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何贤华《罩子灯年代》

发布时间: 2022-4-12 22:0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0| 评论: 0

罩子灯年代

何贤华

  从一部电视连续剧看到的画面:年迈的母亲在罩子灯下做针线活;如豆的灯光里,一小孩做作业。这如此相同的情景,在我的童年里不知上演多少次。尽管我那时太小,在煤油灯味弥漫的夜晚,这如豆的亮光啊,驱走夜的黑暗,围坐灯的旁边,却十分温馨。

  时光倒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时农村十分贫困,电力发展相当滞后。当夜幕降临,天色完全一片漆黑时,偌大寂静的村庄被黑夜笼罩着。这时,塆塆如星星般的灯光点亮,隐隐约约,忽明忽暗,把山村的夜晚披上神秘的面纱。

  那时候,乡村人家的灯具各不相同,五花八门:有用废弃的墨水瓶在瓶盖中央插入空心铁芯,用棉线做灯捻当灯使用的。有用约10厘米高的旧铁筒,请人在铁筒周围焊上三根小铁管,穿上灯捻当灯使用的,取个好听名字叫“满天星”。这种灯确实亮堂,三根灯芯同时点燃,整间屋亮如白昼。但那是要耗费许多煤油。这个场面只在过时节才见到。平时只点燃一根灯芯,在飘忽的灯光里,常常是看不清彼此的脸面,在吃饭或做事。

  十几岁时,我家才使用罩子灯。或许是家里人多,夜晚小油灯光亮不够,或许是祖母和母亲唠叨小油灯下针线活看不真切,父亲才下决心买一盏罩子灯。刚买回家时,全家人如获至宝,觉得是一件稀奇东西,开了眼界。

  夜晚,父亲倒满一灯油。划一根火柴,“嘭”一声灯亮了。全家人聚集在灯光里,张大眼睛凝视着它。这时,我才将罩子灯看得清楚:喇叭型玻璃灯底,呈灯笼状的灯腹,那是装油用的。灯腹上面是灯头,这灯头作用很大,旁边带个开关,用手调控光亮大小。一根扁长灯捻经过灯头,直抵灯腹。灯头上面有三个小铁夹,牢牢地扣住玻璃罩子。灯亮起来,透过玻璃罩子满屋通明。在明亮灯光下,我们兄妹几人或看书或做作业,祖母和母亲在旁边做针线活儿,还时不时听到祖父谈天说地。一时间,全家人心里有种强烈自豪感。夜里,这盏灯移到哪里,家人就围坐哪里。灯,是家的光明,是家的希望家的欢乐。

  我成家后,罩子灯仍在使用。虽然那时村里已安装电灯,可是十天半月用不上一回电。常常是停电停电,电灯如同摆设。罩子灯依然是山村人夜晚照明的主要工具。由于家大口阔,大家庭分开了。分家后,我也添置两盏罩子灯,在明亮的灯光里,家庭生活也过得顺顺当当。当孩子一出生,罩子灯派上大用场。每天一抹黑,家里最先亮起灯光;夜阑人静,灯光最后一个熄灭。有时半夜里孩子喝水或小便,我一骨碌爬起来,点亮罩子灯。安顿好后,又熄灭罩子灯。虽然反复繁琐,在那段时日里,罩子灯帮了大忙。记得有一次,半夜里妻子喊着点灯,说孩子要撒尿,可能是我睡的太沉,叫几次才听见。手忙脚乱中,不小心碰倒罩子灯摔碎了。一时间,我心痛万分,叫喊自己笨蛋一一为家贡献几年的罩子灯,如今一命呜呼?好在有另一盏灯,我在摸黑中点燃了。那一夜,我在自责和内疚中度过。直至五更,仍无睡意。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那盏罩子灯早已不知去向。由于社会不断进步,电力大力发展,家家户户早已用上电灯。且灯具越来越先进,品种越来越齐全,功能多样化,光度明亮柔和,有保护视力作用。可是,心中那盛罩子灯没有磨灭,它不仅是那年代独一无二的照明产物,更是夜晚陪伴我们照亮我们,让我们在暗夜里没有抱怨,没有忧虑,安心欢愉地度过一个又一个温情之夜。

  作者简介

  何贤华,男,1964年生,湖北蕲春县狮子镇人。教师。1988年参加《春风》杂志社函授学习。做过多年电台通讯员。2003年曾供职于《羊城晚报》社。先后在《黄冈日报》《湖北农民报》(现《农村新报》)发表通讯(消息)和散文之类文章。涉及小说诗歌,尤其偏爱散文。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