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郑晓燕《古树·龙窑·老祖父》

发布时间: 2022-6-17 09:1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7| 评论: 0

古树 •龙窑 • 老祖父

文/郑晓燕

  “燕,回去吧,我要走了……”斑驳的铁船,巨浪滔天的江水拍打着甲板,两位慈祥的老人,其中 一位是我的祖父。我站在甲板上,祖父笑着对我说。

  这一幕十多年前曾反复出现在我的梦境中,如此真实,我执拗地认为祖父已重新进入轮回,他这是在以梦的方式与我告别。

  阳春三月,我陪同领导来蕲春管窑镇调研陶器厂,管窑素有“窑州”之称,这些年当地大力发展陶业,生产研发的工艺陈设陶及日用陶很是红火。管窑不仅陶器有名,生态保护也是一大亮点,清澈的江水,蜿蜒流淌。葱茏的两岸,水鸟依依。远处的田野,如碧绿的玉带。随处可见的参天古树,岁月侵蚀的老窑址,错落摆放的老粗陶,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天成,古朴厚重。

  管窑与我是有渊源的,祖父自十二、三岁起就在这管窑江边做窑工,卖窑货,青年时与孤儿的祖母相识成家,两个苦命的人在苦难的岁月相互取暖,相扶相携,而父亲就出生在管窑江边的茅草屋里。严格说来,管窑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家乡。

  管窑青山绿水,目之所及皆风景。管窑镇光是百年杮树和大叶柳就有数十棵,但是最具传奇和代表性的要数古龙窑旁边的一棵千年重阳木。这棵树身高达40多米,树龄近千年,是蕲春县树龄最长的古木之一,让人惊奇的是,由于其“年事已高”,这棵重阳木树下主干已腐朽成一个大空洞,最宽处可容一人通行,然而树的上部依然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枝干表皮布满了青绿色的苔藓,空洞里还生长了不少植物。管窑镇的祖祖辈辈把这棵千年重阳木视为“护寨树”,为了保护这棵“护寨树”和旁边的古龙窑,当地镇委、镇政府将古树周围的土地严格控制,由于土地至今仍归属集体所有,千年重阳木和古龙窑得以完整保存至今。

  关于这棵重阳木还有一个古老的传说:传说八仙中的铁拐李巡游中路过李窑,见天空祥瑞盖顶,预料此地会出皇帝,就问,有没有人愿意做皇帝,无人敢应答。又问,有没有人愿意做窑,结果有人应答愿意。于是,铁拐李就把自己的拐杖插在土坡,立杖为誓,今后此地做窑为业。拐杖长大后即成为现在的重阳木,护佑一方生灵。

  古树,装点江山,物化历史。千年重阳木花开时彩蝶云集,树上树下,五彩缤纷,蔚为壮观。这棵千年古木最神奇之处还在于其树身紧挨古龙窑,距离仅三米有余,每日经受千余度的窑炉高温炙烤,居然千年不朽。传说摸一摸这棵树就能祛病除灾,增寿延年,管窑当地人每逢初一、十五以及遇事不顺时,便会在树下烧香许愿叩拜。千年重阳木树身系满红缎,俨然已成为管窑人心中的“神树”。

  距千年重阳木不足三米处就是有名的古龙窑,这座古龙窑长约八十余米,建于满武二年,距今也有近千年历史,是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址之一。古龙窑依托山势蜿蜒而上,形状尤如龙的脊梁,历史鼎盛时期这里曾有千余名工人在此做窑,我的老祖父就是其中之一。祖父祖籍江西,一生命运多舛,父母早年双亡,兄弟四人在动荡的旧社会分崩离析,偌大一家仅剩祖父一人孤苦伶仃,他一路讨米来到了管窑,为了混口饭吃,年少的祖父便在此地落脚生根,做窑工,卖苦力。祖父的青春在这里绽放,汗水在这里挥洒,这里有他苦难的记忆,有他拼搏奋斗的痕迹,也有他对新生活的美好向往。

  一棵千年重阳木,一座千年古龙窑,见证了蕲春管窑的发展变迁,也见证了祖父的前半生。

  静静流淌的管窑江面,缓缓驶过一騪斑驳的铁船,蓦然,我想起了那时常出现的梦境,梦中祖父在江边铁船上与我道别的一幕此刻竟如此真实的呈现,是的,这里留存了祖父最深沉的记忆,这里是他梦开始的地方,这里,或许也是他往生的地方。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