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郑晓燕《驼子爹的稻田》

发布时间: 2022-9-15 17:3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96| 评论: 0


驼子爹的稻田
文 /郑晓燕

鸡叫头遍,驼子爹就起床了,借着星光,他将那把用了十几年的镰刀磨得乌光铮亮。
今天是稻谷收割的日子,对驼子爹来说,这是他一年最期待的时刻,而今年,却更是与众不同。
因为,他和儿子有一场赌约。
匆匆扒拉完早饭,驼子爹就准备出发了,临出门前,他将那条麻色粗布汗巾搭在脖子上,那是老伴生前织给他的。


此时,杨墩村静谧温柔,上河坝的水面上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薄雾,启明星在驼子爹的头顶若隐若现,穿过那道长长的草坝子,驼子爹就看到了自家的稻田。
一阵风拂过,稻香四溢,挨肩擦背的稻子波浪般起伏,刷拉刷拉的声响犹如热烈的掌声,仿佛在欢迎驼子爹的到来。看着串串稻穗颗粒饱满,驼子爹的内心充溢着喜悦与幸福,庄稼人容易满足,丰收的稻田就是最好的回报。
驼子爹紧紧裤腰带,大声地咳嗽几声,那响亮的清嗓声惊飞起稻田深处的几只秧鸡,他的这套习惯性动作犹如赛前的热身运动。
一排排金黄的稻穗臣服于驼子爹的脚下,此时,天际已露鱼肚白。今天,他必须要完成这一亩三分地的收割。对这位60多岁的老农民来说,任务虽有些艰巨,但他毫不畏惧。当年,他可是获得过农技比赛一等奖呢。


驼子爹对土地的热爱近乎偏执。这份热爱,儿子理解不了。农业机械化的今天,他仍然坚持亲自收割,似乎只有在这片忙碌的稻田中,他才能找回最初的感觉。那时,驼子爹和老伴还年轻,整天忙碌于田间地头,每年的“双抢”时节,是他们最累的时候,田间劳作虽然辛苦,但换来的是彼此的相濡以沫。儿子那时尚小,也挎着小竹篮跟在夫妻俩的身后歪歪扭扭地捡拾遗落的稻穗。驼子爹始终觉得,那才是生活,那才有人间的烟火气。
阳光在驼子爹收割的刷刷声中悄悄洒满大地,杨墩村的上千亩稻田一片金光,仿佛铺满了一地金子。八月的季节,大地流火,虽才清早,暑气已是极盛。此时田间依然安静,而往年,这里人叫声,牛哞声,打谷机的喧闹声,声声震耳。
驼子爹弯着腰,锋利的镰刀在他的手中快速挥动,“沙沙沙”,一蔸一棵,一把六七蔸,一排排稻穗应声而倒,整齐直溜,在他的身后只留下一行行浅浅的稻茬。在这里,驼子爹就像是一位将军,而稻田就是他的主战场。早上露水重,驼子爹的衣衫、头发都湿透了,和着汗水黏贴在身上,湿漉漉的。


“轰隆隆”,一阵机器的轰鸣声打破了田野的宁静。驼子爹抬起头,朝着他望去的方向,一台大型联合收割机正慢慢地驰进稻田。他直起腰,这应该就是儿子所说的收割机了,他倒要看看,这头怪物是如何比人还能干?
只见这台联合收割机张开双臂,在稻田里纵横驰骋,大口吞进。瞬间,稻浪逐渐消失,金黄色的谷粒则不停地被吸入机器的“肚中”,伴随着“突突”声,机器将新鲜的稻茬迅速粉碎,并从尾部吐出还田,一会儿功夫,郑细娃家偌大的稻田就被“吞噬”得干干净净。
驼子爹惊得目瞪口呆。
此时已是上午十点多钟,驼子爹望望身后,自家一亩多地还只收割不到四分之一,而眼前的这台收割机却只用了二十几分钟就将隔壁郑细娃家的两亩地收拾的一干二净,而郑细娃则站在田埂上悠闲地指挥着大货车将脱好的谷粒装车,随即送进杨墩村新建的烘干房进行烘干处理。
以前一亩地,全家人集体出动,肩挑背驼,挥汗如雨得奋战一整天,而如今,这收割机却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完成了整套流程。
驼子爹被深深地震撼了。
看来儿子没有说假话。
昨夜,在省城工作的儿子打来电话,告诉驼子爹杨墩村新建了粮食烘干房,还引进了联合收割机,一天可收割一百多亩地,他已联系村主任,安排收割机明早来家收割稻谷,让驼子爹安心做“甩手掌柜”。驼子爹没等听完就勃然大怒,他大声呵斥儿子纯属懒惰,不回来帮忙就算了,还搞个什么鬼东西糊弄老子,这收割机还能比人更聪明?
拗不过老子,儿子就和他打赌:如果驼子爹能在十一点前收割完一半,就算儿子输,以后田里的收割任务全部由儿子完成。
挂了电话,驼子爹信心满满,他坚信自己能赢得这场“赌约”。
可是眼下,马上就到了和儿子的约定时间,这还收割不到三分之一。


正在驼子爹懊恼中,郑细娃家的稻田已收割完毕,收割机此时正调转车头“轰隆隆”朝自家的稻田驰来,村主任从副驾驶探出头,大声喊道:驼子爹,文俊昨天联系好了,让我们收割完细娃家的就来收割你家的,赶紧地,上岸上岸。
驼子爹顺从地走上田岸,起身的刹那,许是因为长时间的躬身劳作,他竟一阵头晕眼花。驼子爹摇摇头,看来是真的老了。
收割机在驼子爹的稻田里来回穿棱,微风拂过,这流金的稻田宛如金狮起舞。
驼子爹撩起脖子上的麻布汗巾擦擦额头上的汗水,一股熟悉温暖的气味扑鼻而来。
驼子爹笑笑:老婆子,我输了。

作者简介:郑晓燕,女,八零后,湖北省蕲春县文化馆创作干部,黄冈市作协会员。创作的《春浓蕲艾香》《古朴神韵张林冲》《乡亲人物三题》《小雅》《龙窑,古木,老祖父》《人生感悟》《父亲的蕲艾》等数十篇散文、随笔发表在各级报刊,小说《夜宿檀岭》曾获湖北省“勤系民生”有奖征文一等奖,并有十余篇调研文章获国家、省、市级奖项。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