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故乡的座标——蕲春八里湖砖瓦厂命运纪实(中)

发布时间: 2022-4-3 11:0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90|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04砖瓦制作工序现在看起来很简单,但在七十年代却引起了极大的轰动。那时候的土塘,在冬季需要储存堆积如山的泥土。秋天过去,河水退潮后,是储存泥土的大好时节。选择泥土时,用沙土可不行,最好是粘土。用手能握成团状才算合格。每到秋冬季节,运土的人手不够,只好招募零时工。于是,附近的青壮年,上半县的男劳动力,带上自己的板车,去外湖拉泥土。板车上佩带着铁钩子,上坡时,挂上助力爬坡的牵引机,运送泥土到土塘储存。一车泥土近千斤重,大人们一天往返竟要拉到三五十车。故乡的座标——蕲春八里湖砖瓦厂命运纪实(中)
双沟蕲河出口
储存在土塘里的粘土,经过风吹日晒和大自然的风化侵蚀,内部分解松化成有粘性的熟土。这对砖瓦泥坯的韧性和密度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随着土壤资源和耕地的减少,国家后来禁止用粘土生产砖瓦。到了春天,河水不再结冰,砖瓦生产的最好季节便开始了。人们将储存在土塘里的泥土,送往砖机里的土槽,在土槽混合上促进内燃的煤粉,再输出给第一道传送带;由传送带将泥土送至搅拌机,加适量水搅拌粉碎均匀,再送往第二道传送带;接着,再送至最后一道螺旋挤压式的出土机,通过反复的和炼加水滋润,再经高速挤压,满载新鲜泥土气息的长条土坯就制作出来。经过速度很快的钢丝切割器切成一米多长的泥段,通过滚轮再运送至切坯台,切坯台外放置好长度适宜的木板,切坯操作工踩下踏板,“哐当”一声,一块块均匀的砖坯就切割成形推送到提前预置好的木板上。然后将木板上的砖坯滑向运坯车,由运坯工人送至坯场,码放阴干。故乡的座标——蕲春八里湖砖瓦厂命运纪实(中)
八里湖砖瓦厂
潮湿的土坯是不能曝晒,不能有变形或有裂纹的,因此坯场上预留有大量的芦席。晴天要给码好的砖坯通风,刮风下雨得给它们披上芦蓆遮风挡雨。遇到狂风暴雨,全体职工都得顶着风雨,也要抢救砖坯不受损失。砖坯瓦坯在彻底晾干后,会被安排运送至轮窑。砖瓦厂最兴旺时期,两台砖机昼夜生产,每台砖机日产量七八万块砖。除掉每年无法生产的两三个月,两台砖机年产量可达到两千多万块砖。九十年代砖瓦涨价时期,年产值最高峰利润可达到五六百万。坯场上布满了齐刷刷的砖阵。坯场容纳不下,会被安置到半成品库里,以备下雨季节,或结冰下雪时,无法生产时的需要。瓦车间更热闹。潮湿的机瓦在木框托举下,一层层整齐有序的排开。为增加容积量,还得配上比人高两头的小楼房。工人们搭上木梯子将湿瓦坯递上去。一层层低间距的小楼房,存瓦量极高,也让我们大开眼界。夏日炎炎的正午,大人们休息时,带着孩子,去晾瓦房空地上纳凉。这也是砖瓦人特殊的福利。凉丝丝的泥土,温润沁凉,抵消不少暑气。更有趣的是,观摩制瓦机压模生产。眼见着,一车车比制砖要求更高的陈年粘土,被推送进土槽,经过传送帶,至两层机器搅拌均匀后,再传送到压模机内,“咔咔”作响几下,一块压好模型的泥瓦就制成了。送到晾瓦房晾干,再进轮窑烧制,几天后,做上记号的红色机瓦就制成了。轮窑建成后,各项半成品车间的工作均已准备就序。外地的专家们亲临现场,指挥这个复杂的启动程序。砖瓦厂的24门轮窑是当时非常先进的环形轮窑,是德国人霍夫曼1867研制成功后,在七十年代大力推广,属国内非常先进的焙烧技术。具有很强的连续工作性。轮窑点火成功后,砖瓦焙烧就进入到一个顺畅的流程了。每天运送至轮窑的半成品砖坯瓦坯,交由成品车间码窑工,错落有序地码放。负责把握火候烧制技术的工人,从窑顶的炉眼上,撒下燃煤,经由其他窑洞已经烧旺的炉火来传导热能。在中间已经焙烧好的那部分被停止供应燃煤后,进入鼓风机循环冷风阶段,然后顺延至出窑工对外运输的日程表里。一座轮窑里同时进行着码窑,焙烧,出窑三道工序。一批又一批砖坯瓦坯,接力赛一般码进来,被烘焙烧制成功,再运输出去。在窑内中部温度最高区位,焙烧期间最高温多达800~950℃左右的温度,经过预备~燃烧~恒温~骤冷等生产工序,保持三四天时间后,一个周期的红色砖瓦就焙烧成功了。出窑工们将成品砖,运出窑外,码放在轮窑外的空地上。故乡的座标——蕲春八里湖砖瓦厂命运纪实(中)
砖厂旁的江面
无论是码窑工还是出窑工,面对空气半密闭的环境,他们长年两两倒班。尤其是出窑工,难以忍受连续作业的高温煎熬。寒冷的冬天,一边窑内温暖宜人,一边却身着单衣冲出窑洞,在冰天雪地码放成品。炎炎的夏日,挥汗如雨,傲立窑洞,忍受近五十度高温的炙烤。虽然每天只用工作四小时,但超强的体能消耗,很精壮的小伙子 ,也免不了在酷热的暑季,抱着大瓶的茶水灌个不停。直呼受不了啦!躺倒在沁凉的泥地上,大口喘息。稍事休息,爬起来,又进窑完成工作。有位班长同学的父亲,妻子病世才不久,他忍着悲痛去窑里出砖,一不小心,烧好的砖瓦倒塌下来,砸伤头部,因抢救无效,不幸身亡。留下四个儿子,最小的才六岁。班长同学身为大儿子,从此挑起家庭的重担,抚育三个弟弟长大成人。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在砖瓦之城存续的四十多年里,砖瓦人,将他们炽热的青春和热血,献给了这片土地……为改变我们的居住环境,大人们日以继夜的工作着。王书记和孟厂长更是亲临一线,创效益,促生产,抓管理。更多的知识青年,投入到兴建砖瓦厂的工作之中。凝结着工人们血汗的砖瓦生产,初见成效后,干部们首先安排建筑队,解决自己职工的住房问题。青年们急需的篮球场,食堂,厂部办公楼,放电影的小广场也都在紧张有序地建设中。于是,一栋栋平房盖起来了,我们和邻居家都搬到新盖的砖瓦房里。新建的楼房,一栋分给了当时单身的青年职工。另一栋靠近江堤最时尚的两层家属楼,优先分给了上海知青们。我们班上三个上海知青的子女,搬进楼房后,兴奋地邀请我们去参观。我们爬到二楼房顶上,登高望远,数着川流不息的船只,欣赏白日依山尽,彩霞飞满天的长江美景。故乡的座标——蕲春八里湖砖瓦厂命运纪实(中)
砖厂旁的蕲阳汽渡
那时职工人数已多达七百余人,团委工会职能都很健全。初尝八小时以外工作的青年们,文娱生活特别丰富。吹拉弹唱,琴棋书画,篮球乒乓球,还时常邀请总场电影队来放映电影。在一次五四青年节专题墙报中,我的拙作《团旗的光辉》幸运入选。当时的文学版主惊讶,这首诗的作者会是个小丫头。那时,他巳发表了很多通讯报道,只是不幸壮年早逝了。相对于农场生产队枯燥的农耕生活,砖瓦厂新型的工厂管理模式,如一股清流,吸引着周边地区的青壮年加入进来,砖瓦之城的美名传遍了整个蕲春。05转眼间,历史的车轮行进到八十年代,我们在红色的砖瓦之城渐渐长大。如振翅待飞的鸟儿,跃跃欲试,寻找属于自己人生的那片天空。1979年,哥哥如愿考上大学。作为砖瓦厂第二个考上大学的职工子弟,全厂的工人都去食堂聚餐,参加庆祝。后面几年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此后差不多每年都有子弟考上大学,离开这个养育我们,给予我们童年快乐的小天地。八十年代末,我离开故乡的巢穴,在黄石确立了自己的人生位置。故乡的座标——蕲春八里湖砖瓦厂命运纪实(中)
蕲河双沟段
每当从黄石乘船回家,人在船上,心却早巳在寻找砖瓦厂的大烟囱了。它矗立在长江岸边,面对周围几十公里默默无闻的平原地带,犹如召唤旅行者回归故乡的座标,指引着我们的人生旅途。心所安处是吾乡。那绿色纱曼的红灯坝,防浪林,花生地;那盛夏时节,摸鱼虾,釆菱角,洗衣裳的小河;那春风杨柳婆娑的外湖,双沟河边,轻摇船橹随波摆渡的小船;那日夜兼程,挥汗如雨,铁锹飞舞,车轮滚滚,燃烧着泥土与烈火煅造的生命赞歌,永远定格在我们的记忆!九十年代,我们全家离开生活多年的砖瓦厂后,只有父亲每年来八里湖领工资,常去砖瓦厂看看。和老朋友们叙叙旧,拉拉家常。也永远有着割舍不下的思乡情结。2002年春天,有一次陪同父亲去八里湖总场,正遇上退休工人领工资的日子。那些熟悉的面孔,老远看到我,用蕲乡特有的召唤语调,喊着我的名字。他们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告诉我自己做了母亲后,要懂得照顾好自己和家人的身体。还有位平时非常内敛严肃的邻居伯伯,拍着我的肩膀,象对待女儿一样的亲热。叫我常回来走走,邀我们去他总场的家里做客。我的眼里不由得潮湿起来。半个世纪的砖瓦生产历史,砖瓦之城为整个蕲春县和八里湖农场都做出了巨大贡献。很多县城里的房屋建筑材料都是砖瓦厂生产的。它在默默奉献的同时,农场也该为这片家园做出更多有益的规划。使人们更加安居乐业,更有归属感。然而随着八里湖农场辖区内,曾有过的食品厂、火柴厂,经贸农工商,电器厂等本土经济因受沿海经济发迖地区的冲击,居然不堪一击,全部瘫痪。2016年,作为最后一家工业单位的砖瓦厂,终因环境污染问题,被下令停产。八里湖农场从此全部回归农垦经济,长江之滨的二分场,重回三十年前的落后状态。2017年,驰车前往养育我们的故土,只见废弃的厂房,拆得七零八落的民居。残垣断壁,一片荒凉。找到当年我家的住房前,只剩下半壁山墙,小院子和厨房。我们一家生活过的地基上,站在母亲最后去世的地方;我曾种植过鲜花的院落,那曾盛开过的栀子花,石榴花,月季花;母亲腌制咸菜的瓦缸,我们贪吃过点心的陶罐;暏物思人,我打电话给远方的妺妺,一边说,一边失声痛哭…故乡的座标——蕲春八里湖砖瓦厂命运纪实(中)
八里湖砖瓦厂
几位在老房子里不肯离开的老人,从七十年代的红瓦房里走出来。亲切地招呼着:“你们回家来了!“ 老人们热情地向我们讲述着,这些年砖瓦厂变迁的历程。1998年长江汛期险情后,苦于抗洪抢险,砖瓦厂居民全部遣散迁移至总场,高垸,王垸等地。其间兴旺了很多年,2015年后,工厂虽然还在生产砖瓦,但巳经大不如从前了。随着最早一批工人步入老年,最早一批子弟步入中年,每年都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职工和子女,倦鸟恋巢般,前来探望老砖瓦厂。他们寻找生命岁月中的成长记忆,寻找血与火熬炼的热血青春,寻找为砖瓦之城奋斗过的似水流年,怀念这片土地上热血奋斗过的故人。45年的红色历炼,曾经斗志昂扬的红色工业梦想,曾经浴血奋战建造的时代丰碑,曾经上山下乡知青,为祖国甘洒热血的精神家园,那堪成为轰然坍塌的神话!2018年清明节,兄长唯一一次在国内,亲自为母亲扫墓。扫墓完毕,丈夫开车,载着父亲和我们兄妹三人,驰车前往砖瓦厂。为纪念在砖瓦厂生活过的童年,少年,青年时代,我们仔细拍摄了比较有纪念意义的照片。烟囱,轮窑,坯场,车间,红灯坝,两河囗,外湖,长江,我写作诗歌《远山》的纪念地。和我们一起长大的发小们,又给我提供在防汛大堤上,航拍的高垸杜垸王垸和砖瓦厂全貌。这也是我们最后一次,看到砖瓦厂标志性的建筑一一大烟囱。(未完待续)作者青灵,湖北蕲春人,黄石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网会员。十四岁创作诗歌,中间搁笔数年。近年在《青年文学家》和诗歌网文学平台上发表诗文近百篇。信奉真正的好诗必须是字字珠玑血泪,流淌着诗人灵魂里的肃穆华彩。

故乡的座标——蕲春八里湖砖瓦厂命运纪实(中)

相关阅读

文热点