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邓新军《回忆奶奶》

发布时间: 2022-4-13 21:0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73| 评论: 0

回忆奶奶
邓新军(莲荧) 

奶奶去世已经十一年了,今年的清明节,本来是计划回乡祭扫奶奶和爷爷的合葬墓,可是由于疫情的原因却不能回去。今天就只能补写一篇小文,把这么多年来对于奶奶的怀念和记忆,作一次梳理,形成文字,以告慰奶奶的在天之灵。 邓新军《回忆奶奶》
爷爷奶奶在家门前静思之下,在我脑海的最底层,依稀有一幅关于奶奶最远的记忆画面:池塘边那间老旧的屋子的大门口,我躺在木质的小摇床里,奶奶一勺一勺给我喂米糊,那种摇床全是用木头做的,连轮子也是木头的,一推动就发出很大的轰隆声。那时弟妹都没出生,全家人都要外出做工,家中只有奶奶一人在家里收拾家务。堂兄志生哥比我大一点,在蹒跚学步的时候,我们常在一起地上爬,一起玩泥巴,也常在一块吃米糊,奶奶忙的时候,就经常使唤爱珍姐代替她,我们三人在一起吃米糊的情景,是我关于奶奶的最初记忆。这幅画面没有什么具体的故事情节,只是我一想起奶奶,它就闪现在我的眼前,多年来一直挥之不去,似乎要记忆到永远。 邓新军《回忆奶奶》

长大了一些,我很爱跑到屋外村子里去玩,四处奔跑,奶奶很不喜欢我这样,老是说我是一个怎么也坐不住,安静不下来的一个伢。阴雨天里,她和村子里的年老妇女们坐在堂屋的大门口,一起做纳鞋底的针线活儿,这种时候奶奶总是碰到穿针的难题,这个时候奶奶就在塆村里大声地呼唤我的乳名,任凭我在哪里玩跳房子、踩高桥、躲迷藏等游戏,奶奶总是能找到我,到她跟前帮她穿针。针穿好了,奶奶总是说:“你整天跑得一身汗,总算做了一点正经事。” 邓新军《回忆奶奶》

奶奶是个很虔诚的佛教徒,快到读书时,我跟奶奶有矛盾了,奶奶很喜欢敬菩萨,敬神,全乡附近的大小庙、庵她都拜过,并且每个月都要去拜,就是感冒了生病了也不落下。那么瘦弱的身体,走那么远的路去拜山,值得吗?我那时为这事常常疑惑,感到奶奶是不是有些糊涂了?我小的时候性子急躁,经常因一点小事,与村子里的小伙伴打架,无论是什么情况,只要奶奶听说我与其他伙伴发生了打架冲突,她总是责骂我:“起家出恶狗,败家出恶人。有理讲得清,打架是不对的!”并说如果我不改脾气,要用竹条子抽打。 邓新军《回忆奶奶》

我小时候对奶奶的这种严格的管教很是痛恨,有时候咬牙切齿,可现在回想起来,奶奶的管教对我多年以后,后来也信仰佛教是起了很大的潜移默化的作用。后来我性格变得温和多了,进入社会参加工作,与各种性格的人都能相处,这与奶奶对我幼时的管教有很大的关系。 邓新军《回忆奶奶》

奶奶热情好客,那时候村子里时常有做小生意的黄梅县人出现,挑着货郎担走乡串户,对着每家的大门吆喝,渴了就到我家喝茶,竹篾的货郎担就放在稻场上。每次,奶奶都很热情地从厨房捧出茶水瓶和瓷碗,以致这些操着外乡口音的人就成了我家的常客,虽然我家人都不认识他们。有旁边的人说奶奶这样做不对,不划算,奶奶说出远门的人不容易,能给他们帮上一点忙是应该的。 在我的记忆里,奶奶一直负责家里厨房的煮饭工作,我从小到大的饭菜都是奶奶做的。冬天的傍晚,屋外的天色渐黑,我在灶下拿着火钳烧火,透过灶门洞,总看到奶奶在蒸汽弥漫的灶台上炒菜,这样的记忆画面在我脑海里有很多,感到这是乡村生活中少有的温馨时光。 待我出门打工时,奶奶头发全白了,奶奶老了。奶奶和爷爷的感情很好,爷爷去世后,奶奶很悲痛,她常对着村里的老年人哭诉,说为什么算命的人骗她。和敬佛敬神一样,找人算命也是奶奶每年都要做的一项重要工作,奶奶算了很多次的命,每次算命的人都说她会“走”在爷爷的前面,奶奶为此很高兴。 爷爷去世后,我在家呆了三个月,陪伴奶奶,那一段时光奶奶很开心,几乎每天都夸赞我待她很好。但是故乡终是没有合适的工作,奶奶也知道,一再催促我出来打工。我出门前,奶奶特意做了一餐饭,都是平时我最爱吃的菜,那是奶奶给我做的最后一餐饭。其实奶奶心里很舍不得我外出,做菜的时候心思犯了迷糊,几乎每碗菜盐都放多了,吃起来很咸。临走时,奶奶说,你这一走,我可能是再也看不到你了。 
没想到奶奶的这句话一语成谶,那年我出门到南方不到半年,奶奶就去世了。我接到消息赶回家里,只能看到堂屋里摆放的一副漆黑的棺椁,和奶奶房间里她晚年常用的一支拄手杖…… 奶奶在我成长的道路上起了很大的教育作用,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位老师,每当回到故乡时,我总会在奶奶的坟墓前沉思许久。 欢迎各位朋友关注“蕲春乡情文化“公众号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