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张北平《又是一年三月三》

发布时间: 2022-4-3 20:5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76| 评论: 0

张北平《又是一年三月三》

又是一年三月三 
文 /张北平

是昨夜梦中的经历吧?梦里依稀阳光明媚,花儿开放,我在一口水塘边采摘花朵,身后的父亲提着竹篮带着我们采摘鲜嫩的艾草叶,要回家给我们做三月三的艾草粑吃,可是父亲突然指着天空中一只飞翔的白鹭对我说:“白鸹别,娘做贼,老子挑不起,打儿个嘴!”
我抬脚向父亲奔去······及至梦回,枕边却是一片湿。
张北平《又是一年三月三》

在我的家乡蕲春县,民间传说每年的农历三月初三是一年一度的“鬼节”,听说这一天阎王给所有的鬼魂放假,大鬼小鬼都会出门游玩,而这一年要死亡的人的灵魂会在这一天出窍“放火”,给身边的亲人以警醒。于是,在这一天,乡亲们就会采来地里刚生长出来的新鲜艾叶做成艾草粑,我们叫做“鬼头粑粑”,听说吃了“鬼头粑粑”就会全家平安健康。
张北平《又是一年三月三》

很多父母还会采一些新鲜的艾草叶煮几个鸭蛋,让家中的小孩坐在水边的石头上吃,听说孩子在“鬼节”这天吃了艾叶煮鸭蛋就能像鸭子一样不怕水,这样孩子就不会发生溺水的灾难。
张北平《又是一年三月三》

我家有个亲戚,她家的儿子如果还在应该是比我大四五岁的样子,那时他们住在张名湖边,生活很贫困,家里的大儿子溺水死了,父亲和母亲反反复复地给我讲了十多遍他家大儿子的事情,一再叮嘱我千万不要去任何水边玩耍,也不要去池塘里抓鱼抓虾。
想来亲戚的伤心欲绝让我的父亲母亲很是心惊,每年的三月三必定会煮上几个鸭蛋盯着我坐在门前的小河边吃完才算放心。可是偏偏我的母亲是个粗线条的人,身体又不好,所以我们兄弟姐妹的饮食起居常常是父亲在操心。
张北平《又是一年三月三》

那时我家并没有养鸭子,附近的村民也极少有养鸭子的,每每三月初三的前一两天,家里有小孩的父母们就会早早地拿出家中的鸡蛋,去隔壁村庄养鸭子的人家换几个鸭蛋回来。
张北平《又是一年三月三》

那时我三四岁的样子,父亲每次去换鸭蛋都会带着我。阳光很好,各种不知名的鸟儿在枝头愉快地歌唱,漫山遍野的油菜花一片金黄,父亲挎一只小篮子领着我一边向邻村走去,一边沿路采摘鲜嫩的艾草叶。
我有时高兴了便很认真地去辨认艾草,知道青青的艾草叶上有一层白色的绒毛,有时不高兴了就胡乱扯一把野草丢进父亲的竹篮子里,父亲看到我扔进去的野草从来都是不急也不恼,只是很小心地将那些野草挑了出来,告诉我说:“艾草吃了驱寒取暖,你把那些不认识的野草放进去如果有毒那可就不得了了。”
张北平《又是一年三月三》


听了父亲的话,我巴不得独自一个人去玩个自在,便不再去采艾叶,而是蹦跳着去采各种野花。在一口池塘边的草丛里开着红的、紫的花,那花在青草丛中显得分外地夺目和养眼,我毫不犹豫向那几朵花奔去,至于草丛中会不会隐藏着蛇和蜈蚣,我摘花的时候会不会滑进池塘里,那似乎并不是我需要考虑的问题。
父亲抬头看到了我,突然对我大喊道:“白鸹别,娘做贼,老子挑不起,打儿个嘴。”父亲是用蕲春方言说的,每一句话都十分押韵,我听着感觉有趣,便回头向父亲望去,父亲又指着空中飞过的一只白鹭说:“你看,那白鸹又做贼去了。”
张北平《又是一年三月三》

我仰望空中,只见那白鹭极为优雅地在空中慢慢地飞过,我不明白为什么说它是要去做贼,就丢开那些花儿跑到父亲的身边问道:“爸,那白鸹为什么要做贼?为什么要打它儿子的嘴巴?”
父亲沉吟半天回答不出来,最后说:“那白鸹娘去偷养鱼人的鱼,白鸹爸爸去帮忙挑,白鸹的儿子是个读书人,知道它的爸爸妈妈做的不对,就去告诉了养鱼人,养鱼人就追着白鸹跑,所以白鸹爸爸妈妈就生气要打它们儿子的嘴了。”
那个故事其实并不好笑,甚至可以说是漏洞百出,可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却是很有吸引力的,甚至一下子就记住了父亲教给我的那几句“白鸹别,娘做贼······” 的童谣。
于是,春风中,我亦步亦趋地跟在父亲的身后,一边采摘艾草一边唱着童谣前往邻村去换鸭蛋。
张北平《又是一年三月三》

鸭蛋年年吃,吃到我结婚了,父母亲还是要坚持煮给我吃。那时我就嘲笑他们封建迷信起来,可父亲和母亲总是有他们的理由,他们说:“防溺水又不是专指小孩子的,大人也是要懂得防水的,鸭蛋又不是什么稀罕物,我不再要求你到水边去吃就是了。”
我拗不过他们,再说吃几枚鸭蛋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也就只好随着他们了。
张北平《又是一年三月三》

八年前三月初三的下午,父亲从外面采摘艾草回来,他突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屋后竹林里的蕲艾长得真好,将来我百年之后你们就把我葬在那片艾草连天的地方吧!”
我和妻子都责怪父亲不该乱说,说父亲的身体那么健朗一定能活一百岁的。可是,谁又能想到呢?时隔九天,也就是那年的农历三月十二,父亲突然心肌梗塞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张北平《又是一年三月三》

父亲死后,我们才蓦然惊觉,父亲的一生很少生病,在他去世的前半个月他偶尔会跟我们提起说他胸闷,我们当时提议说带他到医院去看看,他却坚决说他闷一会就不闷了,这种小事不需要那么麻烦。当时我们看见父亲和平时一样忙上忙下,也没见他有过萎靡的精神状态出现,所以都没有真正重视父亲所说的胸闷,谁能想到干了一下午活儿,晚上还吃一大碗饭的父亲竟突然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太多的悲伤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突然记起父亲跟我说起过的要葬在屋后艾草连天的地方的话来,我泪如决堤、哽咽无声,其实父亲早就交代了他的后事,只是我们当时都忽视了啊!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接受不了父亲已经离开我的现实,举目四望,艾草萋萋,母亲把父亲坟前的艾草割了一茬又一茬,可是父亲却永远地长眠在了山的一角,对他一向疼爱的我不闻、不问、不管、不顾!
张北平《又是一年三月三》

又是一年三月初三到来,母亲依然用艾草叶子给我煮鸭蛋了,可是我却无数次想起父亲领着我去邻村换鸭蛋,一边采摘艾草一边教我唱:“白鸹别,娘做贼,老子挑不起,打儿个嘴······”的情景来。
仰望天空,我多希望空中能再次出现一只悠然飞翔的白鹭来。

作者简介:张北平,男,1969年生,党员,研究生学历,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心理咨询师。公开发表诗歌、散文、教育教学论文多篇;参与编写校本教材多本。
题图:张先林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