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李时珍家世和生平事迹考:李时珍的祖父

发布时间: 2022-9-13 08:4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9|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关于李时珍祖父及先世的情况,历史文献记载寥寥。现存最早的李时珍传记,是康熙三年(1664)本《蕲州志》卷九《人物志·学行》“李时珍”条,及卷十《艺文志》收录的顾景星所撰《李时珍传》。前者未提及李时珍的先世,后者也只提到李时珍的父亲:“父言闻,孝友,以医为业。”顾景星(1621—1687)为明末清初著名文学家、学者,遗著《白茅堂集》,于康熙四十三年(1704)出版。《白茅堂集》卷三八收录的《李时珍传》,则写道:“祖某,父言闻,世孝友,以医为业。”[1]

李市镇《李氏族谱》
李时珍的祖父没有留下名字,后人对其事迹作了一些推测。如,作家张慧剑在传记文学《李时珍》中写道:“时珍的祖父是一个经常在外面跑码头的医生,这样的医生在当时叫做铃医……大约在时珍很小的时候,这位老医生就去世了。”[2]著名哲学家唐明邦(1925—2018)在《李时珍评传》中说:“(李时珍的)祖父是一个走乡串户的‘铃医’,社会地位低下,没有留下名字。”[3]铃医,又称走方郎中,行医时,身背药箱,手摇串铃,走村串户,穿街过巷。而中国中医科学院医史文献研究所原所长李经纬(1929—),则根据医史学家陈邦贤(1889—1976)的考证,十分肯定地说,李时珍的祖父“以医而闻名于乡里”。[4]
李晓山墓
蕲州民间传说,蕲州城东雨湖东北岸兔尔地附近,一处名叫“荷叶盖金龟”的小黄土坡上,埋葬着李时珍的祖父。[5]为什么叫“荷叶盖金龟”?蕲春县李时珍纪念馆原副馆长宋光锐、蕲州镇第三小学原副校长张焱坤等人解释说:小黄土坡形状很象乌龟背,每到盛夏季节,湖水上涨,水边高大的荷叶,如同一把把绿伞,把小黄土坡遮盖了,人们就给这个小黄土坡,取了“荷叶盖金龟”这么一个很好听的名字。[6]但有民间人士认为,“荷叶盖金龟”是风水学上的一个术语,“荷叶”并不是指湖里水里的荷叶,而是说地形地势有些像荷叶,地势高低错落,或是高处像荷叶伸展,罩着低处的龟背;或是群山如盛开的莲叶重重叠叠,环抱着地势稍低的龟形地。“荷叶盖金龟”是一种风水宝地。年代久远,地形地势已发生很大变化,但当地人所说“荷叶盖金龟”处(今属蕲州镇街口村),确实有一座古墓,坐东北朝西南[7],墓碑高1.2米,宽0.65米,厚0.17米,[8]碑身上圆下方,体现了明代嘉靖及以前墓碑的典型特征。碑文模糊不清,经拓印辨认,为“明先祖李公晓山府君之墓”[9],碑右上方隐约可见“明弘治十二年”[10]字样。1982年,李晓山墓被定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9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蕲春县博物馆调查人员认为李晓山就是李时珍的祖父。
张焱坤手绘李晓山墓碑图查乾隆《蕲州志》卷二《地理志》,其“茔墓”篇说,李时珍“祖墓在大教场”[11];“山川”篇说:蕲州城“东五里曰打鼓台,山势逶迤,接李濒湖(陈按:‘濒湖’是李时珍的别号)祖地。”这两处记载,指出了李时珍祖墓的大概位置,荷叶盖金龟也的确在这个大概范围内。宋光锐说,至今查找不到历史文献来证实埋在荷叶盖金龟的李晓山是李时珍的祖父,但传说故事可能在不同的程度上反映了历史的真实。[12]言下之意,葬于荷叶盖金龟的李晓山有可能是李时珍的祖父。张焱坤对李时珍祖山进行调研,撰写了《“荷叶盖金龟”与“李家林”》一文,发表在《蕲春文化研究》2020年第2期上。张焱坤说,荷叶盖金龟是乌龟山的一部分,乌龟山属打鼓台山的延伸,山状恰似一只探头入湖喝水的乌龟,“荷叶盖金龟”是伸出的乌龟头。自李时珍的祖父李晓山入葬荷叶盖金龟后,李家后代人丁兴旺,家业繁荣,李家便买下了乌龟山作祖坟山,从此,乌龟山也叫李家山林,叫顺了口便是李家林。没有李家允许,别人是不能在李家林入葬的。清代时,有“故妣李母吴老孺人”葬于“李氏荷叶盖金龟祖山”,“孝男大榕、大棻,道光岁次庚寅十二月初一日刊石”,“大榕”“大棻”应是李时珍家的后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蕲州工业用布厂建在乌龟山,平了许多坟。李时珍次子李建元墓志铭残碑在附近被发现,碑上有“诸家湖山之阳,阡丑山未向”,诸家湖即雨湖,“阳”是指“山的南面、水的北面”,李家林(即乌龟山)在雨湖北面,方位与墓志铭相符。张焱坤认为,乌龟山与荷叶盖金龟就是李时珍家的祖坟山。
古代铃医张焱坤所说似乎有一定道理,但仔细推敲,至少有以下两个疑点:
一是根据历史文献所记或实地考察,发现李时珍家族稍著名的人物,都没有葬在乌龟山,而大多葬在竹林湖一带,少数葬在其他地方。据乾隆《蕲州志》卷二《地理志·茔墓》记载,李时珍父亲李言闻、李时珍本人、李时珍最小的儿子李建木都葬于竹林湖,李时珍长子李建中葬于盘龙嘴,李时珍孙子李树初、李时珍曾孙李云庆都葬于东湖庵。李言闻夫妇合葬墓与李时珍夫妇合葬墓相邻,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被人们发现,后来围绕墓葬修建了李时珍陵园。李时珍家族功名最高的人物李树初(字客天,进士,官至山西按察司副使,正四品),其嫡配妻子朱宜人(系荆王府家族成员)去世后,康熙《蕲州志》主编卢綋亲笔撰写了《原任口北道李公客天嫡配朱宜人墓志铭》[13],文中说朱宜人葬于“竹林湖祖茔后山”,明确指出李时珍家族祖坟山在竹林湖。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李时珍兄长李果珍夫妇的墓碑,也是在竹林湖一带发现的。因此,李时珍家族祖坟山在乌龟山李家林一说,基本可以否定。张焱坤只注意到李建元葬于“诸家湖山之阳”,忽视了前面还有“太原里潘家团村”等字。其实,诸家湖周边范围很大,北面的“太原里潘家团村”,才是李建元的安葬地。明代的潘家团村,具体在今天什么地方,是否是乌龟山李家林,还需考证。二是当年蕲州城内外有多支李姓,乌龟山这处“李家林”,或许是其他李氏家族墓葬地。张焱坤说“大榕”“大棻”是李时珍家的后人,缺乏确切证据。笔者查阅蕲州《东门李氏四修宗谱》,看到这支李姓宗派为“水源木本,泽永生芳;承元滋大,济蔚文光”。“东门李”乃明清时蕲州首屈一指的世家大族,当年名气比李时珍家族大得多,迁蕲始祖李斌,因功晋升蕲州卫左所副千户,被封为武德将军(正五品),后代“武勋文绩,光照史册”,出了四个进士,五个举人,两个武举人,出了大批文官武将,最为显赫的有,李盛春,明万历年间任保定巡抚,后官至南京兵部右侍郎(正三品);李楷,万历年间官至都督佥事(正二品)、贵州总兵;李本晟,清康熙年间官至浙江巡抚(从二品)。[14] “大”字辈为东门李第十六代。大榕、大棻母亲吴老孺人生于乾隆四十三年(1778),卒于道光庚寅(道光十年,1830)。[15]从活动年代上看,大榕、大棻似是“东门李”一支的。但查阅《东门李氏宗谱》,没有找到大榕、大棻,或许这两人是蕲州另一支李姓的后裔。如此看来,葬于荷叶盖金龟的李晓山不一定是李时珍的祖父。网络上流传:据四川隆昌县《李氏族谱》记载,李时珍的祖父李晓山,“妣古氏,号明富,生于闽省上巷县(音误,应为上杭县)……殁葬于蕲州城东打鼓台荷叶金龟地。”在张献忠部队攻占蕲州后,李时珍三子李建方举家逃难至广东韶州府乳源县岭头地。后人辗转迁湖南郴州府桂阳县、四川隆昌县李市镇。在北京从医的李国勇是李市镇人,为李时珍第十七代嫡孙。蕲春县文化系统工作人员郑飞写了一篇《浅谈李时珍断代家谱的发现与意义》,发表在《蕲春文化研究》2009年第1期上。所据家谱,为2007年6月李国勇寄来的《李氏族谱》复印件,称《族谱》是李市镇李姓宗族同治十二年修的。《族谱》说:“李晓山,妣古氏”,“号明富”,“生于闽省上巷县,生殁时间不详,殁葬于蕲州城东打鼓台荷叶金龟地。”《族谱》记载他们这支李姓是李时珍第三子李建方的后裔,说李建方“继父业医,太医院士。于明嘉靖乙巳年正月初五卯时在湖北省蕲州东五里坡瓦硝坝出生。殁葬于广东韶州府乳源县”。至于李建方是如何到广东去的,不见记载。这份《李氏族谱》是否可靠呢?2010年11月22日,荆楚网发表了记者戴园、谢翔撰写的一篇消息:《李时珍故里至今未寻到其后人 自称后人者均假冒》。文章说,由于李时珍巨大的知名度与影响力,想傍其名望的不在少数。目前在外自称李时珍的后人,叫得最响的是两个,一位是广州某大学教授,另一位是北京的李国勇,他们还拿出李氏家谱,但这些家谱基本都是假的。其中有的人从事医药业,恐怕想借此炒作自己。2018年5月26日,蕲春县举办纪念李时珍诞辰500周年暨2018李时珍中医药大健康国际高峰论坛,旅居深圳的蕲春籍知名文化人士王巧林、蕲春县李时珍纪念馆馆员管冬霞发表了论文《李时珍后裔考》,认为李市镇《李氏族谱》所谓“李家系李时珍第三子李建方的后裔”,“记载的信息不可靠,存在作伪之嫌”。笔者看到郑文所配《李氏族谱》图片显示,“李晓山”与“妣古氏”顶格并排,这不符合古代家谱通常格式,家谱一般是将几世祖的谱名(不写姓氏)顶格,而不会将几世祖与他的妻子并列。郑文说《李氏族谱》未记载李建方如何到广东,网文却说《李氏族谱》清晰记载张献忠部队攻占蕲州后,李建方举家逃难至广东。按这个《李氏族谱》所说,李建方生于嘉靖乙巳年(即嘉靖二十四年,1545)正月初五,据《李建元墓志铭》,李建元生于嘉靖甲辰年(即嘉靖二十三年,1544)七月十三日,二哥李建元出生不到半年,三弟李建方就出生了,这不符合妇女生育规律(目前尚未发现有文献记载李时珍娶妻之后又娶了妾);崇祯十六年(1643)正月,张献忠攻陷蕲州城,此时,李建方已将近百岁,湖广蕲州距广东乳源一千几百里,他能逃得动吗?可见,李市镇的这个《李氏族谱》,不大靠谱。既然不靠谱,我们也就不能据此断定葬于荷叶盖金龟的李晓山就是李时珍的祖父,《族谱》所说的李晓山别号、出生地、妻子姓氏等等,也应存疑。李时珍祖父其人其事,迷雾重重:如果说他是一个医生,那为什么李时珍皇皇190余万字的《本草纲目》,无一字提及祖父行医事迹?如果李晓山是李时珍的祖父,乌龟山李家林是李时珍的祖坟山,那为什么李时珍的父亲、李时珍和他的兄长都没有葬在李晓山坟墓附近?等等这些,都有赖新的资料去解开。【注】[1]同是顾景星作的《李时珍传》,康熙《蕲州志》本与《白茅堂集》本相比,文字上有多处差异,当以顾氏家族整理的《白茅堂集》本为准。[2]张慧剑:《李时珍》,华东人民出版社1954年版,第1页。[3]唐明邦:《李时珍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19页。[4]李经纬:《李时珍生平疏证》,钱超尘、温长路主编:《李时珍研究集成》,中医古籍出版社2003年版,第829页。[5]宋光锐:《李时珍和蕲州》,武汉出版社2001年版,第30—31页。郑伯成、张月生:《李时珍家传选注》,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版,第5页。张焱坤:《“荷叶盖金龟”与“李家林”》,《蕲春文化研究》2020年第2期。[6]宋光锐:《李时珍和蕲州》,武汉出版社2001年版,第30页。张焱坤:《“荷叶盖金龟”与“李家林”》,《蕲春文化研究》2020年第2期。[7]据张焱坤《“荷叶盖金龟”与“李家林”》及蕲春县博物馆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资料。宋光锐《李时珍和蕲州》则说是“座东南向西北”。[8]据张焱坤《“荷叶盖金龟”与“李家林”》。宋光锐《李时珍和蕲州》说墓碑高1米,宽0.65米,厚0.15米。[9]据蕲州镇历史文化爱好者张鸣提供的李晓山墓碑图(说是张焱坤手绘)。张鸣说,十几年前,一位自称李时珍后裔的四川人重修李晓山墓,用新碑将原碑遮盖了。张焱坤《“荷叶盖金龟”与“李家林”》说,碑文为“明先祖李公晓山之墓”。蕲春县博物馆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资料称,二普时,碑上阴刻楷体直书“李晓山府君之墓”。宋光锐《李时珍和蕲州》也说碑文为“李晓山府君之墓”。[10]据张鸣提供的李晓山墓碑图,及宋光锐《李时珍和蕲州》、张焱坤《“荷叶盖金龟”与“李家林”》。蕲春县博物馆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资料记为“明弘治十三年”。[11]关于李时珍祖墓的位置,宋光锐、郑伯成等人说见载于封蔚礽所编《蕲州志》(即光绪《蕲州志》),其实,比封《志》更早的乾隆《蕲州志》即有记载。[12]宋光锐:《李时珍和蕲州》,第30—31页。[13]见康熙《蕲州志》卷十《艺文志》。[14]参见拙作《蕲州望族东门李》。[15]据张焱坤手抄《“李母吴老孺人之墓”碑文》。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