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古角山下的武术较量

发布时间: 2022-10-2 13:5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3| 评论: 0

莲荧长篇乡土侠义小说《蕲北侠义风云录》连载之二

古角山下的武术较量
原创/莲荧(蕲春向桥籍)




入夜,古角峰下的邓家垄一片静寂,只有远处王家塝传来断断续续的狗吠声,与之相对应的,是东北角烟坡寨山梁间偶尔响起的一阵令人惊悚的饿狼啸月声。
汪英姑收拾好饭筷,对丈夫邓尚贤说:“师哥,我这就去通知尚字辈的邓家兄弟,来此集合,今晚下半夜有下弦月,去狮子沟挖渠必能成功。”邓尚贤沉思了一下,不无忧虑地道:“只愿今晚不与王家塝的同门冲突就好。你去吧,我去东厢房指导一下两个娃修习内功。”
邓家垄是一条长山沟,土地贫瘠林木稀疏,邓姓子弟分散开来各依山形筑室居住,并没有形成一个集中的完整的村庄。汪英姑点起松光节火把照路,依次通知尚字辈的各堂兄弟。
来到垄口的瓮门塆时,忽听到一阵悲惨的哭声传来,汪英姑不禁心头一颤,不知道瓮门塆的兄弟又出了什么惨事,赶紧向黑漆添的塆中加快脚步,向有哭声传出的茅草房疾步走去。
随着“嚓嚓”几声火石的磕碰声,瓮门塆西头一间矮茅草房间闪起一点光亮,也是后山砍下的松光节火把。“是英姑嫂吧,我爹,死啦!”一个男人带着哭腔从矮茅草房里迎了出来,掩面而泣。


“尚志弟,你说什么?你爹爹,昨天我还看到老人家上乌芝山挖野菜,怎么今天就……是怎么回事,尚志弟快告诉嫂子。”
身形瘦削的邓尚志一手扶着门前的苦楝树,一手掀起衣襟抹着眼泪,哀哀戚戚地诉说起来
“我家在王塝畈荷塘泽边开荒了几分水田,春上插了水稻,我爹心喜不已,不料入夏一直天干,现田里起了筷子粗的裂缝,禾苗要死不活的。爹上午去田里摆弄庄稼,看到对面王家塝的水田禾稻一片绿油油的,不禁发了几句牢骚,古角山中的水,为什么只润王家的田,不救邓家的人?”
“没想到被王家塝的护庄王力发听到了,他说,想要王家的水,得赢王家的拳。我爹现年老力衰,为忙农活功夫多年搁下了,哪里是王力发的对手?王力发对我爹大加羞辱,老人家一时想不开,就在荷塘泽边的古枫树上自缢,死了,呜呜……直到天黑,我满垄满畈找,结果在古枫树下看到爹的遗体,已经僵硬了,呜呜呜……”
汪英姑听得满腔怒火,不禁柳眉倒竖,厉声说道:“王家塝的人也欺人太甚!走,尚志兄弟,我们今晚就去给你爹报仇!”
“给我爹报仇?是找王家塝的人比武吗?”邓尚志停止了抽泣,进入茅草屋中拿出一支红缨虎头枪,锃亮的枪头在松光节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尚志兄弟,你师哥特意叮嘱我,不能带刀带枪,邓、王两家旧怨未了,不能再结新仇。咱们只须带上种田刨地的锄头就行,邓家人用锄头和他们讲道理就行。”
邓尚志听不明白英姑嫂子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心想:用锄头怎么和一向只讲武力的王家塝人讲道理?难道是尚贤大师哥要带大家趁夜向王家人屈膝求和?
见尚志还愣在屋檐下,汪英姑走过去用力低声说道:“咱们尚字辈弟兄今晚在我家集合,下半夜去狮子沟挖渠放水,救整个邓家垄的邓姓老小!邓家垄有水了就不会再死人,你爹安葬一事明天全垄邓姓子弟齐来操办。”


听明白这句话,尚志浑身一颤,邓家垄的干裂土地有水了,邓家垄的人就有救了,爹爹死也暝目!于是顺从地把红缨虎头大枪又收入茅草房内,听从英姑嫂子的吩咐,去上、下屋,上、下余垄通知其尚字辈弟兄。
上半夜已过,天边显出一镰残月,一行六人肩扛锄头,从邓家垄出发,过竹山岭、姜冲畈、大枫树村,沿桥上塆向古角山峰进发。他们是邓家垄岳家拳练武最勤,功夫出色的六人,分别是邓尚贤、邓尚志、邓尚杰、邓尚仁、邓尚和、邓尚山。
一路上,师兄弟们一边讨论着武学修习上的问题,一边交流着农作物种植方面的体会,欢愉之情洋溢在每个人的面容上,虽然脚下的路是如此的坎坷曲折,虽然每个人的境况都是那么酸楚,虽然他们所处的蕲北大地,人们普遍的生活是那么的焦苦,但此时半夜的清凉空气吸入鼻端,在他们的胸腔里燃起了一丝丝清凉的希望慰籍。
前面就是古角峰下的黑虎洼,老人传说此处曾有一只黑虎盘踞在此,时隐时出,伤人无数。六人虽是练武之人,也不禁悄悄地放慢了脚步。
走在前面的邓尚山突然停下了脚步,回转身说:“前面有人埋伏。”“咦,你怎么知道?有几个人埋伏,十有八九是王家塝的人。”邓尚志有些不解。
“我听出前面荊草从后有一个人的呼吸声。”邓尚山悄声答道。
“尚山兄弟跟着大师哥练内功,武功还真是大有进步,隔这么远你就听出了王家塝人的埋伏。”
“不是一个人,是六个人,荆草丛后一个,棋盘石后两个,前面老樟树下还躲着三个,并带了刀剑。大家尽量讲和气,不要动手。”走在后面的大师哥邓尚贤说道。
“我们带的是锄头,他们带的是刀剑,王家人是有备而来,看来是准备和我们邓家人结仇到底?谁怕谁,要比划就上前,咱们邓家垄练的是岳家拳正宗……”
“谁承认你们是岳家拳正宗!”忽地前方荆草丛中传出一声暴喝,一个黑衣劲束的彪形大汉跳将出来,一手叉腰拦在小道的中间,另一只手指着邓家的一行人骂道:“别的事先不谈,刚才是谁说的你们邓家垄练的是岳家拳正宗,给老子滚出来,今天胜得过我王力发的拳头,那你可以下古角山,若是胜不了我王力发的拳头,那就好好地上我王家塝磕头拜正宗。”
邓尚贤走上前双手作揖:“邓、王两家的岳家拳本是师承一脉,同气连枝,只是各家的领悟不同,练习方式有所差异,各有创造。咱们邓家主修内炼精神气,贵派王家主修外练筋骨皮,力发兄弟是力字辈,拳谱上讲,力能伏牛,捷若猿猴。想毕力发兄是力量过人。咱们同门习武,当见贤思齐,力发兄弟的力量练法,也是值得我们邓派学习的。”
王力发素来忌惮邓尚贤的功夫,此时见对方夸捧自己的功夫,不禁有些得意:“我王家塝稻场上的石磙,总有三百斤往上吧,我能双手搬起举过头顶三尺,昨天你们邓家垄的一个老汉和我比武,我一招就赢了他……”
“只讲蛮力不是武道!这是先祖说的,王贼头,是你打死了我爹,今天我要和你比武,为我爹报仇,我爹荒废武功多年,身体有病,你找我爹比武算什么英雄好汉?贼头,我今天要为我爹报仇!”
邓尚志胸内燃起了熊熊的复仇烈火,双眼睚眦欲裂,怒视着天光下一身黑衣的王力发。
“好啊,小子,你要是胜得了我,什么都好说,不然的话,我要捉你上王家塝祖宗牌位前磕头认错!”王力发倨傲地走到小道旁的一处空地上,双手叉在胸口,用眼角斜视着邓尚志。
邓尚志常练岳家拳中的“马形”,此时他摆好肩架,突然疾冲向前,以“野马分鬃”之式向王力发进击。王力发过于轻敌,差一点被这侧面袭来的冲击巨力击倒,他连退三步,稳住身形,摆起了王派练法的“猴蹲虎踞”之式,提起十分的精神迎接对方的第二波进击。
邓尚志第二招用“烈马奋蹄”,从后方向王力发进攻,这招是他磨琢多年的绝招,如果是首次运用,当可一举击败心浮气躁的王力发,第二次威力就弱了些。
此时王力发全神贯注有所防备,在背部遇袭时他猛一侧身,化解了一大半的力量,顺势以“霸王敬酒”之式挚住邓尚志的左臂,再用“大甩碑”手法将其摔出。
不料,邓尚志改用岳家拳中的“蛇缠”之法,如铁钳般缠住王力发的庞大腰身,如此两人平时所习的其余招式都发挥不出,只得各凭内外力试图制服对方。
双方缠斗在一起,王力发一脚踏空,跌下了高岸,因两人是缠在一起,邓尚志也跟着跌了下去,旁边众人都不禁“啊呀”一声惊呼起来,都不知道山道边的高岸下方有多深,两人的性命有无危险。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