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乡愁记忆|故乡的竹瓦街

发布时间: 2022-9-17 23:4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96|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我的祖辈生活在蘄春县黄河厂,即今日的漕河镇黄厂村。
到我 1953 年 12 月 15 日(农历十一月初十)出生的时候,父母辈已定居在解放初期的蕲春县竹瓦店乡的竹瓦街上。
作者十三岁时的照片竹瓦这地方,既有着悠久的历史,又有着美好的传说,是一个钟灵毓秀的好地方。据明代《嘉靖蕲州志》载:“竹瓦店,一小集市也,距州东四十里”,又据蕲春《朱氏宗谱》载:“南宋孝宗赵奋乾道八年(公元 1172年),天大旱,颗粒无收。通山县一位朱姓篾匠逃荒来到今竹瓦一带,当时这里盛产楠竹,大者直径盈尺,高数丈。于是,朱篾匠砍下竹子排成墙,剖开竹片当瓦盖在屋顶,做成竹瓦屋,且在此定居开杂货店。”于是,蕲春境内有了个竹瓦店。竹瓦这一带,历代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朱元璋在蕲春东南大战陈友谅,竹瓦店至洪武垴是其屯兵驻马之地。1926 年,国民革命军唐生智与北洋军阀吴佩孚在蕲州至张塝展开“百里大战”,这里则是主战场之一。1938 年 10 月,日本强盗侵我蕲春,国军与日军在竹瓦至龙顶寨一带大战 43 天,给日寇以重大打击。1947 年刘邓大军南下后,其先头部队在竹瓦一带歼灭国民党青年军 203 师一个团:高山铺大战时,竹瓦街后山大旺寨是被争夺最激烈的战略要地,中原独立旅四团指挥部就设在竹瓦店朱义弗家,最终赢得了高山铺战斗的伟大胜利。
十年前的竹瓦街解放前,国民党曾在竹瓦街设立伪区公所,成为蕲南一片的政治、经济中心。解放后的蕲春县人民政府在此设立竹瓦乡,六十年代为赤东区驻地;1984 年改为赤东公社,1993 年再改名为赤东镇;2001 年乡镇撤并后,竹瓦街仍然是蕲南一个热闹的集镇。竹瓦一带历来山青水秀,得天时、地利、人和,又是一处天然的鱼米之乡。其地势东南依苏家山与广济县(今武穴市)交界;西北与本县蕲州镇相接;东北则与漕河镇毗连。距李时珍故居古城蕲州 20 公里;距今县城漕河 8 公里。交通上的优越,为人们带来了生活上的便利。解放后的竹瓦街,是一条只有里把路长、一两丈宽的东西向小街,全是土石路面,两边的房屋都是披楆式土砖屋。店铺门面全是木板式,一个接一个的紧挨着。
竹瓦街从我记事的时候,竹瓦街慢慢变了样子。街道两面除区公所以外,相继建立了供销社、食品所、中小学、卫生院、邮政所、税务所、财政所、棉花站、兽医站等十几家单位。还有粮油店、烟酒店、副食店、豆腐坊、杂货铺、篾业社、油榨坊、面粉坊、铁匠铺、木匠铺、缝纫社、搬运站等 20 多家大小店铺。此时的竹瓦店,已算是当时蕲春境内乡镇级的热闹集镇之一。我的家就在这个热闹的乡间集镇上。父亲徐桂生,当时是缝纫社社长。母亲朱泽珍,是缝纫社的职工。他们膝下有 6 个子女。我排行第三,头上有姐姐、哥哥,脚下有弟弟、妹妹。八口之家,就靠我那勤劳的父亲和母亲撑持着。听母亲对我说,我小时候,她为我喂完奶或吃完饭后,就拿根布带子一头系在我的腰上,一头系在椅子上,往后面一放,“晒太阳去吧!”。有时叫哥、姐照看一下,有时请邻里帮忙招拂下。以至后来,我成了全街上最黑的女孩儿。那时还没起名字,父母就叫我“毛女”,这个乳名,家里人从那时一直叫到现在。我的童年是美好的,那是一幅天真的画。穿着姐姐的旧衣服,除冬天外,一般没穿鞋,打着赤脚板,跟在姐姐哥哥屁股后面,和街上的小伙伴们乐颠颠地从上街跑到下街,搬石块,捉迷藏,跳绳子,踢毽子,跳橡皮筋舞等,嬉笑戏闹,满街疯跑。尽管累得满头大汗,但还是乐不可支,兴高采烈。玩得最多的是两家:一是朱兰姣家的铁匠铺,她母亲拉着风箱,父亲抡着铁锤,将烧得通红的铁块放在铁镦上用力锤打,火星四处飞溅,我们既爱看又害怕;再是吴桂娥家的磨面坊,一匹少见的高头骡马拉着碾子在一个大木碾盘周围碾麦子磨面,旁边有一个用脚两边踏的大筛子筛面粉,我们常去帮忙筛,弄的灰头灰脸一身脏的跑回家。童年的那份情趣,总是那样令人回味,没齿难忘。我儿时的快乐,还与竹瓦街那个时代风云变幻的政治氛围分不开。每逢遇到大的运动,竹瓦街上总有写不完的标语、人潮如流的游行、扎不断欠的机关彩门。一条标语往往要写几家墙壁才能完成。全街从上到下,家家户户的前大门头上,都写有大红的油漆标语。例如,大跃进时代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万岁!”“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等等。每当刷写这些标语的时候,我和那些小伙伴们都觉得很开心、挺好玩。写字的人搭着梯子在墙上先费劲的、认真地划好线,写好字形,再刷油漆。我们就争先恐后地帮着递刷子、送排笔,托油漆什么的,忙的不亦乐乎。街上开展“除四害、讲卫生”活动中,我们这些小伙伴也学着大人的样子,每人自己动手做一个纸壳子苍蝇拍,满街赶麻雀、打苍蝇、拍蚊子,觉得开心极了。社教运动时,街上的标语又得换内容了。把原来的标语刮掉,重新再写。如:“伟大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万岁!”“大力开展清账目、清财务、清仓库、清工分运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等等。

往往是标语写完,就要进行一次大游行,那更使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孩子们兴奋不已!大人们手里拿着红的、黄的、绿的等各种颜色的小旗子,边喊口号,边举着小旗子,从上街游向下街,那喊声犹如一阵阵春雷,响彻街巷。我们这群孩子就像一条尾巴,紧跟游行队伍的后面,又喊又跳!那种莫名其妙的高兴和天真使我们成为街上最活跃的群体。除了这些赶场的活动外,逢年过节的赶集也让我感到快乐。每年的端午、中秋、过年,竹瓦街就要热闹一阵子。端午时,街上卖蕲艾的、菖蒲的、小麦的;中秋时,卖芝麻的、糯米的、绿豆的;过年时,就更热闹了,有山上的竹笋、栗炭,有湖边的细鱼、小虾、莲藕,有平畈地区的甘蔗、荸荠、豆腐等,反正是应有尽有,不一而足。只听那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你讨价我还价,各不相让。既热热闹闹,又嘻嘻笑笑。每当此时,我和小伙伴们也顽皮不休,像一条条小鱼一样,从这个摊游到那个摊,穿梭不止或围着观看。有时看到好吃的东西,馋得口水流出来,缠着大人买一点尝个新鲜。记得第一次见到荸荠,我吵闹着要母亲买了点,当我咬着又甜又脆的新鲜荸荠,真觉得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好吃。再说说看大戏吧!那又是别有一番情趣。竹瓦街后面有一大片沙岗地,每年唱戏就在这里用布一围就算是露天剧场。围幔里把戏台一搭,戏就开锣了。一唱就是几天几夜,我就像鲁迅笔下《社戏》中描写的观众一样,骑在父亲的双肩上,才能勉强看到台上戏子的模样。只见演员们穿红着绿,女的头上银光闪闪,花朵插满;男的头上戴着各种官帽、挥刀舞棍,翻起跟斗一个接一个,看戏人喝彩声不断,我也在父亲肩上拍手称好。而戏场外围,又是一番景象。各种临时小摊围得满满的。卖水果、炸油条,蒸包子、煮稀饭;炒花生、摆点心,真是丰富多彩,令人馋涎欲滴。而使我最难忘的还是每年新春拜年划龙船、挑花篮、看花灯的那种传统节日的热闹气氛。
1980年春节蕲春境内的挑花篮每逢春节后几天,狭长的竹瓦街上挤满了五颜六色的人群,老人小孩,青年妇女,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挤挤擦擦,一个个喜形于色,笑声不断。随着锣鼓声响,街道中间让开一条路,就见踩高跷、划莲船、挑花篮、玩龙灯、耍狮子的一队一队地涌过来。走到哪一家,那家就放鞭炮迎接。于是,领头的人唱,玩船的人和,大伙儿也帮着腔。唱过一段恭喜主人的彩腔后,主人自然很高兴。有的递烟,有的送茶,有的还给红包……划莲船的队伍过后,就出来挑花篮的队伍,开始我很羡慕那些姐姐们。谁知第二年,大人们看到我爱跳爱唱,就叫我也挑花篮试试,一试大人们都说好。我们缝纫厂所在的竹瓦大队组织挑花篮队,就把我选上了。
1980年春节蕲春境内的玩龙母亲赶紧给我做了一件花上衣,头上扎起两只牛角辫,辫根戴上花,加入到挑花篮队伍中。我们四个年龄相仿的小姑娘,各挑两只花篮,边跳边唱。我们一会儿横着挑,一会儿直着挑,一会儿对插着挑,伴随着锣鼓声,不断地变换队形,四个女孩转起来就像花蝴蝶一样飞来飞去,引得观看的人们大声喝彩。那情景,虽然过去几十年了,但至今仍然在我脑海中回荡。今日的竹瓦街,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同一个名称,同一个地点,却今非昔比了。昔日的低矮土砖瓦屋,已变成红砖钢筋结构的楼房;高低不平的土石路面,变成宽敞笔直的水泥马路;街道两旁,路灯明亮,绿树常青,昔日只有一千多人的小集镇已变成拥有六千多人的繁华闹市。变了,变了,我在赞美家乡巨变的同时,也无限眷恋那个昔日古朴的竹瓦街;那个给我儿时梦幻、少年天真的竹瓦街;那个充满生机的竹瓦街。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