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人物故事|黄绍兰与黄侃的爱情悲剧

发布时间: 2022-7-13 21:4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7|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黄邵兰是蕲春黄洼湾人,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里,父亲黄笑春是晚清宿儒,精易学,兼岐黄,门生甚众。黄邵兰在父亲的教导下长成了一个有抱负、思想先进的新女士。
从外表看,黄邵兰清秀文静,像是一位娴静文雅的大家闺秀。但其实她的内心比男子还要坚韧,性格泼辣爽朗,以瘦弱之躯在当时做了许多男子都不敢做的大胆的事,大有侠女风范。
黄侃与黄绍兰
其实黄邵兰内心就住着一位侠女。她原名叫黄学梅,字梅生。13岁时,她在一所教会学校读书,学校要求学生读《圣经》,以此“洋化”中国学生。黄邵兰觉得这是奇耻大辱,坚决不看《圣经》,在别人读圣经的时候,她就默背《木兰辞》,用保家卫国的女英雄花木兰激励自己。后来她又将自己的名字改为黄邵兰,立志成为像花木兰一样传奇的女侠。
1907年,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相继离世,学校举行“哭灵”仪式,学生要么不知国事,要么惧怕当局权利,都听命哭灵。唯有黄不愿为封建腐败的清政府哭丧,背对灵位,宁死不从。学校以大逆不孝的罪名要开除她,幸好有人力保才躲过一劫。
1911年,武昌起义,黄不曾犹豫就只身前往支援,后被派往上海,与其他英雄一起策动上海反正。后来又组建上海女子军事团,被推选为团长,一身军装,英姿飒爽。
黄邵兰的所思所做让无数男儿都自愧不如,大家视她为女杰。可惜这样的奇女子却在爱情上栽了跟头,毁了大好年华,甚至最后赔了性命。
1937年,黄绍兰(左)与博文女学名誉校长张詧的三女张敬庄(右)合影
黄侃与黄邵兰是同乡同族人,学问方面没得说,经学、文学、哲学样样精通,与章太炎、刘师培并称为国学大师。但品性方面,尤其是情感上,颇受人诟病,他只活了49岁,短暂的一生却有九位“妻子”,黄邵兰就是其中之一。
黄邵兰曾随父亲在汉口行医,黄侃正好在武昌高校任教,做了黄邵兰的国文老师。黄邵兰正值青春年华,容貌出众,黄侃在讲台上一眼就注意到了。他这时已经有妻子了,但从来不知道在感情上约束自己,还觉得自己放浪形骸,不拘小节。黄邵兰也被黄侃的才学吸引,两人种下情根。
黄邵兰也许是知道黄侃有妻子,所以克制住了自己的情感,起初并没有回应黄侃。直到后来黄邵兰去往上海,黄侃也立刻追随而去,向黄邵兰表明心意。国学大师嘴上的功夫自然不弱,一番说辞下来让黄邵兰觉得黄侃对自己是真情实意,他们两个人之间是真爱,黄侃的原配只是一桩不幸的封建婚姻。
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一代女侠最后栽在了黄侃这个阴沟中。因当时黄侃已经有妻子,再娶是重婚罪,黄邵兰竟同意黄侃用“李某某”的假名与自己结婚。
刚结婚时,两人是浓情蜜意,黄邵兰以为日子会这样继续下去,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但黄侃对她的热情从结婚那一天起就开始消退,不久就寻了借口离家了。黄邵兰此时还陷在爱情的假象不知所以然,满心欢喜地盼着丈夫早日归来。
但黄侃却再未归来,很快他又在北平寻得新欢——女学生彭欣。得知消息的黄邵兰懵了,此时她已有身孕,她不敢相信丈夫会做出这样的事,直到她在北平见到同样挺着大肚子,被黄侃抛弃的彭欣,才彻底绝望。
在当时,两个女人的一生相当于已经被毁了,黄侃却如一只到处采蜜的蜜蜂又飞去它处逍遥自在了。她们想状告黄侃,却想起结婚证上黄侃的名字都是假名,去哪告?又告谁呢?
黄邵兰的父亲知道这件事后,觉得女儿有辱家门,不愿再与她相认。连亲生父亲都不愿接纳自己,走到哪都被嘲笑,当时的黄邵兰一定想过一死了之,可是为了孩子她都坚持下来了。后来拜入章太炎门下,成为他唯一一个女弟子。巧的是,黄侃也是章太炎的徒弟,两人从师生到夫妻,最终又变为同门。
章太炎十分欣赏黄侃的才学,还夸赞他有阮籍的才华和品性,放浪形骸、不拘小节。但章太炎妻子汤国梨对黄邵兰的遭遇十分同情,极其厌恶黄侃的为人,曾在公开场合骂他“小有才适足已济其奸”,认为他有文无行。
岁月的年轮缓缓地转着,一刻不曾停下。黄侃去世了,孩子长大了,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三十多年,黄邵兰的生活似乎已经恢复平静,内心的伤疤在岁月的抚慰下似乎已经愈合。
但两个人的到来揭开了平静的假象。1947年的秋天,黄侃发妻带两个儿子前来看望黄邵兰。两个孩子长得像极了年轻时的黄侃,望着这两张面孔,黄邵兰平静面容下隐藏的思念、不甘、屈辱、愤怒、辛酸再也压制不住,一起涌上心头。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情绪波动,自此黄邵兰竟就疯了。原来这么多年她从未有一刻真正放下过。
最后的一段日子里,黄邵兰时而清醒时而疯癫,嘴里只念叨一句话“季刚负我、季刚负我”。最后黄邵兰自缢身亡,可惜直到死去那一刻钟她也不曾解脱,或许她想要的就是那个人的一句道歉。
博文女校
于黄侃,黄邵兰只是众多花儿中的一朵,他不可能为了一朵花放弃整个花海。而于黄邵兰,黄侃则是她付诸全部感情的人,自他之后,她就再也爱不起任何人。
黄邵兰本是骄傲的人,容貌俏丽、出身大家、思想先进、有胆有识,她有资格骄傲,可是却遇上了黄侃,曾经甜言蜜语,可是抛弃她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没有一个解释和道歉,似乎她对他没有任何意义。最可悲的是,拿着一纸假婚书,状告无门,只能吞下这个苦果。心高气傲的人不会受得了这份气。
可是为了女儿,她坚持了三十多年。这些年她受尽白眼,每夜都在噩梦中醒来,不曾一刻解脱,有多爱那个人就有多恨,有多恨也就有多爱。在这样的精神重压下,她早就该疯了,两个酷似黄侃的孩子的出现,只是她精神重压下最后一根稻草。
黄侃和黄邵兰的故事其实给很多陷在爱情中的人一个警示。如果一个人真的爱你,就不会找借口凑合,如果黄侃真的爱黄邵兰,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就不会用假名与其结婚,而是会尽一切努力让她名正言顺的假给自己。(本文选自搜狐网)人物生平
黄绍兰(1892~1947),女,亦名学梅,字梅生,湖北蕲春黄洼湾人。教师、国学大师章太炎唯一女弟子。
1905年随父在汉口教会学校读书,每当学校强迫学生读《圣经》,便默诵《木兰辞》,以花木兰自励。因更字“绍兰”。1907年考入京师女子师范学堂。次年,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相继死去,学校举行“哭临”仪式。黄背向灵位,席地而坐,学校当局视为大逆不道,拟开除学籍,经教习高潜等力保始免。1910年毕业,任河南开封女子师范学堂国文教员。武昌首义爆发,离豫赴武昌,随即受黄兴派遣夕去上海与陈其美等联系策动上海反正。后在上海都督府支持下,组建上海女子军事团,被推为团长,上海各界有志女士,纷纷入伍。曾赋诗霉“扫尽胡氛安社稷,由来男女要平权”。袁世凯窃踞临时大总统,女子军事团被解散,随黄兴赴南京参加留守府工作。倡设辛亥革命烈士忠裔院,任院长。“二次革命”失败,仍返上海。于1916年春,得黄炎培等教育界知名人士支持,在上海法租界贝勒路创办博文女子学校,自任校长。后因经费支绌,于1920年秋停办。经黄炎培介绍去江苏,任南通女子师范学校国文教员。次年春,由实业家张謇之兄张詧资助回沪,重小博文女校,并扩大规模。同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举行,时值学校暑假,曾为“一大”代表提供住处。13名代表,除3人外住,毛泽东,董必武等10人均住博文女校。“一大”预备会、开幕式亦在黄住宅举行,黄还为之放哨。“一、二八”发生,与徐宗双、蔡周俊等组建“上海妇女反日救国大同盟”,发表抗日宣言,并动员各界妇女成立救护队,支援十九路军。1933年博文女校停办,更名为“朴”,更字为“君素”,潜心学术。先后任章太炎国学讲习会讲师、广州中山大学国文系教授、上海震旦女子文理学院教授兼国文系主任。1947年11月13日在上海去世。遗著有《易经注疏》及诗文等。书法骨力遒劲,风格超逸1984年上海《书法》曾影印发表“黄朴遗作”一幅 。 
黄侃当过同乡、同族女子黄绍兰的塾师。后来,黄绍兰从北京女师肄业,去上海开办博文女校,黄侃便到上海追求她。发妻尚未下堂,黄侃心生一计,骗取黄绍兰与自己办理结婚证书,用的是李某某的假名。黄侃的解释是:“因你也明知我家有发妻。如用我真名,则我犯重婚罪。同时你明知故犯,也不能不负责任。”谁知好景不长,黄侃回北京女师大教书,与一苏州籍的彭姓女学生秘密结合,此事被黄绍兰的好友侦知。黄绍兰闻讯,欲哭无泪,因为婚书上男方的姓名不真,又如何对簿公堂?更可悲的是,她与黄侃生有一女,其父恨她辱没家风,一怒之下,与她断绝父女关系。黄绍兰后来投在章太炎门下,深得章夫人汤国梨的同情,但她摆脱不了黄侃给她心灵投下的巨幅阴影,终于还是疯掉了,而且自缢身亡。汤国梨在《太炎先生轶事简述》一文中公开表明她看不惯黄侃极不检点的私生活,骂他“有文无行,为人所不耻”,是“无耻之尤的衣冠禽兽”。而章太炎对这位大弟子身上的各种毛病(尤其是藐视道德的行为)则表示出足够的宽容和理解,认为黄侃酷似魏晋时代“竹林七贤”中阮籍那样放荡不羁的人物,不管他如何玩忽礼法,逃脱责任,毕竟丧母时呕血数升,仍是纯孝之人,内心是善良的,并非残忍之徒。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