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耀旭《上油匠塆的山》

发布时间: 2022-4-12 21:4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6| 评论: 0

耀旭《上油匠塆的山》

上油匠塆的山
耀旭

我一遍又一遍地在我的诗中所写的“上油匠塆”,其实它的全称是蕲春县张塝镇田六村四组,这里是我的出生地和成长地,从出生起,我在上油匠塆一直呆到19岁考取中专才离开,整个童年和少年阶段以及青年的开始都是在上油匠塆度过的。
上油匠塆坐落在蕲北,从蕲北重镇张塝街沿蕲河西岸上行一千多米,再穿过一大片畈田,跨过大同渠系,再爬两个山冲,有一个小村,就是上油匠塆,凡是到过上油匠塆的人,每每提起上油匠塆,印象最深的,就是上油匠塆塘岸上的大樟树,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前,塘坝上的大樟树有七棵,这些树,大概就是最早定居于上油匠塆的先人所栽,都有一百五十多年到两百年的历史,树很大,枝叶繁茂,一到秋冬季节,一些枯萎了的树叶落到地上,母亲就用薅柴耙把它薅拢做柴烧。后被伐掉了两棵,其中有一棵是七棵树中最大的树王,树干被伐掉后,父亲捡了好多枯死的树枝,还用斧头在树兜上劈下了不少上好的片柴,一股很浓很浓的樟脑的香味,在灶塘里烧起来滋啦滋啦的,火焰很烈。
因为经历了五十年代末的大炼钢铁以及不断的兴修水利,山上的树都砍得差不多了,上油匠塆的后背山上连芭茅、荆棘、丝茅都被砍得精光,小时候,轮到我家放牛,我总是要把牛赶到车门冲的山洼里,让牛在那些偏一些荒山野洼里觅一点嫩草吃。
那时候上油匠塆的山,大都是一些荒坡,保护得比较好一点的,还会稀稀拉拉地长着一些小松树,其它的比较常见一点的杂树有木梓树、泡桐树、樟树、杉树,也都是隔着很远,才会发现一两棵,山上的土质也瘦,毛骨石多,塆里人烧柴,要到很远的耙锄岩去剁芭茅,近一点的也要到兔尖,还有霍家垄,我家砍柴,一般都是初秋或者深秋季节,父亲带着我和姐姐,早晨四点来钟就起床出发,扛着冲担、柴刀还有准备中午吃的豆粑、年糕,到了霍家垄,把豆粑、年糕交给与父亲关系很熟的人家,中午托他们帮忙煮熟,我们就找一块芭茅厚密的山地,父亲做事得法,砍得很快,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就砍出了好大一块,都铺在朝阳的山岗晒着,然后去老乡家里吃饭,吃完饭再砍,一直砍到天快黑了,就开始捆,一天下来,砍下来的芭茅柴就有十几担,除了留下三担父亲、姐姐和我一人一担挑回家,其它的就在老乡的屋后找一棵大一点的松树码起来,柴垛子顶上用干稻草盖好,等到腊月年关之前,再来这里一担担挑回去,那就是我家春天的柴火。
这些柴往往不够烧,平日里,逢到节假日,如果不是农忙季节需要到生产队里出工,我和姐姐也会抽时间在附近的山上砍柴,越是离家近,越是没柴砍,往往我们俩一天砍的柴,挑回家晒干,也烧不了几天,特别没柴烧的时候,母亲就扛一个薅柴耙,去前山排或陈家垄薅一些柴毛丝,所谓柴毛丝,就是从松树上掉落松针,因为松树本来就不多,也不大,母亲薅柴毛丝也很难。
有一个星期天,家里又快没柴烧了,母亲叫我上山去砍柴,我拿着柴刀,扛着冲担去了属于车门冲的一块柴山,砍半天也没砍到一担柴,心里有点急,就到处望,没望到啥人影,就放着胆子把山边一块土岸上的几棵小松树的树丫砍了下来,捆起来终于凑够了一担柴,可在我刚要往肩上挑的时候,车门冲的护林员突然出现了,不但没收了我的柴,还收缴了我的冲担、柴刀。我哭着跑回家告诉父亲母亲,他们也批评了我不应该砍松树丫。后来还是父亲去车门冲大队作了检讨,才把我家的冲担和柴刀讨回来。
这件事几乎成了我少年时代的一段最不光彩的记忆,后来我考取中专之后就彻底地离开上油匠塆了,参加工作后有时候休假也会偶尔上山砍一次柴,但因为几个姐姐妹妹都出嫁了,家里只剩下父亲和母亲两人,他们烧柴少,有父亲砍回的柴就够了,我就再也没有上山去砍柴了。
特别是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之后,我的工作岗位也从蕲北山区调到了县城,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偶尔回家一趟,坐车从漕河越是往蕲北走,看到蕲河两岸的山上都是长着绿油油密扎扎的树林,感觉我们山区的森林覆盖率怎么一下子突然就变得那么高了,山上的风景、蕲河两岸的风景也变得越来越美,越来越漂亮了。
每次回到上油匠塆,我都要带着手机,去山上的树林里拍那些树的照片,林间小路的照片,还有小路上铺满的金色的松针照片。
每次把这些照片发到朋友圈里,点赞的人比给我写的诗点赞的人都要多得多。
那几棵长在上油匠塆塘岸上的大樟树,如今也都由县林业部门挂上了古树名木保护的绿牌子,它们再也不担心被人滥砍乱伐了。有好几次,我的一些外地诗友来蕲春硬是要我带他们去看上油匠塆塘岸上的大樟树,看过了之后,也会随我一起去爬爬上油匠塆的后背山,可惜的是,山上的小路都被新生的植被遮住了,很难往远处的山里走,朋友们都非常羡慕地跟我说:“你的上油匠塆真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作者简介:耀旭,蕲春人,诗人,诗评家。生于20世纪60年代,自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诗歌理论研究和诗歌评论,其诗歌评论风格清新自然,通达优美。同时兼及小说、散文、随笔等多种文体写作,崇尚真实、自然、自由、随性的人生。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