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寒天《雾云山的火把》

发布时间: 2022-5-12 22:4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9| 评论: 0

寒天《雾云山的火把》

雾云山的火把
寒天

寒天《雾云山的火把》

提起雾云山,我不陌生,在那里我醉过酒,炒过茶,还举过火把。

那是人间四月天,太阳还在睡觉,我起了个大早,从田家桥坐三马到雾云山茶场。
三马是上世纪蕲北山区最便捷的交通工具。三轮带斗篷的柴油车,手摇发动后“突突突”直冒黑烟,车厢两边各铺一块木板,人坐在上面,转弯时前俯后仰,稍不留神扑到对面人的怀里,有点尴尬。
寒天《雾云山的火把》

那时我还年轻,在雾云山村所在的田桥乡政府工作,车子上坡后猛一转弯,倒在一个姑娘身上。随行的同事笑着说:你把人家脚坐痛了,要帮忙摘几斤茶叶。
时逢谷雨难得好天,天上还亮着星星,采茶姑娘跟我们一起上山了。
寒天《雾云山的火把》

那时候雾云山的茶叶就很俏销,起早是为了赶它的头锅,去迟了怕茶畈子收走了。
来到茶场,看到师傅杀青,我忍不住接过铲子,在锅里炒几把。那昏黄的灯光,浓郁的茶香,还有炒茶的沙沙声,至今留存在记忆。
锅铲是铁锹,炒的时候要讲究火候,炒老了易碎,炒嫩了难定型。茶叶压成片状是龙井,搓成条索是毛峰,还有一种较为复杂的制作工艺,交叉使用不同的手势,此茶经开水冲泡后,叶片如旗,芽杆似枪,名唤旗枪。
寒天《雾云山的火把》

醉酒是在重阳节,中午散会后村里“五老”非要留我吃饭。双拳难敌四手,满满一桌,一来一往喝了二十多杯,醒来后日落西山。主人家留我过夜,我要赶回去,于是送来一块蘸了油的片柴,说,谷底到村部要走半个多小时,过一会儿天黑了,点亮后照明。
沿溪而上,在梯田中小径弯弯曲曲,时不时有巨石挡道,走一半月亮出来了。片柴本身带有松节油,燃烧后噼噼啪啪,照亮了金色的稻谷。一层层稻田,象山上涌出的波浪。火把很耐烧,摸上岗头还有大火。
寒天《雾云山的火把》

时隔二十多年,当年的小伙子已年过半百,谷雨时节,我又来到了雾云山,当地正在举办火把节。
寒天《雾云山的火把》

下车后已是晚上7点,山间腾起了焰火。天空中星光灿烂,山谷里群星闪烁。一支支火把,象流动的音符,又如一串串金色的小花,勾勒出层层叠叠的梯田。两千多支火把,插在田埂上,在群山之间,汇聚成一片星海,这是何等的壮观!
寒天《雾云山的火把》

两山夹峙的山谷,中间有一条小溪,火把向溪水向两侧流动,依山就势淌过一道道山峦,三条四条重叠在一起,组合成美丽的风景线。顺田岸下去,我听到了久违的流水声。溪畔圆石还在,当年我就是从这里,举着火把,逆流而上。
寒天《雾云山的火把》

天上的星星,依然没有眨眼,山上的灯火,如今由红变白。记得那天很静,只有狗叫,没有人声。闭上眼睛然后睁开,松香味儿火把消逝在时间长河里,换成了铁制的,很小巧,很精制,棉纱蘸了油的。那柴油味儿,让我想起了三马的突突声,想起了那些洋溢着青春的岁月。
寒天《雾云山的火把》

追溯火把节的源头,与农耕文化分不开。大集体年代,生产队里开夜工,集中所有劳力,把火把插在田头,连夜扯秧割谷,那热火朝天的场面,不亚于今天。那时的火把没有统一的制式,松油火把燃烧时间最长。
寒天《雾云山的火把》

雾云山的火把节,是摄影人的天堂,他们展示着雾云山梯田的大美,把辉煌令人震撼的场景推向人们的视野,于是更多的人来到了雾云山,热热闹闹。
寒天《雾云山的火把》

但是有几人追忆起昔日这里演绎的农耕文明,以及朴实的山乡人勤劳智慧和团结互助的精神?有几人知晓雾云山梯田千年的历史?有几人还能忆起那个特殊年代里应该薪火相传却已久远的人性的善良、美好与纯真?
(摄影:蕲春县摄影家协会)
来源:传蕲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