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南亭《打工路上遇乡亲》

发布时间: 2022-4-3 11:5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49| 评论: 0

  打工生活是蕲春县很多农村人的主要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总会占据人生中的主要阶段,从青年到壮年,到中年,甚至到老年,很多人都要在这种生活状态中四处漂泊,这是一种宿命,这是我们这个时代鲜明的特色之一。这种生活说起来是既热闹又孤独,热闹是你每天会认识很多的人,孤独是当你认识他们之后,往往过不了多久,这些熟人、朋友又因种种原因而离开了你,又有新的面孔加入你的人际圈子里;或是你因种种原因不得不离开了他们,又投入另外一个陌生的环境。在漫长而显得有些麻木的打工生涯中,有一个人总是让我记忆犹新,他让我在那几年的打工岁月中,时时找到了乡情的温馨,找到了在故乡时的那种感觉,因而显得特别珍贵。

  那一年的冬天,受一位做人事经理四川朋友的邀请,我来到了东莞长安镇,在一家挺有发展前途的集团公司工作。因人多宿舍少,一间房住十多人,吵得很,我就寻思到外面租一间房子住,享受一下清闲。经过一番询问,我在公司的斜对面出租大楼里找到了一间合适的房子,谈好房租价格后,进去一看,里面比较脏,散发出一种汗霉味,显然,这是以前租户长期不打扫卫生的结果。我对房东说,帮我打扫干净我就租这间,房东满口答应了。当天下午下班后,我再回到那间出租房,里面已经是焕然一新,房东夫妇俩忙得脸上冒汗,看得出,这是一对很靠谱的人。

  在交押金和身份证复印件时,房东说:“你是蕲春的,哦,那我们离得近哦。”“你是哪里的?”“我是阳新县的,知道不?”看了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后,房东就用湖北乡下话交谈起来。阳新与蕲春是相邻的,那里有煤矿和铁矿,蕲春人的打工生涯,很多人是从去阳新挖煤,挖铁矿开始的,两地方人员之间的交流是很广泛的。刚到长安就认识到一个靠谱的、离家很近的房东,我感到一丝高兴。

  两个月后,广东的天气比较热了,我去交房租,房东穿着一件白汗衫伏在小房间小桌上写什么,房间墙壁上挂满了一串串的钥匙。在房东给我写收据时,我看到他在几张白纸上写诗歌。“老乡,想不到你还有文学爱好,一边出租房一边写诗歌!”我有点惊奇和惊喜,我也是一名文学爱好者,在打工的旅途中,也常写写划划,只是很难找到一名对文学写作感兴趣的朋友,而常常感到孤独。“我是写着玩的,打扫完卫生我就写一写新诗,这房子是别人叫我帮他管理的,我也是打工的,以前也在长安制衣厂里干过,我做过仓管,一家人都在那里干事,后来那工厂倒了,一家人就出来了。”房东说着,从柜子顶上拿出厚厚的一叠稿子,“你看,这是我写的诗作,保存下来了一部份。”我认真地看了前面几页,这些诗歌构思精巧,短小精悍,很具自己的风格。“老乡,以后厂里不加班了,来这里来聊聊天,谈谈诗歌。”我愉快地答应了。

  从此,每天回到宿舍时,在三楼楼梯口处,我总是情不自禁地向房东的小房间里多看一眼,有时,他们一家人在小桌子吃饭,我就简单地打一个招呼上四楼了,有时候,只房东一个人在边逗孙女边写诗的时候,我就走进房间,欣赏一下他的诗作,交谈一下诗坛上各类有趣的故事,有时也谈到各自家乡及打工生涯中的各类故事。那一年正是脑残诗人余秀花大红大紫的时候,我们常常就此问题谈了很久。

  房东名叫袁奋达,自幼爱好写作,曾做过《黄石日报》的通讯员,因不习惯在机关里工作,后就出门打工了。他有一个儿子在广州读大学,女儿和他夫妇一起打工,先是在广州,后转到东莞长安,做过几家工厂,都是全家人在一起,共进共退。后因家乡熟人请他做出租房管理,这是比在工厂里要清闲一些的工作,因此夫妇俩就告别了工厂里的打工生活,做起了二手房东,兼照看孙女和后来的孙子。房东对于诗歌写作很投入,几乎是天天都在写,并在很多网站上发表了,《中国诗歌流派网》请他当版主,因这个原因,他儿子给他弄了台旧电脑,他用手写板,慢慢在电脑上写诗歌,发贴子,每天的生活过得也是很优闲而充实。

  他曾在网上用了一个网名叫袁子弹,后来,他的一个晚辈亲戚要用这个网名,他就把这个网名转让他了。他说,现在的写诗,纯是图个娱乐,对于网上很多人把他的诗作拿去署上自己的姓名,他并不在意。以前不会电脑里,他写的很多诗作丢失了,要是保存得好,能出几本诗集。有诗友劝他出诗集,他说他从不花这个钱,诗歌写出来,在网络上一发,然后与全国各地的网友在评论区互动,是他很舒心的时候。在他儿子的建议下,他曾在新浪网上开个一个博客,专发自己的诗作,儿子来看他们夫妇的时候,网上写作发表诗歌,什么事情都没有。儿子回广州了(他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广州一大型药企工作),在电脑操作上他常常遇到各种问题,我们一碰面,他就向我问这些问题,我们常在一起讨论。对于电脑的输入法,他还是选用最简单的手写板,并不打算学习其他的输入法,感到好麻烦。

  房东老乡一家人离开阳新县有好几年没回家过年,家中的房子很久没有人打理,他和儿子商量,打工决不是长久之计,到头来还是要落叶归根,决定把家里的老房子折掉,重新建一栋坚固的楼房。于是,在2016年中,有一次交房租的时候,老乡房东一家人都在收拾行李,把不要的、不好带的东西请收破烂的人来收购,他们准备过几天就回乡建房。

  这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面了,彼此之间只是通过微信保持联系,阳新老乡回家折旧房、建新房,这个庞大的工程,直到2017年才圆满地完成,华居落成。这之后,他又恢复了以前的写作热情,几乎天天都有新的诗作产生,并向各新诗公众号投稿。屈指一算,阳新老乡的孙女、孙女快上小学了,这样,他赋闲在家,写诗的时间就更多了,有时候联系时,他说,很怀念在长安的那段时光,很怀念我们常常在一起谈诗论文的时光。

  写诗,让枯燥的打工生活充实起来,让很普通的生活也能变得充实起来,精彩起来。在打工生涯中,阳新袁奋达老乡,让我见证了一位普通人平静而富有诗意的生活。今离别近四年了,谨以此文记录在长安的那段有趣的、在他乡遇乡亲的故事。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