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作家》2022年第29期

发布时间: 2022-6-19 20:1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7| 评论: 0

神奇王家寨  红色曹家冲

文/曹刚常



曹家冲,即蕲春县檀林镇曹冲村,位于檀林镇东南方向。这里有一片神奇的土地,一段红色的记忆。曹冲村的地理形状,极像一块闪亮的元宝,两头尖、中间大,元宝中心就是村部背后的大靠山——异军突起的千山脚。最高位置是王家寨,最低位置是与研下村相邻的张家湾。真的称得上是一块风水宝地,是休闲养生福地、红色旅游圣地。
神奇王家寨今犹在王家寨,曹家冲的最高点,海拔930余米。云雾缭绕,远看与天相接,俗称“天上”;又由于曾经是寨城之地,环山围城,也叫“城里”。沿蕲太公路而上,右经界岭、研下村,即进入曹冲村。在曹冲村入口,沿途经过十八道弯,蜿蜒而上,就可到达村之顶点——王家寨。站在北门城墙上,极目远眺,视野开阔。在天气晴好的情况下,檀林尽收眼底,毗邻的大同镇、安徽省的弥陀镇也能饱眼其中;甚至安徽省岳西县境内的佛教圣地司空山也清晰可见。王家寨修筑于清朝初期,彼时逢1645年8月,清军攻占蕲州,境内原为防御农民军而立的所有山寨转而抗清,王家寨即在此时修筑。1648年,境内抗清武装坚持到5月失败。王家寨城墙高耸,有丈余高。建有东、南、北三门,三门都是用巨大的石条垒砌而成,异常坚固雄伟壮观。东门有点将台、北门有烽火台、南门有擂鼓台(也叫打鼓坪),西面则是一陡峭的峡谷。三面森严壁垒,西面峡谷深沟,天生屏障,易守难攻。如今点将台、烽火台、擂鼓台,城墙、城门,残留的遗迹依稀可见。年代久远,加上风霜雨雪侵蚀风化和人为的破坏(大部分毁于民国时期),残垣断壁立于城寨环山山脊之中,有的已消失殆尽。寨内还有大王神庙,建于明朝中期,年代更加久远。大庙的主持长老名叫曹世荣。庙宇气势恢宏,庙内金碧辉煌。正殿中立有金佛数尊,金光闪闪。一年四季,晨钟暮鼓,佛音不断,香火馨盛,远近闻名,慕名而来的信徒甚众。主持长老登天后,葬于曹冲村新屋后排行山。早在明朝末年,义军众多,军阀混战。王家寨居住着几百号王姓的大户人家,一方面占山为王抢劫乡民、一方面防止被侵被抢,就开始修筑寨城。依山就势垒砌了城墙、筑起了城门,每个城门平台上设起了炮台,架起了大炮。寨主招兵买马,啸聚各路英雄豪杰。寨内钱粮充足,屯兵养马,称霸一方。传说在三门城墙上,威风凛凛的大王骑着一匹神奇红马,日夜地巡逻值守,王家寨固若金汤,牢不可破。解放初期,已在这里生活了一个世纪余的陈姓家族为了建房,挖掘屋基地时,还掘出了一门青铜铸造的大炮,光亮如新、完好无损。1850年7月,洪秀全率众在广西金田起义,组建太平军,一路所向披靡,起义队伍日益壮大。1853年2月10日(农历正月初三),太平军林凤翔率部顺江抵蕲州城下,得商贩内应,一举攻克蕲州城。“驻城三日”,继续东进。同年10月15日(农历9月16日)二克蕲州城,于1854年2月,太平天国蕲州县政权建立。王家寨地处蕲北一隅,入蕲太平军攻城拔寨,企图统一全境。太平军入鄂时早耳闻王家寨是易守难攻的兵家必争之地,是富裕的寨城,志在必得,以此作为向东推进的据点。又据传闻,山寨里藏有很多金银财宝,南门外山洼里有人还曾看到时不时有珠宝映射出的光芒;还有传说北门外山中有一深深的藏宝洞,至今未被发现,但在2012年村民伐木时发现有一巨蟒脱褪的蛇皮有四尺多宽。太平军遂起心攻打此寨作为军事推进要塞,但这里城墙坚固,防守严密,几次拼死攻城,都没攻破。有一日,太平军内有位军师游走在刘全村的大王庙,在庙里他看到主位上的大王像与王寨城墙上骑着红马巡逻的大将一模一样,随即向将领禀报,欲想攻破此城必须先除掉此大王神马。不日,将领差人潜入这座大王庙将主位上的大王神马脚砍去一只,第二天早上有人发现巡逻的大王骑的神马跛脚了。既然神马跛脚,除掉城寨大王就轻而易举了。太平军遂制定里应外合的战略,他们通过仔细侦查,城寨里每日有一挑水夫都要从西面峡谷小溪挑水,他们用金钱买通这个挑水夫,约好日期和进寨路线,并许偌保证挑水者人身安全。到了预定日期,挑水夫偷偷将北城门打开,太平军一举夺取了王寨城。但太平军背信弃义,进城后首先斩杀了挑水夫,随后到处烧杀掠抢,不放过一个男女老少,统统斩杀,以致这些尸体的血水一直流到研下村的蕲河(这条河河水流向是安徽太湖县弥陀镇境内的,因属蕲春境内,所以叫蕲河)。1864年太平天国首都天京(今南京)陷落,宣布太平起义失败而告终。运动失败后,此处成了一座空城,一段时间无人居住。到十九世纪下半叶,毗邻安徽省太湖县弥陀镇半街村的陈姓人家迁居此地,繁衍了现在的陈姓人氏90多人,迄今这里还居住着一个村民小组,部分人已走出山寨,现在册户籍人数40多人,在外地工作人员10多人,大学生10多人。一任寨主陈义元老人(已逝)力大过人,能举起大石磙;年轻时候的陈洪主能挑千斤,300斤的担子在肩上健步如飞,从寨脚挑到寨里不到20分钟;还有诗书世家的陈宏旺,虚心好学,从18岁任大队青年书记,一直上进,被委任为桐山片书记、田桥乡党委书记,直至蕲春县林业局局长。此地可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现如今,曹冲村境内,实现村村通,硬化水泥路直通王家寨城内。这里东南部与安徽省太湖县弥陀镇的松坪村接壤,西与本镇的大王山村、上河村相邻。西门沟两边是陡峭的山峰,天然形成大峡谷,平时泉水叮咚,雨季时形成的千丈瀑布直抵座罐崖水库,煞是壮观。寨上山清水秀、花香四季,是天然氧吧;炊烟袅袅,梯田一层层,坡地一片片,弥漫着世外桃源的烟火气息。真正称得上是休闲养生的人间天堂。
红色曹家冲荫后人曹家冲,不仅有历史悠久的王家寨,而且还是一片红色的故土。大革命时期,桐山冲是早期的革命根据地。1935年秋先后成立中共桐山正冲支部、西冲支部、雷冲支部。1936年3月皖西特委决定在蕲春桐山冲组建成立中共蕲春中心区委,亦称中共鄂皖边中心区委。离桐山冲不远的曹冲村王家寨因环境优势成为对敌斗争的可靠根据地。1942年,蕲宿太边地区抗日工作局面已初步形成,4月下旬组建成立了中共蕲宿太边县委员会,县委下辖刘曹冲、大王山、九潭冲等9个区委。刘曹冲区委书记刘治平。1946年7月19日,张体学、赵辛初听取鄂皖边人民民主自卫队党委书记钟子恕的工作汇报,并宣布成立中共蕲太英边县委(亦称蕲太英浠边县委)及边县指挥部,书记、政委钟子恕,恢复建立了刘曹冲、大王山、青草坪、朱家冲、仙人冲和太湖杨家老屋等十来个小区委及便衣队。1946年9月下旬,成立了蕲宿太边县临时工委,书记鲁教瑞,同时组建边县临时指挥部,指挥长曾少怀,并成立了大王山区委,书记刘治平,副书记詹绪东,随鲁教瑞活动于曹家冲、刘全冲、大王山、细舟河、檀林河等部分地区,开展反“清剿”斗争。刘曹二冲就以王家寨为中心,把抗战活动辐射到周边地区。主要工作是掩护抗战队伍、保护伤病人员、筹备抗日经费和维护人民利益。在蕲太宿英浠边设卡过税。这些钱除供本县所需外,大部分供给十四旅和独二旅指挥部,为抗日战争的胜利提供了休整基地和经济支撑。曹家冲有很多老红军老革命参加了以王家寨为中心的革命活动。王家寨北门山脚下(俗称寨脚),有一老红军曹弼赞,1908年生,1930年初参加革命,当时任蕲黄广三县红军游击大队长。同年7月一次回家养伤,只带一个警卫员。因警卫员是何铺的,离寨脚较近。曹队长关心他,叫他回家看望父母,自己在家不要紧。不料,就在那天晚上被敌人告密。伪区公所随即带人穿过后门甘蔗林,把赤膊睡在床上的曹弼赞抓走,带到檀林大河沙滩上惨遭杀害。何铺的警卫员听闻哭得死去活来,后悔不该离开,并偷偷将其尸体掩埋,以后只要时间允许,每年清明节都会来祭奠。寨脚下有一老红军名叫曹战先,1906年生,1930年参加革命,担任鄂皖地交通员,与弥陀的詹万友是好战友,经常在弥陀、九田、铁林寨、王家寨一带铲除当地反动地主武装,敌人恨得咬牙切齿,于1942年8月也被国民党反动派抓到弥陀老河杀害了。还有革命烈士陈重燧同志,又名陈海应,1901年生,檀林细舟村人,1930年参加革命,曾任苏维埃政府村长,1931年任红军游击队队长,1931年1月,在安徽省太湖县被国民党反动派抓到本地曹冲村进行游击战争的地方砍头示众,壮烈牺牲,时年30岁。曹弼赞、曹战先、陈重燧都于1956年被蕲春县人民政府追认为烈士。王家寨的西门脚下,有一个地方叫黑屋塆,1948年9月县委书记钟子恕和县委委员刘俊之、郭建屏、秘书胡家范等40余人,刚打完一胜仗在塆里休息,下午三点,不甘心失败的敌人得到探子密报,再次纠集200余人,摸到哨兵前。机警的哨兵边报告边跑,敌人也跟着到了屋后,枪口对着屋内鬼喊道:“你们被包围啦,快投降、快投降!”钟子恕一个健步冲出,朝敌人连开三枪。这时四面枪声大作,我们的干部战士毫无防备,慌忙应对。好在此时天助我们,下起了小雨,趁着雨雾,因我方人员与敌人都是穿着同样的服装,近距离搏斗,使敌正规军难以识别,不便开枪。我们与敌混战一起,四处突围,大部分伤亡或被俘。钟子恕带两名警卫员突出黑屋塆,经细舟河跑到檀林刘家塆后山,直到桐山葫芦石。敌人也一直尾追到田家铺,唯恐桐山根据地有埋伏,就不敢追了。第二天到黑屋塆打扫战场,敌人也死了上十人。我们两县委委员和秘书三人都壮烈牺牲了。就从地主家抬来三具大棺材,将他们就地埋葬在黑屋塆东侧山岗上。区长刘治平在突围时肺部被打穿,在路途中躲在一小水沟的两棵蓖麻中间,就地取材用山上的南瓜籽上的附着物敷好伤口。据刘全村刘辉田老人回忆,他于1940年7月间就和刘寿眉、刘伦早、刘伦再、陈德望等在王家寨东门外的太湖高山参加新四军地方游击队,刘治平任队长、詹万友任副队长,谢正宏任指导员。这支队伍后来在我地发展了陈汉清、陈重良、曹刚寿等多人入伍,在蕲太宿英浠边打过很多次仗。解放后,张体学、赵辛初、李子民、刘西尧、钟子恕、刘治平等领导都念念不忘王家寨,说此地山好、水好、人更好,为大革命事业作出了不少的贡献。红色曹家冲一定会建设得更加美好。
参考文献:《蕲春县志》《红色记忆》素材提供:陈吉承  陈水权  曹英永综合撰写:曹刚常
作者简介



曹刚常,高级教师,黄冈市作家协会会员。《蕲春县教育志(第二部)》副主编。有散文、诗歌及教学论文十余篇散见于省市县报刊杂志。与人合作专著五部,并担任副主编。艾都诗会现代诗的阵地,注重哲理、诗眼、诗意,忌回车键式的口水诗,散文诗也在此栏目。

徐美兰诗选


相携过马路

天还蒙蒙亮,军号响起了,我和老伴匆忙爬起,奔向厨房。
吃完早饭第一件事,去菜场买菜。
菜场很远,横穿四条马路,车辆如织,人流如梭,我们小心翼翼,避车流,绕人群,红灯停,绿灯行。
过斑马线了,老伴把手伸向我,我把手伸向他,他有脑血栓,我有眩晕症。十指相扣,仿佛托起安全的臂膀,没有摔倒的担忧!
愿这样相携相依,就这样,走完人生尽头!

视频作业曰

送牛迎虎,疫情肆虐。狂也!唱歌难聚,一群爱者,想方设法,拿起手机,背词唱谱,脱稿现身,于是乎!视频作业,应运而生!一字一句,一谱一音,站姿挺拔,抬起笑肌,虽在吾家,犹如战场,面对万众,畅演舞台!焉能不惧?好在,这群人,生就一副中国骨!不畏难!不后退!家有病人,克服着!自己有恙,硬扛着!春节团聚,少聚着!终于,一个月,拿下《美丽的蕲春》,有模有样!有血有肉!辛勤付出,终有回报!这群人,岂能不骄?岂能不傲?欢乎!赞乎!



云丹感怀

(一)桐梓人民不怕难,崇山峻岭战犹酣。千军万马齐上阵,酷暑寒冬整三年。日挑打硪人声吼,夜爆炮声震山寰。冷饭凉菜工棚寒,肩挑背驮埧土填。愚公精神创奇迹,人间绝境添新颜。

(二)今日重游云丹山,弹指挥间三十年。开放带来神仙雨,引来凤凰大英桓。清凉小镇规划美,云山镜湖乐开怀。回首当年血汗浇,此境胜景有美兰。(注:英桓是武汉一家开发公司)作者简介



徐美兰,系蕲春县第二届作协主席、第三届名誉主席,历任过蕲春县委副书记、蕲春县政协主席等职。出版过《回首岁月》(上、下)等专著。先后在《中国青年报》《中国妇女报》《经济日报》《湖北日报》《知音》《家庭》等百余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百余篇计百余万字,并有作品获奖。


田边微诗十首

黄梅雨

挟着风的雨,不甘场次揉进热热的空间让所有的干燥蒙羞
石榴花开
五月的雨,点燃树上火花。使青葱薄凉的日子燃烧起来
金沟的禾雀花
聚集欲飞的样子,如同等待发布命令。我不忍你们离去那将要等待明年的五月
雨中即景
珠帘连天接地给五月爽爽地惊喜所有的翠绿,都有预期
晨曦
洇染着撩开夜幕惊落几滴鸟鸣一抹江山从梦里甦醒
细雨亲荷
风织的纤细水丝与嫩荷缠绵,泪点溢出一缕缕对根的眷恋
蛙别
两只青蛙,也许是伉俪雨倏忽而至,一只跳上莲叶一只潜进水底,这是咋地
思念难剪
情人节,伤疤再一次揭开能用什么药物止血我能避免一滴滴痛的伤害
枇杷
腊雪沾在枝头便成一粒粒米样的花结果,被热情的五月收下
囤满
锋芒捍护一穗穗金粒儿只等主人应允开割艾条便封存一季丰收
作者简介



田德清,笔名田边。男,50后。湖北蕲春人。《中国乡村》认证作家,《齐鲁文学》签约诗人。著有《知了集》,作品散见《世界诗歌网》《中国乡村》《楚文学》《東坡文艺》等数十家微刊和纸刊。诗观:诗是自然与社会碰撞心灵的宠儿。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