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国军在蕲抗击日军战斗纪实

发布时间: 2022-4-8 00:0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23|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一九三八年(民国二十七年)七至十月,中国军队为“保卫大武汉”,与侵华日军在武汉外围千里防线上进行了规模空前的“武汉会战”,激战百余日。这是抗日战争初期,中国投入兵力最多、战线最长、坚持最久、牺牲最大的一次战役。战争最后阶段在蕲、广(济)边境和蕲、浠(水)边境两道防线上激烈进行了四十六天。早在南京失守,国民党政府迁都武汉,日军侵占华东及华北大片国土之后,日本大本营即谋攻武汉,妄图早日实现灭亡中国之美梦。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亦作出“保卫大武汉”作战部署,以李宗仁第五战区三、四两个兵团依托大别山脉沿长江北岸节节布防,以陈诚第五战区一、二两个兵团依托幕阜山脉沿长江南岸节节布防,以田家镇要塞为核心阵地,共投入四十九个军,一百一十三个师,一百余万兵力,组成北起河南信阳、固始,东经安徽六安、太湖,南至江西九江、南昌之半月形防线。七月五日,日本大本营发出进攻武汉作战命令,由日本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烟俊六大将指挥,先后投入十七个师团、百余艘军舰,二百架飞机,配属大批机械化部队,共四十余万兵力,分三路进攻武汉;以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中将指挥六个师团,在海、空军配合下,溯江而上,后分江北、江南两路,主攻武汉;以第二军司令官稔彦王中将指挥五个师团,由大别山北麓取道豫南,侧攻武汉。七月中旬,日军主攻长江的十一军,一路沿江南前进,与我第九战区部队在南(昌)浔(九江)线展开激战。另一路以第六师团全部、第二、第三师团各一部及台湾佐滕旅团,配属机械化部队,共七万余人,在二十八艘军舰、七十余架飞机的支援下,沿长江北岸大举进犯,我第五战区部队奋起抗击。七月二十六日,小池口与九江同时失陷。八月四日,黄梅失陷。我军节节顽强阻击,在黄广边境血战月余。九月六日,广济(梅川)失陷。(全文5800字) 
李宗仁、白崇禧来蕲指挥蕲广防线激战四十三天
在广济(梅川)失陷前,第五战区代司令长官白崇禧(李宗仁回武汉治牙疾,蒋介石令军委会副参谋总长白崇禧代)迁梅川前线指挥所于蕲春西河驿广教寺(今县福利院所在地),召集第四兵团总司令李品仙及各军军长开会;重新部署蕲广边境防线:陆路以高山铺为重点,北起莲花庵、槐树山、百家园至东界岭,南接龙顶寨、大金铺至湖畈区,以第四兵团指挥的十二个军、二十三个师扼守各界山、隘口,水路以田家镇要塞为重点,由第三兵团的两个军、五个师协防。(第三兵团总司令孙连伸率主力驻防大别山北线)广济失陷后,战争即转进蕲广边境至田家镇一线,自七月五日至十月十六日(农历闰七月十二日至八月二十三日),我军顽强抗击进犯日军,激战四十三天。国军在蕲抗击日军战斗纪实
为阻止日军西进武汉,国军不得不炸毁西河驿大桥

日军于九月六日攻战广济后,七日晨,即西犯松阳桥、东界岭,我守军五十五军曹福林部奋起抗击。日军以最精锐的第六师团牛岛支队主攻,先以飞机二十余架次轮番轰炸我东界岭、清水河、高山铺一线阵地,继以大炮猛烈轰击隘口,然后在坦克掩护下步兵集团冲锋,炮火则向纵深轰击。我军早作准备,不顾阵地一片火海,伤亡惨重,仍隐伏不动,候敌冲入隘口,先以轻重武器迎头痛击,继以反冲锋与敌白刃格斗。如此反复争夺,阵地几失几复。曹部二十九师八十六旅旅长陈德馨带头冲杀,身负重伤,十二日在武汉医院殉国。驻守东界岭一个团阵亡大半,扼守困龙口一个营只剩十余人。又换上一个团,我军以血肉之躯,终阻机械化之敌于隘口外。九月中旬,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重返前线(白崇禧回武汉参谋总部),曾至广教寺前线指挥所,向李品仙等面授机宜,严令死守东界岭。后返驻麻城宋埠之司令长官部坐镇,指挥大别山南、北两线同时展开的激战。九月十七日(农历闰月二十四日),日军牛岛支队三千余人轮番猛攻界岭,牛岛亲自督战,两手轮换高举指挥刀不放,日军冒死突阵,曹福林军不支,退守高山铺。李品仙急调肖之楚二十六军、刘汝明六十八军支援。日本突入清水河,被肖、刘两翼援兵伏击,敌死伤二千余人,仓皇败退,十八日东界岭阵地恢复。此后十余日,双方呈胶着状态,敌未能西进一步。九月二十九日,田家镇要塞陷落。十月初(农历八月中旬),日第六师团长限令牛岛突破东界岭,增拨一个加强联队,共一万二千余人,再次猛攻东界岭。我守军肖之楚部不支,阵地复失。李品仙急令桂系韦云松三十一军、张义纯四十八军北出槐树山(蕲春边境),百家园(广济边境),线南下,侧击日军。肖之楚乘机反攻,复夺东界岭。桂军主力四十八军一七四师从侧后突入敌阵,白刃格斗,刺死刺伤敌军千余。是役三军配合,歼敌七千余人,是东界岭争夺战的一次重大胜利。五战区司令长官部通令嘉奖一七四师等部。日军正面进攻受阻,早从九月五日起,从南侧迂回,猛攻竹瓦店东侧的龙顶寨(蕲广界山),妄图突破新的缺口,居高临下,侧击清水河、高山铺。当即遭我守军肖之楚军三十二师和另部肖江玉师的迎头痛击。直到十月十六日奉命撤退时止,争夺龙顶寨的惨烈拉锯战整整打了四十三天。日军多在白天进攻,仍以飞机、大炮猛烈轰击,继以步兵轮番冲锋,前后七次攻占龙顶寨阵地。我守军则在夜间反击,摸入敌阵,先甩手榴弹,后拼刺刀,又七次夺回阵地。山顶一片焦土,树木全被焚毁,两侧累尸千计。一次,日军白天攻占寨顶,只留少数兵力驻守山头,主力隐于顶后两座庙宇内砍树扎寨,妄图固守。我守军三十二师撤至山下的上陈塆、下陈塆、李营、邱塆、东山一线。入夜,探得敌军隐藏庙内,师长王修身亲自指挥,乘敌立寨未稳,兵分三路反攻,中路由太子庙直上,南路由上陈塆经伍家塆侧攻,北路经宋岗、李冲迂回敌后。深夜一点,北路军首先拖住山顶敌军,同一时间,中路军、南路军分别攻入两庙寨门,击毙哨兵,冲进寨內。庙内日军梦中惊醒,仓皇应战,乱甩手榴弹,将自己鬼子兵炸死不少。我军乘势冲入敌群,用刺刀将残敌全部捅死,阵地复得。血战期间,竹瓦店、朱四房、李营、陈荣、东山、下陈塆等当地人民群众,激于义愤,纷纷主动为我军运弹药、送茶水、备干粮、担伤员,共赴国难。国军在蕲抗击日军战斗纪实
日军渡蕲河
十月十六日,我守军奉命撤退,留驻龙顶寨的三十二师八十八团张营担任掩护。是日晨七时,日军三千余人,在飞机、大炮猛烈轰击之后,向龙顶寨主峰涌来!我八十八团张营勇敢迎击,寸土不让,与敌肉搏,扭打一团!直至上午十时战到最后一人,自张营长以下三百壮士全部殉国。后来当地群众掩埋尸体,无数烈士与日冠扭抱一团,分离不开。先是十月八日,蕲州失守,日军突破沿江防线。十一日,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抵梅川第六师团部视察,严令全力突破西界岭。第六师团长稻叶四郎中将亲上前线指挥,竟惨无人道多次施放毒气,我隘口守军一次被毒死四百余人。但我军仍节节顽强抵抗,面裹湿毛巾,在毒气中浴血奋战,先后退守清水河、高山铺坚持数日。十六日,李品仙下令撤退,迁第四兵团总部于浠水兰溪,令各军由蕲广边境一线,退守蕲浠边境洗马畈、张策山、西界岭、石头咀、蒋家山一线,继续阻击进攻武汉之日军。 长江水面上空及两岸的激战蕲州、茅山、韦源口失陷
日军在陆路进攻蕲广防线的同时,集中陆海空军,于水路猛攻田家镇要塞。每天出动百余架次飞机,配合五十余艘舰艇,对我沿江城镇狂轰烂炸。八月上旬某日,由武汉起飞的中国空军机群,在蕲春茅山、韦源口江面上空,截击去轰炸武汉的日机,展开激烈空战。双方机群互相追逐,移向西北出境。八月八日,中国舰艇在保卫田家镇要塞换防中,我一兵舰返航武汉至蕲州江面时,遭日机七架轮番追逐轰炸,投弹五十余枚,我舰对空发炮还击,终不幸在上河口江面被炸沉没,全舰官兵殉国。国军在蕲抗击日军战斗纪实
1938年10月19日,朝蕲水(现浠水)行进的日军田上部队

日军仗其海空优势,陆军沿长江两岸并进。江南一路突破我第九战区部队的层层防线,其先头一—六师团侵占阳新富池口后,遣所属志摩支队渡江北援,于九月十六日在广济龙坪至武穴一线登陆,配合江北第六师团等部,当日攻占武穴。我守军第三兵团李延年第二军一个营与敌激战,全部殉国。十七日,日军集中陆海空军猛攻田家镇。蒋介石以该处为武汉之门户,下令死守。田家镇要塞司令官杨宗鼎所部及协防之第二军等部,与敌连日血战。二十六日,日军突破上洲头阵地,我守军团长龙子育以下全部阵亡。二十八日,我五十七师增援,与散混战一昼夜,伤亡惨重,向蕲州撤退。二十九日,田家镇要塞陷落。旋蒋介石下令,依法严办要塞司令官杨宗鼎。十月二日,日军——六师团志摩支队三千余人,在飞机、军舰配合下,自田家镇溯江而上,进攻蕲州。我守军第川兵团五十七师、一九九师等部,在蕲州东南湖区地带与敌激战。四日,五十七师师长施忠诚率残部退守蕲州。七日晚,日军前锋直抵蕲州城下,占领东门外大畈头打鼓台碉堡。八日(农历八月十五日),日寇志摩支队在海空军配合下,猛攻蕲州城,上午七时,日机九架盘旋州城上空,日舰七艘沿江列队炮轰凤凰山,形势紧追,孤城难守。蕲春县县长万廉与五十七师师长施忠诚商议,放弃县城,当日下午,蕲州城沦陷。日军侵占蕲州后,其主力志摩支队尾追国民党军出境。另由九江驻军派遣“蕲州警备司令部”司令官仁礼所部二百余人占据蕲州城(后改称“蕲州警备队”,由队长率三十余日军驻防)。此后,国民党县政府北迁刘公河,日本投降后才迁回蕲州城。十月十日,日军侵占茅山港口。与此同时,江南日军一一六师团高品支队,在海空军配合下,自田家镇溯江而上,与第九战区第二兵团部队激战后,于十二日攻占蕲春县江南辖地韦源口(一九五一年划属大冶县)。至此,日寇盘距蕲州、茅山、韦源口三个据点沿江两岸地带,长达七年之久。 蕲浠防线激战十天谭灿华营长与四百勇士壮烈殉国
当东界岭、龙顶寨仍在展开激烈争夺战时,日军率先突破沿江防线。李宗仁急调司令长官部直属部队八十七军刘膺古部一九八师、一九九师,在蕲西黄柏城至蒋家山—线布防。十月八日蕲州失陷后李延年第二军及五十七师施忠诚残部,亦退守圆峰山、黄柏城一线。十日,日军——六师团志摩支队三千余人,分两路继续西犯,北路主力进攻圆峰山,南路沿江直取茅山。当南路日军进至赤西湖渡口岚头矶时,遭我扼守渡口的一九八师一个排的迎头痛击,伤亡惨重。下午,日寇调来六架飞机、两艘炮舰,轮番猛轰渡口,我守军何排长(名字待查)率全排战士退守学堂岗陈家塆祠堂,用砖石木板将大门封死作为掩体,继续封锁渡口。日军狂轰滥炸近两小时,我守军大部牺牲,子弹打完,何排长及四个战士从祠堂后门撤走,其余二十余人壮烈殉国。当晚日军侵占茅山。同日下午,北路日军主力进至圆峰山,遭我守军罗树甲一九九师顽强阻击,血战四天三夜,双方死伤惨重。圆峰山水洼一处,日寇遗尸百余具。一九九师伤亡数百人,退守黄柏城。十四日,日军沿黄柏城正拢大举进犯,我守军在晾甲山(传说明太祖朱元璋部将康茂才当年大战陈友谅时,曾在此晾甲),倚托石牌楼(封建“烈女”何藻姑石坊,解放后拆除)架设机枪阵地,向敌猛烈射击,鬼子兵纷纷倒毙。日军退回,用炮火猛轰石牌楼半小时,继以集团冲锋,刺刀拼杀,我守军不支,向蒋家山一线败退。当时,一九九师一机枪射手(姓名不详待查),打掉了队,躲在螺丝港东侧山岗树林里,正碰着一支日寇从茅山方向开来,他隐蔽近敌,突然开枪。击毙日军三十余人;后子弹打完,砸坏机枪,在当地群众帮助下,化装成老百姓逃走。国军在蕲抗击日军战斗纪实
向蕲春城堡突击的日寇部队
此役共打死日军五百余人。战后,日军将圆峰山,黄柏城一带战死的日寇尸体收拢火化,并在黄柏城后山(今黄柏城村村礼堂所在地),挖九个长窖,掩埋骨灰,还树立九个木牌,上写“昭和十三年,金字部队立”(抗战胜利后拆毁)。正当十月十日至十四日蕲西大战之际,李品仙第四兵团各军,仍在蕲东边境与敌血战。十六日,日军突破高山铺阵地,第四兵团总部由西河驿撤军浠水兰溪,桂军四个军及刘汝明、曹福林、肖之楚各军亦撤至洗马畈、张策山、西界岭、石头嘴一线,与刘膺古八十七军李延年第二军会合,构成蕲浠边境百里防线。十八日,日军前锋一万余人,在牛岛少将统一指挥下,分三路大举进犯,右路第六师团主力牛岛支队四千余人,经西河驿、横车桥进攻西界岭;中路军第六师团佐野支队三千余人,经易家河,翁堑进攻蒋家山上部之雨标山;左路军第一一六师团志摩支队三千余人,经圆峰山,黄柏城进攻蒋家山下部洞尔垴。日机首先轮番轰炸我守军阵地,设在张冲、傅冲九个山头的军栅全被炸毁;瓮门、高新铺一带蕲河上的民用竹排,也被日机误作运送军粮船只而炸掉。日军在飞机、大炮猛烈轰击之后,以坦克、装甲车为前导,继以步兵轮番推进,我各阵地守军伤亡惨重,仍拼死抵抗。横车桥、西界岭我守军,因运来子弹型号弄错。(传闻系汉奸出卖,故意运错子弹型号),枪不能打,在横车桥将子弹全部销毁,率军向浠水撤退。此时,又传来豫南重镇信阳十二日失守的消息,北线日军已突破武圣关,逼近武汉,国民党政府已下命放弃武汉,迁都重庆。于是,蕲浠边境防线军心动摇,十九日开始向浠水大溃退。日军尾追入浠水,沿途几无抵抗,不到五天时间,于十月二十五日侵占武汉。国军在蕲抗击日军战斗纪实
1938年9月29日,武穴田家镇以东一带山地上侵入攻击的日本海军陆战队续木部队
十月十九日(农历八月二十六日)上午,防守蒋家山一线的国民党军向浠水溃退时,军长、师长带头狂逃,日寇蜂涌而上,许多有利阵地不战而失。但是,一批下级军官和士兵,激于民族大义,不听上级撤退命令,返身奋勇抵抗日军。据守雨标山的一九八师五七二旅陶团的营长谭灿华,手提机枪,奔走号呼,激励所部士兵说:“长官不打我们打!让鬼子兵这么便宜占我国土,我死也不甘心”。他一面哭喊,一面扫射!谭营长的爱国行动,使全营官兵四百余人大为感动,有的撤下了,听到营长哭喊声,又折回来投入战斗。全营只留一个排据守退向浠水的山口,其余四百勇士重占有利阵地;愤怒的子弹突然飞向敌群,日军一片片倒毙。孤军谭营,浴血奋战,直至下午,日寇遗尸百余,不能前进一步。后因其他守军溃退,雨标山后侧为日军不战而得,居高临下,四面包围雨标山,日酋舞刀狂叫,迫令谭营投降。此时,谭营一天不得食,弹药亦尽,谭灿华大呼:“祖国好男儿,宁愿战斗死,绝不忍辱生!”甩掉机枪,拾起枪刺,率领四百勇士,扑向猬集前来的敌群,进行白刃格斗!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肉搏血战,又刺死百余日寇。最后,谭灿华与冲下山来的四百勇士全部壮烈殉国。谭营据守退向浠水山口的一个排,早被敌军隔断,在第五连代连长杨紫南的率领下,奋力冲杀,突破重围,剩下二十余人,赶上大队溃兵西撤。撤至襄阳的李宗仁致电重庆军令部称:“据刘军长膺古转一九八师五七二旅陶团长铸灰酉(十月二十日)电称,据守蕲春谭营第五连代连长杨紫南兵二十余返团面称:我营长率部血战竟日,……敌猛烈围攻,我官兵奋不顾身,几经肉搏冲杀,终以众寡悬殊,全营与城(应为“阵地”——编者)偕亡。”为谭灿华等四百烈士请功。资料来源:《中华民国史料丛稿》(第二十四辑,1980年中华书局出版)

国军在蕲抗击日军战斗纪实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