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人物|“东门李”一家两巡抚

发布时间: 2022-9-5 08:4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68|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东门李”是明代中后期崛起的蕲州名门望族。这个家族,出了进士四人,举人五人,武举人二人,秀才难计其数;出了大批文官武将,其中最为显赫的是两巡抚(李盛春、李本晟),一总兵(李楷)。
李楷在明万历年间历任福建南路参将、广州海防参将、江南副总兵,后官至都督佥事(正二品)、贵州总兵,拙作《李楷骋怀东海滨》,对李楷在福建、浙江沿海岛屿上留下的胜迹与故事作了较为详尽的介绍(下期发布)。下面,笔者再用两篇短文,分别介绍“东门李”出的两位巡抚:一是敢与明万历皇帝亲信太监叫板的保定巡抚李盛春,一是被清康熙大帝誉为“南天一柱”的浙江巡抚李本晟。明代以前,“巡抚”不是常设之官。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命懿文太子巡抚陕西,之后也曾派京官巡抚地方,都是事毕即罢。宣德以后,或因边防有警,或因地方不靖,陆续向全国各地派出挂中央政府大员职衔的“总督”“巡抚”,协调地方三司(都指挥司、布政使司、按察使司),强化中央集权。嘉靖至天启年间,巡抚制度在稳定的基础上向地方化、正规化演变。巡抚的正式官名一般为“都察院×都御使巡抚××地方”,职权主要是征收赋税、考核属吏、提督军务,一般受总督节制。巡抚位高权重,出巡所属府、州、县时,布政使、按察使要随从。明后期,巡抚与总督逐渐成为实际上的地方最高军政长官。清代时,巡抚为一省行政长官,虽然地位略次于总督,却是名正言顺的封疆大吏。明代巡抚本身无品秩,具体看原官是什么品秩;清代巡抚一般加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衔,从二品,有的加兵部侍郎衔,则为正二品。
逆天巡抚李盛春
李盛春(1544—1601),字淑元,号梦池,是“东门李”第六代子孙,李儒第四子,李楷的四叔父。嘉靖四十三年(1564),李盛春中乡试第四十六名举人。隆庆五年(1571)会试第四十一名,殿试高中二甲第十九名,成为“东门李”养育的第一个进士。同年六月,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明代于永乐二年(1404)起,从进士中挑选文学优等、善于书法的为翰林院庶吉士,作为优秀后备官员培养,安排学士甚至侍郎等官任教。三年后举行考试,优等的,留在翰林院,二甲授编修,三甲授检讨;其余的,分别担任给事中、御史,或出任州县官。成为庶吉士的,大多有机会平步青云。英宗天顺二年(1458)之后,更是形成了一个惯例:“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庶吉士被称之为“储相”(后备宰相)。

万历元年(1573)五月,李盛春在翰林院进修期满,被任命为吏科给事中。明代设吏、户、礼、兵、刑、工六科,每科设都给事中一人,左、右给事中各一人,给事中若干人,负责侍从、规谏、补阙、拾遗、稽察六部百司之事,是一种监察机关。虽然都给事中也不过是正七品,左、右给事中和给事中仅为从七品,但权力却很重,尤其是发现皇帝的诏书如有不当之处,可以封还,不让其下发。这年,曾子后裔发生“宗圣荫袭之争”。曾参是孔门四圣(复圣颜回、宗圣曾参、亚圣孟轲、述圣孔伋)之一。四圣都是山东人。明嘉靖时,四圣中三个有后裔承祧,唯独宗圣无人承继宗祧。朝廷访求曾子后裔,找到了生活在江西的曾参后人曾嵩、曾衮和曾质粹。曾嵩、曾衮两人在当地有产有业,不愿意因为承继宗祧迁居山东;曾质粹愿意前往山东曾子老家嘉祥奉祀祖坟先庙。嘉靖十八年(1539),朝廷授予曾质粹翰林院五经博士(正八品),世世承袭,官府修建曾氏翰博府。曾衮看到有这等好事,便动了心思。嘉靖三十九年(1560),曾质粹病故,其子曾昊早卒未袭,孙曾继祖尚未请袭,当初不愿承祧的曾衮便跳出来,以曾质粹非曾子嫡裔,自己乃嫡派长房、有“让袭”“借袭”之举为由,要求承袭世官,取消曾继祖世袭资格。曾衮使出种种手段,先是谋取了湖广攸县知县官职,后于万历元年正月夺袭世职,占据嘉祥田宅。曾继祖携子曾承业向朝廷投诉鸣冤。万历元年九月,时任吏科给事中李盛春上疏弹劾曾衮,对曾衮朦胧冒袭提出五条质疑,要求朝廷严肃追究,“以正恩典,以杜侥倖”。吏科都给事中刘不息、监察御史刘光国也坚持正义,最终,朝廷剥夺曾衮世职,令回原籍,诏准曾承业世袭五经博士。万历三年(1575)五月,有一桩假冒新选州同知诓骗商人八百两银子的案件败露,李盛春提出了一系列整顿吏治的建议,被朝廷采纳。这年十月,他还与户科都给事中光懋分别上疏,批评原任南京国子监祭酒姜宝受贿,证据确凿,而巡抚大臣胡乱推荐,极不应当,奏疏被交给吏部处理。

给事中虽分隶六科,但如果“事属重大者,各科皆得通奏”。李盛春升任吏科右给事中后,曾奉命巡视太仓银库,发现河南左布政使鲍承荫侵吞克扣解银,万历四年(1576)四月,鲍承荫被革职接受审查。五月,李盛春建议,今后各行省和直隶都将解银铸成五十两一锭,装在木鞘中上缴。六月,李盛春就如何整治银库、仓粮损耗,太仓库银借支混乱,婚丧、服饰、房屋、用品违反制度规定,征粮不顾农事缓急、不顾灾情实际等问题,提出了五条建议,全部被皇帝采纳。因才能出众,李盛春被任命为广东布政司左参议,分守岭东道,由从七品京官跃升为从四品地方官。万历五年(1577)九月,内阁首辅张居正(1525—1582)的父亲去世,按照礼制,张居正必须辞职回家守孝三年(实际为二十七个月)。但当时,已形成朝廷不可无张居正的局面,而且张居正对已获得的权势也不无留恋。有人倡议皇帝“夺情”,挽留张居正于朝廷。所谓“夺情”,是指由皇上特别指定,不许辞职。明朝开国以来,除投身军队的人,在朝大臣是较少被“夺情”的。李盛春参加会试时,张居正以少傅、太子太傅、吏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的身份充任主考官,因此,李盛春可算是张居正的门生。但出人意料的是,李盛春却上奏章,坚决反对“夺情”,其一身正气、不顾私情,令官员们肃然起敬。张居正治国理政能力超强,但报复心也极强,对反对他的人重拳出击,不遗余力。或许是真的有病,或许是觉得官场没什么意思,万历七年(1579)正月,李盛春称病,请求退休。万历十年(1582)六月,张居正病逝,这位伟大的改革家,“工于谋国,拙于谋身”,死后一年半载,被抄家,被搞臭,家破人亡。万历十四年(1586)正月,经户科给事中姜应麟推荐、吏部推举,李盛春被起用为江西右参议。万历十五年(1587)二月,李盛春升福建提学副使(正四品)。次年,因母亲去世,辞职回家守孝。万历十九年(1591)十一月,起复原职。万历二十年(1592)九月,升浙江参政(从三品);十二月,改任太仆寺少卿(正四品)。万历二十一年(1593)十月,升任通政使司右通政(正四品)。通政使司负责接受内外章奏与臣民建言、控诉等事,是君主与臣下之间的一个联系机关,主官为通政使,位居七卿之下的最高位次,持“奏事使”红牌可以直入内府,守卫官不得阻拦;左、右通政是通政使的副手。

万历二十二年(1594)三月,李盛春以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正四品)巡抚保定,提督紫荆等关。到任后,他综理钱粮,整顿军备,卓有成效。这时,明神宗以修建宫殿为名,派出大批太监担任矿监、税使,大肆搜刮钱财,京畿地区,包括保定在内,由王虎总领其事。王虎胡作非为,遭到李盛春的强烈反对。万历二十四年(1596)八月,李盛春上奏,建议停止开矿,他找了一个很正当的理由——开矿有损“陵脉”!“陵脉”,就是皇帝祖坟山的龙脉。在讲究风水的古代中国,这无疑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但这“骗”不了求功心切的王虎和敛财心切的皇帝。九月,王虎参奏李盛春“阻挠开采”,神宗下旨严厉斥责李盛春;李盛春参奏王虎“骄横受贿,揽棍横行,恐酿边关大害”,神宗则置之不理。慷慨敢言的左副都御史张养蒙看不过眼了,万历二十四年十月,他向神宗上书,批评时政有“三轻二重之弊”,李盛春的遭遇,是典型的“抚按之任渐轻”的表现。张养蒙在奏章中说,开矿一事,巡抚、巡按一旦有什么异议,就统统遭到斥责。于是,郑一麟只是一个五品的千户,就随意参奏总督孙鑛玩忽职守;王虎只是一个太监,就随意参奏巡抚李盛春诬陷捏造。连太监、低级武官都能够制约总督、巡抚,岂不是把国家的法制和伦理纲常倒过来了吗?某一个太监得了志,其他的太监就都来学样,搞得巡抚、巡按都束手无策,监管部门不就统统失去了作用?从此之后,您皇帝陛下的子民们,就再没有人去安抚了!然而,明神宗对这些金玉良言,同样是置之不理。朝中正直的大臣继续为李盛春打抱不平。万历二十五年(1597)四月初一,刑部左侍郎吕坤上书,陈述关乎天下安危、必须凝聚人心的几件大事,其中说到:以采矿言之……自都御史李盛春严旨切责,而抚按畏罪不敢言。今矿沙无利,责民纳银……朝廷得一金,郡县费千倍。对吕坤的奏疏,明神宗也是置之不理。吕坤对皇帝陛下失去了信心,半个月后,他称病请求退休,获准。

李盛春是一个深受儒家传统思想熏陶的封建士大夫,致君尧舜是他的追求,忠君爱民是他的本分。尽管受到斥责,他仍然尽职尽责。如,为应对天津沿海地区倭患,他建议将天津营春秋两防歇班的官军,加发粮饷,留防沿海口岸,这样既可以节省召募费用,又可以加强海防。再如,河南、山东二省支持直隶河间、真定二府军队麦、米、布的花价银,有的完成了,有的还在拖欠,他建议对完成任务的地方主官,将名单以公文报送吏部,作为表彰、任用的重要参考,对拖欠任务的地方主官,由户部加强督办,限期完成。这些好建议,都被朝廷采纳。万历二十六年(1598),保定边境外族民众纷纷归附,吏部奏称李盛春“保厘硕望,锁钥壮猷”,建议“应加优异”,神宗下旨,给李盛春加了一个副都御史衔(正三品)。但李盛春终究是神宗、王虎敛取钱财的“绊脚石”。万历二十六年七月,神宗以“税银解进迟延”为名,给予李盛春停薪四个月的处分。李盛春称病请求退休,未获批准。十二月,被调任南京兵部右侍郎(正三品),明升暗降,实质是从要职改任闲差。李盛春见神宗如此纵“虎”为恶,就坚决请求退休回家。神宗想,上一次,你李盛春要求退休,是在受了处分之后,是赌气;这一次,我毕竟给你升了官,你要辞就辞吧,正中我下怀!神宗一接到李盛春的辞职报告,就批了。万历二十七年(1599)二月,李盛春退休。万历二十九年(1601)七月,李盛春病逝。因为他是正三品大臣,礼部于是按制度向皇帝上奏,奏章中称赞李盛春“一生直节,寸心无愧,持论常依慷慨,当事不避艰难。品格最优,始终无议”,建议给予“一祭半葬”,神宗批准按惯例办理。万历三十年(1602)十月,朝廷赐“与南京兵部右侍郎李盛春祭葬”。万历三十三年(1605)十一月,因蓟(州)辽(东)昌(平)保(定)四镇大阅兵等事,朝廷奖励相关文武官员,对原任保定巡抚李盛春,由礼部提出从优给予抚恤方案。万历三十八年(1610)正月,礼部奏请补谥兵部尚书伍文定等五人,各行省、直隶巡抚、巡按奏请,礼科上疏推举毛伯温、李盛春、张养蒙等二十四人也赐与谥号。明神宗虽然口头答应了,但就是迟迟不下旨批准。直到明熹宗即位后的天启元年(1621)正月,经礼部主持工作的左侍郎周道登奏请,朝廷才下旨追谥伍文定等七十三人,李盛春被赐谥“恭质”。明神宗重用太监、压制李盛春等督抚的做法,除当时就遭到了张养蒙、吕坤等正直大臣的抨击外,万历三十年(1602)四月,还被御史史学迁作为恶例,写入劝谏神宗不要让李三才去职的奏章。范文澜、蔡美彪主编的《中国通史》,在第五编《明清封建制时期》第二章《商品经济的发展与明朝的衰落》中,把李盛春与王虎叫板、受到神宗斥责,作为“矿监税使势凌抚按”的典型,写进了《朝政的混乱与人民的反抗》一节。李盛春被康熙以来的《蕲州志》写入《人物志》的“政迹传”(“仕迹传”)。
“南天一柱”李本晟
李本晟(1621—1682),字旸若,号嵩岑,是“东门李”第八代子孙,“东门李”家出的品级最高的文官,也是蕲春历史上数一数二的高官。李本晟的祖父、生父都是进士出身。祖孙三代同为进士,不仅在蕲春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而且在中国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李本晟的祖父李际春(1552—1615),字和元,号鉴池,是李儒的第五子,李盛春之弟,万历五年(1577)进士,历任浙江归安知县、户部郎中、陕西右参议、广西提学副使。万历二十二年(1594),辞职回乡,主持家族事务长达十九年。万历四十一年(1613),再次出山,任四川参议;万历四十三年(1615),升河南汝南道副使,病逝于任上。李本晟的生父李梴(chān),字长甫,是李际春的第三子,明天启二年(1622)进士,历任博野县令、真定县令,兵部武库司主事、职方司员外郎、车驾司郎中,直隶遵化兵备道。崇祯十六年(1643)春,张献忠攻陷蕲州后,遇难。顺治年间,因子本晟显贵,赠中大夫(明朝从三品文官散阶)。乾隆四十一年(1776),清廷大举追谥明代忠臣,赐李梴谥号“节愍”。李本晟是李梴的第四子,被过继给二伯李标为嗣子。李标,字峻甫,是李际春的次子,天启元年(1621)武举人,官守备。顺治年间,因嗣子本晟显贵,赠中大夫。李本晟幼时天资聪颖,被誉为“神童”。顺治五年(1648)中举人,次年,中二甲第四十六名进士,是“东门李”培养的第四位进士。

李本晟初任工部屯田主事(正六品),顺治八年(1651),曾负责管理徐淮等处河道,他革除旧弊,商民称颂。顺治十三年(1656)二月,升任广西按察使司佥事,分巡苍梧道(正四品)。当时朝廷正在广西用兵,他督办军饷,充分保障了部队需要;还多次亲自率领小分队,安抚当地少数民族,平定陆川、博白等县山中土匪。顺治十六年(1659)二月,李本晟升任云南按察使司副使,代管按察使事。正逢交通渠道不畅,一升米要卖一百钱,他拿出自己薪俸,又募集爱心捐赠,广建义仓,安抚流民。因政绩突出,顺治十七年(1660)四月,升云南布政使司参政,代管左布政使事。康熙元年(1662)六月,李本晟升广东按察使(正三品)。康熙二年(1663)六月,朝廷命他以广东按察使身份,代管云南布政使司左布政使事。康熙三年(1664)正月,升任河南右布政使(从二品)。因为之前在云南按察使任期内钱粮未清,康熙四年(1665)三月,朝廷命他重回云南任按察使原职。康熙六年(1667)闰四月,升任浙江右布政使。这年七月,除江南、陕西、湖广等省各留二员外,其余各省只设布政使一人,李本晟留任浙江布政使。在浙江任布政使长达六年多,康熙十二年(1673)八九月份,解职回乡。镇守云南、贵州的平西王吴三桂拥兵自重,阴谋叛乱。一天,吴三桂忽然想起李本晟,就派人送了封密信到蕲州。信中先是追忆他与李本晟之间的深情厚谊,吹捧李本晟在云南的辉煌政绩,然后封官许愿,企图拉拢李本晟。大是大非面前,李本晟头脑清醒,他认识到吴三桂等“三藩”之乱不得人心,毅然将吴三桂的密使捆送官府。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康熙十六年(1677)二月,李本晟被重新起用,出任太常寺卿(正三品)。不到三个月,即同年五月,升任大理寺卿。大理寺卿也是正三品,但大理寺负责平反全国刑名案件,与刑部、都察院合称“三法司”,其职能远远比掌管祭祀礼乐的太常寺重要得多。康熙十八年九月初六(1679年10月10日),李本晟升任浙江巡抚。赴任前,李本晟入宫陛见,康熙帝面谕:“近来兵多不能调和,尔宜尽心料理。每见各省督抚料理事务,所见止在一省,不能通行。凡事应悉心区画,从天下大计起见。”李本晟奏曰:“目前惟兵饷最急,民富则国裕,民穷则兵饷无从而办。”康熙帝说:“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古今不易之理也!”康熙帝钦赐“南天一柱”四字,对李本晟寄予厚望。李本晟赴任浙江后,十分关心百姓疾苦,妥善处理了“国计”与“民生”之间的关系。如,康熙十八年,杭州等府旱灾,收成不好,李本晟担心“米价腾贵”,将灾情上报朝廷,康熙帝命户部“动支库银四万两”,到湖广、江西采购大米,平价卖给浙江百姓。又如,浙江省输送漕粮,每石本应补贴差役们运费“银三钱四分七厘”,但那几年,为筹办军饷,将补贴每石减少了“银一钱四分七厘”,康熙二十年(1681)冬,“三藩之乱”彻底平定,李本晟上奏朝廷,请求恢复浙江省漕运差役补贴原标准,康熙二十一年(1682)二月,户部拟稿答复“应如所请”,康熙帝马上就批准了。康熙二十一年三月二十九日(1682年5月6日),李本晟病逝于浙江巡抚任上。十月十六日,康熙帝“予故原任浙江巡抚李本晟祭葬如例”。次年二月初四(1683年3月2日),朝廷又特遣湖广黄州府知府苏良嗣到蕲州颁祭葬,康熙帝在御制祭文中,称赞李本晟“性行纯良,才能称职,服官年久,厥有勤劳”。乾隆以来的《蕲州志》,在《人物志》的“政迹传”(“仕迹传”)中,为李本晟立传,评价李本晟说:“晟天资厚重,与物无忤……官箴清肃,调剂兵民,独得大体。抚浙时,不矜不伐,有古大臣风。”浙江百姓将李本晟的牌位供奉在名宦祠里。(注释略)

相关阅读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