瓦屑坝因此而得名。朱元璋建立大明王朝后,实行一系列恢复生产、发展经济的措施,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对因战乱、灾荒逃离而人口锐减的地区,开展大规模的强制移民,史称“洪武大移民”。瓦屑坝是明初江西移民皖鄂两地的集散中心,政府官兵将移民对象聚集到瓦屑坝,用船遣送到安徽、湖北一些地方。江西鄱阳瓦屑坝,是仅次于“山西洪洞大槐树”的第二大移民集散地。因年代久远,移民后代随着传说的递减,逐渐淡忘了具体祖居地,将记忆定格于“瓦屑坝”,似乎“瓦屑坝”才是原居地。“瓦屑坝”,凝聚了数以万计江西移民的思乡情结。由于口耳相传,瓦屑坝的“屑”字,写法千差万别,如有:瓦西坝、瓦砌坝、瓦基坝、瓦家坝、瓦集坝等。西、屑,读音接近;瓦集坝、瓦砌坝、瓦基坝等,都是错读错写。[7]古今的蕲州人,将瓦屑坝错读错写成“瓦硝坝”,也就不足为怪。王旭东分析说,蕲州白马渡是江西移民在鄂东的登陆点之一,留下大批移民定居于此,依“地随人迁”的古制,再加上这里本来就有一座坝,所以也把这里叫作瓦屑坝。[8]这个分析,有一定的道理。据张鸣调研,瓦屑坝起止点,一头是东岳庙,一头是白马渡,之所以要筑坝,弘治年间又加固,主要是防止江水从诸家湖倒灌进沿市湖,保护沿市湖一带的农田和房屋。老百姓在坝两旁建房子,渐渐形成街市。[9]王旭东说,瓦屑坝位于蕲州城东500米,就在城门边上,不能想当然将它说成是“湖边村庄”;李时珍是一个城市人,是在城市文化的环境中成长的。[10]这一说法有些过头。一是明代时,蕲州城有一定规模,市井也比较繁华,但谈不上是大城市;二是瓦屑坝并不在市内,它只是处于城乡结合部,比一般农村热闹一些而已。王旭东推测,李时珍祖上可能是外省移民,但声称“未经文献证实”。[11]宋光锐在《李时珍和蕲州》一书中说,大约从李时珍的祖父起,或者稍远一些年,李家就在瓦硝坝定居。此前李家居住何地,有两种说法,一说李家一直住在蕲州,一说李家原在蕲州城东北约20公里的竹瓦李营塆。持后一种意见的人,多是李营塆李姓后代,其根据是李时珍墓地竹林湖蟹子地一带,很早就是李营塆李家的祖坟山。宋光锐推测,李时珍祖居可能原在李营塆,后来迁到瓦硝坝。[12]如果宋光锐所推测的属实,那李时珍的先祖就不一定是江西瓦屑坝移民,只是最迟从他祖父起定居瓦屑坝。康熙《蕲州志》卷四《建置志》“第宅”记载:“李副使树初宅,世居玄妙观前。”李树初是李时珍的孙子,曾任山西按察副使,说李树初“世居玄妙观前”,不正是说李时珍的家就在玄妙观前吗?据张鸣调研,李时珍祖居地(出生地)位于一块岗地上,南边邻近东岳庙,隔今天的东门街,斜对面就是李时珍父子行医的玄妙观。[13]2002年,张鸣从南京医科大学图书馆查到了一张据称是李时珍故居的老照片,照片摄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模糊不清。张鸣在《蕲州瓦硝坝》一文中描述:“前一排是土垒墙,房子矮,后一排是青砖灌土夹墙,房子高……”老宅居然能保留几百年,也是一个奇迹。顺带说一下,《李时珍家传选注》第一篇《李时珍家传》说:“李时珍……世居蕲州东门瓦硝坝,晚年移居雨湖北畔红花园。”这篇《家传》,对李时珍世居何地、移居何处,言之凿凿,篇后注释称资料来源为“英启《黄州府志•卷二十五》”。[14]英启《黄州府志》,即光绪《黄州府志》,由黄州知府英启主持编修,于光绪十年(1884)刊刻。李时珍家族有8人被这部《府志》写入《人物志》,李时珍、李生槃(李树初曾孙、李时珍六世孙)入卷十九《人物志》“文苑传”,李建中(李时珍长子)、李云庆(李时珍曾孙)入卷二十《人物志》“宦迹传(上)”,李树初(李时珍之孙)入卷二二《人物志》“忠义传(上)”,李言闻(李时珍的父亲)入卷二三《人物志》“孝友传”,李建木(李时珍最小的儿子)入卷二四《人物志》“笃行传”,李具庆(李树初次子、李时珍曾孙)入卷二五《人物志》“隐逸传”。但笔者查遍这部志书,未能找到《李时珍家传》。可以断定,这篇所谓《李时珍家传》,是一篇伪文。【注】[1]张慧剑:《李时珍》,华东人民出版社1954年版,第1页。[2]参见拙著《荆王府史话》,华夏文艺出版社2020年版,第14—16页。[3]见钱超尘、温长路主编:《李时珍研究集成》,中医古籍出版社2003年版,第120页。[4]见中国药学会药学史学会编:《李时珍研究论文集》,湖北科技出版社1985年版,第21页。[5]钱远铭主编:《李时珍史实考》,广东科技出版社1988年版,第1页。[6]唐明邦:《李时珍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338页。该书初版年份为1991年。[7]参见《鄱阳县瓦屑坝移民文化》,鄱阳县人民政府网“城市名片”栏,2020年4月3日发布。[8]王旭东:《拨开历史迷雾,寻找真实的李时珍》,《中国中医药报》2018年6月7日第3版。[9]2022年9月,张鸣接受笔者访谈时所述,与他在《蕲春文化研究》2017年第2期发表的《蕲州瓦硝坝》略有差异。[10]王旭东:《拨开历史迷雾,寻找真实的李时珍》。[11]王旭东:《拨开历史迷雾,寻找真实的李时珍》。[12]宋光锐:《李时珍和蕲州》,武汉出版社2001年版,第30页。[13]笔者2022年9月对张鸣的访谈。[14]郑伯成、张月生:《李时珍家传选注》,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8月第1版第1次印刷本,第1页、第5页;郑伯成、胡庆华、张月生:《李时珍家传选注》,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8月第1版、2021年7月第2次印刷本,第1页、第5页。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