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熊启文《清水河乡愁》

发布时间: 2022-4-11 21:0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7| 评论: 0

清水河乡愁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诗人余光中叹息岁月更迭中写下诗行。乡愁,常想起心里总是很挂念!管哥历经世事沧桑后踏上故土感慨回望。

熊启文《清水河乡愁》

  向着母校一群穿着红色校服的文学社社员,背靠“黄冈市正茂集团捐资助学仪式”宽大横幅,管哥娓娓道来。尽管拥有庞大的正茂集团,站在蕲春县第三实验中学讲台上,说起往事管哥如数家珍。怀念年少读书日子,少年已知愁滋味。怀旧青春奋斗岁月,年轻责任已然担当。怀想离乡追梦时代,酸辣苦甜撞入满怀。一片心声,几番叮咛,如汩汩甘泉流进稚气的社员心田,似涓涓溪流,清清河水,汇蕲河注长江,涌入大海。

  乡愁,是不曾丢失的几亩梦田。清水河是蕲春县的乡村地名,历经清水河公社、清水河乡,后撤乡并镇,归入县城漕河镇。清水河中学,曾是清水河公社重点中学,后因生源锐减和校址搬迁,清水河中学归进现今的蕲春县第三实验中学。管哥与我发小,有着清水河中学这个共有的母校,管哥念念不忘教过的老师,依稀记得许多老师的名字。管哥家境贫寒,有着我样求学经历,艰辛境况不堪回首。听罢,受邀赴会的我,亦感慨万千。

熊启文《清水河乡愁》

熊启文《清水河乡愁》

熊启文《清水河乡愁》

  在乡里读中学那会儿,都得寄宿。学校仅负责给学生们蒸米饭,吃菜问题靠学生自行解决。学校每周给学生分段放假,周三半天和周日全天,让学生们带够三天的菜量。大多境况下,学生们捎回一顿新鲜菜,七顿咸菜的量。

  作家贾平凹说过:大情怀是朴素的,大智慧是日常的。曾记得当时,吃咸菜是解决吃菜难题的最好办法。一日三餐,学校只负责用大笼屉把学生们铝饭盒的生米蒸熟。住家的村子距离清水河中学蛮远,天天让家长送饭菜那是奢望,连想都不敢想,眼热妄想过隔壁的老师食堂里排队打菜。仁慈的校长,忍心着将一周七天掰开来用,每周给学生放假两次。回家的主要任务,现在思考是让学生拿足三天的咸菜量,其次才是让母亲做些鲜食的改善下胃口,很像种菜得时不时施点肥,添点正能量。

  经常是翻山越岭走回家。到家时已过晌午。大门上“铁将军”把守,门口的晒衣篙上晾着几件半湿的衣裳,树荫下面,几只母鸡和一只公鸡在悠闲地找食。父辈大都下田地去了。再看大门上有留言:我们在前五梁洼锄草,钥匙在老地方,饭菜在锅里。找到钥匙,开了门,放下书包。拖开锅盖,锅里面温着一碗饭,一碗熟菜,蔬菜上有两只煮鸡蛋。灶台旁,一大把腌菜正在漏筛里沥着水。

  要返校了,母亲早早起床做好蛋炒饭,然后忙着炒上腌菜,装满两玻璃罐头瓶子,出门时给饥饿的书包装上。母亲总是变着花样,腌出繁多菜样,随着农村季节的变换,有莴苣、豇豆、生姜、扁豆、辣椒、萝卜条,还有星期天偷空在村口池塘钓到的半塑料袋的刁子鱼。在学校里,集体宿舍就着咸菜下饭成了一道风景。在偶尔举行的咸菜大会餐中,母亲亲手腌炒的咸菜得到同学砸嘴地说好吃,不禁一阵让人心生得意。初中寄宿生活,都是在咸菜伴饭中度过。回想那段逝去的岁月,该是迄今爱吃咸菜的习惯写进基因的缘由。苦咸的日子简单而已,亦如每周两次拿咸菜而乐此不疲。

  真有一种万千言语涌梗心头,而无从说起之感。如今的中学生们实现每日走读,早已是衣食无忧,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精神不能丢,赓续崇文尚学之风,稳稳接好擦亮“教授县”品牌的交接棒。

  当时,中学教育经费不足,更谈不上有企业捐助。读书进学是有家长每学期缴纳些书本费为前提,对贫寒家庭来说,都是一笔不少的开支。为筹学费,春天里母亲精挑些红薯种子偎好,长成红薯苗。留足自家的薯苗,母亲满怀希冀地装满两竹篮子的薯苗,说是到县城集市上卖了,换些孩子学费。赶一个大早去赶集,待到晚霞才回到村子。然而,那些薯苗没卖出一棵,原封不动地被带了回来。看到母亲一脸的愁苦,想着母亲一路的饥渴,猛然觉得,这个包袱抖得也太大了。这段惊悚往事,一直不能让人释怀。正在母亲一气之下准备将薯苗切碎后,煮作猪食时,邻居知道这事后,硬是买下几毛钱的薯苗。筹学费经历如同烙印,一直拓印在儿辈善感的心底。情暖日月,叫人时常感念生活的艰难和乡亲们的温善。

  乐善好施,亦如管哥扶教助学之举。立德树人,文学先行。校园是文学的沃土,学生时代的阅读写作会是人生奠定温暖的底色。人文内涵丰盛的管哥毅然反哺教育,捐资清水河文学社,赞助清水河文学奖。成功不忘本,成才要寻根。

  人不癫狂枉少年。生活平稳的学妹学弟们,在没有贫寒,没有战争的和平国度里,从懵懂中慢慢体会生活的美好。可选择文学社等多种兴趣小组,可参加集体外出采风,领略家乡蓬勃发展图景,实地体验生活深刻变换。责任上肩,勤学有为,做一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

熊启文《清水河乡愁》

熊启文《清水河乡愁》

  静水深流,清水河的乡愁留给管哥们的是那些读书时光,一生最欣赏的亮丽风景。清水河畔,画一般,河水清澈恬静,远望像一条青色的绸带。岸边,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水中鱼儿成群,欢乐蹦跳。河面上鸟儿飞掠,拍打水面。置身其中,喜将自己缓缓地浸入水中,任鱼儿在身边嬉游,凭河风送来两岸野花的幽香,沁透童趣。天边的云彩被映照得耀目,倒映在清澈的清水河里,微波荡漾,天在晃动如纹。放学路上,枝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婉转悠扬,几只蜜蜂在路边野花丛中嗡嗡地采蜜。顺着山路前行,路边一棵棵高树悠闲自在地张开大嘴,贪婪地吮吸着原野雨露,那一片片青翠的叶子,在微风中欢笑地摇晃着。走过坡岭,对面的山峦,如梦、如诗,有着虚无的美丽,有着诗般的朦胧和惆怅。

  乡人扶教花千树,校友助学水长流。人世间,大概是管哥十四岁离校后早入社会,擎起家庭重担,勇毅前行的情愫使然,亦如我十八岁离校后参军入伍,青春奉献国防,爬冰卧雪情感所系,丝丝温馨,似水的柔情。

熊启文《清水河乡愁》

熊启文《清水河乡愁》

  熊启文 黄冈蕲春人,军医行伍出身。现供职湖北省药监局,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一片兵心》《梦之蓝》。曾在《解放军报》《光明日报》《西宁晚报》《湖北日报》《解放军文艺》《散文》等报刊发表散文、报告文学。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