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康秀《我的父亲》上篇

发布时间: 2022-7-8 09:0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9| 评论: 0

我的父亲 (上篇)

康秀

谈及“父亲”这个词,很多人可能联想到严厉、威武等词语,而我的父亲始终是温和、亲切的。

“父亲”这亲切的字眼已深深注入了我感恩的内心。多年来,我对父亲无时无刻不充满了无限的感激与敬重。这感激和敬重就如同父亲的血液在我的血脉中流淌,永远不会停止。

打我记事起,年迈的祖母常对我和哥哥说:“你们祖父去世得早,你们父亲十几岁就开始当家做主,自己成家立业。你们现在的幸福生活都是他辛苦打拼出来的,长大了可要多孝敬你爹。”祖母讲着父亲的故事,这些故事也是父亲一辈子挥之不去的记忆。

幼年,家贫多坎坷

父亲出生于60年代的一个农民家庭,家中八个孩子,排行第八。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虽然作为家里的老幺,他却不是被宠溺长大的。其祖辈世代为农,在物质匮乏、经济条件不宽裕的年代,生与养在当时成为一个沉重的话题。当养的艰辛慢慢凸显出来后,田间、灶头“两点一线”的生计奔波也就冲淡了生的喜悦。

祖母迫于无奈在父亲1岁多的时候将他过继给了祖父的弟弟,我的二公。二公有过一子,生于战乱时候,因病医治无效,不幸早殇,而后二公和二婆再没生过其他孩子。尽管父亲是过继来的,二公和二婆视同己出,父亲在叔爷家度过了几年吃穿不愁、无忧无虑的幼年时光。后因祖母和二公因琐事发生争吵,父亲又回到了祖母的身边。

后来二婆逝世,她临终前拉着父亲的手,把二公托付给了父亲,父亲含泪答应。后父亲听塆里人说,二婆去世后,二公整天以泪洗面,天天在二婆坟前哭诉,整个人也因此消瘦了很多。幼年的养育之恩,父亲一直铭记在心。父亲和母亲商量后,将二公接到我家,像对待自己父亲一样,尽孝十余载,给叔爷养老送终。

少年颠沛流离

父亲和大伯一家挤在一层的土砖房里,在农村这种土房子叫做“明三暗五”,就是外面看着是三间其实里面是五间的土房子。祖父本想大伯和父亲兄弟二人永不分家,才做了这样的房子。不曾想大伯母有些强势,经常在家因小事生是非。父亲和祖母无奈,被迫搬离了老家康塆,开始了几年的寄人篱下、居无定所的生活。

青年潜心拜师学艺

在父亲十九岁的时候,祖父因病去世。八个半大孩子的成长速度如微风吹过的小草,即使吃糠咽菜,一家人也其乐融融。因为家里穷,子女多,父亲初中没上完就开始为大家庭的生计劳累奔波。

艰难方显勇毅,磨砺始得玉成。童年的艰辛和少年的苦难并没有让父亲消沉,而是磨砺了他坚韧不拔的意志。他深知有一技傍身是安身立命和成家立业之本,因此他潜心拜师学艺,先后学了木匠、学做沙发等手艺。父亲做事踏实,人本分,手艺又好,因此活特别多,也解决了一家的温饱问题。

父亲经常和我将起那段学徒时光,背井离乡,夜深人静想起家中老母,因不能在床前尽孝,他潸然泪下。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但一想起嗷嗷待哺的孩子,他又擦干眼泪,为了生活,什么苦他都嚼嚼咽了。他下定决心要做一个精益求精的手艺人,靠勤劳的双手奔小康。

三十载开车奔波

在九十年代,要致富先修路,很多人也都开始从村里搬到街上做房子,他仿佛找到了致富的门路。说干就干,他先从亲朋好友那里凑钱买了一辆四轮跑起了运输。那时候没有驾校,学习驾驶知识,学习驾驶完全是靠师傅教。而且会开货车的人不多,还都特别忙。父亲只能好言好语央求一个熟人带他从刘河跑了一趟莲花,这就是那个年代他的学习驾驶的经历。我能想象出父亲第一次自己独立开车上路的小心翼翼和担惊受怕,但是想想肩上的责任和男人的担当,他战胜了内心的恐惧。

驾驶没有经过专业和系统的学习,缺乏交通安全知识导致了父亲三次大的交通事故,二次重大手术,每次都从鬼门关走一遭。可是,父亲还是活了下来,他的心里挂念着他的妻子、他的孩子,这是他活下来最大的毅力。每一次父亲身体恢复后,尽管全家人都不同意他再开车了,但每一次他还是一次又一次执意干起“老本行”。对于父亲而言,开车是他的工作,更是一家人的饭碗,在生计面前,个人安危只能退居二线。

记忆中每天父亲都是起早摸黑地工作,我睁开眼父亲已不在家,在我熟睡时父亲才回家。他日以继夜地工作,让我家从温饱到小康。我家也是从塆里搬出来,第一个在街上盖起了楼房。

一生勤劳俭朴

在父亲司机职业生涯的三十余年中,他换过几辆车,从四轮、神牛到东风自平头,每一辆爱车都是父亲打天下的“神助攻”。都说“油门一响,黄金万两;挂档起步,年年暴富。”由于父亲起早贪黑地出车,我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父亲对我们一点都不省着用,有钱了就给我们买穿的,吃的。

有一回,母亲别有用心地做了香喷喷的辣椒炒肉。菜上桌了,母亲用筷子很麻利地专选辣椒吃,我和哥哥看在眼里,心里知道她是疼爱我们,想把瘦肉让给我们吃,我和哥哥还有另一个小心思,因为父亲开车外出还没回嘞。我们夹着筷子,你一筷子,我一筷子,仔细地选辣椒,选肥肉,专吃这两样,只想把瘦肉留给辛辛苦苦的父亲出车回来吃。

别看他一年到头的在外面挣钱,但父亲对自己总是特别节俭。

每次早上去外面做事,为了节约时间多跑一趟;怕花钱,他也舍不得下馆子。所以,他中午都是面包、发饼等就着饮料凑合一顿。为了防止疲劳驾驶,他常年都喝红牛等饮料提神以至于现在患有糖尿病。父亲也舍不得买衣服,买也是买些很便宜的衣服。因为买衣服这事父亲和母亲没少拌嘴,母亲和我们上街要给父亲买新衣服,父亲每次都对着母亲一顿“数落”:我个大男人,不用天天买新衣。我有衣服穿,而且都还能穿,不用给我买,你们买了就行......他拗不过母亲,便配合着看了看,有合适的衣服一看吊牌价格,借各种理由不合适,便走了。我知道是父亲舍不得花钱,当时我就在想,等我以后有钱了,带着父母到衣服店,想买哪件就买哪件,不还价的那一种。

儿时的那座山,还在那里,张开怀抱随时欢迎我累了的时候回去小憩。而我唯愿接下来的时光里,父亲能老得慢一些,心事少一些,睡得好一些,容我快些成长为一座能为父亲遮风挡雨得的山。

余生只愿我的父亲平安喜乐、健康长寿、无病无灾!

(作者简介:康秀,蕲春人,中学英语教师。向往生活,崇尚自然,尊重知识,热爱文学。作者认为,读书、行走、思考、撰文,是循序渐进、养成逻辑思维能力的不可或缺之过程。)

相关阅读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