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毕传高《成功,都是逼出来的》

发布时间: 2022-7-12 19:5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81| 评论: 0

成功,都是逼出来的

毕传高

又一家国家级知名少儿杂志邀请我开设“毕老师教作文”专栏,我爽快地答应了。之所以想都不想就答应下来,主要原因在于,我喜欢紧张忙碌的生活节奏,喜欢被人催逼的感觉,通俗地说,我喜欢“自讨苦吃”,说得更通俗一点,我喜欢——自虐。

我一直执拗地认为,大多数人的成功都是逼出来的:被生活逼,被环境逼,被对手逼,被自己逼。各种各样的逼,经年累月的逼,逼走了惰性,逼掉了平庸,逼来了勇气,逼出了全新的自己——逼上万仞之巅就登峰造极了,逼到山穷水尽就绝处逢生了,逼得死里逃生就脱胎换骨了。

一次写作交流会上,一位朋友问我:几乎每天都能在报纸上见到你的名字,你哪来那么多时间?我说:挤呀,鲁迅先生不是说了么,只要你愿意挤,时间总还是会有的。“我忙呀,忙工作,忙家里,忙应酬,各种忙,哪有时间哟。”朋友接着说。

我笑了,送他一句话:你所谓的忙,都是借口。为什么不给自己加一下压,逼一逼自己呢,每天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写点东西,开始的时候自然不习惯,时间一长,就习惯成自然了。是的,一个人真正想做成一件事,总会找到很多种方法;反之,总会有很多个借口,前者助你走向成功,后者让你继续平庸。

说实话,我总觉时间不够用,白天忙工作,晚上敲键盘,恨不能分身有术,有时竟像小孩子似的幻想,如果每天能多给我一两小时,那该多好。我给自己订了一个“规矩”:无论多忙,每天都要看四五页书,写七八百字,也许这个量很小,但坚持下去,会有意外的惊喜——我那些散落在各大报刊的200多万字的文章,以及已经公开发行的260多本书稿,就是这么来的。

七年前,我受邀在一家少儿杂志上开设专栏,一直写到今天。每到月末,当那个熟悉的QQ头像跳动,我就知道是编辑“逼”我交稿子了。有时,我真“恨死”编辑了,为了一个选题,甚至是某一处表述,他常常跟我较起真来,搞得我心情不爽。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写下去,七年下来,不仅写出了一批数量可观的稿子,而且思维能力和教学水平也得到了锻炼和提高。更重要的是,我因此收获了不少小粉丝,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亲切地喊我“老毕”或“毕老师”,而我,也把他们看作是我的学生和朋友,我们线上互动,线下交流,互相勉励,共同进步。

没有逼迫,就很难有成功。行文至此,我想起曾经读到的一则故事。有一个名叫赵伟的农村青年,被一名美籍华裔商人以入股为名骗走30万元。他只身从中国大陆一路追讨到美国洛杉矶,不料再次被骗,沦为流浪汉。刚到美国时,赵伟一句英语也不会,他靠看电视、查字典恶补英文。后来,他辗转进了一家侦探所打工,并考取了私家侦探执照,创办了自己的侦探公司,聘请了10多位侦探加盟。

至今,赵伟的公司已经调查办理了数千件诈骗案及各种案件,终于圆了自己不再受骗、且能帮助别人免遭受骗的梦,成了享誉世界的“华人神探”。一介农民兄弟在强大的压力下,“压”出了一身能耐,赵伟充满励志的人生经历告诉我们:其实,天空并不高,踮踮脚就能摸到;远方并不远,咬咬牙就能到达。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歌里这样唱。宇宙之中,人是最复杂的矛盾体,既有追求卓越的需要,又有安于现状的惰性,特别是随着物质条件的不断改善,外在诱惑的不断增多,能够卧薪尝胆、自我警醒的人越来越少,更多的人需要在鞭策和当头棒喝式的促动中成长与成熟,而“逼”,就是最有效、最自然的办法。

被逼是福。被逼,目标就会明确,格局就会改变;时时被逼,人的潜能就会常常处在被激发、被点燃的状态。所以,面对被逼,与其牢骚,不如接招——接住,出彩;接不住,出局。

【作者简介】

毕传高,蕲春县思源实验学校教师,黄冈市骨干教师,蕲春“双名师”,蕲春县第三实验中学清水河文学社顾问。首倡“三多三少赏识教育法”“四点式语文教学法”“快乐作文四步教学法”和“文言文五步教学法”。

中国教师成长及专业发展研究会研究员,湖北省教育学会会员,黄冈市作协会员,蕲春县戏曲歌舞协会常务理事,多家少儿报刊专栏作者,《当代名校》《教育名家》《学习方法报》特约编辑,《中国教师报》特约记者,《黄冈日报》特约评论员,《简妙作文》系列课程研发总监。先后荣获全国优秀教育园丁、全国希望工程烛光奖、马云乡村教师奖、湖北省农村先进教师、湖北省向上向善好青年、湖北省专业人才岗位奖、黄冈楷模、黄冈市优秀共产党员、黄冈市十佳师德标兵、黄冈市新时代十佳保尔、蕲春县十佳师德标兵(首届)、蕲春县五一劳动奖章。

中学时代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迄今公开发表文章200余万字,出版教育专著1部,主编或参编教师用书、教辅图书和地方教材262本,荣获胡风文学奖、中华优秀出版物特别奖。辅导学生在国家和省市报刊发表作文500多篇,105人次各级各类作文竞赛中获奖。

上一篇:李韧《避暑》下一篇:李韧《初伏》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