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作家2022年第43期

发布时间: 2022-9-18 00:1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1| 评论: 0

【蕲春文讯】
甘才志散文《浸稻种》载2022年3月11日《湖北日报》。
江清明散文《三爷的遗书》载《散文选刊·下半月》2022年第2期;散文《化妆》载2022年6月6日《江南时报》;短篇小说《有喜》载《莲池周刊》文学月刊2022年7月号;小说《有巢》载《奔流》2022年第8期;小说《虚构》载《辽河》2022年第10期。
张冠诗《在距离里》载《辽河》2022年第4期,《窗檐下的蜂窝》载《诗歌月刊》2022年第5期;诗《万花筒》载《绿风》2022年第3期。
周志启诗《涟漪》载《辽河》2022年第2期;诗《纤夫》载《诗选刊》2022第五期;组诗《俯身,仰望一些老去的事物》载《散文诗世界》2022年第5期;诗《一块戈壁石(外一首)》载《诗林》2022年第3期;诗《老屋(外二首)》载《延河·诗歌特刊》2022年第1期;诗《羊皮卷(外一首)》载《散文诗》2022年第5期;诗《中秋月》载《诗选刊》2022年第6期;诗《风车》载《诗歌月刊》2022年第6期;诗《渴望一场雪》载《辽河》2022年第6期;诗《擦亮的瞬间(外一首)》载2022年8月23日《农村新报》;组诗《虚拟一棵树》载《奔流》2022年第8期。
张建雄诗《回乡偶书》载《诗词月刊》2022年第1期;赋《蕲艾赋》载《中华辞赋》2022年第2期;诗《暇日遊飞跃村隧道》载《诗词月刊》2022年第3期。
吉方君中篇小说《九龙潭记》载《今古传奇》2022年第4期;中篇小说《五彩石》载《神剑》2022年第3期;散文《看山爷》载《中国林业》2022年第2期。
田志强短篇小说《没有破不了的案子》载《今古传奇》2022年第4期。
周小芳散文《圆丰山的油茶花》载《中国绿色时报》2022年1月25日;散文《独山邂逅种荷人》载《鄂东晚报》2022年7月12日。
江河小说《山间小路》载《辽河》2022年第6期,散文《为母亲做生》载《长江丛刊》2022年第8期。
康华英散文《父亲和他的二胡》载《散文选刊•下半月》2022第6期。
陈玲散文《我的舅舅》载《亮报》2022年6月1日,散文《愿做一朵茉莉花》载《亮报》2022年7月27日。
聂时珍诗歌《树从不喊出自己的疼》载《江河文学2022年第1期;随笔《种豆得豆》载2022年6月10日《农村新报》;诗歌《守望麦田》载2022年6月24日《农村新报》;诗歌《尘世之外(外三首)》载《奔流》2022年第7期。


张铺村纪事

甘才志



近日,我们在刘河镇采风,镇委书记陈虎一直陪着,领我们看了张铺村、胡志高村和汤冲村。在看张铺村时,陈虎声情并茂说,历史上这一带属于石马乡,来过这里的人都说,石马五朵花,看了人人夸。我问是哪五朵花。站在一旁的村书记蔡传能扳着指头数,说荷花、油菜花、桃花、李花……,说了四朵花后他就噎住了,怎么也说不出第五朵。陈虎连忙纠正,说的是五个村,从张铺村往上数,有胡志高村、飞跃村、黄金寨村、汤冲村,参观的人说村村有特色,处处有风景。“张铺村的特色与风景是什么?”我问。我注意到陈虎书记两次提到“参观的人说”,表明他的观点不是自吹的,是共识。只因这五个村的特色与风景不是一两年形成的,而是经过多年的奋斗,陈虎调到刘河镇当书记才一年,他用这种语气说出前几任领导的工作,可见是用了心的。“四个字。”陈虎朗朗地回答我:“花海鹭乡。”“什么花香鹭海?”我一时没听懂,懵了,以老领导的口吻盯着陈虎问。他马上解释说,花是荷花,张铺村有480亩荷莲,全镇面积最大,故有花海之称。鹭是白鹭,每天下午有几千只白鹭齐聚张铺村,山上、水面、田里、路边,以至农户的房顶上,站满了白鹭,确是一大奇观。“为何出现这种现象呢?”我很不理解问。“关键是我们这儿山好、水好、人好。”站在一旁的村书记廹不及待地接话。“山好水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呀。”我环顾四周后举出例子说,全县山水最好的地方要数赤东湖,几万亩水面碧波荡漾,几十里大山青翠欲滴,是国家挂牌的湿地公园。荷花开得最艳的地方数狮子镇,面积近万亩,可都没见过这么多的白鹭啊!“可是我们这儿的人特别好。”蔡传能专挑人说话,接着讲他以前不在村当干部,当群众,在外面包工程,当书记还是大前年的事,到现在才四年。他接手书记时村里负债400万,近四年搞了两千万的建设,现在还负债一百万。我说两千万建设加上还的三百万债务,这么多钱你们是如何筹到的。蔡传能打开了话匣子,仍是说“人好”。他讲,前任书记在村里当了二十多年的一把手,一心为群众,从不增加群众负担,2002年农村税改,集体亏空,可村里宁可背着也不向村民搞摊派,老书记威望高,村民们都听他的,大小矛盾他说一句话马上能解决。村里二十多年无上访、无斗殴、无犯罪,一个两千六百多人的大村啊,都是杂姓,出现“三无”该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事。


“所以我接手书记后,眼睛不是盯着四百万债务,而是盯着‘三无’,我在大会小会上讲老书记为我们打下好基础,有这‘三无’还怕那‘四百万’?于是我们大力宣传张铺村的优势,是山好水好人更好。这一宣传效果很明显,首先是得到领导重视。”村书记停了一下接着讲,2019年中央提出用三年时间实现整体脱贫,县委政府调整扶贫力量,将主要领导派到重点村,县人大主任江勇听到介绍后,选择到张铺村来住扶贫点,搞调研,作规划,带来四百万元帮抚资金,建水系,修公路,护场院,建设洁美乡村,村容村貌发生巨大变化。村里接着开代表会,按照上级提出的“科技下乡、能人回乡、企业兴乡”的战略,做成几件大事,一是动员群众自愿捐资,修通到组、到塆、到户的水泥路,三次捐款上百万;二是吸引能人到村办厂,先后办起了建材厂与鞋厂。建材厂的老板姓王,外村人,生产优质陶土,年产上百万吨。张铺村既不产陶土又不用陶土,原料是从五十公里外的矿山拉来的,在张铺村厂区经过水洗筛选,再按品质供应不同的建材厂,其中选出的优质陶土供应本县的陶瓷工业园;鞋厂生产手工布鞋,本村妇女有做布鞋传统,村里将她们组织起来,实行松散型管理,也就是让妇女到厂里领原料,领鞋样,回家做,做成后验收入库,网上销售。妇女们足不出村,每年每人能领到三到五万元的收入。办了三家酒厂,两家养鸡场,酒厂是本村人办的,都在一个塆,都姓张,鸡场是外村人来办的。其中一个老板姓叶,前年来张铺村办起一家十万只规模的养鸡场,年产蛋一千多吨。“这位叶老板叫什么名字?”我好奇地问村书记,只因前不久我在另一个镇采风时也见过一位姓叶的老板,也是养鸡的,还写过他,是不是那个叶老板到这里来办养鸡场我没把握,因此问。“叶老板不让我们说。”蔡传能憨憨一笑说。“为啥?”我不理解,养鸡是正大光明的事,又不是制毒,怎么不要人说呢?“叶老板怕说出去老家人责怪他,说他吃里扒外,肥水流到别人田。”蔡传能书记说出个中原因。“是啊,叶老板为什么不在本村扩大规模而到这儿来办养鸡场呢?人地生疏两头跑。”我想把这个问题问清楚,包括前面说的王老板在这儿办陶土厂,两头在外,一点优势也不占。“主要是我们村的人好。”蔡传能借机又回到他说的主题,说外地老板来我们村发展,我们只提一个条件,环保要过关,其它条件都由老板说了算。“如此遇到苛刻的老板你们不是要吃亏吗?”我又问,说比如用地租金问题、青苗赔偿问题、用工报酬问题、相邻关系处理问题。“让老板和群众谈?”我问。“当然不是,老板说的算。”蔡传能说老板看中的就是村干部能当家作主,不甩包袱,比如临时用地一千块钱一亩,青苗费只算一季作物,用工可以由老板带人来,也可以请本地人,请本地人发生纠纷不打官司,由村委会来调解,如此合作老板的后顾之忧就没了,一门心思搞发展,矛盾交给村里。“你们遇到矛盾吗?”当行政干部出身的我对这个问题特感兴趣,又问你们是怎样解决的。“很抱歉,这个问题我真的回答不出来,只因矛盾从未发生过。”蔡传能既是遗憾又很爽朗地解释,说村里人经过几十年教育,早把自觉和讲礼当成看家本领,宁可不要钱也不会同别人争,何况老板是客人,都讲礼,“人心换人心,黄土变成金。”村书记说出一句大实话,他讲这就是老板舍近求远到张铺村来投资的原因。“也是白鹭到张铺村来搞集会的原因吗?”我开了一句玩笑问。“保不准也是这个原因呢,张铺村的人爱护客人像爱护自己一样,爱护动物像爱护家人一样,人和鸟都是有灵性的。”镇委书记陈虎马上应,为我们这次采风作了一个最精辟的点缀。
作者简介


甘才志,湖北省作协会员,现为黄冈市作协小说创作委员会副主任,长篇小说《大儒陈诗》被长江文艺出版社推荐为全国上架畅销小说,有多部中短篇小说发《长江文艺》《都市小说》《长江丛刊》《芳草》,散文《风雨游鄂西》入2012年全国散文排行列19位,10余篇散文发《湖北日报》东湖版,先后有百余万字作品发全国省级以上报刊。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浅评江清明短篇小说《有巢》(作者:杨国庆)


 

点击阅读小说原文     马克思说:“爱情是基于一定的客观物质条件和共同的生活理想,在各自心中形成的真挚的爱慕,并渴望对方成为终身伴侣的一种最强烈的感觉。”作家江清明的短篇小说《有巢》(《奔流》2022年第8期)恰恰写了两个社会最底层的“在各自心中形成的真挚的爱慕,并渴望对方成为终身伴侣的一种最强烈的感觉”的男女青年,他们虽说日子过得艰辛、贫苦,但两人“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演绎出许多感人动人的爱情故事来。    小说主要写了两个人物,捡破烂、收废品的林风,还有从邻县流浪到县城的傻妞陈兰,她有间歇性精神病,不发病和好人一样。林风来自乡下,文化程度不高,招聘、招工很难甚至是几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在县城很难生活、生存下去。但在这样的绝境之下,他并不自暴自弃,退回原点,而是自立自强,根据自身的条件和长处,不怕吃苦,不嫌麻烦,四处捡破烂垃圾、收废品再卖给废旧回收站,赚生活费用。实践证明他这条路走通了,他不但养活了自己,还在泥湖荡边搭建起可以遮风挡雨的简易房子,在县城扎下根 安了家。他完全靠自己的双手,用汗水和心血使自己成了“城里人”。他聪明能干,勤扒苦做,艰难创业,而且为收获爱情和建立家庭垒实了可靠基础。他又买了辆人力三轮车作为出行和收废品的交通工具,使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勤快、吃苦、正直、聪明等美好品性在他身上无形显示出来。收废品是一般人瞧不起更不愿意去做的事,可他做得有声有色,风生水起。将原本在县城无立锥之地的窘况和命运,靠自己的艰苦打拼完全扭转了过来。这很不简单,令人刮目相看。美国十九世纪作家爱默生说过:“我们只有把握命运,才能用命运面对命运。如果宇宙总是充满各种邪恶的事,我们战胜命运的力量就是抵抗野蛮人的力量武器。”林风正是“用命运面对命运”,在厄运面前不低头不屈服不退缩,硬是蹚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生活之路和命运之路。虽说他每日劳作很艰辛很困苦,但他对前途对未来很高兴,很有信心和期待,充满青春活力和朝气。而且后来他还用“战胜命运的力量”战胜了黑社会对他住房的干扰和破坏,并成功换得新房。林风这种拼搏生活的意志与勇气、行为,是他在热爱生活中与各种艰难的打压下挺直了腰杆,在命运面前,他努力将后退的姿势变为前进的姿势,将躲闪的姿势变为直击的姿势,将软弱的姿势变为坚强的的姿势,将笨拙的姿势变为机灵的的姿势。因而很自然被陈兰看中,青睐,继而产生了爱慕和恋情。    他一次将一捆捆有些潮湿的瓦楞纸和许多压瘪的金属罐装上三轮车后,对一旁的陈兰说,再见,美女!他就蹬车去废旧收购站,可老板要扣108斤纸的18斤水分。他说只有8斤水分,而老板不肯。突然他听到一个声音:“晒干再卖。”陈兰不知啥时也跟来了。她还主动帮忙照料他在地上晒的瓦楞纸。他中午来过秤,果然只有8斤水分。他多卖了9块钱,卖3个公婆饼给了2个陈兰。这使她看到了他的爱意与爱心。傍晚她坐他的三轮车来到天桥下,林风叫她下车,她每天都在这里睡觉。可她很有心机,说要去他家里看看。进屋后,林风打开煤气灶下鸡蛋面条一起吃。这时天下大雨陈兰走不了,两人就和衣各睡一头。这看来林风很有道德伦理观念,有坐怀不乱的君子之风。陈兰起床后主动打扫卫生,将家务整理得井井有条,似乎成了女主人。林风也感到“屋里该有个女人了”。两人感情随之热乎起来,恋情浓厚起来,爱情跟着升温。陈兰以前睡在天桥下,刮风下雨寒冷不说,一个大姑娘人身安全还得不到保证。现在她好歹有了个“家”,两人是“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这得力于林风的好品行,高尚的品德、操行,陈兰当然自愿地欢喜地与他牵手。他勤苦做事,这是他的立身之本;又有坚强的意志和善良的心境,而且看准了收废品捡破烂就是自己的“工作”,并精心安排每要做的事;并且坚决果断长期地做,解决了自己的温饱不说,还招来一个美女做老婆。这就是爱默生的一句话的一个极好的例证:“辛勤劳作是必须的,这是我们的立身之本,但更重要的精心计划,果断行动。”可以从小说中看出来,林风在“辛勤劳作”、“精心计划”和“果断行动”三个方面是做得很好很到位的。陈兰当然要“缠”上他,爱上他。“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这对于陈兰来说是遂心如意的美事、好事。每天她和林风一起上街收废品和旧物,卖几个钱讨生活。她坐在三轮车上很有心机也满心欢喜地唱情歌:“一条汗巾三尺三,绣个凤凰戏牡丹。牡丹绣得好,凤凰秀得妙,时刻不离郎的腰。……一面明镜两面光,里照乖姐外照郎。外面郎想姐,里面姐想郎,两人何日才成双?”她自和林风认识后再也没有发病了。两人如“天仙配”中董永与七仙女一样,成了夫妻过起小日子来。东门社区管理泥湖荡,张向明主任来到林风屋里走访,见多了个女的“陡起色心,一把抱住傻妞陈兰要亲热,傻妞用力挣开跑到屋外”,他也跑出来。这时林风回了。张向明就挑刺,说他俩是非法婚姻,要领证才合法。林风就和陈兰一起回她家“拜见岳父岳母”,他们喜出望外。陈兰很快领了身份证,结婚手续也随之办齐。几年后泥湖荡要建开发区,林风的房子要拆迁,张向明唆使黑社会低价买林风的房,他不肯,夜里就被停水、停电。林风去街道办找文同辉主任反映,他还未回家水电就通了。而又有人往他房子、窗户掷石头,陈兰就去找张向明说理。而他在办公室公然调戏她、非礼她,她用“利爪挖张向明”,“脸上随之有两道血痕”;她愤怒斥责他:“你要再欺负我,就去你家里闹,看你要不要脸”。拆迁政策最终落实,林风以房换房得了66平米的新房,还拿了7万多元装修补偿款。一年后他俩生下一对龙凤胎。    小说写得有些悲呛,但更多的是欢乐欢喜的意味。这就像马克思说的,人世间真正的爱情存在社会最底层。两个“社会最底层”的青年男女靠收废品过着很清苦很艰难的生活,但有滋有味有爱情有温馨。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还说到:“如果你想感化别人,那你就必须是一个实际上能鼓舞和推动别人前进的人。你对人和自然界的一切关系,都必须是你的现实的个人生活的、与你的意志的对象相符合的特定表现。”傻妞陈兰之所以靠上并看中林风,就在于他“感化”感动了她,对于未来的生活与爱情,她感到他能“鼓舞和推动”自己在贫苦的生活道路上“前进”,才一心一意爱上了他,觉得小伙子靠得住。林风也有这个实力和智慧。小说很形象很艺术地写出了这一点。小说写得有看头有嚼头有个完满的结局。小说内在逻辑的发展完全和傻妞陈兰的想法、判断与期盼相吻合。这也足见陈兰在爱情婚姻上的睿智和远见。    小说还写了文同辉与张向明两个人物,也很有特点。文同辉作为街道办主任,他牢记初心,主动为林风等人排忧解难,办实事办好事,是名令人敬佩的好干部。而张向明与他形成鲜明对比,他道德恶劣卑鄙,几次调戏、非礼陈兰,尽作些与一个公务员格格不入的丑事、坏事,最后他因经济问题被撤职,如此下场,确实活该!    小说将人物写得鲜活,性格鲜明,这得力于作家运用多种艺术手法精雕细刻,让小说放射出夺目的的艺术光泽。一是情节运动曲折。人物不断地做各种事情就是情节在不断向前发展,也是人物不停地运动,从而推进小说内容不断精彩展现。《有巢》中的傻妞陈兰几经曲折和风雨,从邻县运动到林风的简易房里;又运动回家,领身份证办结婚证成为合法夫妻;他俩再几次到街道办和社区运动,换到了新房子,圆了“有巢”住房梦。通过运动和情节的描写,展示了林风与陈兰为生存为生活为婚姻辛苦打拼的血汗艰难与爱情的甜蜜欢欣。二是场面逼真、再现。小说通过如描如绘的场面、场景的书写,真实再现了生活,既增添了小说的趣味性、现场感和人情味,又给读者铺展了多杂的多元的五彩缤纷生活画卷。如陈兰第一次跟着林风来他家时,他很热情,做晚餐的场面场景写得非常细致、温馨:林风“打开煤气灶,煎了4个两面黄鸡蛋,再在屋后的菜地扯下几片青菜叶洗净,下了半锅面条。一人两个鸡蛋,一人一海碗,林风喊傻妞吃饭。反正是熟人,傻妞也不客气,捧起碗就吃。吃完嘴一抹,就表扬林风:‘哥,你饭做得好,下的面好吃’。”这场面既有林风做饭熟练的描写,又有对陈兰的温情,还有陈兰的感动与对他的感激之情。在这简短的文字描述中,多角度地写了两人互动和心理反映的各种美好感情。让读者从中看到了林风的善良、好客和对陈兰的关心,又表露出陈兰一片真诚、爱羡的纯真之情,还暗示出对他的依恋和追求情愫。还有陈兰坐在三轮车上唱情歌的场面,更是追求、爱恋林风衷情而又深情的爱情表白:“一把扇子两面黄,一面乖姐一面郎。打开郎恋姐,折拢姐恋郎,一张纸儿隔鸳鸯。”她唱得既爽欢又有几分含蓄,既欢喜又有几分羞涩,很恰当地表现出她是大姑娘的那种既把林风当心上人当做“郎”的想法,又不好直接说出口的害羞心理。这场景、场面很是恰如其分地将她喜、羞、急、盼等心理活动精精细细地描绘了出来。三是细节刻画细腻。细节可以说是小说的精髓,细节写好写活了,小说就写成功了。小说书写细节多多,闪光熠熠,让人看到了赏心悦目的细节点石成金。如小说写陈兰自从在林风简易房住下后,内外环境就得到很好地改变与美化:“原来破旧的房子粉刷一新,窗明几净,一垄垄菜地平整有序,塘堰里大白鹅和麻鸭在戏水游弋,散养的本地土鸡和芦花鸡在刨土觅食……”这几个细节将陈兰善做家务,聪明能干的个性写得形象、生动、活泼,并一一呈现给读者,让人印象深刻、难忘。小说中还有很多这样的细节,让人过目不忘。四是人物对比鲜明。    小说人物放在一起就是一幅闪光烁烁的人物画像锦带。不同人物的对比,更加清晰、鲜明地看出人物的形象、性格及德行。文同辉与张向明相比,张向明悬殊太大了,他几次调戏傻妞陈兰,又有经济问题,谁优谁劣一眼就看出来。读者心里都有一杆秤。而且这对比给人印象深刻。还有林风陈兰诚实劳动,辛勤付出,最终得到好报。他俩情投意合,每天收废品早出晚归,在爱情之路上比翼齐飞,龙凤载胎;在一年四季的劳作中比肩流汗,收获了美满的爱情 也收获了幸福的生活。这是美好的正比。同时从他们与张向明尖锐的对比中,人们看到了人世间的美好与丑恶,也显现出崇高的的更加崇高,卑劣的愈加卑劣,可谓泾渭分明,水火不容。从而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也有力托举了扬善惩恶的小说美学主旨。



作者简介:
杨国庆,男,中国作家网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已在人民日报、文艺报、中国作家网、《中国广播电视学刊》,中央电视台《电视研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中国诗歌网,中国当代诗歌网,湖北日报,湖北广播电视台,《湖北作家》,湖北作家网,《长江文艺评论》,《武汉文学》,《楚天文学》,《南方文鉴》等全国与省级台、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评论和新闻作品880多篇累计120万多字;还有6部总计600多万字的长篇连载VIP小说在网络上发表。✑《蕲春作家》公众号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