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作家》2022年第21期“创森杯”专辑

发布时间: 2022-4-25 22:4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5| 评论: 0

在土库,我看到了春风中的黄金色
文/万秋分

《蕲春作家》2022年第21期“创森杯”专辑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张塝人,我一直都是知道土库村的,听说那里山连着山,山连着地,山山岭岭长着比屋梁还高的野芭茅,山高,交通不便,土库一直是人们心中贫穷落后的代名词。你要是去张塝街上买水果,如果看到一种不认识的水果而小心翼翼地询问店家的时候,那老板定会满脸讥诮、鄙夷地说:“这也不认识,你怕是土库村的吧!”
这次听说要去土库村采风,我心中不由得涌起黛玉初见宝玉一般的忐忑来,“不晓得这是一个怎样贫瘠的地方,幸亏我今天穿了一双破旧的鞋子来,还不知等会坑坑洼洼的山路会不会弄我两脚泥?”就在我的忐忑和猜测中,车子穿过一片片的油菜花海,也没见多么地崎岖和笔陡,就听有人说到了。我便赶紧跟了大家一起下车。刚走下车,就有人递给我一杯水,拿在手中,只见那水如黄金一般的颜色,却又黄的清澄,黄得透彻,我心中纳闷,这不知道是哪个品牌的饮料,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呢?再一低头却见杯底盛开着两三朵金黄色的“小花”,这难道是哪里新出产的花茶?我赶紧端起水杯送至唇边,一股甘冽芬芳由舌尖直透舌根,犹如云雾和清露瞬间使人心旷神怡,我不觉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舌尖丝丝缕缕清香环绕芬芳和甘甜令人久久徘徊,我情不自禁又喝了一口,在我还没揣摩出这是什么饮料的时候,就听有人说:“呀,这就是黄金茶啊,难怪令人齿颊留香!”我放眼望去,只见前来采风的二十多人都在如我一般细细地品尝着这色如黄金的香茗。同时,我也发现,我们都已经站在了高山的顶上,举目四望,只见山下高楼林立,从山下递级而上全是一垄一垄的茶叶树,一条新修的水泥路骄傲地迈过护林人的住所,爬上了山的顶端。茶叶树已经有我们的膝盖那么高了,棵棵茁壮碧绿,镇书记蔡宁站在茶林深处向我们介绍,土库村是一个山多耕地少的村庄,这里曾经是一望无际的野芭茅,每年的春、秋、冬是森林火灾的高发期,土库村也因为一次一次的火灾给村民们的生活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灾害!迎着春天的朝阳,蔡宁的脸上散发出安宁、柔和却又坚毅、不屈的光芒来,微风温柔地撩起他上衣的下摆,他铿锵有力的话语一次又一次获得了人们热烈的掌声。空气好极了,鸟儿在林间卖弄起了它们的好嗓子,满山的茶树早已换上了碧绿的新衣裳,扑眼而来的是那让人分外欢喜的绿,绿得那么新鲜、绿得那么耀眼、绿得那么舒服,就像是一副连绵不断的画卷。真想放声高歌一曲,说一说我此刻的欢喜;又想吟诗一首,写一写这满山的诗情画意。可是,我终是什么也不想做,还是尽情地享受这满山的绿吧!不远处,有几个茶农在林间除草,我拿起手机向一位老伯伯走去。老人见我走来,赶紧放下手中的农具问我是否要拍照,我点点头把手机递给了他,老人倒是十分娴熟地一连给我拍了好几张。我见老人慈眉善目口齿伶俐,便有心要和他搭讪几句,便问道:“伯伯,您们这以前不都是野芭茅吗?怎么想到改种茶叶了呢?”“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芭茅啥用也没用,反倒容易引起火灾,前两年,我们这里被火烧了以后,在镇政府和林业部门的扶持下,我们这里就种上茶叶了。”老人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又接着说,“你看种茶叶多好,村里的闲人都可以来茶场干活,一天还能挣个七八十块钱,省的像以前一样,他们闲在家里不是赌博就是拌嘴打架,自从有了茶场大家都有活干,矛盾少了,经济也好了。”老人布满皱纹的脸笑成了一朵小菊花。看到老人如此高兴,我忍不住打趣道:“伯伯,看您高兴的,难道您们现在就不怕森林发火吗?“哈哈,”老人大笑起来,“这你就不知道吧?我们镇林业站有一支专业消防队,他们天天向我们宣传森林防火的重要性,伍锡林站长还教了我们很多森林防火的知识,我们现在连三岁小孩都知道火种是不能入山的了!”老人高兴的情绪不由感染了我,我的心情也瞬间开朗起来,低头看了看脚上的旧球鞋,心中难免好笑,这到底是我多虑了,这新修的水泥路又比城市里哪一条道路差,这山间清新的空气、美丽的山水又是哪一座城市可以比拟?我告别伯伯向大家伙走去,山顶上多情的风再次吹起我的长发,吹动我的裙裾,我不由再次陷入沉思,三千亩的荒山改种茶树,一个频频遭受火灾的山村由荒山变青山,又由青山变金山,一个“变”给人们的就业、经济、居住环境、思想观念带来了质的飞跃,这是多好的“变”啊!十里春风十里路,在全县造绿、护绿、爱绿、富绿的建设下,在林业部门的坚持和努力下,贫穷的土库,而今却泛起了漫山的黄金色,这着实令人欢喜!
《蕲春作家》2022年第21期“创森杯”专辑

那一片花海
文/雷良友《蕲春作家》2022年第21期“创森杯”专辑

阳春三月,正是到蕲州龙泉花海赏花的好时节。海棠樱花灿烂缤纷,它们仿佛簇拥着春天而来,在山岗田野开得姹紫嫣红。这里是花的世界,一朵朵,一树树,铺满大地,伸向河边湖边,绵延十里,蔚然成海。这里是色彩的海洋,红的、白的、绿的、黄的交相辉映,绚丽多姿,色彩分明。在明媚的春日,在龙泉庵,徜徉乡野,踏青赏花,尘世的喧嚣、生活的羁绊暂放一边,全身心投入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享受这难得的春光,是人生的一大快事。置身花的海洋,宛如人间仙境。漫步花丛中,一阵阵清香袭来,令人神清气爽。蕲州镇龙泉庵村,在蕲春与武穴交界处绵延的群山中,版图面积4.98平方公里,耕地面积948亩,山林面积3200亩,水面1000亩,是一个以传统农业为主的小山村。龙泉庵曾是出了名的穷村,“集体经济大空壳,群众缺吃又缺喝,用水难、行路难,外人见了纷纷躲”是当时村里的真实写照。时任村支书张丕桃清楚地记得,每到年关,来村里要债的人挤满了屋。一年到头,守着青山绿水,领着“白条”过年。“张书记,忙了一年,搞个空手,这个年怎么过啊?”“卖块山、砍些树,变点钱过年吧!”尽管各种声音不绝于耳,但龙泉庵人宁苦一时,护绿一任,保住了村里800亩松树一棵未砍,2600余亩荒山荒地一分未卖。“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更是龙泉庵的家底和未来。村里的山林资源就是经济来源,如何保护资源,守住青山绿水,发展经济呢?那时,我们一直苦苦思索。”现任龙泉庵村党支部书记田祥云坦言。把全村的振兴与永续发展定位在依托山林资源、发展乡村旅游上,走一条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相协调的发展路子,是龙泉庵村干部群众经过艰难求索得出来的脱贫致富的方子。惊天巨变始于2011年,而真正大刀阔斧的实施,是在2012年至2014年,这在龙泉庵村的历史上绝对堪称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龙泉速度”。在蕲州镇党委、政府的牵线搭桥下,龙泉庵村成功引来湖北省林业龙头企业——宜昌龙源林业有限公司,达成了投资5亿元、建设万亩生态观光园的项目意向。2012年11月8日,李时珍生态观光园项目正式签约。最难的就是土地流转。眼看一块块祖祖辈辈辛勤耕耘的土地被推平,一颗颗浸透着汗水和希望的禾苗被舍弃,村民们难舍的心情溢于言表,很多老年人都留下了热泪。为做好战前动员,村干会、组干会、党员会、村民代表会、户主会一个接一个,大家集思广益,为土地流转出谋划策。村里30多名党员主动请战、老书记张冬青自告奋勇牵头成立土地流转合作社,负责村民与企业间的协调沟通。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共签订土地流转合同1310份,全村流转土地5000亩,宜昌龙源林业集团董事长曹诗华被龙泉庵人的精神和干劲深深打动:“这是我们所有合作过的地方中,办事速度最快、效率最高的‘龙泉速度’!”土地流转后,龙源林业的投资迅速到位,平整坡地、岗地、荒山,很快建成樱花园、紫薇园、红枫园、海棠园、桂花园、红梅园等9个园区。栽种樱花、紫薇、桂花、红枫、红梅、腊梅、垂丝海棠等名贵花卉7500余亩,套种红叶石楠达20万株。为帮村民脱贫致富,公司优先让本地村民参与工程修建、花卉种植、浇水灌溉、剪枝除草等农活,让村民发挥一技之长,在家门口就业。“春天有樱花、海棠、油菜花、红叶石楠,夏天有紫薇、荷花,秋天有桂花、红枫,冬天有腊梅……”龙泉庵村党支部书记田祥云如数家珍般介绍着。龙泉花海生态观光园整体形象定位为“龙泉花海,养生慢村”。春天,樱花海棠绽枝头;夏天,紫薇烂漫遍野;秋天,八月金桂香四野;冬天,梅花绽放傲霜雪,更有红枫、罗汉松、红叶石楠等点缀其间,形成四季花开不断、变幻有致的赏花游园美景。栽好梧桐树,引得凤凰来。2015年1月,龙泉花海被湖北省评为3A旅游景区;2017年,龙泉庵村被评为湖北省旅游名村;2019年8月,被评为湖北省休闲农业示范点。以花为媒,小山村成功联姻旅游,推动美丽乡村建设和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工作,昔日的青山绿水终于流金淌银了。良好的生态美景吸引着如潮的人流,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龙泉庵村民很快转变了观念,办农家乐、卖农产品、开展农耕体验、开办儿童乐园,搞起了乡村旅游,龙泉庵人找到了一条脱贫致富的好路子。 “村民们离土不离乡,在家门口吃上了‘旅游饭’。自发展旅游产业以来,带动农家乐10户60人、花木养护人员120人、经营旅游土特产品20人、安保保洁人员20人,优先保障精准扶贫户家庭人员25人就业,并率先脱贫。村民每年增收470万元。”田祥云说起这些,一脸自豪。他介绍说,全村328户居民以龙泉花海乡村游为契机,直接从事与乡村旅游相关产业的多达百余户。依托绿水青山,群众得到了金山银山,创造了可观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连春节期间,我们也没有时间休息!来看梅花的游客一拨接一拨,络绎不绝。”“良兰农家乐”主人余子良、徐凤兰在外务工多年,回乡兴办农家乐后,倍加感激可喜变化:“樱花盛花期半个月来,每天家里接待食客不下20桌,土鸡汤、苕粉粑、糊葱蒸蛋等土特菜品十分抢手,收入十分可观!”徐凤兰乐得合不拢嘴。徐凤兰说,她在家办农家乐;丈夫开出租车往返镇上和村里,接送游客;农闲的时候,家里的老人可以去公司务工,给花卉除草施肥,赚一点劳务收入。“打工不离家,收入也不差,人在花海走,心里乐开花。”如今,龙泉庵村民脸上洋溢着花一样的幸福。“路如网、树成行、花似海、人如潮、村民富、集体强”是龙泉庵村现在真实的写照。蕲武公路由5米扩宽到20米,通垸水泥路到达全村18个垸的中央,自来水接到全村328户群众的家里,新建党员群众服务中心,建成全县一流的塑胶篮球场,配齐党员活动室、议事恳谈室、医务室、农贸超市……把龙泉庵村打造成全省绿色美丽乡村,几任龙泉庵村“两委”干部带领人民群众经过艰苦摸索、接续奋斗,最终换来了龙泉庵村沧桑巨变,这种敢闯敢干、力拔九天的气魄,这种克难奋进、负重求生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敬仰和学习。 置身龙泉花海,远眺山清水秀,风景如画,近观遍地青绿,美不胜收。此情此景,让人不由放慢脚步,放松身心。没有等出来的美丽,只有拼出来的灿烂,这一片花海的前世今生,给人持久的感动和回味。
《蕲春作家》2022年第21期“创森杯”专辑

温泉山中那棵马尾松
文/梅书海《蕲春作家》2022年第21期“创森杯”专辑

站在屋后的山顶上嘹望,那伸手可摘白云的地方,山是几峰骆驼,房屋是百盒火柴。那便是我的家乡温泉村。那村山中有一棵马尾松。童年的天真和欢乐,全播散进温泉的泥土中了。那时家里穷,兄弟又多,娘把我寄养在外公家里。外公又莫名其妙地要我给那棵马尾松做“寄儿”。我怎么也不明白,那马尾松为什么是我的“寄爹”?后来我才知道:说是拜寄古树的孩子容易长大,容易成才。有趣味哩!于是,我常缠着外公问,“那马尾松有美丽的故事吗?” “有的”。外公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棵很大的树,叫众人树,这树能开香香的花,能结甜甜的果,戴了众人树的花儿,姑娘可以变成仙女,吃了众人树的果儿,能长生不老,可那众人树有个脾气,它的花果必须要众人分享,绝不容许哪个私自采摘。而有一些自私自利的人违背了规矩,众人树发脾气了,一气之下,变了,花变成了不好看的花,果变成了不能吃的果,变成了现在的马尾松。”外公千百次给我讲那故事。我听着听着,觉得外公变成一棵马尾松了,他的胡须,他的肤色……每逢外公的生日,我总要去温泉一趟。温泉,你的马鞭上发的笋儿冒出来了;外公,你的长得横粗树大的外生来了,马尾松,你的“寄儿”来了。席上我举杯,祝福外公。酒酣情热,我爬上山梁,朝马尾松走去。马尾松,还认识你的“寄儿"吗?还记得起那位护树的神吗?马尾松欲语不语,似乎有难言的苦衷。瞧,那被砍去一半的树蔸,滴落着油脂,是它在悄悄垂泪。这时,儿时洒落的记忆也一串串冒了出来。温泉村所管的森林里,时常有一种声浪荡出来:“喂,封山育林,绿化祖国……”像山洪爆响,响彻温泉。哦,是外公,是外公!外公是看山员,整天在山林里转来转去,像山的儿子。田野泡红了,蝉儿叫了……家乡的人们又在水田里忙碌起来——插秧了。就在秧苗插完不久,入夜,那田里便有一把把火焰飘来飘去。是鬼火么?那是有人在照黄鳝。温泉的男性公民,大多有照黄鳝的习惯。用铁丝挽成灯灶,灯灶上烧起含油脂的松柴。在爆热的夜里,提着灯灶在田里巡几路,明天的早餐,就多了些挺香的鳝鱼。松柴出自哪里?就是那棵古老的马尾松,好端端的树蔸被劈去了一半。外公气得一天没吃饭,双眼含怒,脸变成一块崖板。山中发出的吼声,人们有些手足无措,那些做了亏心事的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就连那涓涓流淌的温泉水仿佛也慌了节奏。好凶,那护树的神。劈点松柴,犯了罪?那护树的人六亲不认,不想喝温泉水了吗?谁理解外公的好心和难处?如果不是温泉村的名字有诗意,后生们娶来的媳妇能个个像仙女?如果没有那棵马尾松,没有仙鹤飞来,泉水还配叫温泉?你我都是鸟儿,要在马尾松这棵众人树上筑巢,众人树倒了,覆巢之下无完卵呵。我的家乡亲人呵……当马尾松的针叶再次泛绿的时候,我又去温泉村了。这时,那棵马尾松有缘由外公承包了。如今,温泉的人们仍喜欢照黄鳝,只是不用松柴做灯灶了,改用头盔式电灯了。

李塆茶山
文/李凯
《蕲春作家》2022年第21期“创森杯”专辑
《蕲春作家》2022年第21期“创森杯”专辑

老家株林镇舖头坳村十一组李塆,塆对面蜿蜒起伏的小山脉叫茶山,山的海拔约150米,相对高度不过100米,山上长满郁郁葱葱的油茶树。山不高,但在平均海拔不足百米的丘陵地区却是当地的制高点,站在山头上放眼望去,蕲河就像玉带在山下飘绕。其实它的真实地名叫何大山。历史上曾经森林茂密,荫翳蔽日,山下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公路,是过去株林、黄城河地区通往蕲河漕运的一条交通要道,因此这里有一定战略意义。在此发生有记载的战斗有几次,如清兵与太平军一次激烈战斗,太平军一位小头目战死,葬在此;大革命时期,株林地区四房塆党支部书记汪斌曾把此地作为秘密革命活动据点,密谋株林河暴动、黄城河暴动,当时李塆革命激进青年李永红牺牲,解放后他被县政府授予为革命烈士;解放战争渡江战役前夕,国共在此遭遇战,排长干体灿等11人牺牲,伤10多人。在多方的努力下,县政府在此地修建了舖头坳革命烈士纪念园,有烈士祠、烈士墓、纪念碑等。
茶山小有名气,不仅仅是因为它有独特的地理位置,更重要的是它在铺头坳老一辈人们心中有难以磨灭的印忆。上个世纪50年代大跃进时期山上的大树被砍光用来大炼钢铁,后又将光秃秃的山坡改为梯地,七十年代村里又在此办起茶场,山上还建起几列平房作茶场场部,大部分梯地种上油茶树,还种了水果、蔬菜等,据说红火了几年。后来由于管理不善,没有经济收入,场垮人散。几米高、比碗口粗的油茶树被当地群众砍回去当柴烧。青山有幸埋忠骨,锦绣河山如所期。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外出务工人多,留在家乡生活的人少,人们生产生活方式已发生根本性转变,封山育林,爱绿护绿成为自觉行动,历经沧桑的油茶树又焕发青春,再现枝繁叶茂。冬春季节满山缀满黄色的、白色的小花,没有娇艳,朴实无华,山风随来,微笑地向你点头,好象向人们诉说此处不平凡的岁月沧桑,随后便是几个月携果生长;深秋时节,勤劳的人们上山寻找茶籽,有的拣了上百斤,再拿去兑换茶油。青山不改水长流。李塆茶山是我儿时记忆的底片,也是家乡一处风景。这里是我们小时候的乐园,塆里小伙伴喜欢在山上放牛,玩耍,趁茶场里大人不注意就去偷桃子、李子、西瓜、黄瓜吃。如今,每当我回老家看望年迈的老母亲,站在屋前放眼对面蜿蜒葱绿的茶山,一种敬畏,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蕲春作家》2022年第21期“创森杯”专辑

家乡的古枫树
文/孙锦《蕲春作家》2022年第21期“创森杯”专辑

我老家漕河镇高山铺村垸前有口大塘,塘边长着几棵大枫树,又高又粗,我爷爷的爷爷也不知道它们的年龄。远望家乡,房屋与树木相互簇拥,古朴苍翠,几棵参天古树守护着村庄,显得神秘而又醒目,成为南来北往行人的地标。大枫树下,往事如烟,儿时的记忆中,离不开这几棵大枫树,它是我们这群调皮顽童攀爬玩耍的乐园,是生产队经常开群众会的会场,是村民聚集在一起谈天说地的场所,是睛天洗衣农女的遮阳帽子,是过路人挡阳避雨小歇的大伞。高枫之巅,是各种鸟类欢乐的家园,春夏秋冬都有不同的鸟鸣与鸡啼合奏唤醒黎明,傍晚大鹤小鸟在大枫树上落脚归巢,增添了垸村的热闹与喜庆,它们在古枫上筑巢生蛋,繁育后代。我爱古枫,爽直、热情、坚强、奔放,身姿美丽而不娇媚,身材高大而不骄横,敢为竹木花草植物同类挺身而出,有顶天立地的不屈傲骨,不愧为树族中的高大上。东风送暖,枫枝早知春,绿叶伴枫花发新芽吐艳,脱掉旧袍换上新服,抛下枫球一身轻,洒下广播的种子,又进入了一个新的生长轮回。三伏热浪,茂盛的枫冠能藏阴纳凉,午时枫树脚下坐着无数乘凉的人,有的玩起扑克打“升级”,有的还拿来象棋摆出楚河汉界。夜晚村民搬出竹床、门板在古树脚下安寝。月塘倒影风水静,夏夜枫香驱蚊蝇,露宿枫影陪。潇声瑟瑟,红叶花黄秋风起,垸前屋后遍地金,古枫树又到了春秋季轮、去皮落叶的煎熬期,好在它能从容面对,笑傲江湖千百年。枫中有鸟独唱,不知多少秋声。寒风乍起,冰雪敲打,古村落日冬霞映,红枫叶飞净枝头,霜雪临头更挺拔,老枝伴新冰。树大招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木匠人的铁板斧,无情将树砍开一个洞,大枫树开肠破肚空了心,洞口随风呜鸣笛,日月风蚀古枫身。四十年后,仲夏午时几声炸雷,一棵枯萎的古枫树劈成两半,另一棵鲜活的大枫树也冒起了青烟,劫难枯枫命垂危,再过若干年,两棵朽木无影无踪。相思枫叶,传递着无限的恋乡情怀,我这长期在外工作的游子,剪不断的故乡情,放不下神游在外的思乡苦,经常梦牵古枫故人物有生灵,树木也需要爱护,古枫树年老体弱,伤痕累累,虽生老病死不能超然,但确实不能缺少人类的关爱。家乡的古枫,如今只剩有两棵昂立,像一对黄昏的恋人,隔着大塘深情地对望,在水的两端点头微笑。古枫旁边,生长出无数的嫩枝枫苗,十年树木快成长,少壮劲枫早成林,一片枫美景。愿我家乡的古枫树青春常在,美丽常存。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