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李道生|我在“五·七干校”的那些日子

发布时间: 2022-5-8 21:2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9|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关于“五七干校”:“五七干校”是1968—1979年期间为了贯彻落实毛泽东《五·七指示》而举办的干部集中学习和劳动的学校。1966年“文化大革命”全面发动后,湖北省各级党政机关被“砸烂”,陷于瘫痪状态,出现了大批“靠边站”干部,需要重新安置。1968年10月毛泽东“广大干部下放劳动”指示发出后,湖北全省各级革命委员会纷纷开始筹办五七干校,干校成为安置“靠边站”干部的主要场所。“九一三”事件前,干部在五七干校都要参加政治学习、政治运动和高强度的集体劳动,其中,政治运动搞得人心惶惶,对干部造成了极其残酷地打击。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湖北地方五七干校开展了批判“四人帮”运动。随着五七干校的地位动摇,党校的地位不断提高,五七干校已不再受到欢迎,越来越多的五七干校被撤销。1979年2月17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停办五七干校有关问题的通知》。此后不久,湖北地方五七干校彻底走向停办。
1974年7月,我从鄂西北郧县中学调回蕲春,被县委组织部安排到县五·七干校任理论教员。
我到干校报到后接受的第一项任务是参与“搬家”。县五·七干校于1970年7月创办,原校址在蕲河通江入口处的双沟(今管窑镇竹林墩村)。1974年,县委为了加强对干校的领导,决定将干校迁建于县城边的鹞鹰岩水库旁。我被安排参与到双沟“搬家”。那时双沟到县城没有公路,最便捷的运输办法就是用竹排走水路,沿蕲河而上。干校全校员工和所请帮工将干校的全部家当装上几十乘竹排,然后沿河而上。竹排首尾相接,煞是壮观,充满诗意。竹排到西河驿大桥下,大家将东西下到河滩上,桌子、椅子、板凳、棕床、被褥、脚盆、细桶、脸盆以及各种生产工具等等应有尽有,摆满一河滩,堆得像小山。晚上我被安排在河滩守夜。那时河滩不象现在长满杂草,而是空旷、开阔,河水清澈见底,河沙干净异常。我和另外一位同志就在河滩上架起棕床,扯起蚊帐,安然入睡。记得在河滩上,我睡了好几夜,直到所有东西运完为止。李道生|我在“五·七干校”的那些日子
六七十年代蕲河竹排运输图
我到干校报到时,新校址正在大搞基建。校部是一栋七列内走廊的平房,已经完工。还有厨房和饭堂,两栋七列外走廊的学员宿舍。一座礼堂和六栋学员宿舍待建或在建中。当时运砖瓦、运木料、运石灰黄沙的汽车或拖拉机川流不息,工地上一派繁忙的景象。干校第一次建校,是在1970年双沟荒湖滩上。当时的学员凭着一颗红心两只手,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没有房屋自己建,没有田地自己开,没有道路自己修,没有树木自己栽。他们围湖造田,搭棚盖房,仅几个月时间,新开田地800多亩,建房2000多个平方。据统计,从1970年建校到1974年迁建时,原干校为国家生产粮食318270斤,皮棉10200斤,油料35360斤,生猪311头,鲜鱼93600斤,蔬菜30余万斤,取得丰硕的成果。李道生|我在“五·七干校”的那些日子
五七干校
这次建校是在鹞鹰岩水库边的荒山上。学员们又发扬“抗大”精神,以原双沟干校学员为榜样,因陋就简,住毡棚,睡统铺,在烈日酷暑下自己卸石灰、搬砖瓦、扛木头、挖基础、拖板车,除砌工外的活样样自己干。当时有一个班21名学员,仅7天时间就开挖4000多个土方,转运20多吨石灰和灰渣,受到校方的表扬。由于全体师生的努力,全校从7月到11月三个多月时间,就基本完成建房任务,平整4500多平方米的校园,修筑一条贯通校园的大道,还开荒种植了六七亩蔬菜。这些劳动,干校的领导和同志们,同学员们一样,都是全过程参加,不知洒了多少汗水。李道生|我在“五·七干校”的那些日子
五七干校

值得回忆的是在上期学员结业,下期学员未到的间隙,江和东校长为了搞好校园绿化,规定全校每个员工每天挖四个一米见方的树垱(坑),准备冬春季植树造林。因为干校是建在黄土山坡上,黄土坡又经过降坡平整,露出的都是犟土,每一大挖锄下去,往往只挖下一个点,所以说起来只四个见方的任务,挖起来却不容易,有的下面是麻姑土,有的还有石头。如碰到石头,还要用钢钎打,用铁棍撬。这样一来,任务就比较艰巨。大家都是起早摸黑,才能勉强完成任务。如今,这些树垱里当年我们亲手栽下的一米来高的小树苗,都长成为参天大树。回想起来,确实令人感到欣慰。通过几年的努力,干校的住房、电机房、水塔、厕所等配套设施逐步完工,并开荒50余亩,植树5000余棵,蔬菜做到基本自给,还拥有拖拉机、抽水机、柴油动力机、发电机、粉碎机等。在文化生活设施方面,干校购置了广播机、电视机、电影机,新修水泥球场一座,备有篮球、羽毛球、乒乓球等供学员在学习和劳动之余参加文体活动。李道生|我在“五·七干校”的那些日子
1970年6月19日湖北省红卫兵战校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合影
五·七干校的培训,是由校方提出计划,经县委批准,由县委组织部安排干部到校脱产培训的。它与党校培训党员的性质没有什么两样,所不同的是增加了参加生产劳动的内容。就我所知,蕲春五·七干校没有传说中有的外地干校,将犯错误的干部送去强制劳动改造,被逼交待问题,进行批斗的情况发生。每期学员几十人到一两百人不等。培训的对象是当时的区、公社和县直机关干部。培训时间一般为三个月。如1974年搬迁开始至11月底,共轮训了两期在职干部,共计109人。其中党员干部89人,团员干部9人,县直正副局长和区委以上领导干部12人,妇女干部11人,非党员干部11人。据统计,从1970年7月干校创办开始至1977年4月,共轮训学员13期,计1107人(七七年以后未作统计)。李道生|我在“五·七干校”的那些日子

干校培训的内容大体是“跟形势、学政治”,上级叫学什么就学什么,形势需要学什么就学什么,其主要内容有马列著作,如马列主义三个组成部分,《哥达纲领批判》、《毛泽东选集》、党章、党员标准和《准则》等等,其间还穿插批林批孔、批“四人帮”。当时也没有什么固定教材,采取的是“走出去”、“请进来”的办法,即到省、地干校党校参加培训学习,回来后就打货卖货,结合本县实际情况,自己组织讲稿,在学员中宣讲。必要时还将讲稿用当时的铅字打印机打印出来,发给学员人手一份。有时也请上级领导和理论权威来校做辅导报告。李道生|我在“五·七干校”的那些日子
五七干校
培训的方法采取了三个为主(自学为主、读原著为主、互教互学为主)四个结合(学习马列著作和参阅有关资料相结合、坚持自学和集体学议相结合、学习理论和批判封资修相结合、学习与劳动锻炼改造世界观相结合)的方法。要求学员联系自己的工作实际、思想实际,通过学习和讨论提高思想理论水平和工作能力。每期培训班至少要在学员中组织一次典型发言,互相启发,并组织参加生产劳动。1974年第二次建校,学员们基本上是一面学习,一面劳动。劳动的主要内容是参与建校、开荒种地。在时间安排上有半天学习半天劳动的,也有一连几天学习和几天劳动的,视其学习内容、天气情况、活路需要而定,没有固定模式。那时培训纪律较严,学员全部脱产,不过问单位的事。如私人有事,需要向校方甚至组织部请假。平时吃住都在学校。由于交通不便,就是星期天也没有多少人外出。在校所有学员,不论职务高低,资历长短,都是普通一兵,在学习上互教互学,能者为师。在生产劳动中,实行的是各尽所能的原则,不计时间,不讲条件,大家往往是担子拣重的挑,劳动抢艰苦的干。同时干校还发挥学员的优势和特长,如从交管站来的学员就安排他外出购买运输基建物资,从农业局来的学员就安排他们选种子、配农药,担当农作物生产技术员。在生活上,实行“官兵待遇平等”,大家都是过集体生活,住集体宿舍,八人一席吃一样的饭菜,没有任何特殊。学员在干校期间的表现在结业时还要写出鉴定,作为县委使用干部的参考。1974年一期年龄最小的学员叶新武,只有19岁,结业时被评为模范学员,回单位后被县委提拔任团县委副书记。在文化生活方面,每逢星期六晚都由干校放映员放映电影,平时晚饭后或周日还经常组织学员班之间的篮球比赛。业余时间,学员或打扑克,或走象棋。我觉得那时干校的学习和生活安排得还真有模有样。李道生|我在“五·七干校”的那些日子
五七干校
五·七干校是县委政府领导下的部办级单位,设有干校党委。当时的领导班子非常精干,党委成员只有5人,办事人手很少。校长江和东负责全面工作,副校长陈又丹负责教学日常工作,党委委员周顺生负责办公室、党委委员余美华负责生产,党委委员余海江负责后勤。理论教员只有我一人,另有会计一人,打字员一人,拖拉机手兼放映员一人,事务长一人,炊事员(正式)一人。我实际上什么都做,是哪里需要哪里去。办公室一摊子,值班、接电话、文书档案,拿计划(草案)、下通知、搞总结材料等都是我,每期学员到校前,打扫清洁、架床铺、铺被子、挂蚊帐、搬桌椅、准备会场都得参加。学员来了还要跟班劳动。我的本职工作备课讲课只占很少一部分,备课往往只能偷空或在晚上开夜工。其余的人也都是一人做几人的工作,没有一个闲人。如拖拉机手张益民,每天要开着手扶拖拉机到漕河采买,白天要抽水,晚上要发电兼放电影放电视,还要参加集体活动,忙得不亦乐乎。当时校党委除发挥一班人的作用外,还从每期学员中推选一两名同志临时参加党委委员,并报县委同意,以此加强领导。并将临时党支部设在班上,由学员自己管理自己,随时掌握自己的学习情况和思想情况,以保证每期轮训的圆满成功。另外,每期培训班开学和结业时,都有县委领导甚至县委书记到校作动员或结业报告,检查指导工作,并与学员们一起会餐,以示重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县委决定党校和干校合并,实行一套班子两块牌子。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形势的发展,学员培训的时间逐步缩短,培训的形式和内容也有所改变。五·七干校的名称逐渐淡出,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1979年冬,学校没有办班,我被抽到县委组织部帮忙,随后调入组织部工作。转眼几十年过去,那段时间的学习和工作,虽然艰苦,但很有意义,使我终生难忘。注:文中图片部分来源于网络,属外地五七干校图片。

李道生|我在“五·七干校”的那些日子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