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记枫树村石条桥

发布时间: 2022-5-8 21:5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1| 评论: 0

记枫树村石条桥
原创/姜巨安(向桥枫树村) 

枫树小学是一个四合院结构,小学后山有个小型水电站,山顶上有蓄水池,蓄水需要很长时间,而山下的小型发电机,轰隆隆开始发电几个小时水池就没水了。印象里,有次开群众大会时,后山的小水电站开始发电了,村书记用麦克风讲话,讲公粮利润,计划生育,两种声音同时响在人们的耳边。那时候我在读小学,模模糊糊记不大清楚。 记枫树村石条桥
枫树村人依山而居,鼎盛时有十几个生产小队,那个年代没有幼儿园,村娃一般是满6、7岁进小学。毛垄邓老师教一年级,考核标准是当老师面数100个数,也有极少同学由于家庭原因10多岁才和我们一起上的一年级。 记枫树村石条桥

九十年代,这个小村庄还是一副农耕画面,老师都是民办教师,一边耕种家里几亩水田 一边到学校教书。常常有老师卷着裤脚站在讲台上给我们上课的情景。 记枫树村石条桥

记得有次上课,有个老师在讲台上讲语文课,老师在黑板上面写字,我刚好坐在第一排,大概是割油菜后插早稻秧的时候吧,语文老师在黑板上忘我的奋笔疾书,卷起的裤脚上一只蚂蟥吃得圆滚园滚的。我赶紧提醒语文老师,腿肚上的蚂蟥扯掉后有个很小的红色的洞,顺着泥巴留下来,那时候没有创可贴,火柴盒上面的黑色的皮贴在上面止血。一到农忙时候,火柴盒两边的皮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记枫树村石条桥

小学前面一条河,源头来自唐山,小时候常常发大水,自东向西,电视里看到滚滚江水向东流的时候,我问爷爷,这河水往姜冲、大元,可是向西的走向?模模糊糊记得爷爷只是笑了笑,没有具体回答。 记枫树村石条桥

小河边有颗大樟树,很粗很粗,可能是受到河水的滋润,异常茂盛。大树下静静地躺着一条石条桥。七元、大竹寺、转蓬桥玄冲的村娃,上学放学,都必须要经过这座桥。 记枫树村石条桥

盛夏砍柴经过桥头,大家纷纷把柴靠在田岸上,在石条上乘凉休息,大樟树上会结一种黑色的籽,像水果,但是不能吃,小时候经常坐在树底下,风吹过时,静听树叶之间的摩擦声。 记枫树村石条桥

桥柱和桥体原始又简单,长长的石条总是呈黑色,岸两边爬满了古尔藤,每个枫树人,都要从这个石条桥经过。简陋的石条经过很多次发大水,纹丝不动。由于桥面并不宽敞,在上面骑自行车,需要良好的心理素质。也有胆大的骑自行车从这里掉下去的事发生,从石条桥骑车掉下去的枫树人,这个心理阴影很大程度上会陪伴他一生。 石条桥下面有个很小的拦河坝,因此这段水位要深一点,里面最大的河鱼可以长到10公分左右,大鱼在河里游得飞快要想搞起来,需要技术和运气。 记枫树村石条桥

石条桥两岸长了很多药用的野花,用石头捣碎有辣椒水的效果。小时候约几个小伙伴在小河沟,在枯水期,把上游堵住,捣碎的药鱼花有麻醉的效果,河鱼醉得不怎么灵敏,一捉一个准。 石条桥下边,就是枫树村老大队部,大队部有个大铁门,上面有两个铁字:枫术。这个疑问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铁门外的河坝上有一排枣树。一到夏天结束,就会有风暴雨,一阵的风暴来的快,去的也快。成熟的枣子会从树上落下来,吃起来很甜很甜。 最近一次回老家看看,那一排枣树不见了,大队部也搬迁了,石条桥还在。坐在石条桥上,听大樟树的树叶声,风吹过来,树叶之间的摩擦声,悉悉簌簌。风,树,桥,人,顿感到时光的恍惚。石条桥就静静地躺在那里,无声的坚守在每个枫树人的心里面………… 枫树人,尤其是在外的游子,总爱讲丫头山,我个人觉得这石条桥显得更真实。它没有高高在上远离我们的生活,它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虽然它已经荒废,被下面的新桥代替。 一晃,我离开这座石条桥有30年了,那个语文老师血淋淋的腿肚子,并没有妨碍他忘我的在黑板上书写。那么专注,那么忘我。坐在石条上听到的树叶摩擦的沙沙声,和桥下水流的哗哗声,感到真是物是人非,星移斗转,时过境迁。(2022/5/7写于工作间隙) 记枫树村石条桥
作者简介姜巨安,湖北蕲春县向桥乡枫树村人,热爱文学,现在江浙一带打工。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