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詹鸿鹏《母亲老了》

发布时间: 2022-4-3 11:3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9| 评论: 0

  母亲老了。母亲确乎突然间就老了。

  母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老了。

  今年的国庆长假,我回了老家一趟。10月1日晚上到了县城,住了一晚,第二天便回乡下看望母亲。刚到家,便见母亲坐在门口。她看见我回来,便立刻起身,招呼我进屋,脸上的笑容如同九月的菊花。

詹鸿鹏《母亲老了》

  我刚一坐定,母亲便颤巍巍地从箱子里拿出一包花生说,这是我自个种的,三粒米儿的,你最爱吃的那种,昨天炒熟的,知道你要回来……

  她见我坐着没吃,便解开袋子,捧了一捧递给我。这时我看见她的手,那是一双黝黑的青筋凸起的宛如千年枞树般的手。我慌忙双手接过,母亲又笑了,你先吃着,我去给你倒杯水……

  母亲不识字,听她自己说做过最有学问的事,便是年轻的时候能看懂别人打扑克牌。父亲去世得早,她一直一个人生活,已经16年多了。那时的我还没有结婚,刚毕业没多久。家里的农活特别多,但母亲从来没有让我干什么,总是一个人忙里忙外。我有时候准备帮她做点什么,她总是拦住我说,这点小事,不用你动手,你一个教书的,衣服弄脏了不好……

詹鸿鹏《母亲老了》

  这时的我就会嘟囔,教书又不是什么好职业,那么穷……不等我说完,母亲便怒了,教书有什么不好?教人家识字多好,咱坐得正,行得端,穷得硬朗……这时的我便不再说话,我知道,在她的心里,她一个不识字的女人却生了一个教别人识字的儿子,这对她来说是莫大的荣耀。

  我的心头掠过了一阵孔乙己的悲哀……

  母亲端了一杯水走了进来,轻轻放在桌子上,你几时走啊?6号。今天几号?2号。哦,那还有几天。这次去得过年回来了……

  我心里一颤,我未曾想到那么远。去广东谋生已经三年了,母亲总是责怪,去那么远干什么?不就是钱稍微多一点么?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钱有时候也是没用的……我想解释,但终究还是忍住了,不仅仅是因为我看见了她两鬓的白发下那一双浑浊的眼睛,更重要的是——母亲老了。

  母亲确乎已经老了。

  母亲确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老了……

  2018.10.2

  作者简介

  詹红鹏,1979年生,蕲春县向桥乡杨畈村人。对中国古诗词有较强的爱好,工作之余常以饮酒题诗自娱。现于深圳市光明新区某民办学校任初中部语文教师。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