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寻根问祖|吴姓家族寻踪:从大别山到大巴山

发布时间: 2022-8-31 22:1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93|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中国文化相对于世界文化而言,最有特点之处是数千年无间断的传承,其中,宗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极具个性的一环。历史上遗留至今的民间宗谱是对国史、地方志之类官方修史的一种重要补充。虽然因修谱者的原因宗谱质地参差不一,但不可否认几乎每一部宗谱中都蕴含着真实的历史信息。例如,几乎所有宗谱中都有家族迁徙的记录,可为宏观移民史的补充和注解。2019年春节期间,我因考察一个湖北吴氏家族的迁徙驱车赴鄂进行田野追寻。(谱名:吴氏宗谱;居住地:湖北蕲春、郧西;始迁祖:吴正华;主修:吴延鼎等;年代:1947;堂名:爱山堂。)
“湖北省黄州府蕲州大同上乡长峪里罗家冲(木季)柘林”
民国三十七年(1948)印梓湖北蕲春《吴氏宗谱》,是这个家族六修谱,其初编于康熙五十八年(1719),再修嘉庆二十年(1815),三修道光二十七年(1847),四修光绪七年(1881),五修光绪三十二年(1906)。
民谣素有“江西填两湖,两湖填四川”的说法。检读这部《吴氏宗谱》,可以佐证此言不虚。由蕲春第二代吴国钊在1719年撰写的《初编缉修江西蕉塘蜡树村谱源流序》中,就交待了这个家族由江西迁徙到湖北的来龙去脉:明末动乱,蕲春陈致所携家避难于“江西省南康府建昌县德三乡蕉塘小里蜡树村”(今江西省永修县),所借住的吴贵财家有两个儿子,长为正朝、次为正华。陈致所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了吴正华。据谱载,吴正华生于万历三十八年(1610),陈氏生于崇祯元年(1628),则吴正华比其妻大十八岁。两人共生育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以长子吴国昌生于顺治二年(1645),可以大致推断吴正华与陈氏的结婚年代。
大同境内

在顺治十三年(1656),46岁的吴正华带着全家(妻陈氏28岁、长子国昌11岁)迁徙到岳家“湖北省黄州府蕲州大同乡长峪里罗家冲(木季)柘林”。吴正华夫妇的另三个儿子均生于湖北。
2019年,我利用春节长假实地探访这个家族。戊戌年除夕早上7点,从上海开车驶出,目标湖北蕲春。手机导航提示,行程全程约八百公里,将在下午4点左右抵达。一路畅通,我在晚上10点多,到达了蕲春县治所在的漕河镇。
己亥初一早上七点,驱车往山里的大同镇开去。到了大同镇,我停车向路边一老者打听“罗家冲”和“(木季)柘林”。老人茫然不知。费尽周折,终于有一位高龄老太太说她知道我因为吴凤财近在咫尺,却无法寻着,便稍感气沮。没想到,这老太太眼睛一瞪,说她知道“jīzhālīn”,说离此不算远,我问那里是不是有姓吴的,她说是的。老太太告诉我,那村子叫细舟村,到了可以再打听。赶忙谢过后,急急地继续赶路。开了也就五公里,到达了细舟村。再次费尽周折,才找到我的目的地:(木季)柘林,也找到吴姓族人。
大同境内
(木季)柘林这个“(木季)”字,不见于新华字典,乃至康熙字典。经过梳理,可以确定迁徙到蕲春的吴正华,不仅凭空创造了(木季)柘林的“(木季)”字,而且创造了“(木季)柘林”这一独特的地名。这地名如同仅在家族传承的密码,一代一代在家族中口口相传,当然也以文字的形式落实在了家族最重要的文字档案——宗谱中。可以相信,这位46岁的江西汉子,以这样特殊的方式,公开宣告自己是季札的后裔。这种方式,既神秘又庄严。
当地吴氏曾有传说讲“(木季)柘”是个会武功的强盗,这当然是个误传,因为,吴氏的祖先是断不可能将一个强盗的名字命名属于自己的一方土地的。(木季)柘林既不是见诸于官方的地名,流布不广自然也在情理之中。现在的吴氏后人,如在文字上必须提及此地,通常书写为“季札林”,更简单,且直接。
大同境内
与“(木季)柘林”相连的“罗家冲”,就在边上的山冲里,那里是陈氏世代居住的土地。“罗家冲”据说是“骡马冲”的谐音,有一吴氏后人告诉我,陈氏家族原来的养骡马的,因以为名。其实,答案还在吴氏宗谱中,吴正华当年从江西举家移民至此,并非盲流,而是被政府编入了丁漕户籍,盖因他的岳家陈氏家族也同样是丁槽户。所以,养骡马,盖为运输也。我来时所见的大河,至少在明清两代,是重要的漕运要道,故现在的县治所在,有漕河镇之谓。
蕲春(木季)柘林支吴氏家族的派行是:贵正国应在,祖德家声远,延绵崇厚福,作述继前猷......这个家族始迁祖吴正华的墓仍在村落不远的山上,据说墓茔很大,但因多年无人祭扫,周边长满了野草和荆棘。
大同境内
至此,我在蕲春的寻访告一段落,吴氏宗谱中的“湖北黄州府蕲州大同上乡长峪里罗家冲(木季)柘林”,今天相对应的地址是“黄冈市蕲春县檀林镇细舟村八组”。
“郧阳府郧西县北乡冷水河吴家扒”
蕲春(木季)柘林始迁祖吴正华殁于康熙十三年(1674),享年64岁。生于顺治二年(1645)的长子吴国昌殁于康熙五十八年(1719),享年74岁,这一年,他最小的弟弟吴国钊52岁。吴国钊为这个家族做了一件大事,就是回到江西老家寻根问祖,并创修了蕲春吴氏族谱。山河阻隔,在蕲春与永修的一往一返,路途注定是很艰辛的。
大同境内
长房吴国昌有子三:应本、应松、应新。从宗谱看,吴国昌的妻子陈氏与应松、应新先后都葬在了江西老家,他们应该是在吴国昌死后回到了江西。吴应本生于康熙二十年(1681),殁于乾隆十四年(1749),葬在蕲春。他生子五:在明、在德、在善、在恭、在敬。乾隆年间,他的长子吴在明携全家离开了蕲春。作为蕲春吴氏的长房宗子离开家族,这当然是家族内的大事件。据蕲春族人相告,吴在明可能是在当年的大年三十离开的。从现有家族文字中看,找不到离开的确切原因。
吴在明离蕲的年份,有三个选项可以考量。一、模糊说。光绪三十二年(1906)吴旭升《在明祖源流序》:“公(在明)自乾隆年间徙居郧阳府郧西县北乡冷水河”。1947年吴延鼎《六编续修在明祖谱序》:“溯我祖在明公于乾隆初年自鄂蕲迁至郧西北乡之小冷河”。乾隆年号共有六十年,如何定义乾隆初年的起止?二、推理说。吴在明母亲陈氏卒年失考,父亲吴应本殁于乾隆十四年(1149)。吴在明如举家出走,当推理为在其父殁后。三、定居说。《郧西在明公支下家法十条》:“我祖在明公自乾隆二十二年迁居郧西,耕读传家,迄今五世......”乾隆二十二年,即公元1757年。此《家法十条》未署时间,但从文中“迄今五世”可以推断出大致时间。即是郧西支“声”字辈时代,时间约在嘉庆年间。
大同境内

吴在明离家出走的方向,是向西。除了妻子陈氏(罗家冲陈氏是(木季)柘林吴氏最主要联姻家族,吴在明的两个女儿均嫁给陈氏)在乾隆三年已故,他带着五个儿子和他四个弟弟中的至少三个。如果以1757年作为坐标,那一年,吴在明六十岁,他最大的儿子祖任三十八岁,最小的儿子二十三岁,他的弟弟们也都是壮年。他们辗转了多长时间、多少地方不得而知,最后的定居处,就是现在呈现在宗谱中的“郧阳府郧西县北乡冷水河吴家扒”。以“扒”字做地名,在他处少见,在郧西地名中则有很多,可能更形象表述了开荒垦地之意。
己亥初二早上七点,我从蕲春漕河镇出发,经麻城由导航指引一路向西,前往往鄂陕交界的郧西。下午大约3点半抵达郧西,又急忙赶往60公里外的上津古镇,第二天找到颇费周折找到吴崇俊。
大同境内
郧西吴姓家族以唐末吴嘉为远祖,吴正华为蕲春一世祖,而吴在明则是郧西冷水河畔的第一世。这支蕲春、郧西吴氏,最后一次合修宗谱是民国三十六年(1947),主修多达七人,以吴延鼎为领衔。能在家族中成为修谱的带头人,文化与财力应该是缺一不可的。很可惜的是,承吴崇俊相告,就在此谱修浚后仅数月,吴延鼎即遭不测之祸。这个在家族乃至在当地颇有影响力的乡绅,就此消失在历史的黑洞中。他的无妄之死,也就此改变了其后人的命运。可以说,如果没有六修《吴氏宗谱》文字刊印,吴延鼎的名字,大概只能碎片化保存在他直系后裔的记忆中了。据说,时年40岁的吴延鼎遗言,是对两个儿子说的:“要读书,不要当官,不做乞丐。”两子,长14岁,次7岁。
郧西居鄂、陕之交,既为“岩邑”,吴家扒又去县城近百里,在没有公路的早年,这里实在是偏僻之极的地方。吴在明后人在1906年著文说:“公(在明)自乾隆年间徙居郧阳府郧西县北乡冷水河开辟而居之,其地则荒烟蔓草,林密山深,禽兽繁殖,人迹罕逢。”吴在明率领全家子弟“凿石为壤,拓土成地,因名之曰:吴家扒。”自此,郧西支落地生根,蕲春、郧西成为吴正华家族的一枝两叶。
大同境内
以郧西支计,第一代吴在明,第二代有子5人,第三代有孙14人,第四代曾孙已达到41人。迅速的开枝散叶,男性后代的增加,在农业社会中,不仅意味着劳动力的持续保证,也成为以男性为传承要素的家族形成的基础。虽然女性后裔谱均未载名,未计在内,但通过与当地他姓家族的联姻,其所产生的边际作用,是非常有力与强大的。
迁郧吴氏家族经过几代人的“不惮披星戴月之苦”,终于“洎乎大厦落成,土地渐辟”。我在吴家扒见到了由吴在明始建于乾隆时期的房屋,其中,台阶全是用两米多长的厚青石板所垒。这在当年,从开凿,到运输,再垒积成阶,其艰辛是可以想见的。
大同境内
吴崇俊还带我上山,去凭吊了吴在明之墓。在山的另一侧,正对其墓,埋着他两个弟弟,他的另一个弟弟也葬在附近。从谱中看,三个弟弟均无子嗣。据说,吴在明的遗愿,希望自己百年后仍与弟弟作伴,也希望自己的后裔在每年给自己上坟的时候,不要忘记同祭叔祖。
吴氏宗谱中的“郧阳府郧西县北乡冷水河吴家扒”,现在相对应的地址是:“十堰市郧西县香口乡白果沟村吴家扒”。
从蕲春的大别山到郧西的大巴山,我的追寻行程倘以自上海计已达一千多公里。正值己亥春节,大雾、小雨,间以冰雨和小雪,悉数遭遇了。何其幸哉,路途行驶的漫长与惊险,都没有阻挡我终于找到了这支家族的下落。我感谢上苍的眷顾,也感谢所有帮助我的陌生人。
大同境内
在一路追寻的途中,我感喟生命的坚韧。在260多年前,吴在明不管因为何种原因,毅然率领全家背井离乡,竟然跋山涉水了近两千多里地。他们要翻越多少大山(当我每一次驱车进入隧道)、要渡过多少河流(当我每一次跨越大桥)......与蕲春支族人说吴在明是除夕那天离开(木季)柘林相对应,郧西支另有祖上传下的顺口溜:“鸡子叫,狗子咬,半夜团年黄州佬”。大意是大年二十九深更半夜吃的年夜饭,大年三十离开了家。究竟是什么原因,不能使吴在明过完了年再上路呢?
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独有的隐秘记号,有的以文字形式在宗谱中被记录,有的,则仅以口口相传,且被不断修正、有意删减和无心遗落。这个从大别山到大巴山的家族,有个共同的堂号:爱山堂。(原载《文學報》2021年3月11日,有刪節)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