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作家》2022年第20期

发布时间: 2022-4-19 00:0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70| 评论: 0

绿染黄花脑
文/缪勇强

《蕲春作家》2022年第20期

黄花脑是蕲春县漕河镇黄厂村境内一座山的名字。这是一座蕴藏白云岩资源的矿山。在人们的思维定式中,矿山开采破坏生态环境,令绿水青山变得千疮百孔,几乎成为了定论。20世纪90年代,蕲春县为了改变落后的经济面貌,曾提出“两材兴县”战略,在全县大力发展药材和石材产业。一时间,蕲春境内各地丰富的石材资源被随意开采,到处炮声隆隆,撕裂的山体,如同一道道无法愈合的伤口,一副讨人嫌的样子。在蕲北崇山峻岭的茂林之间,石材开采使植被遭到严重破坏,造成水土流失,空气、水源都被污染,蕲春的母亲河蕲河甚至变成了“咖啡河”“牛奶河”。石材开采后遗弃的矿坑,没有得到任何治理修复,远远望去,裸露在青山绿黛之间,显得十分刺眼。人们很快意识到,用绿水青山换来的金山银山,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这回呈现在我眼前的黄花脑矿山,却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甚至颠覆了我从前对矿山的一些认知。自县城漕河往南行约十公里,通往黄花脑的公路边上就是雷溪河。发源于黄厂水库的雷溪河,一路蜿蜒流向县城,经过前几年的生态大整治,现在水清、河畅、岸绿、景美,成为城里人茶余饭后休闲的好去处。老天似乎格外眷顾雷溪河流域。在这条河下游的大片良田沃野,是素有“蕲春粮仓”之称的四十八围。在这条河上游两岸的群山中,如凤凰山、陈凹、展旗寨、紫玉山等,虽无万壑千岩的高耸磅礴之姿,但在逶迤连绵的山脉下,却蕴藏着储量十分丰富的白云岩资源。黄花脑就是这些不显山不露水的山脉中的一座山头。《千字文》中说:“金生丽水,玉出昆冈”。作为人类赖以生存的重要物质基础,我们的祖先很早就对矿产资源的分布有了认识。从三千多年前的夏朝开始,古人就一直很重视开采和利用矿产资源。白云岩是现代工业中必不可少的原材料,钢材、陶瓷、玻璃等生产中都大量需要它。黄花脑的白云岩开采出来后,运出山里就换回了大把的票子。这正如蕲春先贤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所论:“金石虽若顽物,而造化无穷焉。身家攸赖,财剂卫养,金石虽曰死瑶,而利用无穷焉。”正是因为矿产资源“利用无穷”,是发展之基、生产之要,所以李时珍还特意强调“亦良相、良医之所当注意者也”。该怎么样描述黄花脑这个矿山呢?它不同于一般矿山所见到的矿区尘土飞扬,工人灰头土脸,满目的残山断壁,倒是与一座正在建设中的公园庶几近似。在通往矿区大门的盘山路上,我看到道路两旁绿树新芽吐翠,朵朵樱花竞相绽放,空气含香,树叶、草丛上哪里有一点灰尘?等进入到矿区里面的时候,我才发现,生态、环保、科技等共同构成了黄花脑的美丽画卷。眼前花坛中的姹紫嫣红,岗上古朴典雅的休憩亭,坡下水池中鱼翔浅底,路边一簇簇的野生蕲艾,叫人毫无进入矿区的违和之感。这里既是边生产边修复的矿区,也是边建设边发展的生态景区。绿色是生命的颜色,也是高质量发展的底色。这里是省级绿色矿山,除了建有一般矿山所少见的PM2.5监测、自动除尘、常态化喷淋系统等现代化环保设备以外,黄花脑矿山开采区以外的地方,全都是葱郁的树木。矿区里面甚至自建有苗圃基地,可随时移栽银杏、红叶石楠、桂花、香樟等苗木,一片片的绿叶,撑起了一片绿意盎然的春天。在裸露的已开采区域,喷播种植的草皮如同一块绿色的地毯,让原本光秃秃的岩体顿时生气勃发。每天有专人修剪花草苗木,数台洒水车不间断清洗保洁,每一台进出矿区的运输车辆,司机们自觉覆盖车厢,认真冲洗除尘后才上路行驶。这里的人们逐渐认识到,原来矿山是这么搞的!我们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这座矿山开采企业的名字简称德高矿业,老板王总是江苏宜兴人。若论经济发展水平,宜兴位居中国经济百强县前列,蕲春目前自是难以望其项背。但蕲春与宜兴也有相似之处,两地同列中国三大人才之乡,都是矿产资源大县。江浙地区素来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高地,近年来更是成为了绿色发展的先行区和示范区。王总到蕲春投资创业后,不仅带来了那里的生产经营理念,更把黄花脑矿山打造成了蕲春矿产行业“两山”理论生动实践的样本。随着开采到一定年限后,还将利用废弃宕口和独特的岩溶地貌资源,打造石林、天池、矿山城堡、水上乐园等观光项目,建成具有旅游、休闲、度假、养生等多功能的生态型旅游区,实现矿区到景区的华丽转身。我想,那时候的黄花脑矿山,将真正向世人诠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真谛。我无意间向对面山坡上望去,惊奇的发现那里新栽种的一片银杏树林间竟有个大鸟窝,鸟儿在树枝上欢快的跳上跳下,发出清脆悦耳的叫声。再抬头仰望,何止是小鸟,还有蓝天、云彩、星辉、雨雾、花草、虫蝶……还有矿山的老板、员工等等,它们,都是绿色黄花脑的建设者。


古木,龙窑,老祖父
文/郑晓燕《蕲春作家》2022年第20期

“燕,回去吧,我要走了……”斑驳的铁船,巨浪滔天的江水拍打着甲板,两位慈祥的老人,其中 一位是我的祖父。我站在甲板上,祖父笑着对我说。这一幕十多年前曾反复出现在我的梦境中,如此真实,我执拗地认为祖父已重新进入轮回,他这是在以梦的方式与我告别。 阳春三月,我陪同领导来蕲春管窑镇调研陶器厂,管窑素有“窑州”之称,这些年当地大力发展陶业,生产研发的工艺陈设陶及日用陶很是红火。管窑不仅陶器有名,生态保护也是一大亮点,清澈的江水,蜿蜒流淌。葱茏的两岸,水鸟依依。远处的田野,如碧绿的玉带。随处可见的参天古树,岁月侵蚀的老窑址,错落摆放的老粗陶,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天成,古朴厚重。管窑与我是有渊源的,祖父自十二、三岁起就在这管窑江边做窑工,卖窑货,青年时与孤儿的祖母相识成家,两个苦命的人在苦难的岁月相互取暖,相扶相携,而父亲就出生在管窑江边的茅草屋里。严格说来,管窑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家乡。管窑青山绿水,目之所及皆风景。管窑镇光是百年杮树和大叶柳就有数十棵,但是最具传奇和代表性的要数古龙窑旁边的一棵千年重阳木。这棵树身高达40多米,树龄近千年,是蕲春县树龄最长的古木之一,让人惊奇的是,由于其“年事已高”,这棵重阳木树下主干已腐朽成一个大空洞,最宽处可容一人通行,然而树的上部依然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枝干表皮布满了青绿色的苔藓,空洞里还生长了不少植物。管窑镇的祖祖辈辈把这棵千年重阳木视为“护寨树”,为了保护这棵“护寨树”和旁边的古龙窑,当地镇委、镇政府将古树周围的土地严格控制,由于土地至今仍归属集体所有,千年重阳木和古龙窑得以完整保存至今。关于这棵重阳木还有一个古老的传说:传说八仙中的铁拐李巡游中路过李窑,见天空祥瑞盖顶,预料此地会出皇帝,就问,有没有人愿意做皇帝,无人敢应答。又问,有没有人愿意做窑,结果有人应答愿意。于是,铁拐李就把自己的拐杖插在土坡,立杖为誓,今后此地做窑为业。拐杖长大后即成为现在的重阳木,护佑一方生灵。古树,装点江山,物化历史。千年重阳木花开时彩蝶云集,树上树下,五彩缤纷,蔚为壮观。这棵千年古木最神奇之处还在于其树身紧挨古龙窑,距离仅三米有余,每日经受千余度的窑炉高温炙烤,居然千年不朽。传说摸一摸这棵树就能祛病除灾,增寿延年,管窑当地人每逢初一、十五以及遇事不顺时,便会在树下烧香许愿叩拜。千年重阳木树身系满红缎,俨然已成为管窑人心中的“神树”。距千年重阳木不足三米处就是有名的古龙窑,这座古龙窑长约八十余米,建于满武二年,距今也有近千年历史,是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址之一。古龙窑依托山势蜿蜒而上,形状尤如龙的脊梁,历史鼎盛时期这里曾有千余名工人在此做窑,我的老祖父就是其中之一。祖父祖籍江西,一生命运多舛,父母早年双亡,兄弟四人在动荡的旧社会分崩离析,偌大一家仅剩祖父一人孤苦伶仃,他一路讨米来到了管窑,为了混口饭吃,年少的祖父便在此地落脚生根,做窑工,卖苦力。祖父的青春在这里绽放,汗水在这里挥洒,这里有他苦难的记忆,有他拼搏奋斗的痕迹,也有他对新生活的美好向往。一棵千年重阳木,一座千年古龙窑,见证了蕲春管窑的发展变迁,也见证了祖父的前半生。静静流淌的管窑江面,缓缓驶过一騪斑驳的铁船,蓦然,我想起了那时常出现的梦境,梦中祖父在江边铁船上与我道别的一幕此刻竟如此真实的呈现,是的,这里留存了祖父最深沉的记忆,这里是他梦开始的地方,这里,或许也是他往生的地方。
红色圣地高山铺 处处山青水诱人
文/高清中《蕲春作家》2022年第20期


昨晚,开春的第一场大雨着实让大地滋润个遍,一直到今早还断断续续下个不停,宜人的春风从不严的窗户缝吹进来,叽叽喳喳的小鸟成群的站在窗台上嬉闹,吵的不得不让我早起。此刻,本想坐在家里,好好写一下前天和一帮文友在县林业局和县作协精心组织下的蕲北之行感悟,无论是站在刘河电视广播转播塔山上看蜿蜒曲回的蕲河两岸成海的油菜花,还是在孙冲塔林三面尖峰顶品偿清香扑鼻的黄金茶,身旁和远处满目的青山绿水,让我开春第一次随众户外踏青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第一次。蕲北的山,高的可以与云雾对话,向桥的竹,林深的让人瞬间迷途。。。。。。刚坐下想着怎么写,耳边昨天张榜镇工作人员的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思绪,“自从成立蕲北森林消防队以来,张榜全镇这么多大山连续多年没有出现过山火事故”。此刻,在蕲北森林消防队和队员们互动的情景也出现在眼前,其中一位队员说,“我们森林防火队,实行的是半军事化管理,二十四小时有人值守,为随时防火出警待命。平时我们不光苦练防火专业基本功,还广泛宣传,走村串户和村民交朋友,谈心。提高整个村民的防火意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蕲春森林防火队的风采。不由地突然想起了流转的山,我尽二十年来精心栽种的树,近几年也确实没有发生过大火。心里若有所思,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无法再坐下去了“我得去购置一些湿地松树苗,趁着这场大雨把上次大雪压坏的树木空挡再补种起来”。说起我的山,那是快二十年的事了,学校毕业后,一直在外面工作,自从粮食部门下岗后,摸爬滚打下海做生意很少回家。一次偶然的机会回到家乡漕河镇高山铺,同学汤立志正是当时村支部书记,他说带我看看村里的山山水水,我很高兴,一种悠然的乡情油然而生,于是乎我们结伴而行。那天的天气很好,秋高气爽,三哥也一块去了,当走到一条蜿蜒小路时,三哥不由自主地道,这不是我们小时候天天起五更高唱红歌去村里上学路过的兔儿精塘吗?还是老样子呀。我猛一惊,这可是我儿时最害怕的地方,周围杂草丛生,荒坟乱布,一汪水塘边是我们去学校的必经之路,那里传说淹死了几个人,也经常有鬼怪出没,有人曾经就看到兔子精游走在路上,专拉小孩的裤角不让你走,所以每次上学经过那里时,我怕的要死,生怕见到这个精怪。传说归传说,儿时的玩伴从来没有哪个看到过这个小精灵,只是这些古怪的惊恐和无数传说一直伴随着我们慢慢长大。一会儿我们走到了石丘陇,满陇的稻子刚刚收割完留下了满畈谷蔸,成群的飞鸟盘旋在稻田上空,有的飞落下田里追着四处乱飞的虫子,好一派乡村田园景象,已经好多年没见。顿时小时放牛,捡谷,甚至于和腾房哥一块在小沟里摸虾抓鱼,在泥里抠出子弹壳的影象也浮现在眼前,记得当时我问腾房哥子弹壳是什么东西,他清了清嗓子道:石丘陇是1947年高山铺战斗的主战场所在地。。。。。等到他一口气讲完高山铺的故事时还不忘顺口吟诗一首:刘邓大帅真英明,引匪进瓮戏国军。高山铺里设口袋,巧抓蒋匪几万人。说的有模有样,弄的我们笑的人仰马翻。接着还比划着解放军炊事员空手巧抓俘虏的情景。一句“缴枪不杀”就让国军乖乖投降了十几个。。。。。。童年的往事仿佛就在眼前,家乡的每一个地方都有说不完的故事。整整一个上去,我们边游玩边聊天。“老同学,我们都是在这片土地上长大,这里每一寸山山水水都有我们割舍不了的情节,你看这里的土地如此的肥沃,高个屋山,却是满山遍布一人深的野茅草,李家祠堂山,坟茔遍布,山上零零星星找不到几颗歪脖子树,还有土地庙山,城里后山,蕲嘛叽等等,全部是一片荒凉,如果能在上面全部栽种上诸如香樟,湿地松树什么的,成林后的风景那该多好呀”。我顺着老同学手指的每一个山头,才发觉真的就是如此,处处荒凉,茅草茂盛的好似麦浪,经风一吹,倒形成了难得的景致。接着,汤书记就把国家当前的森林绿化政策给我介绍一番。不言而喻,在接下来的每一个春天里,我都要忙碌一阵,村里的乡亲也来帮忙栽树,连续几年都是如此。自那以后,每当回家望着从茅草林里不断壮大的树苗,就有说不完的兴奋,茶余饭后时间,几乎哈是在山间林边散步和闲逛而度过。高山铺每一处都是肥沃的土地,栽种下的树苗一年一个样,喜的让人情不自禁。只是不愉快的事情时有发生,特别是每年的清明节或年关来临,成群祭祖的人们鞭炮香烛齐上阵,几乎年年都有烧山的现象,望着大火过后留下的惨不忍睹。心里不是滋味,来年春天里,我不得不又把大火烧死的地方重新栽种起来。只是对山林的感情没有了往日的那般热爱,生怕哪一天树林又让火烧掉。也不知从哪一年起,我悄然发现山边,湾村里多了一些森林防火宣传横幅和墙贴标语,也多了以村干带头巡山的防火人,也是从那时起我再也不用每年为山林发火而揪心。也是从那时起,山林树木的长势年年大变样。如今,昔日的荒谬再也没有了半点迹痕,换来的是处处森林大覆盖,处处青山绿水,风景如画。去年,家乡高山铺列为了国家红色新农村建设示范村,大规模的红色景点和基础建设如火如荼在进行。作为我当年栽种而且早已成林的几处丘陵,也将是红色高山铺革命基地不可缺少的景点之一,主席教导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村民爱家护绿,森林防火意识不断加强,文明祭祖普及到家家户户。我很庆幸,自己能在有生之年用绵薄之力为家乡添一些绿色,那是多么光荣的创举。我要感谢当年的老同学汤立志,能给我这个机会,我更要感恩生我养我的这方土地以及共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是大家的共同建造和维护才让我们的家乡今天如此美丽。在今后的日子里,我将继续为美化家乡而努力,绿化高山铺而努力,年年不断栽树,时时巡山护绿。上个月,一场大雪的来临预示着今年一定是一个丰收年,虽然压坏了一些树木,我想用不了几天,趁着昨日一夜春雨把大地的润透,迅速把那些空挡没有树的地方再一次补种起来,相信用不了多久,那里的森林再会成为一片茂密。                 2022年3月18日写于高山铺山庄
       散文天地散文、随笔、游记的园地,生活感悟、生活随笔、情趣小散、历史文化散文等,注重千字文。那缸酸菜搬搬《蕲春作家》2022年第20期

文/陈艳娥

《蕲春作家》2022年第20期

酸菜,是蕲春上乡人对咸菜的叫法。蕲北山区,山多地少,晴三天怕干,落三天怕淹。外出打工,路途遥远,田里地里种点菜,少了不够吃。街上的菜,由于离县城远,菜价也翻了好几倍,檀林被外出打工的人称作“小香港”。种多了,没有卖的地方,勤劳的蕲北人,哪家屋前屋后,沟边坡上,不是这个瓜的,就是那个豆子的,出钱买的都是懒人。当季蔬菜,吃不完的,就分类放进酸菜缸里,做成酸菜。妈妈的酸菜缸,高约80厘米,直径约60厘米,里面由于常年盐水的浸泡,黝黑发亮,缸的外面则金黄金黄,干干净净。平时你会看到的是一个大簸箕盖着,揭开簸箕,是一层干净的厚尼龙纸紧贴在缸口,总离那酸菜隔那么一小段距离。也许当初是为了不让酸菜水粘到尼龙纸,怕不卫生,现在想想,也许是怕酸菜水腐蚀尼龙纸,对身体有害。揭开尼龙纸,一层白色的膜敷在上面,用手一划,露出几块圆溜溜,饱经风霜的大石头------压酸菜的大力士。这些石头,是妈妈到山沟里精挑细选的,大河里的石头是不行的,妈妈说河水不干净。压酸菜的石头,材质硬,外形美观,不是一般石头所能当选的。清洗酸菜缸,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就如农村人吃新米饭一样在乎。每到仲夏时节,妈妈会挑一个大太阳的日子,把自己菜缸搬到水井边,用丝瓜络子,将缸里里外外清洗干净,就连那几个石头,也要清洗得露出原来颜色。洗好后放在大太阳地下烤干,烤的烫手,再搬到阴凉处冷却,备用。前一年的所有酸菜大多已经作为孩子上学时的下饭菜了。少数没吃完的,也没有丢的,妈妈总是把他分给左邻右舍,再把剩下的晒干备用。浸酸菜是有讲究的,不仅要精选材料,还要看天气。妈妈把新鲜的辣椒-------酸菜的灵魂,专门选那种肉厚,颜色深,外形完好无损的,轻轻的剪掉蒂部,稍微留5毫米左右,以防水进入辣椒内部,以保证酸辣椒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颜色黄亮黄亮的。选好辣椒,清洗晾干水,放到盆子里,撒上盐,用筷子拌动,备用。这个时候手最难受了,又辣又盐腌着痛。光有辣椒还不行,妈妈把精挑的嫩嫩的,无虫眼的,长豇豆晒的软软的,扎成一小捆一小捆的。准备入缸了。妈妈先烧好一锅热水,把它放进缸里,放上一定比例的食盐。等水冷却后,先放辣椒,辣椒上面再铺一层豇豆,偶尔还会有洋姜,刀豆等,一定得把辣椒封在缸底,再在豇豆的上面压上大石头,仔细检查一下,没有调皮的辣椒冒出头后,盖上尼龙纸,大簸箕,静等色泽金黄,香香的,带着妈妈味道的酸菜上桌了。大约半个月,估计着酸菜熟了。妈妈轻轻拿开大簸箕,揭开厚尼龙纸,一股酸爽的味道扑鼻而来,让人忍不住吞几口口水。妈妈洗净手,擦干水,一扶拨开水面上那层白色的膜,一眼就能看到豇豆那青中泛黄的特有颜色。妈妈一手按着压菜石头,一手拨开豇豆,熟练的摸出几个金黄的酸辣椒出来,顺手抽出几根豇豆,一顿美食很快就要上桌了,我们几个孩子忍不住偷偷抽一根豇豆,把它提的高高的,仰起头,像吃面条一样,一口气吃完,那种酸酸的,脆脆的,辣辣的味道中还泛着青气的香味,妈妈炒酸菜,方法简单。烧红锅,加上菜籽油,把菜籽油烧到没有泡沫为止,撒几片生姜和大蒜,将切得细细的,均匀的酸菜,倒入锅中,发出滋滋的响声,翻炒几下,油淋淋的、香香的酸菜出锅了,要等到我们上学的那天,妈妈就会炒一大瓷盆,摆在吃饭桌上凉着,等冷却后,用厚厚的尼龙纸一包,一个周的菜就备好了,第二周吃的就要用玻璃罐包装好了,可以留的更长久些。你们吃过酸菜鱼,下饭菜,总是酸菜当配角,其余当主角。酸菜现在很少人吃,都觉得吃多了得癌症。我对酸菜情有独钟,我家每年的那一缸酸菜,陪伴着我们兄妹三人度过了童年,少年。随着哥哥到过檀林中学,蕲春四中,陪我去过武穴师范。一贫如洗的家庭,老实本分的父母,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让哥哥读完高中,姐姐读完初中,我也熬过了师范三年。最近老坛酸菜土坑制作过程,被公之于众,我没有震惊,却勾起我对读书生活深深的回忆,母亲浸酸菜的情景历历在目。我忘不了家里那缸酸菜,忘不了父母操劳的身影,布满老茧的双手,忘不了为了让我读书,而选择放弃自己学业的姐姐和哥哥。那缸酸菜,是家的温暖,是爱的源泉。那以古老手法腌制的酸菜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我仍不忘怀,不能忘怀的不仅仅是舌尖上的那一口酸爽,更有那满满的回忆与乡愁……
作者简介


《蕲春作家》2022年第20期
陈艳娥,教师,一个文学新人,因为喜欢,所以写作。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